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我们结婚了 番外 Blooming Night 05

·娱乐圈偶像设定
·论坛体
·大家要的后续,《我们结婚了》来咯!
·又是一档甜到腻的综艺节目,没眼看2333
·好像要连载蛮长的(?)^_^ 


前文链接:喜欢的人是......?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0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The best gift

番外:吻痕的由来Ver1.0   吻痕的由来Ver2.0


 设定:维克多:25岁,歌手&演员,隶属于YOI事务所,大前辈,出道10年
           
          勇利:21岁,偶像组合Double Y的成员之一,隶属于YOI事务所,出道3年


前文链接:1  2  3  4

后文链接:6


      Chapter .5


      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令他讨厌的事?

      此时,维克多和胜生勇利正前往一处除了两人以外没有第三人的地方。在他们还没真正交谈,在去的路上以及录制节目时,维克多就一直思考着这件问题。

      节目结束录制后,胜生勇利还是有离开的想法,觉得自己和维克多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但维克多先他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并用同事务所的前辈的身份来压迫着他。

      “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现在就用前辈的身份,要你和我好好谈谈。”当时, 维克多是这么和胜生勇利说的。

      在节目拍摄地点的练习室的隔壁,恰好有一间休息室无人在里面,于是,两人来到了这里。虽然房间在两人还未说话前十分安静,但又因隔壁的练习室传来的工作人员的欢声笑语而显得有些嘈杂。维克多和胜生勇利静静地听了他们的声音好一会儿,直到声音渐渐静止,似乎也是做足了思想准备,维克多这才开了口。“勇利,最近,你怎么了?”

      “我……很好啊。”胜生勇利说话的时候停顿了几秒,嘴唇紧抿了一下。他整个人在维克多看来,仿佛是要刻意抑制住自己原本想说的真话,才会有此动作的。

      维克多即刻回了他,“你没有很好。”

      听到维克多的话,胜生勇利无奈地勾起了嘴角,装作毫不在意似的,视线移向别处,“有吗?”

      这个回答自然是使维克多又焦急了几分,“有!你都叫我前辈了!”音量比起之前更大,胜生勇利讶异了片刻。

      “前辈?叫你作前辈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胜生勇利假装疑惑,演技渐入佳境,此时已经很难让人感觉他这是在演戏了。“你看,刚刚你不还用前辈的身份要我和你过来吗?”

      “额……”银发男子被堵得一时哑口无言。他虽明白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的,可也不清楚他的这位亲爱的后辈何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

      以前,都是他在说,胜生勇利在听,不会去反驳他任何一句话。不过现在,对方就像一只年幼的狮子,幼小,却也有危险的一面。胜生勇利不再是那只乖巧可爱的小猪了,此刻,维克多真切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既然如此,那就把话说开好了。

      “你在有意的疏远我,对吧?”面前的人微低下了头,从这个角度,维克多只能看到胜生勇利的头顶,看不到他的脸颊。维克多不想这样,他希望胜生勇利能与他直视,他希望看到那对焦糖色的眼眸里透出的犹如明星的光亮。

      曾经,无论何时,胜生勇利在看到他时,都是那样的眼神,而他,也因那样的眼神失神。

      黑发青年的眼眸里流出的,就像是能够切段他大脑神经的情感利刃。它使维克多在看到他之际,会发呆,会停止思考。尽管,那仅仅是非常短暂的时间,但维克多亦是有异于往常。

      只不过是叫了他前辈,维克多就有这般反应,胜生勇利有些不能理解。“那也是正常的事。”

      本来,他就应该疏远维克多的。

      “正常?”像是不敢相信这个回答,维克多不禁重复了一次胜生勇利所说的话。“正常?这哪里像是正常的事了?”

      话语的音量不大,似乎很平静,可在这之中,胜生勇利倒是听出了维克多的不满,且他并不认为这是正常的事。

      然后,就在胜生勇利思虑要怎么回答维克多时,他却是被他推到了墙边,身体因突如其来的双手的阻碍不能离开。

      胜生勇利看不清维克多的表情,就像方才维克多看不清他一样,只能盯着对方的头顶。

      察觉到了维克多的心情,胜生勇利原本铁了的心又稍稍软了下来,告诉了他一些实情。“我们......不应该让你的女朋友误会。”

      女朋友?

      闻言的维克多愣了下,不明白胜生勇利口中的女朋友究竟是何人?

      “女朋友?误会?”维克多抬起头来,茫然地问着胜生勇利。想着是不是那些媒体又在近段时间强安了一个女朋友给他。

      “就是和你一起演戏的那位。你和她……不是恋人么?”表情刹时变了样,胜生勇利有些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他害怕自己会得到维克多肯定的回答,但眼看现在,他好像又期待着维克多否定他与那个女人的关系。

      沉寂瞬息,禁锢着胜生勇利的银发男子不知为何突然笑出了声。放开了胜生勇利,用手撩起了遮挡住眼睛的银发,维克多在意识到自己的计划起了作用之后,眼里含着惊喜的神色,然后望向了他,“我和她,怎么可能是恋人啊。”

      站在胜生勇利面前的这人,这时就犹如是听到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先前的烦恼风吹云散,不复存在。

      “你们……不是恋人?”

     “嗯。我们不是。”维克多点了点头,想着胜生勇利应该就能恢复到从前,然而,他等来的,竟是一个自己难以回复的疑问。

      “那为什么不澄清?”睁大眼睛直视着维克多,胜生勇利问道。

      不管维克多和那人是不是恋人,其实,胜生勇利都在等维克多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

      “诶?”

      “就像以前一样,你不是都会第一时间澄清的吗?”以前,维克多就算闹了绯闻,也会第一时间澄清,胜生勇利一直记着。由于每次,他都是最担心的那个人。

      “因为……”

      “为什么?”

      连续的提问使维克多张口结舌,可胜生勇利还不肯停止,单单是一个人在那继续说着,不给维克多一丝考虑的机会。

      因为,在这几天里,他遭遇了大起大落,光是一条新闻就把他打击得几乎一蹶不振,心境更是仿佛沉入海底。

      视线里最喜欢的人逐渐模糊不清,温热的泪水不顾胜生勇利倔强的心理仍是落了下来,滑入了衣领中。他本不想掉下一滴眼泪的,由于在那晚,他发过誓,自己不会再为这人流泪。不过可能是持续说着话,容易使得情绪激动,还可能是忍耐了多时,终于得到了宣泄,纵然胜生勇利不想,可泪珠却不听他的话,一个劲地直往下落,甚至连话也说不清,变为了哽咽。

      “你说的......到底哪一句话才是真的?还是说,我最初就是对的,你现在说的,其实是谎话?”胜生勇利不理解维克多隐瞒不澄清绯闻这事的原因,想着总有一方是在欺骗他。

      “勇利,我没有说谎。”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会因此事哭泣的维克多不由自主地蹙起了眉头,伸手想要擦去他脸上的泪痕,可胜生勇利依然躲开了他的动作。

      躲过维克多的触碰,胜生勇利追问道:“那么,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说清楚呢?你也没有单独来和我解释啊?!”

      在绯闻事件曝出的那一天,他等了一晚上的电话,可直到坐到了天亮,他都没听到他为维克多设置的专属铃声的响起。

      音色徐徐变得沙哑,带着抽泣声,胜生勇利继续说着心里话,“为什么要让喜欢你的人一直被这件事困扰呢?如果……如果不喜欢我的话……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那跟我说清楚不就好了么?!”胜生勇利摇了摇头,“你对我的态度,总是这样暧昧不明的,我想要知道你的答案啊!”

      几近是吼了出来,胜生勇利说的话显然没有半点隐藏的意思,他将自己的感情向维克多直白地倾诉了。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下去的了。

      休息室骤然安静了许多,两人一言不发,只留下胜生勇利因过于激动而发出的喘气声。就在胜生勇利以为维克多不会给出他答案的时候,对方却不顾他的挣扎,拥住了他,随后开了口。

      “我……也想要知道你的答案啊。”

      耳边近距离的传来那人的声音,温暖的气息喷洒在胜生勇利的脖子上,如若不是这样,他差点认为拥抱着自己的人,不过是近期以来梦中幻觉的实现。

      维克多正抱着自己,说了和他一样的话。

      这是梦?

      好像......不是梦。

   “在我看来,勇利一直接受我,也只是由于前后辈的关系。我看不明白你是不是喜欢我,因此,我就借了这件事,来试探你对我的感情……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你才会做的。”稍微放开了怀里的人,拭去他欲滴的眼泪,维克多温柔地凝视着胜生勇利。

      他喜欢上胜生勇利,大概是在对方出道之前的事了。

      即便知道有很多人憧憬着自己,但对于维克多来说,胜生勇利却是相当特殊的存在。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维克多还清晰的记得。他不是一个记性特别好的人,但那晚,对他来说,却无法遗忘。

      他忘不掉胜生勇利看他时闪闪发光的眼神,他忘不掉胜生勇利的笑颜,也忘不掉胜生勇利的那句简简单单的道谢。

      原来,胜生勇利会有意疏远他,就是因为喜欢着他。

      得知这个答案的维克多欣喜若狂,也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觉得两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希望再拥住自己喜欢的青年,然则,只见眼前的人眨了眨眼,然后眉头乍然紧皱,猛地推开了他。

      胜生勇利的脸色相较之前又难看了一点。他紧咬着嘴唇,是鲜血宛若要从那溢出的用力,肩膀也颤抖了些许,好像极其生气的样子,让维克多困惑不已。

      “直到如今,你还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试探我吗?”

      难道自己做的还不够明显?胜生勇利在心里问着自己。

      假如他对维克多一点感情都没有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去接受导演从未安排过的亲密行为呢?

      这个综艺节目说有剧本的确如此,但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剧本。导演不过是告诉了他们两人在某一地点要录制,要做什么,中间的详细情节全部都是有他们自己发挥的。

      维克多的主动,他的拥抱和亲吻,这些全是他个人的突发行为。胜生勇利有想过是为了节目效果,接受了他。但转念一想,不光是他,还有维克多,像是那种仅因节目效果,就屡次这么做的人吗?

      再结合平时私下里,维克多对胜生勇利做的亲昵的举动来看,他之所以会对维克多抱有超越憧憬的感情,就是这个原因。事实上这并非是奢望,而是理所当然、是个人都会这么想。

      假如不是真的喜欢,他一定会和维克多说减少这样的事情发生,不会任由维克多做的。

      这些,难道维克多没有察觉到吗?

      自己的演技和底线,还没有好到和低到那种程度吧?胜生勇利想。

      “就算我喜欢你……到了现在,我还喜欢你,你就可以这样做吗?”

      来不及为胜生勇利说喜欢他的话欢呼庆祝,眼下,获得原谅才是维克多的首要大事。“勇利......”

      “利用别人对你的喜欢,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是这样计划的?”注视着维克多,胜生勇利将他的那点小心思扒得一干二净。

      “我…….”想要说些什么,却认为自己无话可说了,之后,维克多点了点头。

      失望,大于惊喜。即便了然了维克多对自己的感情,但胜生勇利能感受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握住了胜生勇利的肩膀,维克多郑重其事地道:“勇利,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他忽然很惶恐,惶恐胜生勇利不会原谅他。而他们,就因为自己这个一时脑热有的愚蠢行为,错过了一辈子。

      眼前人蔚蓝清澄的眼睛中充满了期盼,在以前,胜生勇利一定会立马沉沦,原谅维克多,可现在,他不一样了。

      在维克多说完后,胜生勇利在心中问了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样的人,可以原谅吗?

      就在他对维克多失望至极的时候,对方告诉他,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想要试探他,才不去澄清绯闻,想看看他的态度如何。

      这样的人,可以原谅吗?

      这样的人,不就是把他当笨蛋耍了吗?

      考虑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胜生勇利就有了结果。

      轻轻推开维克多握住自己肩膀的手,胜生勇利擦干眼泪,留下一句话,结束了他们今日的交谈。这也是往后,两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唯一的一次交谈。

      “抱歉,原谅什么的......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Tbc.


————————————————————————————

本来还说更正文,想了一下,还是先更这个吧。

接下来,这文要进入另一条剧情线了!那就是,嘿嘿嘿(猜吧)~

感谢大家给我的评论和心

March
24
2017
 
评论(40)
热度(448)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