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我们结婚了 番外 Blooming Night 06

·娱乐圈偶像设定
·论坛体
·大家要的后续,《我们结婚了》来咯!
·又是一档甜到腻的综艺节目,没眼看2333
·好像要连载蛮长的(?)^_^ 


前文链接:喜欢的人是......?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0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The best gift

番外:吻痕的由来Ver1.0   吻痕的由来Ver2.0


 设定:维克多:25岁,歌手&演员,隶属于YOI事务所,大前辈,出道10年
           
          勇利:21岁,偶像组合Double Y的成员之一,隶属于YOI事务所,出道3年


前文链接:1  2  3  4  5

后文链接:7


       Chapter .6


      柔美动听的钢琴声在咖啡厅里宛转悠扬,随着音乐,昏黄的灯光投射在这,处处充满着暧昧的气氛。

      由于是在工作日,且时间有些晚了,咖啡厅里的人并不是很多,有几位还没聊完日常八卦的女性还坐在店内,她们续着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好似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天亮,可能才有尽头。除此之外,还有的,就是坐在十分隐蔽的角落里的那两位男性了。

      角落里的灯光更为黯淡,他们就像是隐藏在了黑暗之下,唯有透明玻璃窗外的路灯稍微打亮着两人脚边的地面。桌上摆放的两杯咖啡正冒着若隐若现的热气,相比起其它几桌的几位客人,这两名男性倒显得有些沉静,也令人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即使是到了咖啡厅里,但他们也不肯把头上的帽子和墨镜摘掉,似乎不想让人瞧见自己的模样。

      可他们不曾想过的是,就是因为如此的打扮,才会更加引人瞩目,不禁让人猜想他们到底是谁。

      有一桌的女性已经将自己的情感话题结束,从而转到了这两名男性的身上。她们有说有笑的,随后还谈起了自己喜欢的偶像。

      就在别人谈论着他们的时候,这两名男性也终于有了动静。

      额前的刘海从帽子里漏出来了一些,金发少年轻声道:“所以说,你们就只是吵架了?”端起面前摆着的咖啡,轻轻吹了吹,热气飘散后,金发少年喝了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说道:“不对,这好像连吵架都算不上吧?”

      “尤里,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已经很严重了!”听到尤里平平淡淡,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维克多摘下墨镜,眉头蹙起望向尤里。声音虽有刻意压抑,但还是不难听出他话语里的焦急。

      勇利不肯原谅他这件事对他来说可是严重到了亮起红灯的程度了,如果他们要是再吵架的话……

      那简直就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噩梦。

      “我觉得还好啊。”尤里对维克多说道。

      “what?”

      “因为要是我的话,我一定会给你一拳的。”尤里放下咖啡杯,摇头并叹了口气,“那家伙果然心太软,对你太好了。”

      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面发出声响,更彰显出了维克多此时内心的不平静。嘴角抽搐了下,维克多勉强地露出了一个微笑,“你的胆子大了不少嘛,尤里。”

      “谢谢夸奖。”尤里同样回以对方一个微笑。在他面前的这人和他的搭档闹翻了,如今还需要他来帮忙解决这事,是绝不可能会对他如何的。仅凭着这一点,尤里的气势就比过往更盛。

      失落感顿时在心中流窜,维克多无奈地低下头望着杯中的咖啡,尽管香气在鼻间游走,可他仍然没有把它喝入腹中的好心情,单单是烦躁,十分烦躁。

      他就犹如走到了一个巨大的迷宫,找不到正确的方向逃出去,在一处停滞不前,迷茫,不知所措。

      “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红印渐渐在白皙的手背上停留,维克多问着尤里。

      自那天两人谈完以后,维克多就陷入了束手无策的困境。之所以会找尤里出来,就是希望身为同一个组合里的勇利的搭档,他能够帮助自己。

      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啊……尤里想。这副失落难看的模样,很难想象到会在维克多这出现。

      此时,咖啡厅里的服务员正好给两人送上了刚点的食物——皮罗什基。尤里立刻拿起它,撕下一块放进了嘴里。猪排陷的皮罗什基是这家店的特色菜,尤里相当喜欢。

      还未完全咽下口中的食物,尤里就含糊不清地说道:“找他道歉?”

      “找过了。但他总是躲避着我。”

      “给他一张你亲笔签名的最新CD?”

      “原谅是用一张CD就能换来的么?况且,估计他现在会直接扔了吧……”

      “不会吧?那么约他出来吃他最喜欢的猪排饭如何?”

      “你觉得他会愿意跟我出来吗?”

      “不会,因此你没戏了。”

      “……”

      吃完最后一块皮罗什基,金发少年拿过旁边的餐巾纸擦干净嘴,停顿了片刻。然后,不知怎的,他一改先前,绿色的眼眸里好似含着不解和怒气。周围的气氛忽转,从温和到紧张,只在一瞬间。

      “我说你,你是猪吗?曾经我认为那家伙是,结果我发现我错了,原来你才是。你居然用这样的方法来试探他。”双手交叉抱臂,尤里背靠向沙发,说着维克多不好的话。

      而对方似乎依然没感觉到这个方法哪里有问题,反驳道:“我……这为什么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啊!”尤里忍不住拍了下桌子,响亮的声音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环顾了下四周,放轻了声音道:“他可是我们事务所里出了名的玻璃心!排名第一的那种!你忘了吗?”

      “我……”

      当时忘了。维克多抿了抿唇,强忍着把这句话说出,硬是把它吞了回去。

      事务所有这个排名?维克多只记得排名有关人缘,长相,唱功这些。

      “你用这么愚蠢的方法来试探他对你的感情,我也是佩服你的。你没感觉到他有多喜欢你啊?”对这两人在感情方面的事,尤里向来是一头雾水。因他觉得,不论是胜生勇利还是维克多,双方对彼此表现出来的情谊已是非常明显了,周围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是互相喜欢的,但好像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说,到头来,现在误会有了,还越来越深。

      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尤里想不明白,而且他也没有喜欢过谁。

      “你的下场是你自找的。”不顾维克多是否被打击到深渊谷底,尤里继续说着。

      “尤里……”

      “维克多,我是那个家伙的搭档,我太了解他了。他要不是真的很喜欢你,早就粉转黑了。”

      “他如今不原谅我,不就是粉转黑了么?”

      胜生勇利憧憬着他,也正是因为憧憬着他,才来到YOI事务所,想要成为偶像,这些事情维克多都知道。不过他认为,那都是曾经的往事了。

      “应该只是差点。”右手撑起脸庞。尤里微眯起眼看着维克多,“还好你说了喜欢他。”

      尤里认为,他的搭档之所以还没有完全对维克多失去那种特殊的感情,除了长期以来久留于心的深厚情感,还有就是在那时,他听到维克多的告白了。

      大概就是维克多的告白,又使他被伤透的心死而复燃了吧。

      “勇利最近过得还好么?”

      “好的很。”

      “……”

      “那家伙这几天挺开心的。吃的香,睡的好,不劳你操心。”

      他的搭档近期工作的状态比以往要好上很多,要不是怕又伤了维克多的心,尤里一定要谢谢他们之间发生了这件事。

      看着维克多越发失落的样子,尤里问道:“我说,你打算怎么办?”

      闻言的维克多猛地抬起头来,“我现在就是在问你怎么办啊……”

      每次维克多给胜生勇利发短信,对方都视而不见,电话也不接。在事务所互相见到时,胜生勇利也均会刻意绕开他走。维克多想要拦住,谁知他比他的动作迅速太多,眨眼就不见了人影,维克多只好再次沮丧地回去赶通告。

      两人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就连看见对方模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维克多很想念胜生勇利,以至于在睡梦中都梦见了他。只不过,梦里的场景,是他们打开天窗说亮话的那时。维克多每每梦到,都会从梦中惊醒过来,而后皱眉深思自己的错误。

      “我有一个方法。”

      恰似一道希冀的曙光照在维克多的头顶愈发明亮,维克多即刻问着尤里:“什么方法?”

      “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两个条件。”

      “条件?说来听听。”

      “很简单,第一,这餐你请客。”伸手拿过一旁的菜单看了一眼,尤里觉着既然是维克多请客,那要再多吃一点,这才赚得回来。

      “哪有前辈请客的?”

      纵然维克多是笑着在和尤里说的,可尤里依然感受到了他的不悦。但他并不害怕,“啊,没戏了没戏了。”

      “好,我请。”银发男子立马打断了尤里的话,果断答应了下来。

      “第二个条件就先放放,等我以后想到了再说吧。”

      “没问题。”维克多点了点头,“到底是什么方法?”他俨然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让胜生勇利原谅自己的方法了。

      把杯中的咖啡饮尽,尤里想了想,缓缓开口道:“他......最近沉迷一款手机游戏。”

      “啊?那又如何?”维克多想不通尤里为何要在这时说这个。他感觉这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压根没有一点关系。

      “笨蛋。你不记得那家伙不管玩什么游戏都烂到了极点吗?”忍不住地就骂了眼前这人是笨蛋,尤里已经想不到用什么更恰当的词语形容他了。

      回想起在录节目时,有一次他们就是在玩游戏,而当时胜生勇利的确是将游戏玩得烂到了极点,维克多肯定地点了下头。

      “可就在你闹绯闻,他心情不好的那几天,他居然奇迹般的连续抽到了好几个五星。这可是小行星撞地球的超小几率啊!”回忆起当时,尤里至今都还觉得难以置信。

      看到维克多茫然地皱了下眉,清楚他对此并不理解,尤里继续说道:“但是我昨天观察了下他玩那款游戏的情况,他好像又变回了非洲人了,还是那个血统没变。那么,这就是你的机会!”

      “机会?”维克多仍是茫然。

      尤里同他解释:“非洲人玩游戏,要是氪金都抽不到好卡的话,那就只好抱大神的大腿了。然而,猪排饭由于自身非得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因此没几个大神愿意加他好友。他的好友少得可怜不说,也还是和他一样的非洲人。”

      尤里曾在胜生勇利不在的时候,偷偷看过胜生勇利的游戏号,他把他的游戏号的状况了解得一清二楚,连ID都记了下来,就是为了这个时刻。

      “所以?”维克多追问道。

      “所以,现在,拿出你的手机。”

      听着尤里说的话,维克多随即拿出了手机。

      “下一款叫做《Idol Dream Go Go Go!》的游戏,尽情使用你的欧皇之力和壕之气息,把游戏里的五星都抽光,满破,然后申请加他为好友。”

      手指戳着手机屏幕的动作乍然停下,维克多摸不着头脑,“尤里,你在开玩笑吗?”

      “不,作为他的搭档,我认真的说,我没有开玩笑。”说完,尤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维克多,“这是他的游戏ID。”


      咖啡厅的角落里由于少了一人,此刻静了不少。就在尤里被经纪人接走后,维克多还迟迟不肯离开。

      他听尤里的话,把游戏下好,目前,他正在玩着游戏在最初时,一定不能跳过的教学部分。

      这款游戏名叫《Idol Dream Go Go Go!》,是一款偶像养成类的音游,里面有各种类型的男偶像,是现下大热的女性向游戏。

      “为什么勇利会喜欢玩这种?”食指不断地划着屏幕,跳过冗长的对话,维克多显然不能明白胜生勇利喜欢的这个游戏到底好玩在哪里。

      终是等到了教学部分结束,维克多立即转向了卡池,想抽取偶像人物卡牌。

      记得尤里说过,要等成为欧皇后,胜生勇利才会上钩,因此,维克多便即刻往这款游戏里充了钱,准备试试自己的手气。

      屏幕在点击了抽卡的选项后闪现出了一道白光,于光芒消失后,一位有着银色短发,蓝色眼眸的男偶像,忽地出现在了维克多的眼前。

      “五星?感觉这游戏出五星的几率挺高的。”


      “你和维克多聊了什么?”听到开车门的声音,经纪人上野转头望着上车的尤里问道。

      “很多。”坐到保姆车上,尤里这才敢把墨镜和帽子摘下。他轻呼出一口气,宛若如释负重。

      经纪人上野眼见尤里这样,倒也猜到了一些,可能是有关胜生勇利的事情,便不再多问什么。毕竟,这是他们之间的事,她不好过问太多。

      “尤里,我帮你接了一个综艺节目哦。”

      女声在原本安静的车内响起,叫醒了快要沉睡过去的尤里。困难地睁开眼睛,尤里的意识已有些迷糊不清了,“什么?”同维克多聊了很长的时间,本就劳累了一天,他的身体已是十分疲劳。“我不是说了不想上综艺节目嘛......”

      尤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明明告诉了这个女人不要给他接综艺节目,最后仍然来了。尤里无可奈何,知道只要他的经纪人接下,就没有不上节目的道理,随后他索性闭起眼来,小憩了一会儿,觉着到时候硬着头皮上就是了。

      路口的红灯亮起,迫使车辆停下。经纪人上野情不自禁地又转头望向睡着的尤里,随后她笑了起来。

      车内再一次静了下来。


      Tbc


————————————————————————————————

接下来,就要正式进入另一条剧情线了,《我的偶像是大神》(雾)www

比心

March
27
2017
 
评论(32)
热度(385)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