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我们结婚了 番外 Blooming Night 10

·娱乐圈偶像设定
·论坛体
·大家要的后续,《我们结婚了》来咯!
·又是一档甜到腻的综艺节目,没眼看2333
·好像要连载蛮长的(?)^_^ 


前文链接:喜欢的人是......?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0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The best gift

番外:吻痕的由来Ver1.0   吻痕的由来Ver2.0


 设定:维克多:25岁,歌手&演员,隶属于YOI事务所,大前辈,出道10年
  
          勇利:21岁,偶像组合Double Y的成员之一,隶属于YOI事务所,出道3年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后文链接:11


      Chapter .10


      像是为了让所有人在新年的第一天有好的心情,天空晴朗蔚蓝,绽放出和煦的阳光,驱赶了昨夜的寒冷。

      维克多被耀眼的阳光唤醒,他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伸手摸了下自己右边的位置。床单上早已没了有人的身体躺过留下的余温,维克多长久地望起天花板来,显得有些失落。

      那是胜生勇利的位置,现在,他已经不在这间房间里了。

      维克多记得自己在昨天做了什么。

      在庆祝会上他喝了很多酒,雅克夫知道他和胜生勇利吵架的事,就当了个好人帮了他一把找个借口离开了那里,让胜生勇利送他回家,然后来到了这里。

      可若说是完全记得,这样的说法倒也不是太准确。他真的有醉过,不过是稍微罢了。

      和胜生勇利冷战后,维克多的作息就不是很好。因为已经到了年底,所以近期通告增加了不少,况且他为了让胜生勇利原谅自己这事整天忧心忡忡,每天的睡眠时间基本不超过四小时。维克多最近的状态就和胜生勇利最伤心的那段时间无异,需要化妆师拿出看家的本领才能为他们遮住眼睛周围的那圈青紫色。

      庆祝会的第二天又是难得的休假,于是去放纵一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维克多明白自己的确喝多了。那时候,他与别人说笑的同时,用余光瞥着躲在角落里的胜生勇利。对方不时地偷瞄着他,还对他投向了万分关心的眼神。看到胜生勇利这幅模样,尽管笑着回复全了好友或是晚辈的问好,但维克多光是在表面迎合,不会有哪怕微小的心思去留给不是叫胜生勇利的那些人。他拿起桌上摆着的酒,灌下了一瓶又一瓶,好像酒水里的酒精对他而言压根是微乎其微,直到他感觉到自己的视线有了略微的模糊才停止。

      昨夜的记忆停留在了自己握住胜生勇利的手,不让他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往后,维克多就记不太清了,但他仍旧确定自己拥着胜生勇利安稳地睡了一夜。

      大概是身体疲劳导致的后果吧。

      维克多突然很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在那种关键时刻晕的天旋地转,他感到他错失了一个极佳的机会去挽回自己以前的过错。

      失去了人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被人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上面还留有洗后的清香和刚烘干好的如朝阳的味道。维克多起身拿过摆放得十分整齐的衣服,感受着布料上的温热迅速传到稍稍冰冷的手心,后低头看了看身着的睡袍,那是胜生勇利为他换上的,而后,他就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犹如飞一般地跑到了客厅去。

      现如今的时间不算早亦是不算晚,还是享用早餐的好时候。厨房里传来了食材被烹煮的声音,从这些食材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已不是厨房能够完全隐藏起来的了,味道飘到了客厅里,吸引了维克多的注意力。

      满怀期待的心情,维克多走近厨房,拉开门,果然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在厨房忙碌的胜生勇利因开门声停了下来,他似乎被维克多的蓦然出现吓了一跳,握着汤勺的手抖了两下,汤勺中的汤洒在了灶台上,还有一些汤汁溅到了他的手背。

      滚烫的液体很快就使肌肤泛起了红色,维克多担心地拉过胜生勇利的手,把自己的唇覆在了他烫伤的地方。

      维克多的唇有着些许的冰冷,柔软的触感和凉凉的温度一下就带走了难忍的伤痛,但胜生勇利只享受了不到几秒的时间就主动抽了开。

      “早……早上好。”

      “早上好,勇利。”

      仅仅是非常普通的打招呼,实际上对维克多而言,这却是非常宝贵。

      他们有多久没好好说过话了?

      维克多不愿意去数那些令人伤心的日子究竟有多少。

      即便只有一星期,或是更少的三天,两天,他都感觉尤为难熬。

      由于方才维克多的行为,胜生勇利羞红了脸,他转过身去继续做料理, 与维克多解释起他为什么会在这的原因,以此掩饰害羞。

      “昨天你.......喝醉了,雅克夫又有事,因此我把你带回了这里。”

      “谢谢。”

      “待会吃完早餐,你就回去吧。”

      这是要赶他走?

      听到胜生勇利的话,维克多感到十分不快,他靠在门边,叹了口气,不知不觉中再度懊悔起昨夜的醉倒。随后,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冲洗掉残留的酒味,换了身衣服坐到了客厅里,注视起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知道这句话有伤了维克多,因此他不敢去看维克多的表情。默默听着维克多离开的脚步声,胜生勇利一直低头盯着锅中的料理,仿佛能看穿尽铁锅下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起享用早餐的两人仍是没有解除长期以来困窘的气氛,每次他们目光交汇,胜生勇利都会刻意避开,而维克多依然毫无遮掩地用最直白的目光凝视着胜生勇利。

      这即是胜生勇利最害怕的地方。

      那双眼睛里饱含的情感,胜生勇利现在很难去面对。

      “勇利?”

      在维克多的呼唤下,胜生勇利稍微抬了点头,不过视线没对上维克多的。

      “昨天我们发生了什么吗?”维克多笑着道。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好似他们之间不管发生了什么,到头来,他都能够坦然接受。

      他认为,在那段模糊的记忆中,他们必定发生了点事。

      闻言的胜生勇利吃了一惊,这才敢对上维克多灼热的视线。

      不知是不是猛然变了季节,胜生勇利感觉这冬季的太阳照得他火辣辣的难受,脸瞬间涨红,内心宛若有火苗烤炙似的有点烫又有点瘙痒。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许久才开口道:“你想多了。”

      可是,维克多觉得自己并没有想多。

      他看着胜生勇利的面色从苍白到通红,不仅眼神游移还咬紧了下唇,他就明白他和胜生勇利一定是发生过了什么。

      该不会是那样吧?

      想到这,维克多顿时心生担忧,却也暗暗窃喜。手掌遮掩住不自觉溢出的微笑,维克多努力想回想起昨夜可能发生的甜蜜过程。

      “什、什么都没有!”

      见维克多藏不住的笑意,胜生勇利恼羞成怒地大声吼道。

      他们昨天确实没有做什么太过的事情。就是维克多把他压在床上乱亲了一通,差点被抱了。即便最后没成,胜生勇利也没勇气去详细说明。

      脑子不清醒的维克多不断强吻着胜生勇利,在他耳边说了一堆道歉的话,后来在快要把他都给扒光之时,不争气地睡了过去。

      维克多猜想的方向倒是没错,不过稍稍差了那么一点点。

      假如不是维克多真睡着了,他想的那些事定会成功。逃过一劫的胜生勇利不禁在心里自责。

      其实,他并非是那么弱气的人,可就是在面对喜欢的人这件事上,他无故胆小了起来。被维克多抱着和亲吻着的时候,胜生勇利承认自己无法推开他。

      那一时刻,他虽是不想原谅维克多,但依然贪恋维克多的一切。他因自己的没用甚是生气,想着自己到底还能坚持多久。与最喜欢的人冷战,对他无疑也是非常痛苦的选择。

      “如果真的有什么,是我的不对。”

      维克多的话打断了胜生勇利的思考。讶异地看向维克多,愣了片刻,胜生勇利逐渐缓和了躁动不安的心态。

      “没有......维克多没有什么不对的。”

      那些只是由于维克多醉了,无意识作出的行为而已,胜生勇利此刻这么想到。

      他一个男性,不是个女人,被亲两下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他们在之前也有过不少次了。

      “听到你这句话,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出现了幻觉呢。”

      坐在胜生勇利对面的维克多忽地笑出了声。

      无奈般的苦笑,在这位被无数人称为国民偶像的男人脸上,都是极为好看的。

      是他的不对,才致使了如此的局面。维克多不懂他们还要多久的冷战,才足以填满那个必须装下对自己惩罚的瓶子,他仅是希望他的每一个明天,都会看到胜生勇利一如既往的微笑,听他说着:“我原谅你”,而后再将他拥入怀中,用未来弥补以往的过错。

      又一次,他们回归了无言的安静。

      用完早餐后的维克多应了胜生勇利的话,离开了这里。

      维克多走时,单单是道了声再见,连看都未曾看胜生勇利一眼。

      这一瞬间,胜生勇利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慌张,甚至几乎要忍不住开口叫住维克多,让他至少转身一次再离去。他开始猜测着维克多走时的心境,或许是失落至极的心如死灰,也或许是怕做不到离开而强忍着不去看他。

      耳畔的关门声,明明尤其短暂,可在胜生勇利听来,它就如同不绝的回音,冷漠,消不去的使人烦躁。


       Tbc.

——————————————————————————————

这番外真的越写越长了......


May
01
2017
 
评论(18)
热度(297)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