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茂智】No Reason

·给幽黎 @这是一只野生的凹凸喵 的生贺,祝幽黎生日快乐!

·原作向,私设有,剧情接 Story  接 Christmas Day

·毫无疑问是小甜饼,BUG有


【茂智】No Reason


关东地区最年轻的博士有女朋友了。

来到茂所在的研究所,智听到了这个传闻。

研究所里的其他研究员对于这个话题似乎很来劲,不懂是谁先提起了这事,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那些本来手捧资料路过这里,准备回到自己座位上工作的人听闻这事后也不禁停驻下来,一人一语高低起伏的仿佛奏起了一曲交响乐,还是一首激昂澎湃的乐曲。他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完全没意识到前来找人的那位关东冠军已是愣在了一边,脸色好像格外难看。

但其实,这个话题,起初开启的人就是他。


“茂不在这里吗?”

进入研究所后,智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熟悉的身影并没在这里出现。默契地同在他肩头上的皮卡丘相视一眼,智问起了在研究所里的其他研究员。

“智先生又来了啊。大木博士现在不在研究所里。”

抬头将目光对上智,研究员卡特停下了书写的动作,告诉智他想找的人不在这里。

研究所里几乎所有人都认识这名与茂年纪相同、同样是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的青年。

智基本上隔几天就会来找茂,听说他们居住的地方都很近,因此常常会结伴而行回家。

就在他说完后,在他后面的另一名研究员津接了他的话,“好像是和丽子出去了。”

“丽子?”智和皮卡丘的疑惑更甚。

这一听就知道是女性的名字。

“是啊,她是前几天刚被调来关东地区的女研究员,人长得好看,学识也渊博。”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津的眼里好似闪烁着星光,应该是喜欢或是佩服那位叫做“丽子”的女性的。他即刻清了清嗓子,手放到嘴边,做起要说悄悄话的姿势,随后道:“听说,大木博士和她正在交往呢。”

“诶?”一开始说茂不在研究所的卡特发出了惊叹声,他对这个传闻毫不知情。

“和丽子交流最多的人不就是他吗?”

“只是学术上的交流吧?”

仅凭交流频繁就断定两人的关系,在卡特看来并不正确。

“不过他俩郎才女貌,你不觉得很配吗?况且大木博士现在也有二十多岁了,仍然单身,说不定就是在等这样优秀的女性出现呢。”

年少的津看起来十分相信这个传闻的真实性很高,还为茂分析起这么多年单身的真正原因。卡特则是无奈地摇摇头,对于这种没有根据的消息丝毫不在意,更何况还是人家的感情事,自己没有去管的理由。

若是真跟那样优秀的女性交往了,那就祝福他们就是了。

“唉,真好啊。”津坐到办公桌前,右手撑着脸颊,眼睛向上望去,似是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又会碰上怎样的女性。没有一段时间,他的幻想却被突如其来的问话打灭了。

“他们去哪里了?请问你知道吗?”智快步走到津的旁边问。

津身子坐直,闭眼思考了下,“好像是去常磐市了。”

“常磐市?”

“嗯。博士带丽子去常磐市玩了吧。”

“谢谢。”

把想到的全部说了出来,津转过头去,正准备以笑脸相迎来自关东冠军的道谢。可当他睁开眼后,他发现自己的旁边已是没了人影。

“他已经跑出去了。”卡特低头看着文件,手指向研究所的大门。

“这么急着找博士是有什么很要紧的事么?”

视线顺着青年离开的方向,津不解地说着。


威风凛凛的喷火龙在智还没停住脚步的时候就被他召了出来,不浪费一分一秒,迅速跳上它的背,简洁道出目的地,他们朝常磐市的方向前进。

关于关东地区最年轻的博士有了女朋友这件事,身为他恋人的关东冠军,他可真是头一回听说。

除了亲朋好友外,没有人知晓两人已成为恋人的事实,因为他们不曾公开过。


常磐市和真新镇只相隔着一条一号道路。一号道路弯曲绵延,需要经过好几片草丛才能到达另一头繁华的城市。如果人只选择用脚走路的话,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赶到那里。要是有飞行系宝可梦的帮助,那么必定会事半功倍。更何况,作为青年的宝可梦,喷火龙也深知自己主人的焦急心态。

来到常磐市后,智收回了喷火龙,又放出大王燕和鬃岩狼人出来,令它们前去寻找茂的所在地。即便得知了那人在常磐市,可详细的位置他并不知道。在来的途中,智忽然有些后悔他的那点急躁导致现在连茂在哪里都不清楚,不过他等不下去了。

自己的恋人可以说是瞒着自己和其他人约会去了,饶是再怎么感情迟钝,也不可能到了如今还坐视不管吧。

被帽檐稍稍遮掩的脸颊洒下一片阴影,瞧着主人微蹙的眉头,皮卡丘叫了叫智。听到皮卡丘的呼唤,智稍侧过脸来想说自己没事。

视线在扭转的一瞬间,刚想开口,话语却被眼前的画面给他的冲击塞了回去。

就在他正对面的那家餐厅里,他看见了茂和那位叫做丽子的女性坐在了窗边。

该不会真是他想的那样吧?

像是露水不断滴在了一凹槽处,带着越发加深的疑惑,一种微微的窒息感顿时在智的心里油然而生。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茂和丽子坐的那桌,本想放缓脚步偷听一会儿他们的谈话,可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智还是发现自己做不到。

十多年来的磨砺使他比以往冷静成熟了许多,但此刻,他就似在多年前,怀着一腔热血,遇事尚不冷静,只知一味往前冲去追求理想境界的少年,无论如何都慢不下来。

然而,他虽是慢不下来,可心境又是不同的。

愤怒,快要抑制不住的怒火全表现在了智的脸上。

茂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智的到来。从智的身影蓦然进入他的视野里时,他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了。

“智?你怎么来这里了?”

“智?那位关东冠军?”

丽子听到茂说出的名字,看向站在他身后的智,好像已听说过他的名字和事迹。

“嗯,他就是我说的关东冠军,智,也是我的幼驯染。”

听到茂说“幼驯染”这个词的时候,青年脸上的阴霾更增多了一点。尽管明知是个任性的念头,他就是没来由地想听茂说他们并不只是幼驯染的关系。

站起身来握住智的手腕希望他坐下,茂似乎有话想对智说,“智,这位是......”

“抱歉,我有事就先走了。”

先是推开了茂的手,然后以有事为借口,智离开了餐厅。

他现在没有心情再去多听茂说任何一句话了。

仅仅是迟疑了几秒,被人打开的大门才刚阖上,还动了些许,茂就向在他对面的丽子说了声抱歉后,也追随着智离开了餐厅。


由于智比茂先行一步,茂仍是没能追上,还好就如他所想的那样,智回到了他们共同生活居住的家里。

才从化石翼龙的背上跳下,茂就感到了一股让他恶寒的压迫感。

家的门前站满了宝可梦,几乎将房子给围了个遍,目的就是千方百计阻挠他的进入。

只要他走近一步,就会有其中一只宝可梦上前阻拦他。

“你们做什么?”

茂挑眉看向为首挡在他面前的路卡利欧,茫然道。观望了一阵,他决定召出自己的宝可梦来与之抗衡。

被茂召出来的其中一只宝可梦,索罗亚克无语地看着眼前的一群,干劲霎时减少,用懒洋洋的口气摊手道:“你进不去家门又不怪我们,这难道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吗?”

索罗亚克是茂的宝可梦,因此,发生了什么事情它多少也会知道一些。

刚说完,索罗亚克就被茂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它赶紧闭上了嘴,为了主人坎坷的情感路线和路卡利欧干起了架。

宝可梦之间的战斗硝烟弥漫,这是它们久违的一次感觉酣畅淋漓的战斗了,可也不曾想过是这般的原因引起的。

趁着自己的宝可梦拖住了智的宝可梦的时候,茂趁乱打开了家门。原以为终于没了能阻碍他和智解释的因素存在,就在他打开门的那一刻,他不禁叹息了起来。

“太阳伊布,你也要阻拦我吗?”

茂苦笑了一声,面前的这只曾属于过它的宝可梦也选择来阻拦自己,他觉得百般无奈。

紫色的眼睛透着无法识破的神秘感,太阳伊布望着茂片刻,突然转身让开了路。

想起智回到家的样子,太阳伊布还是选择不去干涉主人们的事。


房门打开的声音传到了智的耳内,见是茂,智不由得微眯起眼,显得尤其不悦。

太阳伊布果然放他进来了。

智早有料到门口的宝可梦难不倒茂,太阳伊布也会放茂进来,但他依旧从了内心的第一反应,不想有任何的改变。

就像是明知如此,仍要如此。

其实,他就是在等待着茂来对他做解释,只是他不肯承认而已。

“智,你误会了。”

茂在恋人跑走的下一秒就明白他逃离的原因了,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宝可梦博士智慧过人,自然情商也不低。

“丽子小姐只是......”

“我不想听这个。”

“工作上的朋友”这几个字还未出口,智就打断了茂的话,顿了顿,他接着说:“你到底喜欢我哪里?我好像从没这么问过你。”

他们在十六岁时顺理成章的在了一起,实际上有很多事情,他都没问茂。在他们年龄仅有十岁,最初踏上旅途的那年,这人还开着跑车,载着一群美女啦啦队,不时地嘲讽他。这个画面在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犹如烧得火红的烙铁烙在了脆弱的心房上。

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可自从他们成为了恋人之后,他就怎么也抛不去那人的过去,好比成为了他心里的一个坎。

“十岁那年,你还经常调侃我。”

现在想起来,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

经常拌嘴,为一件小小的事争斗,在智看来,这均不是能喜欢上的理由。

茂叹了口气,“我当时调侃你,也不代表我就讨厌你吧。”

茂从没讨厌过智,不过是竞争的心理在儿时他们只是幼驯染的关系上作祟。

“难道不是么?你还曾叫我转圈给你看。”

说起这事,皮卡丘也为主人打抱不平,在一旁点起头来。

见智和皮卡丘一唱一和的,茂有些急,“那时候是因为......”

“反正无论我怎么想,你都不应该会喜欢我才对。毕竟你身边还有那么多女人……”

“我身边哪有女人了?!”闻言的茂讶异地反驳道,音量比之前高出了不少。

“怎么没有?”智不打算在气势上输给他,也大声说道:“坐你车上的啦啦队,还有现在的追求者。”

以前的黑历史是茂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他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以前的事我们能不能别提了,现在的那些人我都拒绝了不是么?”但可能是说到了这份上,还想再说一句显出自己的优势,茂又边辩解着:“你不是也有很多人喜欢你吗?和你一起旅行过的那些女性,还有那个五岁小女孩。”

原本是想回来跟恋人好好解开误会的茂,在智的引导下不知不觉中也跑偏了。

一想到自己当年身边有那么多情敌,况且智成为了关东冠军后,还有越来越多人仰慕着他,茂就不太高兴。

“那些事已经过去了,你和五岁的小女孩计较什么?”

“五岁小女孩也是喜欢你的人。我就是看不惯有人整天用暗含情愫的眼神看着你,你知道家里的信箱里有多少封是跟你告白的信吗?!我喜欢你不是吗?!”

“所以我也看不惯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和其他女性接触啊?!我喜欢你不是吗?!”

怒吼声在房间里响起,还有着隐隐约约的回荡,吵架的两人在说完话后互相干瞪着眼,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然后,不知是谁首先噗嗤一笑,破坏了这种严肃的氛围。

他们随即相视一笑,好像先前的那些误会不复存在,此时随风而去,剩下的,唯有希望继续依靠彼此,相守后半生的那份暖融融的情意。

因为喜欢一个人,从来不需要理由。


第二天,津和卡特一大早来到研究所,就见茂在里面忙碌了。打完招呼的津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走到茂的身旁。

“博士,您和丽子小姐相处得如何啊?”

津十分想了解茂和丽子两人的进展。

敲打着键盘,给文档上短小精悍的研究报告打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茂瞄了一眼津,笑了笑,不明所以他的问话。

“我和她?”

研究所的今天照旧来了一位身份不凡的常客,茂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自己万分熟悉的那个人了。对方背着阳光,即使阴影落在了脸庞上,却遮盖不住他灿烂的笑颜。

整理好桌上的资料,茂拿起一份后便跟津说着自己有事要出去一趟。

在即将走出研究所之际,茂还停了下来,回答完津的疑问。

“一直忘了说了,其实我在很早以前就有恋人了。”

说完,茂朝着此生最喜欢的阳光走去,耀眼的光辉逐渐隐没了他和那人的身影。


End.

————————————————————————————————

Christmas day里最后说到的戒指,这里写着写着我就忘记了,无视吧23333

April
27
2017
 
评论(10)
热度(236)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