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我们结婚了 番外 Blooming Night 09

·娱乐圈偶像设定
·论坛体
·大家要的后续,《我们结婚了》来咯!
·又是一档甜到腻的综艺节目,没眼看2333
·好像要连载蛮长的(?)^_^ 


前文链接:喜欢的人是......?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0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The best gift

番外:吻痕的由来Ver1.0   吻痕的由来Ver2.0


 设定:维克多:25岁,歌手&演员,隶属于YOI事务所,大前辈,出道10年
  
          勇利:21岁,偶像组合Double Y的成员之一,隶属于YOI事务所,出道3年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后文链接:10

       Chapter .9


       感觉到依靠着自己的那人的意识逐渐失去,胜生勇利搂着他的手又收紧了些,突然觉得非常后悔。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头顶昏黄的灯光照耀得他整个人不知怎的都有些晕乎乎,不过可能也是另一个人身上传来的味道导致这样的。

       浓烈刺鼻的酒味从那人的身上散发出来,无不刺激着胜生勇利的嗅觉。他不是很喜欢酒的味道,一路上闻着这味道,脸色也不太好看,亦是强忍着一切把浑身酒味的人从车上带出到了这里来。

       他无法把这人丢下,因为对方可是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他暗恋已久的那个人,更何况,现在已经转变成了明恋。

       回头小心谨慎地看了下走廊,无人出来,胜生勇利艰难地抬起一只腿,摸出裤子口袋里的一串钥匙打开了家里的房门。

       但这并不是维克多的家,而是他和尤里住的地方。

       会来这里的原因,完全只是因他找不到维克多家的钥匙,也不知道维克多家在哪里,就把人带回来了。

       也不知道一路上是否有人看到他带维克多回来了这里。若是被记者瞧见,那明天他们一定会上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

       本来才应该是送维克多回家的他的经纪人雅克夫,说是家里突然有很要紧的事,拿起电话就和别人打了起来,随意挥了两下手敷衍对待胜生勇利,在他表示“我很忙,维克多就交给你了”之后,便啪的一声关门走出了那里。

       胜生勇利呆楞了一分钟的时间,然后转头看向了以十分奇特的姿势躺倒在沙发上的那位国民偶像,发出了一道足以震耳欲聋的惊叹。

       过了段时间反应过来的胜生勇利立刻打开门去寻找雅克夫,可走廊上早已没了他的身影,只有同行同事务所的前辈和后辈疑惑的看着一脸惊讶的胜生勇利。

       那里,就是YOI事务所。

       结束YOI跨年演唱会后,即使时间已到了很晚的凌晨,但参加演唱会的艺人们都会先回到公司庆祝一番,随后再回到家里好好享受接下来短暂的两天假期。

       这便是YOI艺人每年都会做的事情。

       他们庆祝的方法不外乎是喝酒,除此之外就是享用美食,聊着最近发生的趣事,或者又谈起些外头媒体乱报道的八卦。前辈有时会突然教育起后辈,告诉他们上各种节目时应该如何做,说话要注意些什么,这也是一个与同事务所的艺人结交朋友、互换联系方式的好机会。


       维克多在这次庆祝会上喝醉了。

       了解他的同事务所的人一听到这个消息时,纷纷睁大了眼睛,露出了讶异的神色。因为维克多会喝醉这一点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可能发生。

       要是说到胜生勇利喝醉了,他们必然是笑着点头说着:“那还用说么。”

       可是说到维克多喝醉了,他们就会变成,“哇?奇迹?”


       困难地拖起醉倒的人慢慢从门口走到客厅,由于喝醉的人完全失去了意识,重量会比平常时间感到的有所增加,尽管胜生勇利是个体力极佳的人,可还是坚持不住让维克多摔了下去。

       听见有些沉重的咚声,胜生勇利连忙扶起维克多的上身使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在仔细检查了一遍后发现维克多没有摔伤到什么部位,胜生勇利不禁松了口气。

       他觉得,维克多能喝醉,的确可以算得上是个奇迹吧。

       在胜生勇利的印象中,他从没见维克多喝醉过。

       可当他在庆祝会上,坐在角落里看着维克多与他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将一瓶又一瓶酒灌下去时,那时胜生勇利仍是有了他可能会喝醉的想法。

       他又不是千杯不醉的人,怎么可能在灌了那么多酒后还清醒着呢?


       环顾了下没有开灯的黑漆漆的客厅,家里除他们两人以外并没有第三人在这。一手穿过维克多的腋下,一手拉过他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胜生勇利带着维克多前往自己的房间去。

       他的搭档在庆祝会后没有回来,理由有二。一是因为他想回家一趟,二是因为他目睹了雅克夫把维克多丢给胜生勇利的全部过程。

       当时,尤里非常嫌弃似的挑起了眉,看了他和维克多一眼,然后说了一句“不准把那家伙放我房间里”后就离开了事务所。

       先不说是不是把一个浑身酒气的人放尤里房间,尤里会有多么不高兴,只是说是维克多要进他们工作时住的家门时,他就相当的不情愿。

       将维克多放到床上,脱去他的鞋袜,为他盖好被子,胜生勇利从洗手间里拿来一条湿水的毛巾帮他擦拭起来。

       不过就在冰凉的毛巾碰上维克多的面颊时,胜生勇利却是突然收回了一些手。他看着维克多,思绪不知在此时又飘到了哪里去。

       为什么自己还要对他这么好?

       明明还没有原谅他。

       注视着维克多,胜生勇利莫名在心里问起自己。

       不应该是这样才对。

       一想到他今天只因维克多的一句问话,一气之下就把那张好不容易满破的五星卡卖掉,胜生勇利就懊悔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胜生勇利是故意把那张和维克多很相似的卡卖给维克多看的,就是想以此行为来气他,令他难过,好让他明白自己。

       明白自己那时的伤心,那时的生气,这样的心情不会简简单单的被他的三言两语哄一哄就没了。

       玩那款手游的初心,确实是因为有和维克多尤其像的人物存在,胜生勇利才玩的。他的心中已经被一个叫维克多·尼基弗洛夫的男人充满,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因此胜生勇利才会对维克多想要试探他的这个举措感到十分难过,就是气维克多不懂他的感情。

       他们像这样僵持的局面似乎已维持了不少天,胜生勇利也多次看到了维克多眼里的那些失落,只是每次想到那件事,刚有原谅他的念头就又被他硬生生地打回了心底里,希望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再浮上来。

       可是,他真的会一辈子都不原谅维克多么?

       胜生勇利想了想,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说老实话,那是不可能的。不然他早就在维克多喝醉时丢下人不管,自己一个人回到家里来了。

       当看到维克多不省人事地躺在那里,胜生勇利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来,放他一个人在那。在一边的尤里也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他的选择。

        见搭档依旧放不下维克多,金发少年无奈地白了一眼,问道:“你们到底还要这样多久啊?”

       是啊,我们还要这样多久?

       至少,不是现在。

      帮维克多擦拭干净脸,酒味稍微消散了些许,胜生勇利坐在一旁,深深呼吸,思考起如今他和维克多这样的状态究竟还要持续多长时间。

       盯着窗外的夜景看了片刻,胜生勇利想不出答案,他决定离开房间,到客厅去好好静一静。在维克多的身边,会使他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不论是以前,还是眼下,都是同样的结果。

       他生怕自己会在看着维克多的下一秒就说出了原谅他的话,所以他逃离了。

       在胜生勇利即将起身时,忽地,他却觉着眼前的画面迅速转变了起来,视野里的画面从房间的大门变成了空旷的天花板,而后又是猛然一黑,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上面。

       但也不是完全的黑,在这黑暗之中,他依稀看到了那人仍旧明亮清澄的眸子。

      “维、维克多?”

       在夜色下,那双眼睛犹如两颗蓝宝石一样透着微光,令胜生勇利目不转睛,又逐渐疑惑。

   

         TBC.


————————————————————————————————

不出意外的话,番外能在六章以内完结了吧(如果中途我没放飞......


April
18
2017
 
评论(24)
热度(262)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