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我们结婚了 番外 Blooming Night 11

·娱乐圈偶像设定
·论坛体
·大家要的后续,《我们结婚了》来咯!
·又是一档甜到腻的综艺节目,没眼看2333
·好像要连载蛮长的(?)^_^ 


前文链接:喜欢的人是......?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0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The best gift

番外:吻痕的由来Ver1.0   吻痕的由来Ver2.0


 设定:维克多:25岁,歌手&演员,隶属于YOI事务所,大前辈,出道10年
  
          勇利:21岁,偶像组合Double Y的成员之一,隶属于YOI事务所,出道3年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后文链接   12   13


Chapter .11


维克多走了以后,那彰显落寞的背影总是不断在胜生勇利的脑海里跳跃重复着,如同一台播放器上开启了无限循环的开关,以致于这种阴魂不散的反复重现使得他逐渐感到无比的焦虑。

胜生勇利在玄关处站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坐回了客厅里去。

耳畔的关门声好似融入进了冬天寒冷的温度里,声音在即将停止的那一瞬间迅速凝结了起来,而凝结之后,像把那种声音保存成了一种状态,它有的便是不绝的回响。

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胜生勇利整个人如累到了极点,瘫了一般的全身没了力气倒了下去。他窝在沙发的最边处,或许是觉得这个姿势还不能够给他带来更多的舒适感,胜生勇利弯曲起了双膝,双手抱着它,把头埋在臂弯里。

这是他现在所能找到的最适合的姿势了。手臂刚好格挡了一点微弱的噪音,视野也处于黑暗中,应当能让自己很好的镇定下来。

但纵然双眼充满了压迫感,维克多离开时候的样子,胜生勇利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这一回,是自己错了吗?

胜生勇利又一次思考起维克多走出这里的心境。究竟是失落至极的心如死灰,还是怕做不到离开而强忍着不去看他。

如果维克多是由于前一个原因,那么自己是不是就成为了把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逼到绝境尽头的那类人呢?

在尽头的那边,就是维克多对自己的失落,在心底沉积的名为喜欢的情感地区,就像被自己的言语和行为上的攻击打出了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小洞口。情感地区储存的水源正一点一点的从这个洞口流出,将要前往下一个地点。

思虑至此,胜生勇利兀的从臂弯里抬起头来。

把最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亲手推开,他的确做了这么一件蠢事。

胜生勇利不是唯有此时才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而是在说出不原谅维克多的那一天,他很早就想到了会这样了。

自始自终,他都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维克多。

他的任性,以及对维克多的奢望,是导致这一切的缘由。

即使不愿意坦白,但仿佛是为了平等相对,既然维克多想要看清胜生勇利是否喜欢他,那么胜生勇利也想要看清维克多所说的喜欢他,程度到底有多深。

在胜生勇利的心里,维克多一直似是充满无限光辉的神明,遥不可及。

要是哪一天向往的那位神明忽然向自己告白,不管是何人,或多或少均会顾虑这究竟是真是假的吧。

他希望真切的了解维克多所说的喜欢他,不是一句随随便便的玩笑话。

若说是报复,好像也没有错。

胜生勇利对维克多的试探作出了报复的举措。

可报复始终不是好事,此刻维克多的无言离去,其实也是对他的一种报复。

真是活该。

不论是他,还是维克多。

渐渐的,客厅里响起了人的哭声。

声音不大,却无处不透着藏不住的悲伤。

除了胜生勇利以外,客厅里没有别人。


哭累了的胜生勇利没有回到房间去休息,也没有出门去散心的想法。如以现在可以称之为狼狈不堪的状态出去的话,指不定就要被人拍到些照片,发布在网上,又胡乱猜测点什么东西出来。他不敢面对新闻发布后经纪人上野苦口婆心的谆谆教导,实在是听得有些厌烦。

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震个不停,在新年的第一天,想必都是些亲朋好友发来的祝福的短信。胜生勇利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算随意翻开看看,好转换一下心情。可当他看了手机后,发现手机震动的原因,不是亲朋好友短信的轰炸,实为他的好搭档的电话。

“尤里?”

按下通话键,胜生勇利接通了尤里打来的电话,不过他也在这时有了疑惑。理由是尤里在放假回家后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莫非有什么急事?

“你快打开电视看看!”

就像胜生勇利猜想的那样,尤里的语气十分焦急,应该是有紧急的事要说。

胜生勇利讶异的“诶”一声,他一头雾水,不明白尤里的意思,还以为他们是在昨晚的跨年演唱会上出了糗,不记得这样丢脸的事了。胜生勇利没听尤里的话去拿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是有关维克多那家伙的!”

“……”听到是有关维克多的事,胜生勇利顿了顿,微叹息,下意识地说:“他又跟谁闹绯闻了吗?”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胜生勇利最后仍是打开了电视机,大概就连他自己都没人知到他动作的速度有多快。

拿着手机的尤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一定是脑子坏了......”随后,他报出了有维克多出现的电视频道。

转到那个频道,节目尚未结束,正好在播出中。这好像是关于昨天的红白歌会的采访报道,胜生勇利知道这个节目,毕竟是每年的惯例采访了。他没有挂断电话,看着电视机里的维克多接受记者的采访,疑惑地喃喃自语着:“怎么了吗”。


画面里显示的是维克多朝着像寻找不到采访目标的记者走去。当记者看到维克多走向自己时,她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快步走到维克多身边,身后的摄影师赶忙跟了上前。

维克多和记者先聊了几句对红白歌会的感想,聊完了两人的特别合作节目后,记者问起了他对新的一年的愿望。

“新年的愿望吗?”维克多想了想,然后朝镜头展开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希望大家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终成眷属吧。”

“谢谢,维克多先生。”记者感谢维克多的回答,不过她似乎不肯放弃这一个难得的机会,觉得可以从这位国民级偶像身上挖掘一些不易得到的消息,继续问道:“维克多先生会这么说,莫非是有了喜欢的人?”

“嗯,没错。”维克多毫不犹豫,点头回答到。

“啊?”记者木讷在了原地。对她来说,这显然是个炸弹级别的消息,一时半会无法消化。她抱着侥幸的心理去问这个问题的,甚至是开玩笑,根本没想过会有如此令人吃惊的答复。“维克多先生,难道说?”

“并不是之前新闻里说的那个人,我和她只是工作上的朋友而已。”

维克多虽没有正面回复记者的问题,可他的答案毫无疑问表达了两种讯息。一是他澄清了和《on ice》的女主角的绯闻,二是声明自己已有了喜欢的人,也许亦可以说为还未成功的暗恋。

“请问是谁呢?圈内人吗?”记者极力维持着自己的镇静,她很怕下一秒对方的回答就不禁使她惊讶得张开了嘴。

“这个......”维克多扶着下巴思考了几秒,“是秘密哦。”

“只是稍微透露一点都不行?”记者依旧不死心,想套出哪怕只有一点的提示性讯息。

“不行呢。”


采访最终以维克多向镜头前的观众们道别结束,随后插播起了一则则富有趣味性的广告。

仿佛回到了不久前画面的跳跃重复,只是,胜生勇利脑海里的片段变成了维克多在镜头前说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景象了。

“喂,你就没有点反应吗?那家伙在镜头前向你表白了。”电话那头仍无声着,尤里知道胜生勇利肯定因维克多在镜头前的间接性表白而震惊不已。怕是又有了误会,尤里还说清了维克多表白的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好搭档——胜生勇利。

“别跟我说什么他说的是别人不是你,其实你自己心里都清楚。他为了得到你的原谅,付出不少了。我想,他现在很有可能在被雅克夫和事务所的高层人员训话呢。”

“偶像公开恋情,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tbc.


————————————————————————————————

本来能早点更的,可临近考试就很忙,事非常多......

这章嘛...反正就是维克多做了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情,他真的有努力想要获得勇利的原谅!

我好像在第九章更新的时候说过,不出意外这个能在六章以内完结。现在我想了想,不存在的(((



May
09
2017
 
评论(20)
热度(344)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