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Consciousness of love

伯爵咕哒君的无料发完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现在把正文放出,还有 @Tlak 阿叙太太画的人设!(高度赞美她!


Consciousness of love(黑道paro)


“交涉失败。”


只是随着这言简意赅的四个字从那个男人的口中道出,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于这间原本还是安静的房屋内,立刻燃起了火光冲天的战火。


枪声犹如令人猝不及防的雷鸣闪电在此时响起,震耳欲聋,伴随着人们的呐喊,像是为这场名为“死亡”的游戏讴歌,越来越多的自人的惊恐状态下发出的鬼哭狼嚎逐渐能够响彻云霄。


拿起枪支,将漆黑如深渊的枪口对准与自己敌对的人,扣下扳机射出致命的子弹,或是惊恐地抱头鼠窜,躲在某一个地方等待战斗号角的停止。现在,在这栋独栋别墅里的人基本都呈现出这样的状态来。


仅仅是基本,而不是全部。


由于有一人和其他人与众不同,他就好像是一位偶然路过此地,循声停下脚步,近距离观赏这场熊熊烈火的旅行者。


然而,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并不是。


实际上,他就是吹响了战斗号角的人。


在男人耳边传来的,是如雷贯耳的枪声,连续不断混合起了人们高低起伏的惨叫,但这显然不足以给男人带来一丝半点的惶恐感。站在房屋的窗边,犹如颇有兴致,男人开始欣赏起窗外的风景来。无论这一刻是不是危机四伏,凶险万分,在下一秒,子弹很有可能无情地穿过他的身体,他也单单是双手交叉在胸前,十分嫌弃似的一眼都不想瞧见早已鲜血淋漓的屋内。


倏忽间,在这节奏感稍快的交响乐之中,有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加入了进来。


这道极不和谐的声音来自男人口袋里的手机。男人拿出它,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后,嘴角似乎微微上扬了些许弧度,肃穆冰冷的神情顿时柔和了一些,好似在寒天雪地中不知从哪里亮起的火苗融化了周边,他按下了接通键,面对眼前的一切事物游刃有余。


就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只见男人挂掉了电话,笑容不在,如灿烂星辰嵌入的淡金色眸子中猛然闪过一道光,宛若猛兽的洌厉噬血,他从怀中掏出一盒香烟,取出其中的一根点燃叼在嘴里,又拿出一副白色的手套,双手套进,刚好描绘出手指的骨节分明。然后,男人双指夹着烟,吐出烟雾,喃喃自语了一句。


“看来……必须要加快速度才行了。”



一小时之后。

伽勒底家族家邸。


走廊上传出来屡屡钢琴声,还未走进房间,只远远地向着最终的目的地前进,爱德蒙听到了这段优美抒情的旋律。


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如同一位拥有高超技巧的女高音全神贯注地唱着一曲咏叹调,轻盈规律的三拍子伴奏柔和动听。听着它,爱德蒙先前有些躁动的情绪也渐渐在这段音乐中被安抚,回归平静。


乐曲的尾部,在一串像是玉珠落盘、晶莹剔透的华丽装饰音中,爱德蒙打开房间,终是见到了弹奏这首曲子的人。


弹奏完乐曲的少年因突如其来的开门声落下放在琴键上的手循声望去,当看到徐徐朝他走来的男人之际,霎时,他的脸上绽放出了如朝阳般绚烂的笑颜。


“我的电话打扰到你了么?”少年问到爱德蒙。他径直起身,来到房间里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桌上摆放着的国际象棋的棋子开始摆弄。


他有从通话之中听到那段不绝如缕的枪声,以至于那一头的爱德蒙的声音几乎被覆盖不清,在刹那间,他就意识到了当时的情况可能不妙,但也从未在心里有一丁点的愧疚不安。


因为他相信着爱德蒙的能力,对方是不会只因一通电话就命丧当场的,不然在他面前的人又会是谁呢。


“怎么会呢。”走到少年的身边,爱德蒙回答着他。


爱德蒙明白对方不过是明知故问,自己索性顺着他而已。其实,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许多次了。似乎是从两年前起,每次他外出做任务时,不论他身处枪林弹雨,还是看似安全实则危险的谈判中,他都会接到少年的电话,而他也会把它接通。


他们通话的内容没什么天花乱坠和新奇,则是一尘不变。在接通电话后,少年说出的第一句,总是“你什么时候回来”,而爱德蒙也总是给他回以“马上就好”这般的答复。


好在爱德蒙向来是个诚实守信的人,他的确做到了这点。否则,等回到伽勒底之后,他便会看到少年伤心的表情。看到少年脸上有那样的表情,他自是不愿意的。


一分一秒都不想自己离开他的身边,爱德蒙明了少年的那点小心思。


“那个家族的事处理完了吧?”


将手中的黑色棋子放下,藤丸立香仍是感到百无聊赖,虽说这种状态在男人回来后已是减轻了不少,可依然不能完全消失。似要找寻一些微小的乐趣让自己快乐起来,变换心情,他还是不愿放过桌上的棋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随即棋子被藤丸立香弄倒在桌面上,滚落到了一旁去。


“哼,只是一群无用之人。”


话语里含着轻蔑的语调,回想起那群人惨死于自己枪口下的场景,爱德蒙在口头上和心里只能给他们的敌对家族如此的评价。


他被藤丸立香的父亲派去前往和那个家族谈判生意,没想到对方竟然得寸进尺。爱德蒙在那个家族首领的话中听出了他隐隐约约的杀意,然后便是双方开战。


伽勒底家族是在这片地区上赫赫有名的黑道家族,可以说是这个道上的龙头老大也不为过。假如有人想冒犯,在只是生意的来往上起了歹念,那么他们可要小心自己的脑袋了。


“你喝酒了?”


目光被棋盘边的酒杯所吸引,杯里还留有些琥珀色的液体,爱德蒙即刻知道了藤丸立香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又偷喝了些酒。


爱德蒙曾经告诉过藤丸立香,他的父亲不允许他在这个年纪喝酒。但不知是否是自己在他身边时就有了这些不良习惯,影响到了他。尽管自己多有监督,可也无法避免。爱德蒙不由得庆幸着藤丸立香抽烟还没学会。不过他又想了一下,也快了吧。


“我成年了。”


埋怨似的说出了这句话,藤丸立香在爱德蒙的注视下,故意般的拿起酒杯一口饮光了杯中的液体。唇瓣在有了酒的湿润后仿佛泛起了微光,引人注目,伸出舌头将留在唇上的最后一滴舔尽,藤丸立香用余光瞥了一眼爱德蒙,期待他会有何反应。


看到藤丸立香的行为,爱德蒙神色一沉,缓缓开口道:“对我来说,少爷依旧是......”


“叫我的名字!”


藤丸立香即刻打断了爱德蒙尚未说完的话。此刻,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不好看,嘴唇微微嘟起,显得相当不悦的样子。藤丸立香猛地起身,仰起头来直视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爱德蒙。


他不希望爱德蒙称呼他为“少爷”。这会让他觉得两人的距离更远了。


他也不希望爱德蒙直到如今都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看待,他极其讨厌这样。他清楚爱德蒙还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


对我来说,少爷依旧是小孩子。


从懂事起,他已经对这句话产生厌烦感了。


藤丸立香对爱德蒙有不一般的感情。


这份感情,是在藤丸立香很小的时候,在看到爱德蒙与其他女子亲密交谈时就有了。


嫉妒,那一年,才刚满十二岁的藤丸立香头一次在有关爱德蒙的事上有了这种可以称之为“罪恶之一”的心理。躲在一边远远望着爱德蒙与其他女子有说有笑的模样,藤丸立香抓紧了身着的衣服的下摆,咬紧唇,眉头紧锁。


他想要爱德蒙留在自己的身边,不希望爱德蒙被他人抢走,甚至一分一秒都不能看不见人。因此他才会每次在爱德蒙外出做任务的时候,无理取闹似的打电话给他。即便不是直接明说,他即是想爱德蒙赶紧回来。


与其说这份感情是依赖,倒不如说是在依赖过多后产生的恋爱。藤丸立香喜欢爱德蒙,喜欢这个比他大了十二岁的男人,亦是父亲最得力的助手。


“立香。”


不懂是迫于身份有别,只好执行少主的命令,还是爱德蒙自己的愿望,他叫了藤丸立香的名字。


念出藤丸立香名字时,对比起爱德蒙之前的语气,更是多了点温柔,少了点生硬。


不过对方好像对爱德蒙仍不满意。


又一次靠近,两人的胸膛几近要紧贴在了一块儿,藤丸立香抬手扯出了爱德蒙收进西装外套里的领带,用力向下一拉,迫使爱德蒙不得不低下头来。


双额相互抵着,呼吸交错,这一刻,他们的眼里唯有彼此。


窗外溜进的微风温柔的拂过两人的身体,爱德蒙额前稍长的发丝掠过藤丸立香的脸颊,后与他的黑发相贴。


“我说过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藤丸立香对爱德蒙说道。


对上爱德蒙的视线,犹如有人推了他一把,给予了他无尽的勇气。藤丸立香亲吻上爱德蒙的嘴唇,一只手继续拉扯他的领带,另一只手攀上他的肩膀,宛如一只如饥似渴的小狮子,毫无技巧可言的胡乱撕咬起来。


他要向爱德蒙证明,自己已不是那个未成年的小孩了。


兴许是由于藤丸立香生疏的吻技让爱德蒙禁不住自己的笑意,他先是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勾起了嘴角。


随后,藤丸立香就真正体会到了能让人窒息的亲吻。


爱德蒙灵巧的舌头撬开了藤丸立香的牙关,有些蛮横地探了进去,肆意吮吸,在口腔内翻搅。因藤丸立香喝了酒的缘故,轻淡的酒香瞬间充满在两人的口中,纵然酒精度数不高,但他们也似醉了些微,吻得愈发激烈。


被吻着的少年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甜腻的呻吟声,就好比一发强力的催情药剂,使得男人的吻更深了些。


拉扯着领带的手不得不松了开来,藤丸立香开始推搡起狠狠亲他的爱德蒙,甚至在过了片刻后,有拍打他和逃离的冲动。他想让爱德蒙放开自己,吸上一口新鲜空气,好让意识不要逐渐模糊,陷进黑暗里。


可爱德蒙就是不肯。


像为了惩罚他一般,爱德蒙收紧了抱住藤丸立香腰身的左手,右手按住他的头部压向自己,继而将实则隐藏已久的情感宣泄,房间里散发出了一股情欲的味道,在这个亲昵的举动下,亦是越来越浓。


谁让少年自己先送上来的呢?


回想着事件的最初的原因,这自然怪不了他。


爱德蒙喜欢藤丸立香,只不过他未曾向人表明过心意。这份爱意被他隐藏的很好,也隐藏了很久,以至于藤丸立香一直以为他对他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仅仅是手下与少爷之间有的毕恭毕敬。


何时喜欢上眼前的少年的呢?在吻着藤丸立香的过程中,爱德蒙思考着。


他已经记不起来了。那好像是很久之前。


直到感觉藤丸立香真的快要窒息,爱德蒙才放开了他。


彰显暧昧的透明银丝连接着两人的唇,手掌覆上藤丸立香的脸颊,感受着有些滚烫的温度传至掌心,爱德蒙微眯起眼,淡金的眸子中亦挥去了冷淡,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


“那么……已经成为大人的立香,你做好觉悟了么?”


尽管尚未从激烈的亲吻中缓和过来,稍稍喘着气,面色红如晚霞的照耀,但在听到爱德蒙的话后,藤丸立香眼里的神色就迅速从迷茫转换成了坚定。


因他早就做好觉悟了。就算是要拼上性命,他也甘之如饴。


“当然。”


说着,藤丸立香笑了笑,再度吻上了爱德蒙。


End.





——————————————————————————

封面挂件预售走这边,TB链接:戳我

May
03
2017
 
评论(4)
热度(217)
  1. そら蕶E 转载了此文字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