年更了解一下

 

【帝二世/エドぐだ♂】周常派对

·emmmm......我虽然说过要考试结束后才回归,但学习到癫狂真的就忍不住想要摸一把鱼!刚好活动也肝得差不多了,还能算个521贺文......

·帝二世有,エドぐだ♂有,不吃两者其一的亲们慎入!

·ooc,放飞自我的产物


      【帝二世/エドぐだ♂】周常派对


      眼下的情况,并不是埃尔梅罗二世想让它发生的,而是迫不得已。不过他倒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会令其他人都感到烦躁的不满,仅仅是起初在嘴上多发了几句牢骚而已。

      刚来伽勒底不久就被御主重用,马其顿帝国最富盛名的征服者——伊斯坎达尔露出了彰显豪迈气势的笑容,爽朗且熟悉的笑声逐渐淹没了埃尔梅罗二世的牢骚。对方话语的音量继而变弱,与他距离尤其近的征服王亦是发现了他的耳垂越发的红了起来,就连脸庞也是一样。不厌其烦地听着埃尔梅罗二世的喋喋不休,伊斯坎达尔搀扶着他早已疲惫无力的身体,想要把他带回他自己的房间去。

      伊斯坎达尔认为他现在需要休息,即使御主再次呼唤他出门加班也不行,到时他会去尝试着劝说御主的。

      “快放开我......”

      这道声音,就像是说话那人的嘴唇贴在了伊斯坎达尔的耳边。虽是细若蚊声,但字字都清晰地流入他的耳中,犹如只有他能听见,只希望他能听见。

      “小子,说什么傻话呢。你认为你还有力气好好的走路么?”

      对于伊斯坎达尔而言,埃尔梅罗二世的手腕与自己宽厚的手掌相比即似轻而易举便可捏碎的事物。他加重了力道,却又不弄疼对方,恰到好处地让人无法挣脱他的束缚。

      只是走路的话当然没问题。这样想着的埃尔梅罗二世皱了皱眉,他额头上的皱纹总是不会因本人的意愿而消去多少,如今再增加一些,看上去也无异于平常。

      在被他称作征服笨蛋的这位王来之前,埃尔梅罗二世便是每天都在加班,并非只有他来了以后才如此。

      那时没有伊斯坎达尔的帮忙,他依旧安然无恙地回了伽勒底,只不过要比这时艰难了些。

      不是说不好和嫌弃……

      在伊斯坎达尔二话不说,眼疾手快地扶住疲惫到快要倒地的他时,埃尔梅罗二世心中的讶异和喜悦是谁都无法解释成另一种情感的。

      只是......

      或许,埃尔梅罗二世只是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自己这般软弱的一面吧。

      “君主先生还有征服王,你们没事吧?”

      温柔的女声从伊斯坎达尔和埃尔梅罗二世的身后传来。

      就如刚才所想的那样,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自己这般软弱的一面,埃尔梅罗二世试图挣脱伊斯坎达尔的搀扶,但无论怎么挣扎,对方都不肯放开他。

      于是,拿着几瓶饮料和啤酒的玛修在两人的身后观看了好一会儿他们的你推我拉,最后无可奈何地出了声。

      “两位要不一起进来坐坐?”

      手指着左边一房门紧闭的房间,玛修问道。

      一起?她和他们?

      本以为玛修指的是唯有他们三人,埃尔梅罗二世打算拒绝,可紧挨着他的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在看到玛修手拿着啤酒后,倒比他要先开了口,爽快答应了下来。


      若是再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对方拿的饮料与酒的数量实际远超三人可饮用。

      与他同为Caster职阶,却不常加班的玉藻前和童谣,罗马的第五代皇帝—尼禄,以及厨艺被诸多从者称赞的卫宫,均在这间房间内。

      埃尔梅罗二世看着围坐在一张圆桌旁的四位从者,他与他们面面相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皱纹又多加了几道。

      这是什么?

      闲暇时的女性座谈会?

      不,也不能这么说。因为还有一个男人加入了其中。

      面对这幅景象,埃尔梅罗二世抽搐了下嘴角。

      玛修放下手上的那些瓶瓶罐罐,为埃尔梅罗二世和伊斯坎达尔搬来两张椅子,慢慢解释着她们正在做什么。

      可以说,这是她们每周至少一次的休闲派对。

      跟埃尔梅罗二世最先猜想的没什么差别。派对的内容大多是谈论一周以来发生的趣事,或是谈论某位从者。那些不为认知的秘密消息通常都是她们津津乐道的环节。

      长时间加班加到没空玩游戏的埃尔梅罗二世自然没有一次参与过派对,和伊斯坎达尔一起坐下,瞬间有些不可言喻的异样感在他的心里产生。他亦是没太大的兴趣去听闲话。

      “派对的人数又增加了,那么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吧!”玉藻前高兴地拍了拍手道。

      伽勒底劳模和征服王的到来是经常参加派对的几位从者完全没有意料到的,尽管渐热的氛围一时冷却了些许,但新人的加入只会是一件好事。毕竟埃尔梅罗二世比除玛修以外的这几位从者都要更早来伽勒底,他的情报不会比她们少。

      刚才的话题?

      埃尔梅罗二世疑惑地望着她们,而伊斯坎达尔已是打开一罐啤酒,满足地饮下。

      “是有关御主的事。”

      “御主?”

      好不容易从御主的身边“逃离”的埃尔梅罗二世反应稍显强烈,身体顿时僵硬。

      那位少年扬起一个温柔的微笑,用同样温柔却无法拒绝的语气说着让他和他出去打各种素材的画面在埃尔梅罗二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好似一场无止尽的噩梦。

      “是的!我觉得他最近恋爱了!”

      玉藻前肯定道。随后,她拿起桌上的一块马卡龙放进嘴里,精致的点心一看就是出自在坐的那位大厨之手。

      “哦?御主恋爱了?这是好事啊。”

      刚来到伽勒底,许多状况还不明的伊斯坎达尔笑道。他十分想听听有关这位年轻御主的事。

      “那么,御主的恋人是哪位?”饮尽一罐啤酒,伊斯坎达尔双手抱臂,好奇的问。

      “嗯......”玉藻前思考了一下,“今天您应该已经和他见过了吧?和您一起出去打种火的那位。”

      “复仇者?”

      “就是他!”

      “我倒觉得不是这样呢。”

      在埃尔梅罗二世和伊斯坎达尔来之前,茶会里唯一的男性—卫宫开口道。

      “对,御主和我才是最棒的情侣。”

      合上书本,童谣边找寻着黑加仑味的马卡龙边附和起卫宫,大胆的发言不禁让其他从者留下了冷汗。

      “余的想法和玉藻前一样呢。”尼禄看向玛修,继续说:“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一直跟在御主身边的玛修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她其实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人。

      结论正确的一方为玉藻前和尼禄,玛修点点头,毫不掩饰的同在坐的各位聊起他们共同的御主。

      “他们前几天才正式确认了恋人关系。”

      “果然是这样。今天和他们出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他们之间有一种不一般的气氛了。”

      伊斯坎达尔大笑两声。回想起那位少年与复仇者互叫对方的名字,举止行为也颇显亲昵,他大概看出来了一点。实际上光是这样,并不能说明什么,最主要的还是眼神。

      眼睛是说不了谎话的,少年的眼神,那是在看喜欢的人时才会有的。

      “御主在那位复仇者来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童谣嘟起嘴来,黑加仑味的马卡龙已是不能带走她的不悦。

      “岩窟王刚来时,单是从很远的地方看到他,御主就会莫名其妙的脸红。”

      “毕竟是位帅哥,能理解。”

      “情人节的巧克力,御主给他的跟我们的都不一样!好过分!”

      “因为我们的只是义理巧克力啊,性质在根本上就不同。”

      “哼哼,余还见过那位复仇者抱起累倒睡着的御主进他的卧室呢。”尼禄用炫耀一般的口气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

      “上周哟。”

      茶会的气氛渐入佳境,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充满于房间里。埃尔梅罗二世听着他们的一言一语,不由自主地笑了笑,不曾插上一句话,仅是在一旁静听。

      因为御主的恋爱状况他压根不在意,但他又了解这其中的细节。

      埃尔梅罗二世还记得少年曾单独找过他问过一个问题。

      如果在今生,有一位无论如何都想见的人,但在自己看来,能见到那人的希望却极其渺茫,那么该怎么办呢?

      当时,埃尔梅罗二世不理解少年突然来找他问这个问题的含义,也觉着没有详细过问的必要。他情不自禁地摸上自己的额头,好似久未感受过的疼痛在此刻异常的隐隐约约泛起。埃尔梅罗二世缓缓开口,对少年道:“纵然希望渺茫,但只要心存信念,相信那人也一定会回应御主你的期待的。”


      虽然埃尔梅罗二世仍觉得比起谈论别人的恋情,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玩游戏更为有趣,可看着伊斯坎达尔和其他几位从者有说有笑的模样,偶尔参加一次这种类型的休闲派对,倒已开始被他列入行程计划表里了。

    

      End.

——————————————————————————————

感觉伽勒底每周如此是拯救不了人理的!(不

May
21
2017
 
评论(1)
热度(233)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