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我们结婚了 番外 Blooming Night 04

·娱乐圈偶像设定
·论坛体
·大家要的后续,《我们结婚了》来咯!
·又是一档甜到腻的综艺节目,没眼看2333
·好像要连载蛮长的(?)^_^ 


前文链接:喜欢的人是......?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一档没眼看的综艺节目 02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The best gift

番外:吻痕的由来Ver1.0   吻痕的由来Ver2.0


 设定:维克多:25岁,歌手&演员,隶属于YOI事务所,大前辈,出道10年
           
          勇利:21岁,偶像组合Double Y的成员之一,隶属于YOI事务所,出道3年


前文链接:1  2  3

后文链接:5


       Chapter .4


      听到声音,维克多即刻看向了胜生勇利。他没有立刻回复胜生勇利的话,嘴角上扬的动作在一瞬间停止,笑容虽是僵硬了不少,却因本来就有的姣好面容也没显得太过难看。维克多此时就像是一块木头,整个人呆滞在了那,睁大了眼睛。

      前辈?

      他叫我前辈?

      声音是他十分熟悉的胜生勇利的没错,面前的这个和他打招呼的人也是胜生勇利没错,不是什么录音机放出来的声音,也不是模仿他的人,但“前辈”这词从胜生勇利的嘴里念出来,在维克多听来就非常奇怪了。

      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叫过自己了。维克多想。

      自从上次和他提起不用再如此称呼自己后,他确实很听话的没再那么说过。对维克多而言,“前辈”这个称呼,是胜生勇利完全不需要对他说的,他也不想在胜生勇利那听到任何有可能拉远两人距离的词汇。尽管在别人听来,“前辈”这个词,并没什么。

      为什么他突然这么叫了?

      维克多摸不着头脑,站在原地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思考着这个问题,但无论如何都思考不出一个令他满意的答案。僵硬的笑容恢复,随着维克多的笑声,一并道出的,还有他的疑问。

      “勇利,不是说了不用叫我前辈的么?”维克多笑着对胜生勇利说道。他在等待胜生勇利给他一个心服口服的回答。

      然而,胜生勇利在维克多的疑问下没有说什么,单单是微笑了。

      这是什么意思?

      维克多看不明白胜生勇利的笑容。

      自从上周录完我结的节目以后,他已有一周时间都没见过胜生勇利了,甚至是他的消息都没从谁那里听说过。维克多曾打电话给胜生勇利过,不过得到的,全为标准无情的女音提示他对方的关机。维克多觉得,胜生勇利在这一周里,就好似骤变的天气,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

      没有打通电话的维克多自然不会放弃,他去问了尤里有关胜生勇利的情况。但没想到,向来乖乖地同他报告自己好搭档状况的金发少年,在这时候居然一个字都不肯跟他提起。只是说了句“你自己去问他”后,就果断挂了电话,仅留下富有节奏、响亮的嘟嘟声给他。尤里就像是和胜生勇利串通一气,一起来隐瞒事情的真相。

      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维克多摇了摇头,百思不解。

      他们两个都怎么了?

      没得到回答的维克多不肯罢休,势要问个清楚。上前一步想要拉住胜生勇利不让他离开,打算让他和自己谈谈。眼看指尖即将要触到黑发青年,可等到了最后,维克多还是没能握住他的手。

      不是他在这个行动的过程中突然不想、不去做这件事,而是胜生勇利居然躲开了他的触碰。然后,在维克多再度茫然之下,结果依然和之前相同,那就是,胜生勇利微笑了。

      不过维克多很快就发现,仍有不同。胜生勇利下意识地躲开了他的动作,在这其中,他似乎也讶异着自己的行为。他看了自己一眼,片刻后才微笑了起来,且笑容中,好似充斥着勉强。

      “勇利,你……”

      “维克多,勇利,要开始拍摄了,你们快过来吧。”维克多的话语被剧组的工作人员打断。而胜生勇利就如同找到了救星一般,不与维克多直视,望向了声源的方向,径直绕过了他。


      可以肯定,胜生勇利莫名其妙的反应直接影响到了维克多原本的好心情,尽管是出道多年的大前辈,但他仍旧是在工作上掺杂了自己不好的情绪进去。这在录制综艺节目时可不是好事。

      “维克多,你的动作又错了。”舞蹈老师叫住了维克多,表示他的动作再一次地出了差错。

      年末的红白歌会名单里,已经确认了会有他和胜生勇利组成临时组合的特殊节目,上周和这周的录制我结内容均是和排练这个节目有关。距离红白歌会的日子越来越近,本身就工作繁忙的两人能够练习的时间不会很多,眼下还频频出错,舞蹈老师也有些急躁。而且在平时,维克多可是很少出错,最不令他担心的那个人才对。

      “抱歉……”维克多抬手同舞蹈老师示意。

      “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忽然,胜生勇利走近了维克多,态度是较录制节目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从冷淡变成了热心,还拿起毛巾帮他擦净了脸上的汗水,羡慕得舞蹈老师吹了声口哨,然后静看两人亲昵的姿态。

      维克多愣了愣,随后迅速反应过来这是个碰触胜生勇利的好机会。不过事与愿违,胜生勇利就似发现了他的目的,在维克多抬手的顷刻间就走开了。

      “本来还想着用如何的方法提醒你们去体会那样的感情,没想到只是过了一周,你们就领悟到了?!”舞蹈老师惊讶道。

      此次上红白歌会,维克多和胜生勇利要唱跳一首歌曲,歌曲描述着一对恋人分开后对彼此的不舍,即使分开了,他们还互相爱着对方的心境,是一首苦涩的情歌。当时,这首歌曲通过我结节目曝出后,无数维勇粉们都在ins上哭天喊地,说着为何要唱这样应景的歌。因为在播出上一期节目之际,正好就是维克多的绯闻事件爆出的时候,它使无数人猜测两人之间实际上没有好的结果,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还记得上一周,维克多和胜生勇利根本表演不出深爱彼此的恋人分开后的那种痛苦,可到了这一周,除了维克多的动作出错了一些外,两人几乎都完美地诠释了那种感觉,面部表情十分到位。是那样的痛苦,无法同对方明说的纠结不已。

      “突然开窍了啊。就是那种感觉,很真!我都深受感触了。”舞蹈老师满意地点点头,对两人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胜生勇利向舞蹈老师微微鞠躬,回应了他对自己的赞赏。

      不过,站在胜生勇利对面的维克多在听到这样的赞赏后却没表现得有多高兴。他凝视着胜生勇利,碍于在镜头下,好几次欲言又止。

      快点结束录制吧……维克多在心中说道。


      犹如是感应到了维克多的请求,不到一会儿后,导演的声音在练习室内响起,两人也得到了短暂宝贵的休息时间。

      “勇利,你这次的练习比起上一次要好很多哦。”舞蹈老师和胜生勇利的关系不错。因在胜生勇利未出道时,他就是他的老师,所以忍不住要多夸上胜生勇利一句。

      “谢谢。”听到舞蹈老师赞扬的胜生勇利有点羞涩地挠了挠头。

      “倒是维克多比起以前的状态稍差了。虽然这次的练习比上一次要好些,但他依然欠缺了点东西。”手撑着下巴,舞蹈老师思虑了会儿,“勇利,要不你去试试指导一下维克多吧?红白歌会将至,你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舞蹈老师说的这句话,纯粹是为了两人能在红白歌会时能表演得更加完美,他没有想过胜生勇利在这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闻言的胜生勇利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看起地面:“他可是我的前辈啊,我怎么能指导他呢......”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胜生勇利停顿了几秒才继续说道:“况且,他也不可能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受吧。”

      话语中带着无奈,舞蹈老师听着胜生勇利说的话,随后看向了他。对方焦糖色的眸子里尽是说不清的情感,有一丝悲伤,或许还有一丝失落。

      他不知道胜生勇利和维克多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不会去插手多嘴,只是希望两人都能静下心来。他或多或少的清楚胜生勇利对维克多的感情。

      就如歌中所唱道的那样:暧昧不明的态度最为致命。

      大多恋人不都是因为这样才分手的吗?

      不是不喜欢,不是没有感觉,仅仅是由于他与他,没能敞开心扉。


      舞蹈老师很快就离开了,因他察觉到不知在何时,维克多已在他们的身后站着。

      又想逃跑吗?

      见胜生勇利又有了准备逃开自己的行动,维克多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终于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离开。

      指尖在被握于自己手中的无名指上不断摩挲,维克多望着胜生勇利空空如也的手指,问道:“戒指呢?为什么没戴?”

      就像那时,胜生勇利问自己那样,不过是转换了对象,换成维克多问了他。

      手中温暖的温度于问话后消失,逐渐变冷,胜生勇利挣扎了几下,抽出了被维克多握着的那只手,目光游走至别处,“不好意思……我忘了今天要录制节目,出门太匆忙忘戴了......下次我会记得的。”

      尾音刚落,刹那间,维克多感到在这一刻,室内的空气越加稀薄,从而致使他呼吸不畅,不由得怀疑起练习室是不是乍然被人封闭死了。

      右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维克多眉头蹙起,困惑地注视着胜生勇利。 

      被这眼神盯得尤其不自在的胜生勇利情不自禁地把头转到了别的方向,不敢对上维克多的视线。

      因为他撒了谎。

      昨天经过几番纠结,胜生勇利做出了把维克多送给他的戒指摘下来的决定。既然没了最初的奢求,那就没必要把这些随身带着,以免造成误会。胜生勇利是这么考虑的。

      将戒指收好,胜生勇利把它放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不让有任何弄丢戒指的几率存在。

      这个小小的指环承载了太多的回忆,把它收起,如今,是最好的选择。

耳边传来工作人员的呼唤,短暂的休息时间结束,他们必须要回去录制节目了。

      “勇利,”在多人声音的陪伴中,维克多不得不向前迈开了几步,可他随后就停了下来,侧过脸来,“节目录制结束后,我们好好谈谈吧。”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多离去的背影,仍是不忍心,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Tbc.


————————————————————————————

本来能早点更的,但是因为我不小心删掉了文,又无法找回,所以又重新打了一遍......

下次更正文,由于文里提到的一些事,在正文里还没写过呢......

March
19
2017
 
评论(45)
热度(426)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