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茂智】炎与木之歌 26

·长篇,HE,架空,设定参考《风之圣痕》(山门敬弘写的轻小说),有稍微改动。

·CP主茂智,微N黑
·以日本现代社会为舞台,传奇类型,有精灵魔术师,阴阳术师,中国道士等多种人物出场,原著小说中就有诸多不同类型的驱魔职业,这里也一起沿用进来。

 ·文中主要的职业是精灵魔术师,分有不同元素属性。 

·阴阳术咒文多来源于《少年阴阳师》,其它术基本是我瞎编的

前文:1-11  12  13-14  15-16  17-18  19-20   21  22  23  24  25

  番外

后文:27


第二十六章 吞噬者


黑衣人就站在少年的对立面纹丝不动,因他蒙着面,没人能够看清他的真实面目,仅有那双如嗜血的野兽的眼睛露出在外。他的目光有些无神,却又凌厉、带着一股使人恶寒的杀气,像是拥有着强大邪恶力量的妖魔才能散发出来的,但又让人感觉不到他身上有妖气的存留,着实奇怪。


灰白色的光源逐渐在透也的身前聚集,好似形成了一道以点连成线的结界网,风之精灵的行动速度相比其它属性的精灵要快上不少,敌人从一方攻来则聚,自四方袭来也可分散守护。


透也稍稍转头看了一眼仍在他肩上停留的矛隼,体内的心脏仿佛被重物击打般忽然钝痛,就连心跳声也在放大,由身体感受至耳边回响。这是“风”之能力所感应到的有关未来的危机。看来如今,他即将有一场苦战要打了。


“他是怎么进来的?”矛隼疑惑道。


无论是哪个家族,他们均会在住处设下非同一般的结界,由于这是一族的大本营,必须要有最稳固的守护。可他竟然如空气一样悄然无声地进到此地,并且尚未有人通报,这在四大家族中应当是不会出的差错才是。


这是怎么回事?居然没有人发现他?N飞向空中,环顾了下四周,守在大门口的门卫依然在那,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他们都看不见黑衣人,唯有他和透也能看到。


“没有人来通报吗?”将视线从矛隼的身上收回,透也继而看向黑衣人。趁着现在敌人还没朝他发起进攻,透也命令一些风之精灵向外飞去,试图去通知在家族里的其他人和自己的父亲。


不过,才是不到一会儿,风之精灵就从某一处又调了头,回到了透也的身边。


因为它们在空中的某个位置便再也过不去了,像是有一面空气墙阻碍了风之精灵的去路,即使想要用能力穿透,却无论如何也过不去。


这个现象就似先前搜索那个年轻的阴阳师时相同,他们处在一个异界的空间里,有人刻意切断了一切,使两人与世隔绝。从外面或者里面看,似乎都毫无问题,实际上却十分严重。因在这个空间的外面的人,不能看到空间里面的人,但空间里面的人倒能看到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也就是说,外界的声音与景象能传达到内部,可内部的声音与景象却不能传达到外头,犹如本该存在的人此时并没存在于此。


这样的结界只有具有很强魔力的人才会使用,且多为黑魔术师,再看看黑衣人身边似是精灵的黑色光点,这个猜想愈加的真实可信。


“糟糕了……”见现下情势紧急,透也喃喃自语,神经顿时紧绷,以至于额间渗出了些薄汗。


“透也,想办法逃跑吧。”N回到透也的肩上说道。他的直感告诉他,这名黑衣人并不简单。他不是不相信透也的力量,仅仅是他不想看到他受到伤害而已。


可N的话语的尾音没停止,黑衣人却发出了突如其来的强势攻击。他手持着武士刀,刀尖如闪电般急速刺向透也。


风术师的搜集情报能力有着预知的作用,在黑衣人开展行动的那一刻,透也俨然预知到了他的行动。他微微侧身,这个距离本是可能会被刺中,不过“风”之能力可将刀身稍微打偏,因此他仍是安然无恙。


但是,逃过一劫的透也竟是在下一秒又焦急了起来,因他发现黑衣人的目标实则不是他,而是N。


黑衣人像是料到了自己的攻击会被躲开,他不慌不忙,被“风”之能力打偏的刀身顺势转向上方,那里是N所在的地方。


“N!”透也大喊一声,忧心着N。矛隼自然不会躲不过,同样是风属性的他也预知到了危险,但亦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是黑衣人不仅发动了物理攻击的缘故。没持刀的另一只手除了推刀刺向目标以外,黑衣人的掌心还暗带着一股魔力。它像是冲击波一般射往了N的方向,N招来风作为防护结界抵挡,居然也被震出了一段距离,洁白的羽毛自身上落下几根。


N因冲击惯性向后,再去往空中的时候他感到自己蓦然触碰到了什么。自身犹如穿过了一层柔软的气泡,那大概就是这个所谓的异界结界了。N原本想要飞回去,但光是靠近,异界结界的外面就游走着道道闪电,若条条小蛇飞速群聚,伸出细长的舌头,散发出危险的信号,不让他接近半步。


该死,上当了!


N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妙。原来黑衣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分开他和透也。


他不知道黑衣人到底有何企图,他思来想去,都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大木一族和海一族的少当家来找了他们,随后黑衣人就来突袭,显然这并非巧合。可他们就是整件事的帮凶吗?看来也不是如此。


其实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是幕后黑手有备而来,他们中了敌人的圈套了。那两名少当家是,还有那名阴阳师也是。


难道是那一族的人?


N不敢在继续思考下去,由于透也正在于黑衣人展开了殊死搏斗。


异界结界外风平浪静,结界内却是风卷残云。能够斩断空气的风之利刃宛若灰白色的光刀从透也挥手后飞出,黑衣人见状躲闪,向后空翻拉开两人的距离。在这过程中,他的面罩被风之利刃划破,渗出了一条血痕。


黑衣人眼珠朝下,有意瞧了一眼根本瞧不到的伤口,再度摆好姿势,然后大步流星地奔向了透也,仿佛要报这风术伤了他的仇。


既然敌人采取了主动攻击,那么这边也不能只是防御。数百只风之精灵骤然聚在透也的前方,它们围绕着一个点,连续不断地以光速飞行,旋转的动作渐渐刮起了强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小型龙卷风的形成。狂风四起,卷起一片飞沙走石。含着沙砾飞石的龙卷风如果攻击到敌人,那对方则会被速度极快的这些东西伤到,留下一些伤口。别看它们体积过小,但群起攻之,也能产生不小的作用。


只见黑衣人没躲过混着坚硬物体的龙卷风,整个人的身体都卷了进去,被隔开在外的N瞬间松了口气,以为这样就算是赢了这场战斗了。


倏忽间,压在帽子下的棕色发丝随风飘动,连带着人的情绪一起变化,蓝衣少年望着眼前的景象惊愕失色。


与其说是黑衣人没躲过风术,倒不如说是他压根不想躲过,执意冲进了龙卷风里。片刻后,透也看着强风徐徐削弱,甚至停息,黑衣人稳步从风中走出来。他感觉对方在笑,那是对他的攻击给予不了他任何损伤的轻蔑笑容。


“怎么回事?!”N在结界外惊呼,又一次想冲破结界飞到透也的身边去,可闪电依然把他阻挡住了。


看着愈来愈逼近的黑衣人,透也情不自禁地后退,龙卷风停息后,精灵们又变成了多道风之利刃袭向黑衣人,但对方仍旧毫发无伤。


黑衣人似乎承受住了透也所有的攻击,不过很快,透也就发现了他并不是承受住,而是他的风术完全没有接近到他。


风术在差点触及到黑衣人之际停止,不是反弹,而是消失。凝聚的精灵们彷似被一种力量刮走消灭,越来越少。这就像一场大火烧掉了郁郁葱葱的林带,熊熊火焰烧得只剩灰烬。


有什么在保护着他?


N在黑衣人走近透也的时候急忙分析着,那个感应不到任何属性的黑色光点还在黑衣人的身侧徘徊,永不离开一米之外。


就是那个吧。


黑色的光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吸取了精灵术师的力量,越是靠近,身体的虚弱感越是持续增大。黑衣人就是凭借着那个东西躲开了透也的风术,龙卷风看来则是被其隔开,或者说是吸收吞噬掉了。


能够吸收和削弱精灵术师力量的魔术师唯独一种类型,那就是吞噬者。吞噬者是通过吞噬精灵或者魔兽获取强大力量的特殊种族,基本上曾经都为人类或是精灵,似妖魔,他们是精灵术士的天敌。


N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吞噬者了,回想起吞噬者之所以会诞生的原因,N就更为焦急万分。他会变成这样的起源的那一年,吞噬者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年,也是悲剧降临在那个家族的那一年。


TBC

————————————————————————————————

我真的都快忘掉这文前面说的什么了......

March
10
2017
 
评论(7)
热度(58)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