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5

·现代AU,总裁X学生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只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

·咕哒君性格自设有,年龄操作有

·各种ooc,放飞自我,一份巨难吃的腿肉

前文链接:         

后文链接: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5


      转眼之间,天变了色,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触上橘红的天空,轻易将其划破,更多的浓雾从这道长得近乎毫无尽头的口子中涌出。天空是萎靡不振的阴沉,仿佛快要塌下,与地面重合相接。倾盆的大雨随之而来,打湿了各处,人们因沉重的雨水奔走在道路上,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可即便如此,这其实也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

      豆大的雨水具有攻击性一般地打在了黑色的轿车上,雨刷刷过车前玻璃,一下又一下地把模糊视线的潺潺雨水刮去。车窗和车门都紧闭着,外头的冷雨和吹起的冷风虽然没钻入车内,但此时的氛围却是犹如冰天雪地。只要稍微有水汽进入,透明的水滴便会凝结成晶莹的颗粒,坐在车里的两人谁都没有点燃一把温暖的火把的想法。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爱德蒙先生。”

      话语的语气尤其不耐烦,藤丸立香直盯着来回移动的雨刷,心跳和呼吸的速度由于产生了愤怒的情感而急促了不少。

      面对藤丸立香的提问,爱德蒙沉着冷静地从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把它点燃,吸了一口然后才缓缓道:“那么你要违约吗?”

      又一次没得到对方解释的藤丸立香立刻忍不住拔高了音量,况且他还没说违约,对方就这么恶意猜测。他猛转过头瞪起爱德蒙,“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那位老人是你的祖母?”顿了一下,藤丸立香再次问道。

     “嗯。之所以会找你当我的恋人,就是因为她。”

      抽了最后一口烟,爱德蒙把烟熄灭,终于说出了他要藤丸立香成为他恋人的真实原因。

      爱德蒙的祖母晚年来一直身体不佳,上个月月底她在家昏迷了一次,检查过后,医生说她很有可能活不过一个月了。由于爱德蒙的父母过世的早,她希望能在人生的最后看见有人能够陪伴在爱德蒙的身边,这样才能安心离去。听了祖母的话,为了完成她的愿望,爱德蒙只好找人来假扮成他的恋人,让祖母在短暂的三十天内安心离世。

      如果要问爱德蒙为什么不去谈恋爱,那是因为他现在根本无心顾及这些情情爱爱,也没有人能让他看上。

      得知真相的藤丸立香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怒火瞬时消失,他不禁有些可怜起这位父母过世的早,就连最后的亲人都即将离开他的男人。可他想了想,仍是觉得不太妥当,“可是也没必要让我住进你家里吧?我们只是恋人啊……”

      住在同一屋檐下,在藤丸立香看来,至少是未婚夫妻才能有的事。不说他们只是假的情侣,即使是真的,住在一起也不是特别的适宜。

      “不。”爱德蒙手扶下巴思考了一会儿。

      “怎么了?”

      从爱德蒙口中忽然说出的一个字让藤丸立香很是不解。

      “她好像有点误会了。”

      “什么误会?”

      “因为我和她说,你也说了和我同样的话。”

      “同样的话?”

      眼里尽收藤丸立香疑惑的神情,爱德蒙情不自禁地笑了笑,“我和她说,你无论如何都想和我在一起,不愿离开我。”

      为了应付祖母问及他为何回绝其他豪门千金和他相亲,爱德蒙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他和祖母说自己有了无论如何都想在一起的人,那人的心意和他相同。

      耳边是爱德蒙的话,如同纯度最高的蜜糖,甜彻心扉,视线里是爱德蒙淡淡的微笑,如同不经意间发现的美好,心旷神怡。藤丸立香霎时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了几秒的跳动,呼吸难以顺畅。似是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大海,令他窒息。

      雨势在两人的谈话中逐渐变弱,避开了爱德蒙的凝视,少年瞅起了落在车前玻璃的雨水。

      “所以,我能判定这先斩后奏里还存在着自恋的成分么?”

      藤丸立香把爱德蒙对祖母说的话判定为有自恋成分存在的先斩后奏。一是因为没经过商量,爱德蒙就把话说绝了,二是因为他认为没有人会想跟这种性格的男人共度一生的。

      他对爱德蒙的印象依旧没有改变。

      “现在的发展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给你的报酬会增加的。”

      “不是钱的问题!”藤丸立香即刻反驳。对于爱德蒙的不理解,他感到十分头疼。

      “那是什么?只不过是让你住进来而已,你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吗?更何况你住进来,这个月房租的事情你也不用操心了。”

      很明显,藤丸立香想到的这些问题根本不在爱德蒙的考虑范围之内。

      镇定自若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爱德蒙打开来给藤丸立香看。这是他们在确定交易后写的一份协议书,下面也有藤丸立香签上的他的名字。

      协议书的第一条内容,就说的是藤丸立香不能反悔,除过分亲密接触以外,对于爱德蒙德的要求是必须答应。

      当藤丸立香看到眼前的白纸黑字时,几乎要眼前一黑昏过去,他明白自己无论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何况当时,他亦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他们还要同居的局面。


      骤降的雨水在爱德蒙开车送藤丸立香回家时就止住了。雨后的空气弥漫着一股清淡的青草香气,可这舒心的味道却抚不平在车里的人躁动不安的内心。

      车还未完全停稳,满怀心事的少年就冲动地想打开车门下车。

      “等等。”爱德蒙叫住了想赶紧离开的藤丸立香。

      刚覆上车的门拉手,藤丸立香因这呼唤又坐了回去。

      “收拾好东西,明天早上十点会有人来接你的。”

      结果仍旧不能拒绝么?

      想着是不是低声下气地请求一次就能逃过这一劫,藤丸立香微微启唇,在这时,爱德蒙恰好看到他有话想说的样子,于是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看着爱德蒙,藤丸立香无缘无故的有口难言起来。拿上背包,跟爱德蒙道了声“再见”,随后他便像落荒而逃一样跑进了公寓。


      彻夜未眠,经历了这般事后,藤丸立香必定更加睡不着觉。经过雨水的洗礼,尘埃坠落,明日的清晨要比昨日更让人惬意许多。拉开窗帘,使明媚耀眼的阳光照射进有些昏暗的屋内,藤丸立香感受着道道暖融融的光芒洒下,唤醒疲惫的身躯。

      昨天,花了一晚上的时间,他一边烦恼地嘟哝着住进爱德蒙家里的事,一边收拾好公寓里自己所有的行李。方才,他已经去跟房东结了这月的房租,并且跟她说明了这个月先是不住在这里的情况。

      客厅内安静得过分,好像没有人的气息,但如若有人在这,或许就能非常清晰地听到从身体里发出的跳动声。挂在墙上的时钟有节奏地滴答滴答响个不停,再度回到房内检查了一遍要带走的行李,瞄了眼时钟的指针指向的方位,藤丸立香觉着是时候出门去了。

      思考着那位有钱人应该不会上门来,而他向来没有让人等他的癖好,藤丸立香决定按时下楼去。

      他并不认为自己按时下楼就是极其想去爱德蒙家里住下,仅仅是出于一种对他人的礼貌。

      在出门之前,藤丸立香不由自主地看往客厅桌上摆放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三人,一男一女,和一个看起来还不到十岁的男孩。那是藤丸立香小时候和父母拍的照片,亦是他保留至今的唯一一张与家人的合照。但他没将这张照片放进自己的行李里,下意识的越过了这个充满回忆的物品。

      时间在藤丸立香的呆滞半晌里走向了十点,一阵顿然的门铃声破坏了室内的寂静。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藤丸立香握住行李箱拉杆的手都差点松了开来,他困惑地问起门外的来人是谁,稍微开了点房门想要瞧个彻底。

      “爱德蒙先生?!”

      见来人是爱德蒙,藤丸立香的惊讶不减,反倒增多。“你怎么会来?”

      藤丸立香清楚的记得,他与爱德蒙分开前,爱德蒙对他说过的话。是有人来接,并非明确是他来。

      “身为社长的你,难道很闲吗?”

      上次去了学校,这次又来亲自接送,藤丸立香对此感到很奇怪。他以为身为一位知名集团的社长,应该是会一大清早就赶到公司,坐在办公室里连忙里偷闲的时间都挤不出来,绝非爱德蒙这样悠闲得跟个无所事事的无业人士似的。

      “你的事情比较重要。”爱德蒙说。

      想起今早享用早餐时,祖母说让他亲自去接藤丸立香回家,她脸上露出的表情,那种微笑就意味着不容拒绝,爱德蒙只好恭依从命。

      虽然应了祖母的要求来了这里,不过此刻,当他见到了难得令他提起兴趣的这位少年,爱德蒙感觉,偶尔的翘班休息,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Tbc.

April
28
2017
 
评论(9)
热度(170)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