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茂智】炎与木之歌 27

·长篇,HE,架空,设定参考《风之圣痕》(山门敬弘写的轻小说),有稍微改动。

·CP主茂智,微N黑
·以日本现代社会为舞台,传奇类型,有精灵魔术师,阴阳术师,中国道士等多种人物出场,原著小说中就有诸多不同类型的驱魔职业,这里也一起沿用进来。

 ·文中主要的职业是精灵魔术师,分有不同元素属性。 

·阴阳术咒文多来源于《少年阴阳师》,其它术基本是我瞎编的

前文:1-11  12  13-14  15-16  17-18  19-20   21  22  23  24  25 

 26

番外

后文:28


第二十七章  风之精灵王


百年前,当N不知第几次踏上这片土地时,他所到之处所见之景,竟全都是残垣断壁。


不论在哪里,任何一片景色均充斥着邪恶妖魔的不祥气息。黑色的妖气卷起了地上的沙砾石子,岑寂之中,还刮起了一道不寻常的冷风,将这些妖气扩散到了四处,几乎遍布了整个城市。


天空并不像往常的白日一样晴空万里,而是显现出了骇人的赤红色,犹如人体内流动的热血,自被锋利的刀刃划开的伤口中洒向了一望无际的天边。


眼前的满目疮痍令N瞠目结合,他还记得在很久之前来到人界的时候,并不是如同这般的世界末日。


且不仅只有这一个奇怪的地方,城市的妖气本该是从妖魔鬼怪上发出的,可在此刻,它们并没有在此横行。N在各处巡视之时,发现了这一点。


妖气,居然是从人类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而这些人,全都是使用“地”之能力的土屋一族的族人。他们虽然还是人类的模样,但眼睛的神色已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像是嗜血的狂魔,丧失了所有的理智,纷纷使用了地术,无法停止下来。再加上他们拥有快速再生和绝对防御的能力,可以说是永无止境。


还有的,便是像现在的这个黑衣人一样的吞噬者。


精灵术师不断被打败,几近毁灭,也是吞噬者这样的类型首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的缘故,而这些,都是土屋一族制造出来的。


果然是这样吗?

是那个人......


被围困在异界结界里的N看着透也和黑衣人仍然纠缠不休,心急如焚。


因为如果真是土屋一族的那人的话,不止是透也的处境十分危险,整个世界可能都要再一次陷入百年前的那种困境。


不……他应该已经完全的死亡了才对啊?

为什么?

难道是他们家族的余党吗?


N依然边撞击着异界结界边思考着问题,而透也这边就没那么轻松了。


自身的攻击起不到一点效果,少年只好来回地躲避着黑衣人的进攻。不过“风”之能力不断被削弱,眼看也撑不了多久了。


吞噬者此时在现世应当是第一次出现,没有经历过那一年的战斗,现世的精灵术师很难在一时之间找到打倒他们的方法。即使透也是天才,是风元一族未来的宗主继承人,仍旧不行。


黑色的光点在透也一瞬间的恍惚之际便有所突破,飞速飞到了他的身侧。刚才黑衣人的连续性突刺使得透也只顾得上前面的攻击,疏忽掉了身后。尽管风之精灵已经在第一时间抵挡在了吞噬精灵的面前,但吞噬的效果却是立竿见影,“风”之能力被它吸汲,像是一根针管扎进了皮肤内,不断像外抽取,直到体内的魔力枯竭用尽。


白光在透也的眼前一闪而光,是黑衣人持着的长刀。强忍着虚弱不适,透也猛然向后退去,因为这个退步,所以黑衣人只砍到了他的帽檐。帽檐一分为二,头戴的帽子随即掉落在了地上,透也的背后是异界结界,若再往后退去,等待他的,则会是麻痹全身的道道电流。


前面是黑衣人,后面是异界结界,风之精灵被吞噬得所剩无几,眼见透也无路可退,N焦急地呼唤着他的名字,身体不顾电流的侵蚀,撞向阻碍他到透也身边的结界的力度也越发的强劲。


这幅残缺不堪的身体,究竟能为他做什么呢?

我根本……守护不了他啊……


黑衣人的尖刀无情地指向了自己的鼻尖,透也虽是害怕,身体随着这样的心情颤抖着,可仅仅是咬着牙,强迫自己不去畏惧下一秒的死亡。


在刀落下前的那一刻,他望向了矛隼的位置,随后,他闭上了双眼,坦然迎接悲惨的命运。


不知为何,这刻,已是消失的风,再度吹了起来。


熟悉的感觉突然包裹了全身,在死亡到来之前,透也感受到了。


耳边乍然流入了一阵狂风呼啸而过的声音,那比他过往听到过的更为猛烈,风的气息似乎也更为纯净。


原本感觉不到的风之精灵,这时似乎又宛若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周围,不再是只有令人胆寒的吞噬精灵存在。


狂风未停止时,透也忍不住地睁开了眼睛,从风之中,他看到了一个自己不曾见过的人,坚定不移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白色的背影,绿色的长发,是自然森林中的颜色。在风停止后,他便看到了那人冰蓝色的眼眸里,饱含着怒气。


“从现在开始,我不允许你再伤他一分一毫!”绿发男子挡在透也的身前,对黑衣人吼道。


就像是震惊着绿发男子会现身于此,黑衣人稍张开了嘴,表现得很是惊讶。吞噬精灵也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躲回到了黑衣人的身边,由于它方才张扬的吞噬气息已被绿发男子的风之精灵削弱了大半。


不同于透也,绿发男子的“风”之能力竟然是更胜一筹,不单单是从风的强度来看,还有纯净度。


一般的风术师在使用“风”之能力时,风中会含有杂质,呈现出灰蒙的色彩,而绿发男子则不同。他的风,已经很难看出有灰色的存在,真正做到了隐蔽的特点,在攻击敌人时,可令对方防不胜防。


“没想到竟然惊动了您。”原是在绿发男子的对面,仿佛观察着他、一言不发的黑衣人此时忽然开了口。


听到黑衣人的话,绿发男子皱了皱眉,不予以回复,挥手便发出了两道风之利刃。


黑色的光点迅速飞到黑衣人前想要扛住这一击,但没想到的是,风之利刃居然将其劈开了!这和先前的劣势完全不同。


吞噬精灵在这时没有吸收掉风,而是被风之利刃劈成了两半,且风之利刃在击倒对手后还没停下,径直飞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本想转身躲过,可就在这一刻,绿发男子又使出了比风之利刃更加厉害的招数。


只见天空的云层突然扭转成了漩涡的形状,像是有什么将要从旋转的中心倾泻而下,那里从灰变黑,逐渐变为了黑漆漆的一片。而正如刚才所想那样,由风形成的旋转柱体从云层的中心落下,重重地砸向了把他们包围起来的异界结界。异界结界接触到了物体,发出了丝丝电流缠绕,可它的力量却不及这犹如台风般强势的攻击,渐渐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冲进了内部,直奔黑衣人而去。


似是追踪,无论黑衣人逃去何处,这个风术就会追随到那里,黑衣人在没了吞噬精灵的保护下只能被卷进了台风中去。


于黑衣人痛苦不甘的呐喊和风呼啸的声音之后,风元一族的这里,也徐徐恢复了平静。


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透也结束恍惚,缓缓走近了绿发男子。不过他还是在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他顿然心生紧张,因他不知道这救了自己,实力强劲的人到底是谁。


但无可否认,这人的存在,给了他安全感,就好像那只矛隼在他身边时一样。


N?

N去哪里了?


透也张望四周,没有看见矛隼飞舞的身影和他熟悉的声音。


绿发男子应是察觉到了透也的靠近,转过身来凝视着他,眼里尽是担忧。


“谢谢你救了我。”意识到绿发男子正看着他,透也立刻先停下找矛隼的事,同他道谢。


就在他刚想弯下腰身,对绿发男子微鞠躬之际,疏忽间,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是那人,拥抱着他。


“你……是谁?”透也没有将他推开,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推开。只是当有了推开的想法后,在行动时,自己却又无论如何也没了这个勇气,只能轻声地问着那人是谁。


笑声在透也的耳畔旁传来,片刻后,绿发男子终于才稍微放开了他,脸上洋溢的,是温柔如微风的笑容。


“风之精灵王,N·哈尔莫尼亚。”


Tbc.


March
29
2017
 
评论(6)
热度(59)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