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茂智】与他相似的人

 ·原作向,短篇,小甜饼

·给泽临 @泽临 的迟到的生贺!再次祝她生日快乐!去年都写了 ,今年当然不能少啦!还能当作白情贺(x)

·剧情接情人节贺文,链接:Unexpected

·本文弥补上次他们没能见面的遗憾。这次我很好心的让他们见到了wwwww


      与他相似的人


      日正中午,从万里无云的天空直射下来的一抹光辉,将城市的各处照得白亮耀眼,就连瓷砖相连的缝隙中的黑暗都可被人看清,细微的粉尘在空中飞舞,因阳光的灿烂而被他人尽收眼底。

      一天的大好时光已过去了快一半,可有人似乎还未能从属于黑夜的美梦中清醒过来,他在街上捂着嘴,禁不住困意地打起了哈欠。

      刚睡醒离开公寓,打算随处逛逛的茂此时正走在密阿雷市的街道上,阳光擅自作主,把他那棕色的头发镀上了一层金色,十分夺目。

      在平常,这位年轻的研究员是不会睡到这个时候才起床的。他之所以会如此,是他这几天熬夜做宝可梦研究,直到今天凌晨才睡下的缘故。

      虽然有休息了一夜,但长时间的疲劳过度可不是用一晚就能恢复过来的事情。茂按了下鼻梁,觉得神经有些紧绷,意识也不是特别清晰,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在他行走的道路的前方,是个十字路口,且十字路口的右边,有个转角。一提起这词,也许很多人都能对其口若悬河。

      因为转角对于运气好的人来说,可以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点。

      比如有些人会在转角捡到钱币,这是从天而降的幸运,或是它可以作为捷径,以免耽误时间,又或是有人会在过了转角后发现一家自己喜欢的商店等等。

      且在这诸多的理由中,自然不会少了撞到人这一点。

      不过这一点可在好的地方,也可在坏的地方。

      有人能撞到自己感情上的命运之人,有人就只是倒霉地撞到了一个不讲道理的家伙,还被要求赔偿损失。就是不知道这名年轻有为的研究员会把眼前的情况分为哪一类了。


      茂想,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被人撞倒在地,且那人还是一位少女。


      刚想拐入转角时,茂顿然感到胸口疼痛,不止是那,随之而来的还有背部,因他才是被撞倒在地的那个,身上还多了一个重量。

      茂下意识地吃痛叫了出来,对方同样如此。好在这位少女在认知到自己的过失后立刻从茂的身上起来,这才没把茂继续压得喘不过气。即便少女其实没有多重。

      明白撞到人的少女迅速起身,刚想道歉,可不懂为什么,倏忽间,歉意却难以道出。她的脸色黑了不少,就在看到茂的瞬间。她瞠目结舌,还惊讶地“啊”了一声。

      少女的嗓音带着些低沉沙哑,听起来还算悦耳。

      他有那么可怕么?

      疑惑少女发出的惊叹,茂站起身来拍了下身上的灰尘,而后望向了她。

      但在真正看清少女的样貌后,他忽然就有了收回那句心里话的想法。

      因他此时此刻做的事情,就和少女如出一辙。他瞠目结舌,还惊讶地“啊”了一声。


      长时间地盯着别人看,这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来说,不是一种礼貌的行为。茂虽知道,但他发现自己就是控制不住那双眼睛,忍不住要多看少女一眼。那眼神,仿佛是要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个干净,犀利敏锐。

      为什么要这么看着他?

      理应自己不会看她这么久啊……

      细数他过往的黑历史,其中一点就是他在刚成为训练家的时候,开着跑车去旅行,还带着一支由众多美女组成的啦啦队了。

      那会儿见过茂的人,均以极其震惊的眼神看他,并说道:“我见过了那么多骑自行车的训练家,这开跑车的训练家我还是头一回见呢。况且还有那么多美女跟着,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啦啦队里的那些女人的年纪比茂大的这点尚且不谈,因他本就是才出道的训练家,但各个都面容姣好,凹凸有致,不仅数量多,质量也高的这种情况就不可避免的让人嘴角抽搐,羡慕得眼睛都红了。基本上,所有类型的美女,茂在关都地区那时候都瞧了个遍,眼前这个身材平平,相貌也就只能算得上可爱的少女,应当不会对他产生如此强大的吸引力才对。

      可茂就是注视了她很久,直到两人站起、分开,他都还在盯着她看。

      眼前的这位少女肤色稍黑,脸蛋稚嫩,睁大棕红色的眼眸,穿着小振袖款式的和服,上身衣服以白为底、带着红与蓝的花朵相间,下身则配的是行灯袴,袴上有渐变暗纹加以点缀着。她的头发如夜色般黑,没有扎起,只是随意散下,有几缕贴在了胸前。头上还戴着与衣服上的花朵图案相似的头饰,彰显着这名青春的少女的俏皮可爱。

      为什么要这么看着她?

      茂不禁又在心中问了自己一次。

      年轻聪明的研究员对天起誓,他这回思考问题再得出答案的速度,比他过去任何一次解开难题的速度都要快。由于这个结果显而易见,那就是这位少女长得和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幼驯染实在是......相似得过分了。

      而且不光是样貌,就连身材也相似得过分了。

      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来,在少女茫然且讶异的眼神中,茂比划了下两人的身高。

      少女大致才高到他鼻翼的位置。本身就处于青春期的成长阶段,来到卡洛斯地区之后,茂有长高许多,如果他的幼驯染的身高一如既往,那么他们差不多也有这样的身高差。

      世界上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吗?

      起初,年轻聪明的研究员是不相信的。可一想到君莎和乔伊这两人的特殊,他是不得不把“你是智吗”的这句话憋回了肚里。

      可是他又想了想,觉得不大对劲。因他和智认识了这么久,可从来都没听说过他有妹妹或是姐姐,花子阿姨说智是家里的独生子。

      她是智的远房亲戚?

      好吧,有这个可能。

      但就连宝可梦都是公的皮卡丘,还不呆在精灵球里?

      将视线转移到少女肩头上的那只皮卡丘。对方在感应到茂看着自己时,居然同她的小主人一样,惊慌失措,还打了个颤,仿佛茂就是那样可怕的人。

      好吧,也有这个可能。

      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

      茂用了最短的时间在脑子里想了无数的可能,最后为了顾及到少女的心情和防止认错人后尴尬局面的发生,到头来他还是什么都没问。

      “抱歉,你没受伤吧?”明明少女才是冒失地撞到人的那位,但茂却不由自主地率先开口道了歉。见少女仍旧呆楞在原地,茂觉着她应该是受到了惊吓。可他在这一刻思来想去,也绝不认为自己是个长相丑陋至可怕的人。

      过去多人对他外貌给予的赞美不会是假。现在这个时代,是没有人有那种勉强自己去夸赞一个丑到极点的人的善心的。

      听到茂的问话,少女终于回过神来。她好像很紧张的样子,目光四处游走,就是不看向茂。片刻后,她弯下身对茂鞠躬,说了句“对不起”,就想绕过他离开此地,如同茂是个令人害怕的坏人。

     可就在少女即将离开这里时,不知怎的,茂竟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等一下!”

      被抓住手腕的少女无法前进半步。她转过头来,脸色稍显难看,望向了自己被茂抓住的部位。

      顺着少女的视线,意识到自己过于失礼的茂立即放开了她。蹲下身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张纸,茂把它递给了少女,“这是你的东西吧。”

      纸张上的内容,写的是寻宝可梦启示,茂在捡起纸张的时候快速地扫了一眼。要寻找的这只宝可梦是绵绵泡芙,似乎是今天才不见的。

      少女接过了纸张,又一次想离开,不过依然被茂用话语留了下来。

      “需要我帮忙吗?”茂主动开口,说明有要帮她的想法。

      他会主动帮助她,已经不仅仅是自身热心肠的原因了,更多的,还是在于少女和智长得太过相似。看到她的模样,茂就会想起智,甚至是在这时,就把少女当成了他。

      每当智遇到困难时,茂尽管嘴上总有调侃,但大多口是心非,最终依然鬼使神差地帮了他。

      不过茂的好意,少女似乎不怎么领情,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拒绝了茂。“不……不用了!”

      “真的不用吗?我应该知道它在哪里。”茂仍不放弃地说道。  

      “你知道?”

      “嗯。”茂点点头道。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不外乎会在那几个地方找到失踪的绵绵泡芙。

      闻言的少女十分欣喜,忍不住为有几率找到绵绵泡芙而高兴地和皮卡丘对视起来,不过她好似又想到了什么,乍然面露难色,恢复到了先前的犹豫不决。

      她不敢与茂直视,低头看向地面,宛如要将石砖的纹路数尽的仔细,随后说了句:“谢谢。真的……不用了。”


      时间过了午时,太阳稍微减弱了些许光芒,没有之前那么的刺眼,这亦是人们经常选择出门散步逛街的好时候。

      路过密阿雷市春天大道的人,此刻均能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位少年在前面走着,他的后面则跟着一位身着精美和服、抱着一只皮卡丘的少女,表情尽显纠结。

      其实这只不过是很正常的一幕,但人们却由于少年的俊朗和少女的可爱,禁不住再多看上一看,而后就开始思考着为什么少女是跟在少年的后面,而不是站在他的身边。

      这着实给人一种两人像是刚吵过架,闹了别扭的小情侣一样的感觉。

      实际上,当事人自己也相当无奈。

      少女跟在茂身后造成的结果,就是在一路上接受了路人对他们特别关注的目光,令茂尤其不自在。好几次刻意放缓了脚步,想要和她同行,不过少女却在他放缓脚步的时候也做了与他相同的事,犹如有必须的理由一般,一定要和他保持同一节奏才行。

      有点忍不了路人看他们的神色,这一回,茂直接选择停下,等待少女跟上。

      因为仍在低着头,所以少女没能及时注意到茂已是停了下来。纵然皮卡丘呼唤着她,她都没反应过来又和茂撞在了一起,还把皮卡丘痛苦地挤压在了两人的胸膛间。

      年轻的研究员和少女再度四目相对,然而,对方的态度同上次毫无差别。她大吃一惊,甚至急速向后倒退了几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对、对不起!”少女抱紧了皮卡丘,慌张道。

      “你还好吗?”茂挑起眉来,不解地看着她。

      “没、没事!我很好……”

      这根本不是很好。茂在心里肯定道。

      莫非是哪里受伤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茂仔细打量了下少女,在担心和疑惑之中叹了口气,转过身去,继续向着目的地前进了。

      还是说,他真的有那么可怕么?


      然而,茂不知道的是,对于少女而言,他确实很可怕。

      这并非指的是他的行为或者样貌,而是她穿成了这样碰见了茂这件事很可怕。

      因为她,不,应该是他,就是茂在今日念了无数次的幼驯染,智。

      这不是智第一次来到密阿雷市了。他这次会回来这里的原因,是为了和电气道馆馆主,也是他同行的伙伴——史特隆一战。

      赢了战斗,拿到了道馆徽章,智一行人本想故地重游,好放松一下心情,却没想到今日又成了忙碌的一天。

      哈力栗在街上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撞坏了一家咖啡馆的招牌和摆在门口的花瓶,老板理所当然的要求他们赔偿损失。可智一行人拿不出钱,在教育了哈力栗一顿后,只好被老板抓去免费打一天的工。当进到这家咖啡馆时,智他们才发现它的与众不同,想离开,可也为时已晚。

      这是一家会玩角色扮演的咖啡馆,因此在当地是格外的受人欢迎。今天咖啡馆的服装主题是和服,店里的所有店员无一例外都要穿上。说到这里,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要穿上别致的服装罢了。不过在他们全部换好衣服后,问题这才凸显了出来。

      这家店的店员,没有一个是男性,全为女性,所以服装全为女款。换上了女款和服,智从试衣间走出来后,瑟蕾娜看着他,刹那间红了脸;史特隆看着他,推了推眼镜,反出了光;而尤里卡看着他,则是笑着鼓起了掌。虽然三人动作神态有所不同,但事实上他们都表达了同一种观点,不容置疑。

      那就是:智,你这身打扮真的太棒了!

      在店里帮忙到午时,好不容易能够休息一会儿,出乎智的意料,竟是又起了风波。

      老板的宝可梦——绵绵泡芙不见了,这让她甚是焦急。免费帮她打工的四人当然不会对此冷眼旁观,即刻就上前去和老板说道要一同去寻找。

      老板感激不尽,快速写了几张寻宝可梦启示,打算叫他们在路上分发出去,让街上的人都帮忙找找看。智因急着帮咖啡馆的老板寻找绵绵泡芙,没换回自己的衣服就跑出了咖啡馆,还没带上除皮卡丘以外的宝可梦。当察觉到自己还穿着女装之际,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纠结了一番,因时间紧迫,还是打消了折回去的想法。然后,他就在寻找的过程中碰见了茂。

      遇见幼驯染,是他意想不到的事。在穿着女装的时候遇见幼驯染,更是他意想不到的事。

      本来,他并不同意茂帮忙寻找绵绵泡芙的,但为了尽快找到它,好不让老板太伤心,智最终无可奈何,答应了下来,谁叫他自己没带精灵球呢。可他不想让茂知道他穿成这样走在大街上,要是被知道的话,他一定会被对方嘲笑的。于是,这就是智在碰见茂以后,不敢直视他,不敢走在他的身边,就连一眼都不想给他多看的缘由。

      原来他也来这里了啊……智看着茂的背影想到。

      他什么时候来卡洛斯地区的?为什么他从来没在大木博士那听说过?

      回忆着前几次和大木博士通过的视频电话,智都没从大木博士那听到过任何有关茂来到卡洛斯地区的消息。他不是没问过茂的情况,只是问了,也得不到回答,大木博士总是说着“他很好”的话。

      听闻茂很好,智没多想什么,觉得能得到幼驯染的消息,就已经足够了。

      “就是这里。”

      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了智的思考,他随即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看向茂。对方指着一处地方,似乎想让他看看的样子。顺着茂的指向,智看到位于他们面前的,是一家卖点心的商店。里面销售的点心唯独一种,叫做密阿雷格雷派饼,是在密阿雷市很受欢迎的点心。

      “这里?”智有意抬高了声线,装得像女孩子的嗓音,好不露出马脚,问着茂来这里的缘故。

      可是,茂没有说什么,单单是笑着走进了商店里,智疑惑地跟了上去。

      打开商店的门,视线向左转,只见一只全身粉色的宝可梦坐在店里的椅子上,正准备品尝起美味的密阿雷格雷派饼来。

      这只宝可梦不是其它,正是咖啡馆老板的宝可梦,绵绵泡芙。

      “绵绵泡芙!”智惊喜地上前叫着绵绵泡芙的名字。绵绵泡芙听到有不认识的人呼喊自己,倒不怕生,一口将密阿雷格雷派饼吞下后,朝智微笑起来。

      “绵绵泡芙最爱吃甜食,而密阿雷市最出名的甜食就是密阿雷格雷派饼,因此,我才觉得它会跑到这里。”茂走近了智和绵绵泡芙,同他解释到自己为什么会知道绵绵泡芙在这家商店里。

      随后,眼见似是认识这只绵绵泡芙,店里的店员走出来和茂他们说起绵绵泡芙是不久前才进来的。店员见它好像很饿、沮丧的样子,不忍它这般,就给了它一个密阿雷格雷派饼吃。原来,绵绵泡芙是由于咖啡馆生意繁忙,老板忘了给它准备食物,忍不住饥饿,心情太差就自己跑出来找吃的了。


      “谢谢你……”带着被找回的绵绵泡芙走出了商店,智抬眼看了看茂,与他道谢。

      若是自己没穿女装遇到他就好了……

      智有很多话想对茂说。想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研究工作是否顺利,还有……反正还有很多。

      但他现在穿成这样,无论如何,智也没那个勇气去开口多说一句。

      回看少女,茂到此时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倒也无所谓。他感觉对方并不怎么喜欢自己,多问只会更使少女嫌弃他。“不客气。下次走路时,可要小心点了。”

      闻言的少女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果然和他很像啊。

      茂俨然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感慨少女和他的幼驯染相似了。

      是时候回去了。

      茂抬头望向蔚蓝明净的天空,随后同少女道了别,转身朝着回自己住处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

      “嗯?”

      此时,是与之前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不过是调换了一下,从茂拉着少女,变成了少女拉住了茂。

      茂侧过脸来凝视起少女,困惑她的行为。

      她不是很讨厌他么?

      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拉住了茂以后,智飞快地松了手,解释道:“啊……抱歉,没什么……”

      不是说好了不能让他发现的吗?自己是在做什么啊!

      智不禁在心里自责起来。

      看着少女纠结的模样,茂无奈地勾起了嘴角。“再见。”

      凝望茂离开的身影,智乐观地觉着,就和茂说的一样,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还有机会再见。

      并且等到那时,他们也必定会拥有比现在更为出色的成绩的。


      当茂回到公寓之际,天空渐渐泛起了艳丽夺目的霞光。

      听见开门声的皮丘灵巧地从茂的书桌上跳下,一蹦一跳地跑到了他的脚边,然后爬上了他的肩头。

      “你没有乱跑出去吧?”茂揉了揉皮丘的脑袋,问它有没有在他不在的时候偷跑出去玩。

      听到茂这么说的皮丘双手叉腰,仰起脸,似是尤为自豪地摇了摇头。自情人节那天过后,它就老实了不少,已经听话的很少乱跑出去了。

      走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把站在他肩头的皮丘放在了桌上,左手撑着脸颊,茂看向皮丘,“真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会有和那家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在卡洛斯地区碰见他呢?”

      话语的尾音融入到了空气中,徐徐变轻,再至无声。茂停顿了一下,继而笑了笑。

      “应该快了吧。”


       End.


——————————————————————————————————

穿女装的智,有那————————————么可爱!穿小振袖是腿腿 @腿-man 帮我想的,确实棒极了!

茂一次都没见过智穿女装,这太可惜了,不是吗~

顺便推一首歌,NEWS-《星の旅人たち》

March
17
2017
 
评论(29)
热度(191)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