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2

·现代AU,总裁X学生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只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

·咕哒君性格自设有,年龄操作有

·各种ooc,放飞自我,一份巨难吃的腿肉

前文链接:

后文链接: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2


      香烟燃烧散发出的烟草味在车内四溢,闻着这种气味,藤丸立香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并不是说他有多么讨厌这个味道,只是在看到那个男人叼着烟,将烟雾缓缓呼出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何,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思绪会变得恍惚,仅仅是他看着他。就像人的视线会在白雾中徐徐不清,就连思考,也会逐渐停下。

      转过头不再偷瞄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藤丸立香闹别扭似的一个劲地看起了车窗外迅速向后移动的风景。

      他记起来这个男人是谁了。

      就是他在咖啡厅服务过的9号桌的其中一位客人。从吧台处的方向看去,是背对着他,尚未瞧见正面的那个人。

      那名黑衣保镖他还记得尤为清楚,除了看到正面的那人不在以外,剩下的不也只有这个男人了么?

      话说回来,他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啊?

      这样想着的藤丸立香禁不住心底的那一丝好奇,又用余光瞥着还在抽烟的男人。或许是藤丸立香的视线过于频繁又火热,男人立刻察觉到了这点。当两人的目光对接在一起时,似乎因男人注意到他在盯着他的举动而吓到,藤丸立香顿时身体一僵,放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

      手掌心逐渐有了微微的湿润,藤丸立香想了下,仍是决定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他要带自己去何处,这十分紧急。

      “你……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少年说话时的声音虽然不轻,可带着些颤抖,听起来就如在深思熟虑过后,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才敢道出的一句。

      被问及的男人没有直接回答,他把烟熄灭在车内的烟灰缸里,而就在这时,藤丸立香也发现了周围的风景不再变化。

      “到了。”男人对藤丸立香说道。

      然而,在男人说出这句话的刹那间,在望向车窗外的那栋大楼之际,藤丸立香心中的恐惧更是加剧。

      明明是一位看起来一表人才的有钱人,没想到在这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居然还隐藏着一颗野兽般的心灵,饥渴到就连像他这样的穷大学生都不放过。

      少年情不自禁的在心里叹息:现在这世道究竟怎么了?!

      尽管这是个带了点龌龊的想法,但藤丸立香一想到他们本就素不相识,只能算得上是眼熟,这人却二话不说的找保镖把自己塞进了车里并且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来看,确有这个可能。

      因为他们来到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一家酒店,它的等级在这座城市中,是最顶级奢华的。

      车子开到了酒店的正大门,礼宾人员即刻走到车前为男人开门。男人下了车后,走到了另一边的车门旁,看向了依然呆楞着的藤丸立香。

      “下车。”

      犹如命令一般的简短两字,藤丸立香听得十分清晰,但他没有乖巧的遵循,而是在男人说完后无动于衷。

      他就似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上身挺得笔直,还摇了摇头,以行动告诉对方自己不会下车。

      男人眼中的光芒在看到藤丸立香的这个举措后似乎黯淡了些许,然后,故意一样,他做出了令对方更为惊讶的事情。

      这是藤丸立香在今天,第二次感受到身体腾空的感觉了。

      第一次是被黑衣保镖架起,而第二次,则是男人抱着他。

      没错,男人不仅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绑架了他,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将他抱下了车。

      “放、放我下来!”

      面对如此羞耻的行为,藤丸立香脸颊霎时一红,不顾自己还处在被男人抱着的腾空状态,抗拒地推搡着他,想让他把自己放下。

      可能也是烦了少年看似无理取闹的反抗,男人慢慢将他放下,绕过他进入了酒店。

      “快跟上来。”在走进大门前,男人回头望了藤丸立香一眼,叫他一块儿进去。

      即使有着千百般的不愿意,可在男人和黑衣保镖强迫性的注视下,藤丸立香只好跟了上去。


      当他进了酒店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先前有的那个有点龌龊的想法,应该是错误的。

      男人并非想对他做什么,不过是请他吃一顿饭罢了。

      跟在男人身后的藤丸立香在来到酒店的餐厅楼层时不禁松了口气,可他明白,现在还不是能放松警惕的时刻。


      天际变换了颜色,黄昏逝去,斑斓的灯光在墨色的夜间亮起。

      放下手中的刀叉,藤丸立香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的人。

      餐盘里的食物还留下了大半,即便这的确是以前从未品尝过的美味,但此刻,藤丸立香只觉食不知味,没有心情吃下更多的美食。

      毕竟他正处于一个自认为极其危险的环境当中。

      “要我当你的恋人是什么意思?”

      不仅如此,他还想问“三十天的时间”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他们只需要谈三十天的恋爱,之后就各奔东西、形同陌路么?

      不等男人开口,藤丸立香继续说道,“这么说应当不太礼貌,况且我也不是有意偷听的......”他顿了顿,又道:“你是在感情方面出现了问题么?”

      藤丸立香依稀记得自己在咖啡厅里听到的男人和他好友之间的谈话。什么佛罗列家的千金,安普利公司社长的侄女,还有最近约他共进晚餐的女人。这些听起来各个都是出自豪门的女性都入不了男人的眼,他自然而然为男人打上了“眼光极高”的标签。

      拿过摆在手边的餐布,男人擦干净嘴,动作甚是优雅,而后端起一杯咖啡,抿了一口后道:“这些你不必多问。”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藤丸立香的眉头紧扭在一起,开始在心里骂起男人来。

      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藤丸立香认为男人找不到恋人的原因,除去眼光极高这点以外,还有另一点,那就是自身性格太差。

      纵然他再有钱,人长得再好看,但长久相处下来后,亦会忍受不了的吧。

      还未和人真正接触过一段时间的藤丸立香如今就草率的给男人下了这样的定论。

      “只要在三十天内当我的恋人就好,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的。”

      “相应的报酬?”脑海里灵光一闪,藤丸立香忽然想到了什么,“也就是……出租恋人的那种形式?”

      “可以这么说。”把咖啡放下,男人看向愣住的少年。

      藤丸立香知道什么是“出租恋人”,这可作为一种工作职业。

      做这种工作的人被有需要的人租去,双方假扮成情侣,常常用于应付父母和家里的亲戚。他们还有专门的套餐价格,依照不同的程度,收费也不相同。

      茫然地看着男人,藤丸立香讶异道:“但是......你怎么不去找专业的?”

      更何况,先不说他是不是一个专业假扮别人恋人的人,他可是个实实在在的男性。当今的社会已是很开放,可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性消息接踵而至袭来,藤丸立香一时仍旧无法接受。

      “这和你是不是专业的没有关系,也和你是不是男人没有关系。”

      如同窥探了藤丸立香的心事,男人既回了藤丸立香说出的疑问,又回了他未能说出的疑问。男人话中的意思已经相当明确了,就是希望那个人是藤丸立香。

      “我......”

      “你急需用钱吧。”

      刚想再说几句反驳,藤丸立香就被男人突然的发言堵得说不出任何话。

      他确实急需用钱。少年不去问清男人知晓此事的原因,承认似的无奈低下了头。

      孤身一人来到大城市读书,生活费均是平日课后打工赚来的,本来这刚好够他使用,但由于上个月被人打劫,失去了一个月的打工工资,这个月又被老板克扣掉一部分,他就在纠结着要如何是好。

      如果上个月没发生那样的情况,藤丸立香认定自己不会答应男人的要求。

      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藤丸立香开始计算着自己假扮成男人的恋人应得的报酬。他不止在纸上写下了一天的费用和三十天的总费用,甚至还考虑到了要是有其它亲密接触而需额外收取的费用。

      社会就是这般现实残酷,他只好坦然面对。

      “你不会对我做很过分的事情吧?”还没算完价格的藤丸立香停了下来,他骤然想到了对他来说很可怕的一点。

      “你想多了。”

      闻言的男人笑了一声,笑中好似含着轻蔑,弄得藤丸立香有些不悦。

      继而写完剩下的,藤丸立香把笔记本展开,举起来想让男人瞧瞧。可对方就连一眼都不往上面看,接着道:“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这个的十倍。”

      “成、成交。”  

      思考着男人的要求只是区区三十天,三十天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瓜葛,还能解决生活费的难题,藤丸立香就觉着不过是白驹过隙,咬咬牙就是了。

      就当自己再倒霉三十天好了。

      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多打一份工了,房东也早在几天前催他交房租。


      把事说开,交易成功后,藤丸立香这才有心情将餐盘中剩余的美食吃完。将切好的一块牛排放入嘴中,还没咽下,他便问向男人,“那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男人点点头。

      “为什么......你会看中我来假扮成你的恋人呢?”

      由少年发出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只会是坐在这桌的人能听到。男人凝视起少年写满疑惑的清秀脸庞,立马想到了自己在白天从这张脸上见到的坚定神情。

      回过神来,发觉他的嘴角边还沾了些食物,男人霍然说了句,“傻瓜。”

      “……什么?”


      藤丸立香,今年二十岁,是就读于伽勒底大学的三年级学生。此时,他不明白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既然认为他是个傻瓜也要来找他假扮成恋人的这个想法。

      是的。此时,他根本不明白。


      tbc.


——————————————————————————————

这真的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wwwww


April
12
2017
 
评论(21)
热度(195)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