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1

·现代AU,总裁X学生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只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

·咕哒君性格自设有,年龄操作有

·各种ooc,放飞自我,一份巨难吃的腿肉

 后文链接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1


      伫立在街边的路灯不知想要拉长谁的身影,孤独地洒下大片暖黄色的光辉,在周围氤氲缱绻。

      夜色朦胧,犹如空中遮住了明月的云雾晕开落下,使人的视线逐渐迷离恍惚。

      在这更阑人静的时刻,安稳沉睡的人们进入梦中,不知不觉做起了一场黄粱美梦。本应各处都是一片寂静,但有些人似乎就是不情愿让宝贵的时间悄悄溜走,浪费在睡眠上,他们偏要与月结伴,等待黎明曙光的到来。

      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年觉得,即便不阂上眼眸,意识没进入到一个不自知的地方,可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就好似他的黄粱美梦。

      不懂在何时起,粗重的喘息声便在原本安静的客厅内渐渐响起,越来越大,像是有遥控器在操控着它一般,也变得愈发急促起来。心如擂鼓一样响动,富有节奏的敲击着鼓膜,这种感觉使得少年难耐,努力直起一些腰身,深呼吸一口气,希望有所缓解,但在下一秒,他还是认为自己太过天真了。

      套在上身的衣服几乎被人扒了个干净,只剩下最后一件T恤从下摆撩起了大半,露出了稍显瘦削的腰身,背部由于正在亲吻自己的那人的压迫而紧贴着墙壁,坚硬冰冷得让他不禁打了个颤,不由自主地靠向了对方温暖的胸膛。

      然后,藤丸立香看到了那人仿佛灿烂星辰嵌入的眼睛里溢出的那抹笑意。

      男人的唇既冷又火热,起初藤丸立香在触碰到他时,便是这样觉着的。自己唇间的温度温暖了对方,不过没过多久后,对方却早已超越。宛若炽热到能融化一切的事物,仅仅是通过唇与唇的接触,而后深入纠缠,就可让人的身体不听使唤地软绵下来,流失了大部分的力气。

      藤丸立香之所以这时还能在男人的攻势之下站稳,全是被他搂着的缘故,若不是这样,想必他早就浑身瘫软,思绪混乱了吧。

      虽然,现在也的确如此。

      原本只是浅尝即止的亲吻,可兴许是情到浓时,两人的状态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宛如碰上钢琴的键盘,演奏着柔情似水的旋律,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少年的腰间、胸膛上来回点跳、触摸,似是依依不舍。他们的吻亦是越加的深,从吮吸着彼此的唇瓣,再到双舌缠绕,贪婪地汲取对方的气息。

      他和他,明明在一个月前还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关系呢。

      手指插入男人的发间,随着他在自己颈间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记,十分舒服似的,藤丸立香握紧了他的一缕发丝,随后又松开。

      他们究竟是如何发展到这种地步的?

      在这样特殊的时刻,不知怎的,少年莫名想到了这点。


      一个月前。

      “立香——”

      一道女声在一家咖啡厅的吧台处发出,但没有人因这声呼唤而转头注视声源的方向,或者是稍微的愣住。他们不是沉浸在咖啡厅里响起的悠扬柔美的钢琴音乐中,就是与他人侃侃而谈,无暇顾及与自己无关的事。

      “来了!”被叫道名字的少年连忙回应了一声。他可不敢有所怠慢,否则,在往后的工作里,他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

      才是刚放下手里的餐盘,少年便急着走到了吧台内。他来近叫着他名字的女人的身边,等待她的下一步指示。

      “什么事?娜莎姐?”

      娜莎·丽塔莎是这家咖啡厅的咖啡师,已经在这工作很多年了,是藤丸立香刚进来这里打工时教导他的老员工,得到了她许多的帮助,与藤丸立香犹如姐弟。

      “准备让你把咖啡端给客人啊。”扎着马尾辫的干练女性看了藤丸立香一眼后,就继续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去了。

      “几号桌?”

      “9。”

      站在吧台里向9号桌的方向望去,藤丸立香恰好看到了有两人坐在那里,好像在聊着什么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正对着他的那位皮肤微黝黑的男性正和坐在他对面的人谈笑风生着。尽管没听到声音,可从他的面部带笑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喂。”

      肩膀忽然被人拍击唤回了藤丸立香的意识,他扭过头去看着搂着他肩膀的娜莎,疑惑地看着她。

      “你不觉得那桌的客人都长得很帅吗?”娜莎对藤丸立香挑了挑眉,视线追踪到了那桌的客人身上。

      顺着女人的目光再度观望过去,藤丸立香肯定地点点头。

      那即使是男人也不得不承认的帅气,单单一个背影就能让人驻足。

      “他们一定是有钱人吧?啊……一定是的。”从他们的着装打扮来看,娜莎猜测着两人的身份必然有别于常人,藤丸立香也附和着她的话。

      那是理所当然的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他们的身边是不可能还站着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的。那看起来是他们的保镖,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还戴着一副墨镜时不时地巡视着这里,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事会在待会发生一般。

      有钱人真好。

      藤丸立香在心里这么想道。

      “我什么时候才会找到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呢?”娜莎无奈地撇了撇嘴,叹了口气,极其失落的样子,搭着藤丸立香的手臂逐渐滑落下来。她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也没有找到伴侣,家里人都在为她着急。她转身拿起一杯自己刚刚调好的咖啡,放在了餐盘上,让藤丸立香送过去。

      藤丸立香端起餐盘,走之前回看了一下娜莎,道了一句尤为平常的安慰。

      “总会遇上的。”


      还未来到9号桌,在前往的路上,一些愈渐清晰的谈话就源源不断地传到了藤丸立香的耳朵里。

      “佛罗列家的千金,安普利公司社长的侄女,还有最近约你共进晚餐的那个女人,这些你都看不上眼吗?”

      “我想你的家人一定很着急吧。”

      还是个眼光极高的有钱人啊……

      端着咖啡走到目的地的藤丸立香止不住地想要放缓脚步,他本不是个喜好听八卦的人,却像乍然来了兴趣,想再多听到一点。

      在这漫长且有些无聊的工作中,听这样的话题,即是能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将两杯咖啡放在两人的面前,藤丸立香尚未来得及看清另一人的模样,犹若是验证了他先前说过的话,就在这时,危险的事出乎意料地来了。

      玻璃碎裂的声音和男人的怒吼声迫使藤丸立香蓦地抬起头来。

      在他的正前方,危险的事就在那里发生。


      “怎么了?”藤丸立香赶到了那,问着服务这桌客人的服务员。

      “咖啡……不小心打翻了。”指着桌上棕色的大片水渍,女生因自己做错的事显得非常害怕,低着头,不敢直视着藤丸立香。

      “先生,很抱歉,我们立刻为您清理干净,重新为您送上一杯咖啡。”

      这位女生是在他之后才来的新员工,来这里工作才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许多事情她都未熟悉,工作上难免出现差错。礼貌地上前和男人解释到,少年希望男人能谅解她。

      可是,他良好的态度却没能换来对方的体谅。

      “什么?你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么?”男人怒目而视,眼中好似冒出了熊熊燃烧的火花,大声吼道,“老子的好心情都被她弄没了,一句道歉就想了事?”

      “这……”听到男人的话,藤丸立香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如今咖啡厅的老板正好出门,要一会儿后才回来,事情只好由身为员工的他们解决。

      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由于男人的怒吼围观着这里,藤丸立香感到有点头疼。

      “是、是因为他摸了我的手,所以才……”拉扯了下藤丸立香的衣袖,女生放轻声音对他说道,可话语仍是被男人听见了。男人除了回以她一记凶恶的瞪眼外,还外加了一句“啊?!”的响亮问话,吓得女生又往藤丸立香的身后缩了一些。

      原来如此。是男人有意骚扰在先。此时听了女生的话,藤丸立香已然了解了事情的起因。

      “你这个女人乱说什么呢?!老子能看得上你?!”

      手指着缩在别人身后的人,男人猛然起身,把桌上的餐具全部推到了地上,然后就想推开藤丸立香,对女生挥拳相向。藤丸立香即刻挡在了她的面前,“如果您不接受我们的道歉的话,我们也可以采取别的方式解决。”

      看着逐步走来的娜莎,藤丸立香继而开口:“警察如何?即使在最初,她是打翻了您的咖啡,但现在我们也因为您的行为而损失了一部分的钱财。这已经不是只有一方的过错了。”

      娜莎站在藤丸立香的身边,拿起手机好让男人看到手机屏幕里的内容。她拨通了警察的电话。


      “哇哦,那个少年真是不错,勇气可嘉啊。莫非女孩是他喜欢的人吗?”

      在咖啡厅的另一边,也就是方才藤丸立香服务过的9号桌,在座位上看热闹的青年对自己对面的人说道。但对方就如同没听见一样,静静观赏着这场上演至最精彩环节的好戏,嘴角还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些微的弧度。


       “对了,咖啡厅里还有监控,要不我们稍后一起看一下怎么样?”

      实际上,咖啡厅里的监控并没有开启,藤丸立香这么说,就是为了吓唬吓唬男人,好让他知难而退。

      这个方法的确起了效果,男人冷哼了一声,吃瘪样的瞪了三人一眼,拿起挂在椅子上的衣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咖啡厅终是恢复到了往常的平静。

      “没事吧?”拍了拍女生的背部,娜莎安慰着她。

      “我没事......谢谢你们!”紧张的心情得到了释放,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女生的眼里顿时充满了朦胧视线的水汽。

      她在这家咖啡厅里工作不足一个月,总是会出现差错,她担心着等老板回来知道这件事后,自己会被开除掉。这是她这几个月以来的第二份工作,她不想再去寻找新的工作。

      “不客气。”回到厨房里拿来扫帚将掉落一地的餐具碎片清扫干净,藤丸立香让女生不用这么客气。同在一个地方工作,帮助同事就是应该的。不过此刻,他也开始有了老板回来知道这件事后的担心。

      由于他们的老板,可是个极其抠门的家伙。


      结果可想而知,藤丸立香和女生这个月的工资大打折扣,除了要赔餐具损失的费用外,他们还被老板以“让你们长点记性”的理由克扣了一点钱。

      不过总比被开除要好。

      听着老板滔滔不绝的教导,藤丸立香无奈地接受了下来。


      结束打工的少年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咖啡厅。现在已是黄昏时分,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似是华灯初上前的预兆。

      藤丸立香朝着回家的方向缓慢走去,一路上边随意望望林立在道路两旁的商店,边想着这个月是否还需要再多打一份工,自己的生活费才足够使用。

     当他就要走进地铁站之际,倏忽间,有一人阻挡了他的去路。

      低着头走路的藤丸立香最先看到的,是那人穿着的擦得蹭亮的黑色皮鞋,而后是西装裤、西服,再者是戴着墨镜的脸庞。

      这不就是今天在咖啡厅里见到的那个有钱人的黑衣保镖吗?

      藤丸立香立刻就想起了这个人,他在众人中实在是过于显眼的原因。

      想绕过黑衣保镖的身边走进地铁站,却是又被挡了下来。

      觉得这一切莫名其妙的藤丸立香刚想开口问对方究竟要做什么,可身体就忽然腾空了起来。

      他感到自己的双臂被人从身后架着,就好比是拎货物一样的,整个人不由分说地被塞进了一辆车内。

      这还是一辆高级轿车。

      在被塞进去后,藤丸立香就感叹起了车内的豪华,但很快,他便用力甩了下头,抛去了这个想法。

      他根本不明眼下的情况。

      “你们要做什么啊?”透过车窗看着杵在车门边的黑衣保镖,藤丸立香急切地问着他们。

      想打开车门下车,可他这时发现,门居然被锁上了。

      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绑架吗?!

      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不断发生,藤丸立香记不起自己在什么时候干了些不好的事情,致使上天这样惩罚他,就连小命都要不保了。

      薄汗在额间渗出,藤丸立香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去。他感觉到自己的身边还坐着一人,而后小心谨慎地望起对方。而就在他想要瞧瞧对方模样的同时,那人在这一刻也有了动作。

      从裁剪合身的西装的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坐在藤丸立香身边的男人点燃了嘴里叼着的一根香烟,微侧过脸,对上了少年盛满惊慌与疑惑的蓝色眸子。

      “三十天的时间。”

      把香烟夹于双指之间,透白缭绕的烟雾从男人的薄唇中缓缓吐出。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慵懒感,自香烟上散发的薄雾在车内徐徐弥漫开来。

      “做我的恋人吧。”

      似乎是有着十足的把握能令少年答应这个强硬荒谬的要求,男人笑了笑,仿佛灿烂星辰嵌入的眼睛里溢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闻言的藤丸立香没有在第一时间里与正常人一样,做出睁大双眼和惊呼的反应,他仅是觉着,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好像......就在不久之前。


      tbc.

——————————————————————————————

也相当于抽到伯爵还愿吧......说好的抽到就写

April
10
2017
 
评论(28)
热度(282)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