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岁月如歌(二)

更新!

茂智整天搞事组:

第二章


智抱着皮卡丘,心急如焚地往常磐市跑,但是刚踏进常磐市的地界,就被君莎小姐拦了下来。经过一番解释以及宝可梦图鉴的身份证明后,君莎小姐骑上警用摩托,带上智和昏迷的皮卡丘,向常磐市的宝可梦中心一路狂奔而去。


宝可梦中心的值班医生乔伊小姐见到皮卡丘后,做了简单资料登记后,便立即对皮卡丘展开急救。而智则挡在急救室的门外,内心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地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候消息。


 


“一个合格的宝可梦训练家,是不会让自己的宝可梦受伤这么严重的!”


 


乔伊小姐严厉的话语还在智的耳边回响,他坐在长椅上发着呆,心里像堵了团棉花,闷闷的,十分难受。


“可是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我也想保护皮卡丘的……”智轻声地自语道。他虽然有点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乔伊小姐话非常有道理。


 


难道自己还不是一个合格的训练家吗?他到现在一只宝可梦也没有收服到,还被烈雀追着跑,最后连累了皮卡丘受这么重的伤……如果茂在这里,他一定会嘲笑自己吧?


 


 


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后,听着妈妈对自己的期许,智扭头看向急救室的大门,祈祷皮卡丘能够平安顺利的恢复健康。


在他东想西想的时候,一阵来电提醒将他的思绪打断,他犹豫着按下接听键,另一端的屏幕显现出大木博士的身影。


原来大木博士接到他妈妈的电话,知道他已经到达了常磐市,特地打来电话问他目前的情况。


看着大木博士对自己热烈的态度,智感到十分愧疚。他不敢告诉大木博士,他送给自己的皮卡丘现在正在躺在这家宝可梦中心的急救室。不管怎么样,他承诺了会和皮卡丘成为最好的伙伴,可是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却让皮卡丘受了重伤。所以,他下意识地避开关于皮卡丘的话题。


大木博士问他抓到了几只宝可梦的时候,他几乎羞愧得抬不起头来,赶紧换了个话题,说起今天他遇到了跟壁画上很像的宝可梦。不过大木博士显然不相信,最后叮嘱他要继续加油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智看着已经关闭的屏幕,想起他还没有问大木博士茂的情况。听君莎小姐说,他是今天第四个经过常磐市的真新镇的训练家,也就是说,茂有可能也在常磐市?


想起刚才大木博士对自己的经历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智有点不忿。


“哼,总有一天我会收服那只宝可梦让博士大吃一惊,也让茂好好见识一下我的实力!”


 


一声娇喝把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智吓得一个激灵,回头一看,下午在河边遇到的那个女孩正扛着一辆焦黑的骨架怒气冲冲地冲自己大吼:“你还好意思说它是脚踏车?这分明就像是被人吃剩的鱼骨头!”


智也觉得非常过意不去,连忙跟女孩道歉,并表示无论是赔钱还是修理他都会答应。女孩本来还不依不饶,但是看到智担心皮卡丘的模样,心也软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乔伊小姐面带微笑地走了出来,身后的吉利蛋推着一架病床,皮卡丘闭着眼睛,呼吸平缓,比刚刚送来的时候气色好了不少。


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接连不断的警报声让他们刚定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紧接着,自称是“火箭队”的一男一女说着莫名其妙的登场台词出现在他们面前,然后一只会说人话的喵喵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脸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个宝可梦中心。


智他们被这两人一猫弄得措手不及,只得跟着乔伊小姐先跑再说。火箭队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也紧追不舍。混乱中,那个名叫霞的女孩让自己带着皮卡丘先离开,她来对付这两个坏人。虽然就这样跑了有点不太像男子汉所为,但是皮卡丘尚未恢复,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听人家的话,推着皮卡丘先离开了。


不过那一男一女确实有点实力,智还没来得及跑出宝可梦中心,他们就追来了,局面再一次混乱起来。而这个时候,病床上的皮卡丘醒了过来。智惊喜得几乎要落下泪来:“皮卡丘!”


最后,皮卡丘再次威力爆发,用强大的电力击退了这个火箭队,同时也将宝可梦中心炸成一片废墟,把赶过来的君莎小姐看得目瞪口呆。


皮卡丘这一手不仅惊讶了包括智的在场所有人,也给火箭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此以后,智的旅途中多了一个“尾巴”,他们跟着智跑遍了各个未知大陆,也见证了智从一个莽撞懵懂的小少年,一步步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宝可梦大师。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当清晨的阳光照耀在这片废墟的时候,带着已经完全恢复健康的皮卡丘,智充满着信心地再次踏上旅途。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成为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收服很多很多的宝可梦,然后打败茂,让他向自己跪地求饶!


 


 


步入常磐森林,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宝可梦,智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感。在顺利地收服了他人生中第一只宝可梦绿毛虫后,他又乘胜追击收服了比比鸟,也算是弥补了刚出发那个时候没能收服波波的遗憾。在接连收服了两只宝可梦之后,智又打退了前来抢夺皮卡丘的火箭队,绿毛虫也进化成了铁甲蛹,这让初尝胜利的智更加志得意满,觉得自己终于有一点训练家的样子了,信心满满地继续在常磐森林里徘徊。


 


以智弄坏了自己脚踏车所以要智赔偿为理由的少女霞也和他一起走在这座森林里。只不过,和智相反,霞对这座森林没有什么好感。原因就是……


 


“啊!!!!”


一声尖叫响彻森林,霞满脸惊恐地看着地上的独角虫,恨不得现在就能赶紧离开这个充满各种虫子的森林。


和霞不同,看到宝可梦的智,不管是什么,都毫不犹豫地往前冲,誓要收服自己看的所有宝可梦。


因为受不了虫子的霞跑出好远,却不想遇到一个拿着刀寻找从真新镇来的训练家的武士少年。霞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猛然想起:智不就是从真新镇来的训练家么?


而且那个人还拿着刀……


 


霞当时就吓坏了,赶紧往回跑,并暗自祈祷智千万不要出事。


 


好在这个武士少年并没有什么恶意,寻找真新镇来的训练家也不过是想跟他们做宝可梦对战。再加上因为被打断而让独角虫逃之夭夭的智,好战个性以及没能收服到宝可梦的不爽,他自然不会拒绝。


武士少年的实力并不弱,派出的第一只宝可梦凯罗斯就让智的比比鸟很快败下阵来。不服输的智接着派出了铁甲蛹,靠着变硬总算挽回一局,让旁观的霞和皮卡丘都松了一口气。但是两人接下来的对战却让霞大跌眼镜。


 


没错,两人上演了一场铁甲蛹对铁甲蛹的变硬对战。


 


因为家庭的缘故,霞自认为见过的训练家和对战也不算少了,但是这么另类的对战还是头一次见。如果智参加那个大赛的话……


想到这里,霞忍不住扶额。


 


绝对会输得很惨!


 


这场“无聊”的对战没有持续多久,森林深处传来异样的声音让常年生活在森林中的武士少年预感不妙,赶紧收回了自己的铁甲蛹转身就跑。而智还不明所以,直到半空中出现大针蜂群。智来不及躲避,皮卡丘用电击击退一只大针蜂,而另一只大针蜂却瞅准这个空隙,抱走了还没被收回精灵球的铁甲蛹。


“铁甲蛹!”智大惊失色,想要把它收回来。但是大针蜂左躲右闪,他怎么也收不回来,他又试图让铁甲蛹反击,奈何下达的指令不到位,再加上大针蜂的数量繁多,攻势又猛,智不免有点胆怯,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针蜂带着铁甲蛹越飞越远。


后来智和霞、武士少年一起逃到铁壳蛹聚集的大树下又找到了铁甲蛹,但因为铁壳蛹进化成大针蜂对他们发起的攻击而不得不放弃救回铁甲蛹。


最后,三人逃到武士少年在森林中的小屋,才算勉强躲过了大针蜂的攻击。


 


“连自己的宝可梦都抛弃的人没有资格来指责我!”


当智指责武士少年突然出现打断自己收服独角虫从而引来这场灾劫,导致铁甲蛹被大针蜂带走时,对方不屑一顾地说道。


接着武士少年又提起之前经过森林的三位来自真新镇训练家,说起他们三个都打败了自己时,脸上浮现的是敬佩,找不到一丝懊悔。智这才知道,原来茂已经经过这片森林了。


 


茂也和这个人战斗过,而且还胜利了。武士少年虽然输了,却没有给自己找任何借口,还称赞那才是真正的训练家。


那么,自己呢?


从出发到现在,自己所经历的有值得拿出来夸耀的吗?


 


招惹烈雀,害得皮卡丘受重伤;比比鸟已经很累了,自己还坚持派它上场对战;铁甲蛹被大针蜂带走,自己却因为害怕攻击而放弃了救它的机会;收服不了宝可梦,还指责是别人的原因。即使这当中有着许多不可抗力外在因素,但是,自己就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面对武士少年的指责,智觉得自己根本无从辩驳。


 


夜晚,智独自躺在一边。心里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和铁甲蛹,怎么也睡不着。


 


“你真的立志要当宝可梦大师吗?”


蓦然的,霞这句话闯入他的脑海。


 


那是他收服比比鸟之后在她面前炫耀,结果那个女孩子给了自己一巴掌。


看到她厉声指责他让绿毛虫去对战比比鸟,却忽略了两者之间相克的基本常识时,智没来由得气短。他期期艾艾地说只要有志气这些因素可以不用考虑,换来女孩更加严厉的指责。霞表示,他这么做根本就是在绿毛虫的生命做赌注,是对宝可梦不负责任的表现。当时智心里还不服气,可是他好像有点明白霞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了。


 


其实智很喜欢宝可梦的。


小时候迷失在森林里,是宝可梦带着自己走了出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立志要当一个宝可梦大师。他认为,只要一直这样喜欢宝可梦,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


但是,那天霞告诉他:“光是喜欢宝可梦,是成为不了宝可梦大师的。”


而霞并不是第一个跟他说这句话的人。


 


在还没成为新人训练家出来旅行之前,自己和茂经常往大木研究所跑。不同的是,自己喜欢跑去庭院看那里的宝可梦,而茂则是喜欢跟在大木博士后面,听他讲各种各样的宝可梦知识。他也试着和茂一起去听大木博士的讲座,但是每次听不到一会儿,自己总是会打瞌睡,反倒是茂从头到尾都听得津津有味。


 


“别以为光靠一句喜欢宝可梦就可以成为宝可梦大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当听到自己说“因为喜欢宝可梦所以一定会成为宝可梦大师的”这句话时,茂在一旁毫不留情地嘲讽自己。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茂的表情,是不和他年龄不相符的严肃。


“如果只靠一句喜欢,而不去了解宝可梦的话,会让宝可梦收到伤害,这样是对它们不负责任的表现。”


 


智闭上眼睛,耳边不断回响着这句话。


 


当时的自己不服气,还跟茂争执起来,争执到最后还打了起来,大木博士见状赶紧拉开了两人,为此他们还好几天都没有跟对方说话。


 


要是……要是茂此刻在这里,他会怎么看自己呢?


让自己的宝可梦受伤,让宝可梦去对战强于它数倍的对手,到现在,他还“抛弃”了自己的宝可梦。要是他知道这些事,是会嘲笑自己呢?还是会像那次一样,用那样的表情,那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呢?


 


“抛弃了自己宝可梦的家伙,没资格做我的劲敌!”


 


仿佛看到茂语气冷淡,对自己露出失望的神情说出这句话,智猛然睁开眼睛。


 


“茂,如果你知道了,是不是就真的不把我当成你的劲敌了呢?”智望着窗外,有些颓然地喃喃自语。


 


窗外的天色依旧暗沉,智想起铁甲蛹被带走时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希望和期待,到后面转变成失望和诧异,唯一不变的是铁甲蛹眼中始终透着惊恐。


 


面对大针蜂,怕的不止是自己,铁甲蛹也在害怕。它是那么期待着自己会去救它,它也期待着自己能和它一起并肩而战,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自己抛下它独自逃跑了。这样子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训练家。


 


智慢慢吐出一口气,起身悄悄走出房屋,循着今天逃离的路线,朝那棵大树跑去。


 


他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宝可梦大师。


他不会再去逃避自己的责任。


他不会抛下任何一只宝可梦。


他会对他的宝可梦负责。


 


轻手轻脚地来到那棵大树下,树上的大针蜂还在睡觉,智觉得这是个大好机会,想趁此机会偷偷地将铁甲蛹救走。但是,老天似乎跟他有点过不去。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火箭队,出场动静惊动了大针蜂,惹来大针蜂的群起而攻。智却因祸得福,跑到树下,想要带走自己的铁甲蛹。


可是,铁甲蛹却拒绝了。


 


智虽然做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不免还是有点难过。一只大针蜂向他们飞来,智也顾不得了,抱起铁甲蛹就赶紧跑,嘴里说着一大堆解释的话,没留神脚下被绊了一跤,摔倒在地,铁甲蛹也滚落到一边。


 


“够了,不用再找借口了……”


没有再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说得再多,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问题不是吗?如果自己的力量足够,如果他能在大针蜂攻击之前就收回铁甲蛹,如果自己克服心中的恐惧……但凡有一个如果成立,那么铁甲蛹就不会被带走了。所以说,这根本就不是其他人导致的结果,而是确确实实是自己的疏忽造成的,他没资格去指责任何一个人。


 


铁甲蛹看着这个少年,心里原本的怨气顿时消散了不少。其实他也是担心自己,想救自己的吧?想起他看着自己大针蜂带走时的惊慌失措,还有一声声呼喊,要是真的抛弃自己,又何必天不亮就冒险跑回来寻找自己?


他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遇到危险的情况会手忙脚乱,但他却也实实在在地关心自己。见它被同行的女孩嫌弃,会让它爬上自己的肩膀,会趴在地上安慰它,会因为女孩说的话刺伤了它而要求她向自己道歉。他有很多缺点,但是他对宝可梦一直都是坦诚相待的。


铁甲蛹看着智,眼睛有些湿润。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出丢下同伴的事情了。”


 


坚定的语气,哽咽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悔恨,少年认真地许下了这样一个承诺。


 


“危险!”


 


在智和铁甲蛹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大针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对智发起了攻击。来不及思考很多,铁甲蛹一跃而起,替智挡下了攻击,在经历希望、失望到再度充满期望之后,它迎来了自己多年来的心愿,破茧成蝶。


 


看着脸上泪痕未干的智,巴大蝶扇动着翅膀,在他身边飞来飞去。迎着它的目光,智眼里的难过慢慢退去,转而变得更加坚定,面对大针蜂们的攻击,智和巴大蝶以一招睡眠粉让大针蜂陷入沉睡,最终靠自己的力量化解了这一场灾难,也让武士少年改变了对智的看法,承认了他是一个合格的宝可梦训练家。


 


在武士少年的指引下,智和霞终于走出了常磐森林,准备继续前往下一个城市尼比市。沿着道路走了一会儿,智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这片森林。回想起在这座森林里发生的一切,智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或许在这片森林里,他收获到并不是巴大蝶和比比鸟,而是认识到如果自己真的要成为宝可梦大师,那么首先就要对自己的宝可梦负起责任,单凭一句喜欢,还远远不够。







March
17
2017
 
评论
热度(79)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