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6

·现代AU,总裁X学生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只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

·咕哒君性格自设有,年龄操作有

·各种ooc,放飞自我,一份巨难吃的腿肉

前文链接:            

后文链接: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6


      难得有了一次无事困扰的好眠,藤丸立香正在一间对他而言十分陌生的房间里,躺于同样陌生的一张大床上。他侧着身子将半张脸深埋进柔软舒适的枕头,昨天进到这栋房子时紧扭的眉头早已在一夜安稳的睡眠中舒展开来。微微蜷缩着身体,温暖的被褥几乎将他的全身全部包裹。

      他不想从能抛却一切烦恼的睡眠中清醒过来。假如不是设置好的手机闹铃在现今响个不停,藤丸立香认为自己一定能够睡至日上三竿。

      悦耳的铃声变为了一种非常嘈杂、令人厌烦的存在。这几天,由于藤丸立香为这件像是天上突然洒落金钱大雨的协议而经常烦恼着,他的作息时间无法得到很好的调整。一次的好眠虽然驱赶了留在他身上绝大部分的疲劳感觉,但几夜没睡好的后遗症还像一根铁丝线一样紧紧缠绕着他的脑袋,使藤丸立香在想起床的那一瞬间,又不得不被这疼痛阻碍,无奈躺了回去。

      脑袋里的痛感就宛若一颗颗拥有尖锐尖头的钉子自太阳穴缓缓刺入了里面,立直后,再似有锤子在上方不停地敲击,叮咚直响。每一下的敲击固定即是令他晕头转向的缘由,这也如一段敲击内心的刺耳的警钟声,仿佛要提醒着他什么。

      他所处的地方不是好几年没回过的家,亦不是他租的那间小公寓,微睁开眼睛凝视起天花板上掉着的一盏精美华丽的水晶吊灯,藤丸立香即刻反驳了这个观点。这里是和他定下协议的那个男人的家。爱德蒙·唐泰斯的家。

      那段敲击内心直至感到心脏钝痛的警钟声想要提醒的或许就是这些了。

      兀的起身观察了一会儿周围,藤丸立香忍着头疼下了床,步伐有些晃悠地走到了洗漱间。自从上了大学以后,他周末的时间就全数奉献给了在咖啡厅的工作。一周满两天的打工能让他获得更多的薪水,可也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比如会在周一的第一堂课上睡着之类的。

      别墅外的景色就如一副刚绘好的油画,展现出了它色彩最鲜艳的时刻,缕缕阳光肆意的洒满视线可及和不可及的地方。茂密的树叶此时有的是最浓厚的绿色,但阳光就好似一支神奇的画笔,为它添上了更亮眼的色调。泳池的水也被照耀得波光粼粼,好似家的主人在水里放置了几颗璀璨夺目的宝石。

      欣赏完窗外的美景,藤丸立香收拾好背包里的东西准备下楼去。尽管才是第一天住在爱德蒙的家里,肯定会有不习惯,可总要尝试适应下来。住在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就看每日如何度过了。如果不去尝试适应,而总悬着一颗心,那么无论是几个小时,还是几分钟,他都会觉得很是难熬。

      就把这里当作一次短暂的豪华旅行吧。

      藤丸立香这么想着,轻呼出一口气,感觉那些沉重的事情都随着这个动作而跑离了自己的身心。

      打开门走出房间,藤丸立香因另外一道开门声抬起了头。当视线对上对面的人之后,他的呼吸瞬间凝了一下。

      “早上好,爱德蒙先生。”

      快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把呆望那人的失态行为变成了礼貌的问候,藤丸立香无故握紧了背包的背带。

      他的房间就在爱德蒙的对面,他差点忘记了。这种安排会让两人经常出乎意料地碰上,就像现在,他们站在走廊上,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踟蹰了半晌。

      “你要去哪里?”

      目光停留在藤丸立香背着的背包上,爱德蒙边整理着西装的袖口边问他。

      作为一名在业界享有盛誉的饭店集团的社长,在理论上,爱德蒙很少能空出一个完整的周末。

      他穿着一身作工精细,裁剪合身的黑色西装,暗红的领带松紧合适的系在衬衫的领口下,衬出颈部优美的线条。看着身高比自己要高出不少的爱德蒙,藤丸立香不由自主地走了神,心想还是这样的男人穿西装才能完美呈现出个人与服装搭配协调的魅力。

      “今天要去打工。”

      “周末?”

      “嗯,一直跟店长这么说的。”

      “吃个早餐再走吧,和我的祖母一起。”

      与爱德蒙的协议书上的第一条内容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藤丸立香对事件的决策。听到爱德蒙那么说,他即便想尽快赶去咖啡厅,却仍旧机械似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要直面爱德蒙的祖母,这件事对藤丸立香来说相当困难。

      垂头丧气的低头转身即将下楼去,刚要踩上楼梯的台阶,藤丸立香就感觉到自己的背包被人拉扯住,随后,带有热度的手掌握上了肩膀,还把自己的身体往他的怀里带了一些。

      在这个家中,藤丸立香对所有的东西均是陌生的,除却只认识了不到一周的爱德蒙以外。偏清淡的木质香调侵入了藤丸立香的嗅觉里,香味彷似附着上了优雅和内敛的词汇,这个味道亦是他在这里唯一熟悉的了。

      转头注视起搂住自己的爱德蒙,藤丸立香疑惑的“诶”了一声。

      爱德蒙迈出了脚步,领着藤丸立香一起下楼,稍微低头在他的耳边解释道,此刻,那股迷人的香味似乎更浓郁了点,甚至迷得藤丸立香呼吸再度凝固。

      “我们是恋人。”

      这个动作无疑是为了表现出他们之间关系的不寻常,爱德蒙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这一点。在他的祖母快要来到客厅之前,他又对藤丸立香说:“还有,直接叫我的名字,别加先生。”


      看到已坐好在餐桌前的爱德蒙和藤丸立香,祖母必然喜形于色,从见他们起,她眼角的笑意就没淡薄过多少。她格外喜欢爱德蒙带回来的这名少年,就连在吃早餐的时候,都一个劲的询问起他住在这是否感到有什么不适,如果有,尽管开口便是。

      “没,当然没有。”

      咽下沾上甜美果酱的面包,藤丸立香迅速回答了老人的提问。话语中包含的虚假成分其实不高,住处豪华舒适并不会给他带来过多的不适。况且像三人这般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享用早餐,也是藤丸立香很长时间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了。不知在何时起,他开始情不自禁地享受这个其乐融融的气氛。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咳咳……”

      老人笑眯眯地说了这句话,口气云淡风轻似每日的问好。藤丸立香显然被这个问题吓得不轻,方才喝进嘴中的咖啡几近要咳了出来。

      见藤丸立香咳了好几下,爱德蒙轻拍他的背部,这个动作在老人看来,像是充满了果酱般甜的体贴,兴许她的心情比恋爱的两人更加美滋滋的。

      “我们已经在考虑了。”

      纵然清楚爱德蒙说的话是为了应付老人,但藤丸立香依然把惊讶表现在了脸上。

      老人将藤丸立香的惊讶定义成了不知实情的惊喜,她笑出了声,继续问:“对了,立香。昨天听你说,你是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的。你还是学生,怎么没跟父母住在一起呢?”

      会见恋人的家长聊到自己的父母或者学业和事业实则平常,藤丸立香知道自己始终逃不过这一类问题,握住杯身的手紧了紧。

      “我父母……他们......”想说的话犹若紧黏在藤丸立香的喉咙里透不出一丝半点,闪烁其词片刻,他终于开口,“他们在家乡那边工作,我不是本地人。”

      内容并没有多么的难于启齿,可在藤丸立香道出的时候,就如想把差点脱口而出的事实使劲压回心里,思尽方法刻意隐藏,因此支吾了半天。在他身边的爱德蒙看似若无其事地继而喝着咖啡,不过心里已对少年奇怪的反应持有了疑虑。


      随意找了个借口带藤丸立香出了门,爱德蒙将他外出打工的事情给隐瞒了起来。否则老人说不定就会阻止他去做这份工作,因为她觉得去外面打工实在是苦了藤丸立香,倒不如在家陪她这位老人聊聊天来的开心轻松。

      “我坐地铁去就行了。”

      回头看了看别墅,老人没站在门口,各楼层的窗户上也没透出她朝外看的身影,应当不会被发现不妥,藤丸立香想要拒绝爱德蒙送他去工作的地点。站在轿车前,他没有主动去拉开车门。

      “上车。”话音刚落,爱德蒙就回绝了他。司机还为藤丸立香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

      不论是他或是爱德蒙,藤丸立香能感到的永远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无可奈何地叹息,进入车内,藤丸立香窝在了座椅最舒服的位置,等候又是工作一日的疲累来临。


      Tbc.


——————————————————————————————

感觉这两人的进展好慢哦???(喂

May
05
2017
 
评论(16)
热度(190)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