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岁月如歌

开始搞事了!离尘超棒!

茂智整天搞事组:

本文为纪念TV动画二十周年所创


以动画为基础,细数茂和智两人的成长和心理历程


本文CP是茂智,也包括两人之间的感情变化


砂糖、HE


PS:岁月如歌是只智的故事,茂的故事是另外一篇






第一章


夜幕下,是一个宁静的小镇。此时已夜深,小镇中的居民大多都已经进入梦乡,唯有一栋红瓦白墙的小别墅一扇窗户隐约透出光亮。


 


这个房间不大,到处都放着各种精灵宝可梦的相关物品,一台小小的电视机,上面正在播放一场宝可梦的对战。一个少年拉紧了绿色的手套,手中握着一个精灵球,看着电视里越来越激烈的对战,他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涨。


 


“对,我叫做智。”


少年名叫智,今年刚满十岁。


 


红色的鸭舌帽下,娃娃脸尚显稚气,眼神中却是如烈火般的豪情,整个人看起来自信非常。而他的梦想也非同一般,成为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就是他人生最大的目标。


 


迫不及待要乘风破浪为梦想而拼搏的少年踌躇满志,他握紧了手中的精灵球,仿佛做好了充足准备,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他脚下一滑,握在手中的精灵球也飞了出去,被发出声音的人接了个正着。


一位年轻的妇人推开房门,提醒智这个时间他应该上床休息了。虽然语气有些严厉,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的却是对少年的关心。


智趴在卡比兽的布偶上面,看着自己的妈妈,垂下眼角,不见刚才的气势,说道:“可是明天就是我踏上旅途的日子,我睡不着啊。”


 


 


这里是真新镇。


在这个地方,年满十岁的孩子就可以获得成为宝可梦训练家的资格,并且从小镇的宝可梦研究者大木博士那里领取一只初学者用的宝可梦。而明天,就是领取宝可梦,并踏上旅途的日子。


智从小就热爱宝可梦,尤其对那些能够用宝可梦进行精彩对战的训练师们十分崇拜。自打了解到十岁以后就会获得训练家的资格以来,就一直盼望十岁的到来。他希望自己能够早日成为宝可梦训练家,领到第一只属于自己的宝可梦,用这只宝可梦去收服更多的宝可梦,然后去和别的训练家对战。他相信,自己是不会输的,他一定会成为最强的训练家。不,是绝对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


一想到从小的梦想,就在明天开始实现第一步,智就激动得怎么也睡不着。


 


智的妈妈看着儿子,心中暗暗发笑。


 


虽然说男孩子有这样的朝气是好事,但也要看看时间吧。


 


再三叮嘱儿子早点睡觉,还要换上睡衣再睡之后,智的妈妈退出房间,并关上房门。


智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刚才的对战节目已经换成一档宝可梦的知识讲座,介绍的正是适合初学者的三只宝可梦。看着屏幕上的妙蛙种子、小火龙、杰尼龟,智心情澎湃,犹豫着明天要选择哪一只宝可梦。


 


“妙蛙种子……”


夜已深沉,智也上床睡觉了。只不过睡梦中的智也不安分,手舞足蹈的,导致床头的精灵球闹钟掉了下来,刚好他梦见自己拿到了属于自己第一只宝可梦的精灵球,气势满满地掷了出去,然后,在现实中充当梦中装有宝可梦的精灵球的精灵球闹钟就这么被智扔了出去,宣告阵亡。


 


所以,第二天当太阳升得老高,嘟嘟利叫了很久之后,智一下子从坐起来,发现自己睡过了头,错过了领取宝可梦的最佳时间而穿着睡衣狂奔在镇中的道路上时,也不足为奇了。


 


“杰尼龟、妙蛙种子、小火龙,哪一只都好,要等我呀!”


 


智向领取宝可梦的地点——大木研究所飞快地奔跑着,在看到被一大群人挡住的研究所大门,他就兴奋地冲了上去。


 


“对不起,借过一下。”


智挤开正在呐喊的人群,蒙着头就往前跑,不留神撞上了一个人。


 


“好痛!”


“我这边才痛呢!”


 


熟悉的声音让智抬头一看,却看到有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褐发少年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你就是智吧?还真的是智哟,”褐发少年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说,“智,你一开始就迟到了啊。”


智站起身,略带惊讶地看着对方,喊着:“茂!”


 


褐发少年名叫茂,全名大木茂。是大木研究所的所长大木博士的孙子,也是智的幼驯染。


只不过两人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却一直在互相较劲,说是朋友,但两人却更愿意称对方为自己的劲敌。


 


“叫我茂君,要加上‘君’字。”茂背着手,带着高人一等的骄傲看着智。看到智一脸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茂继续说道:“但是第一天你就迟到,作为我的劲敌,你一开始就彻底地败给我了。”一边说,看向智的眼神中带着明显的轻视。


看着茂这副模样,智猜到了几分:“这么说,最初的宝可梦已经……”


“已经拿到了,就在这个精灵球里。”说着,一个红白的精灵球灵活地在茂的指尖转动,对智炫耀着:“这可是真的精灵球哦,里面可是装有我人生中第一只的宝可梦呢!”


人群也跟着茂一起起哄呐喊,智没有将其他人的态度放在心上,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


“茂君……”智努力让自己露出笑容,用自己最尊敬的声音对茂开口道。


“什么事?”也许是智的样子让茂感到很愉悦,他也很“好心”地回应着。


“茂君拿到了哪只宝可梦呢?”


他想知道茂到底选了哪只宝可梦?虽然智觉得这个家伙很想三只都要了,但事实是他们只能选择一只来作为自己的第一只宝可梦,这就让智有点好奇了。


不知道这个家伙会选择哪只宝可梦呢?会不会跟自己想选的一样?虽然他也很想三只都要来着。


 


茂眯着眼把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最后来了一句:“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


“哈?”智有点傻眼,愣在原地看着茂,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


茂握紧了手中的精灵球,得意地说:“我可是著名宝可梦研究家大木博士的孙子,第一只宝可梦当然也是不同凡响的,这样才不负我爷爷的大名嘛。”


说完,跳上停在一旁的红色敞篷跑车,在挥手跟众人告别之时,还不忘扮了个鬼脸给智,看到智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他的心情更加好了。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茂总是时不时在智面前炫耀自己是大木博士的孙子这一身份,没想到现在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变。可是不管怎么样,告诉自己拿到了什么样的宝可梦也没关系吧?


想起昨天两人在河边钓鱼时发生的争执,还有茂对自己的态度,再加上刚刚那目中无人的样子智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爽地说:“可恶的茂!”


 


小气鬼,告诉我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智盯着道路的尽头,前方已经看不到茂的身影了,心里没来由的有点空落落的。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两人还约好到了十岁一起领取最初的宝可梦,然后一起踏上旅行。就算不结伴同行,起码也要为对方送行。可是现在……


 


“哼,有什么了不起啊!等我拿到宝可梦,成为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一定把你打到跪地求饶。你就等着吧,可恶的茂!”智站在原地咬牙切齿地说着。仿佛看到自己拿到了最厉害的宝可梦,打败了很多训练师,最后还轻而易举地战胜了茂,成为了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而茂那个家伙则是跪在地上,对自己痛哭流涕地求饶。


想到这里,智不由得咧开嘴大笑了出来。


 


“咦,这不是智嘛?”研究里走出一位穿着白大褂,头发灰白的老者,看到对空空如也的街道傻笑的智不由得叫了一声。


智一下子从幻想中清醒过来,看到来人,立马换了副看起来很真挚的笑容,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大木博士,我的宝可梦在哪里?”


大木博士摸着下巴,他见过不少新人训练家,第一次单独出去旅行会很紧张没错,但是紧张到穿着睡衣就跑来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去旅行跟穿什么没有关系吧?不管怎样,请给我宝可梦啦!”


 


看着玻璃罩内的三个精灵球,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当大木博士打开玻璃罩的时候,智深吸一口气,把手伸向其中一个精灵球。


 


“我一直犹豫着,但是已经决定了……”智怀着激动而又期待的心情打开手中的精灵球时,里面空空如也让智傻了眼。


不死心的智接连打开剩下的两个,一点也不意外,另外两个精灵球也是空的。换句话说,这三只宝可梦都被人挑走了。


 


“难道要我两手空空地出去旅行吗?”接连遭受打击的智最后无力地望着大木博士,他可是要成为世界第一宝可梦大师的人耶,就这样一只宝可梦也没有就开始自己重要的旅程,说出去不是让笑掉大牙?尤其是那个叫大木茂的。


“倒是还有一只啦……”大木博士想起研究所里还有一只宝可梦,不过那是个有名的“刺头”,智这个样子能收服了它吗?


 


按下一个按钮,一个红白的精灵球从机器下面缓缓升起,本来已经失望的智在看到这个精灵球后,眼里有重新燃起了希望。


“剩下的这一只,是有点问题的。”大木博士犹豫着要不要跟智说一下这只宝可梦的问题所在时,智却毫不在乎地说道:“反正我今天迟到也是因为我有问题。”


一句话把大木博士噎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他,只是默默地把那个精灵球递给智。


 


智迫不及待地打开这个来之不易的精灵球,耀眼的闪光后,一只矮胖的黄色老鼠模样的宝可梦出现在他的眼前。长长的耳朵,圆乎乎的身子,乌溜溜的眼珠转了转,脸颊两边还有两个红色的花纹,被放出来的时候还叫了一声“pikaqiu”。


大木博士为智做着介绍:“这只宝可梦叫做皮卡丘。”


智看着皮卡丘,惊喜万分地说:“这只不是很可爱嘛!”说着还上前一步抱起皮卡丘,高兴地跟他的新朋友打着招呼:“请多多指教啊,皮卡丘。”


然而他的这位新朋友似乎并不认可他,当智把它抱进怀里的时候,它狠狠地,毫不客气地,使出了自己的绝招——电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连串惊叫声从大木研究响起,智抱着皮卡丘,被电了个乌漆抹黑。这个时候,耳边传来大木博士的声音:


 


“它是电气系的,非常害羞,很难与人相处,随便摸它就是这个样子。”


“刚才怎么不说?”被电得浑身酥麻的智说话都变了一个调。


“刚才正想告诉你来着。”大木博士看着眼前这一人一宠,突然觉得刚才智那句话确实有点道理。


有问题的训练家和有问题的宝可梦……嗯,绝配!


 


总而言之,经过一连串事件,智算是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只宝可梦,还有其它一系列装备,勉强可以出发了。


 


研究所的大门,智的妈妈带着各位邻居们来给智送行,场面虽然没有刚才送茂的热闹,但还是让智觉得很不好意思。


智的妈妈上前为智说明她给他准备的旅行物品,目光逐渐被站在智脚边的宝可梦吸引,疑惑这是否就是儿子的初始宝可梦。


顺着妈妈的目光看去,智带着几分小得意地跟自己的妈妈介绍这只来之不易的宝可梦。可是皮卡丘似乎并没有给他面子,小脑袋一扭,没搭理他。


见此情景,智只能干笑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不过他心态也很不错,反正能够拿到宝可梦顺利出发去旅行就很不错了,至于其它的事情,等到时候再说吧。


 


“我要用这只宝可梦,去收服全世界的宝可梦!”许下这样的雄心壮志之后,智和皮卡丘开始上路了。


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


皮卡丘不愿意跟他走,怎么办?


 


按常理来说,宝可梦是呆在精灵球里面的对吧?经妈妈的提醒,智也反应过来,要把皮卡丘收回精灵球。但是皮卡丘不肯回精灵球里去。无论智怎么说,它不回去就是不回去,还把智丢过来的精灵球用尾巴、脚和脑袋给顶了回去。最后,智想到了一个自己认为绝佳的办法。


什么办法呢?


他把他妈妈为他准备得晾衣绳将皮卡丘拴住,然后戴上橡皮手套拽住绳子的另一头,拖着皮卡丘,跟众人告别后,在众人奇异的目光下,开始了自己的宝可梦修行之路。


 


走出真新镇,来到郊外野地,智在前面边走边看,皮卡丘则在后面被他拖着走。一路上很多野生的宝可梦看到这一幕都感到十分惊奇,都后面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皮卡丘也很不高兴。


它本来就不太会跟人类相处,现在还让他给这个笨蛋当宝可梦?就冲着他这么对自己,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训练家!要想让自己听他的话,做梦去吧!


 


其实智也不想这样对皮卡丘。他很喜欢皮卡丘,他也知道一直这样是怎么样都不能和皮卡丘成为朋友的。于是,他停下脚步,再次试图跟皮卡丘进行沟通。虽然他是真心想跟皮卡丘和解并做一对相互信任的好朋友,但是因为留给皮卡丘的最初印象实在是太差,所以即使智给它松了绑,又丢掉了橡胶手套,皮卡丘还是拒绝承认智这个训练家。


就在一人一宠相持不下的时候,一只宝可梦闯入了他们的视线。智拿出宝可梦图鉴对着那只宝可梦进行查询,得知那是波波,一种很适合初学者的宝可梦。智的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起来,作为一名训练家,收付宝可梦绝对是他最期待的事情之一。


在通过图鉴对波波的介绍之后,智兴奋地指着波波对皮卡丘说:“皮卡丘,你去帮我抓住它吧。”


但是他忘记了,他的皮卡丘并不听他的指挥。


皮卡丘非但不帮忙,它还转身爬到一棵树上面,悠哉地打了呵欠。智也被皮卡丘的态度气到了,他丢下背包,咬着牙:“既然你不肯帮忙,那我就自己去抓它。”


 


“我可是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宝可梦大师,怎么会连一只波波都抓不到呢!”


 


对于这样的宣言,皮卡丘就一个评价:笨!


 


事实上,皮卡丘的评价很准确。


智试了很多办法,非但没有收服波波,反而吃了波波一击起风和泼沙,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引得皮卡丘在树上大笑不止。


波波没能收服,又被小拉达翻了背包,智变得十分躁动,心情郁闷极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了哪里,明明他对宝可梦很用心了,可是为什么事情的发展却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气急交加的智在看到又飞来三只波波的时候,他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用力地丢了出去,仿佛是宣泄心中的烦闷,不过石子没丢中波波,感觉到附近不太安全的波波们,拍拍翅膀飞走了。这下智更加郁闷了。


 


可恶,为什么就是抓不到啊!


 


心情不是很好的智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个黑影,轮廓看起来很像波波。再次发现目标的智又捡起了地上的石子奋力向前一丢,想着这一次一定要丢中。然而,丢是丢中了,这个黑影并不是波波,而叫做烈雀。


 


烈雀并不像波波那样个性温和,相反,它很易怒,而且不管是人还是宝可梦,无缘无故地被扔了石子,还在脑袋上砸出一个包来,任谁都不会有好脾气的吧?


果然,烈雀对于智拿石子扔它这一件事十分不爽,它转过身来,对着智就直接冲过来进行反击了。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抓起地上的背包往旁边一闪,躲过了烈雀的袭击。不甘心的烈雀在空中又一个转身,再度袭来。这一次,它还发现了在树上的皮卡丘。


野生宝可梦对驯养的宝可梦大都带有敌意,这个常识很多训练家都知道,不过这一点智却不知道。他看到烈雀跑去攻击皮卡丘后心里越发着急起来,想方设法地将烈雀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皮卡丘看到烈雀朝自己发起攻击的时候下意识一躲,勉强避开烈雀第一波攻击后,就听到智在树下大喊着“丢你石头的人是我,有本事冲我来”,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虽然很有担当,但是依旧改变不了笨蛋这个事实。


 


挂在树枝上,扭头看到烈雀再次向自己发起攻击,皮卡丘直接用电击进行反击,总算让自己躲过一劫。


 


“干得好!”看到皮卡丘一击将烈雀击退,智一下子兴奋起来。


 


不愧是我的宝可梦,果然厉害!


 


可还没等他和皮卡丘松一口气,被电击的烈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冲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嘶鸣了几声。就在智正准备用图鉴查一下这种行为代表了什么的时候,突然从那棵大树茂密的树冠中飞出成群的烈雀,并向他们飞速袭来。


智和皮卡丘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智心里发憷地问皮卡丘:“你看见了吧?”


皮卡丘赶紧点头。


然后一人一宠转身就跑,烈雀群拼命地追赶着他们。


 


智曾经设想过无数次自己第一天出发的情形,也想过自己会在旅途中遇到什么样的冒险,可却从来没有想过像现在这样被一群宝可梦追赶。自己向它扔石头是不对啦,但是也没必要这样追着他们不放吧?


 


“皮卡丘,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虽然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解决现在这个局面,可智还是想着不要让皮卡丘受到伤害。


不过皮卡丘似乎并没有在意到他这句话,加快了速度,跑到了他的前面,并跟他拉开了距离。


“皮卡丘?我说过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啊!”看到皮卡丘还是不信任自己,智不满地叫起来。


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皮卡丘边跑边在心里说道。


 


这次皮卡丘犯了个错误。


本来它要是和智一起跑,两个目标还不会让烈雀们贸然进攻。但是它现在跟智拉开距离,目标太过显眼,再加上有时候宝可梦之间天生就有敌对意识,结果皮卡丘成了烈雀群起而攻的目标。


被群攻的皮卡丘根本无力抵抗,不一会儿就倒下了。智看到这一幕更加着急了,一边躲避着烈雀的攻击,一边跑上前抱起伤痕累累的皮卡丘,紧紧地护在怀里,继续往前跑。


智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摆脱身后追赶的烈雀,也不知道要逃到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他只知道,不能,不能再让皮卡丘受伤了。


 


智抱着皮卡丘来到道路的尽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瀑布,彻底傻眼了。左边右边都没有路,回头一看,烈雀已经紧追而至,没有退路的智只好咬咬牙,抱紧了皮卡丘,深深地吸一口气后,纵身跳入湍急的瀑布,落入水中后,被急速的水流一直往下游冲。在水中,智迷迷糊糊地看见几只宝可梦朝自己游来,他避开几只后,衣领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他挣扎了几下,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往上拉。只听“哗啦”一声响,他和皮卡丘都被拉上了岸,一个橘色头发的少女正惊奇地看着他们。


智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后,感激地抬头跟那名少女道谢:“谢谢你哦……”


 


“啪”的一声响,智怔住了,红肿着脸颊,不明所以地望着那名少女。


 


“为什么它这么凄惨的样子?”少女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智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不是自己弄伤的,跟自己没关系?可是,如果不是自己对烈雀扔石头,又怎么会招来烈雀的攻击?皮卡丘又怎么会受伤成这个样子?所有事情的根由,都是因自己而起。身为训练家,他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宝可梦,还让它受这么严重的伤……


自己还真的是很没用呢。


 


“是我不好……”智低下头,看着奄奄一息的皮卡丘,满脸的悔恨。


少女见他这个样子也愣了一下,然后催促着:“那还不快点带它去常磐市的中心治疗?”


仿佛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智一下子站起来,急切地求证道:“这附近有医院吗?”


少女似乎对他这个问题感到十分无语,点头道:“当然有啊,宝可梦中心。”


看到希望的智接着问:“那么常磐市在哪里啊?”


“那边!”少女伸手指着一个方向,没好气地答道。


 


这时天边传来一阵鸣叫,两人回头一看,智吓得大叫着“快跑”,赶紧转身就跑。看到旁边有辆脚踏车,连忙将皮卡丘放到车筐内,还不忘跟那名少女打着招呼:“不好意思,这个先借我一下。”


“哎,那是我的脚踏车!”少女大声呼喊着。


“我会还回来的!”


但智也顾不上许多了,拼命地蹬着脚踏车,希望能尽快摆脱烈雀的追赶,把皮卡丘送到常磐市去救治。不过,这个时候的智还并不知道,往后的他跟那名少女,还有脚踏车,都结下了“不解之缘”,但那也是后话了。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天边还传来隐隐的雷声,无不昭示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皮卡丘躺在车筐内,看着智拼命地蹬着脚踏车,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苦笑。


 


笨蛋,明明不用管我就可以了啊。真的是……


 


“再支持一下,我们很快就到常磐市了。”


耳边传来的声音是那么焦灼,好像还有点颤抖。皮卡丘吃力地睁着眼睛看向那个自称是自己的训教家的少年,脸上觉得一片潮湿,抬头一看,大雨倾盆而下。


烈雀也紧追而至,它们不停地攻击着智,而智则努力地保持车子的平衡,可是当脚踏车冲出石坡时,因为湿滑的地面,智摔了出去,皮卡丘也掉了出来,滚到一旁。


智趴在冰冷潮湿的地上,满身的泥泞,看着和自己一样,摔倒在地的皮卡丘。皮卡丘也睁着眼睛看着他,身上的伤混杂着泥水,但看向他的目光却那么平静。


 


“皮……皮卡丘。”智爬到皮卡丘的身边,伸手轻轻摸了摸它,当冰凉的触感从指间传达他身上时,智很恨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自己太没用,连自己的宝可梦都保护不了;是自己太没用,连一只宝可梦都收服不了;是自己太没用,连遭到野生宝可梦攻击都不知道该如何自救;是自己太没用,连自己的宝可梦受伤都无能为力;是自己太没用,连带着皮卡丘走到常磐市都做不到!


 


皮卡丘看到智拿出那个让它无比厌恶的精灵球放到它面前,笑着对它说:“皮卡丘,你进来这里面吧。”


 


什么?


 


“我知道你很讨厌进去里面……”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只有这样,你才有得救的可能。”


 


那你呢?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智慢慢地站起来,那张混杂着雨水、泥土,还有几处擦伤的脸看起来万分狼狈,但目光却十分坚定。他转过身,张开双臂,牢牢地挡在了皮卡丘的面前,看着空中那群蓄势待发的烈雀,大声地说:


 


“你们这些家伙,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真新镇的智,要成为世界第一宝可梦大师的人。我怎么会输给你们?我要把你们全部都收服!”


 


大笨蛋!大傻瓜!这样子有什么用?只会让烈雀的攻击更加毫不留情!怎么会有这样傻帽的的人?


 


“皮卡丘,快点进入精灵球里面吧!”


 


皮卡丘愣了。挡在它面前的智,手臂微微地发抖,却坚决不让那群烈雀冲过来攻击自己。皮卡丘知道,他,也是在害怕的。


 


“快进去啊,皮卡丘!”


智的催促声再次传来,皮卡丘低头看了看放在自己面前的精灵球。它知道,只要它伸出爪子轻轻一碰,它就安全了。


 


只要它就这么伸出爪子,轻轻一碰……


 


“来吧,烈雀!”


烈雀也失去了耐心,全部群起而攻。智都能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抖得厉害,但他还是睁大了眼睛,挡在皮卡丘面前,为它争取进入精灵球的时间。


 


烈雀靠得越来越近了,智咬着牙,睁大了眼睛看着它们,心里祈祷着皮卡丘能快点进入精灵球,好躲过这一劫。


 


这个人,很傻,也很呆。什么都不懂,连一只波波都收服不了。还笨手笨脚的,闯祸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可是……


 


皮卡丘奋力地奔跑着。它跑到智的身后,用力一窜,从智的肩膀一跃而出,迎着大群的烈雀,配合着天上劈下的闪电,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发出了自己最大的电流。


 


他是我的训练家,我不准你们伤害他!


 


 


终于,乌云散去,智再次睁开眼睛,在一缕阳光的照射下,他看到皮卡丘躺在他的对面,虚弱的小脸上泛着笑容,它的目光是那么温暖,驱散了自己身上的冰冷。


 


“pika~qiu”


“你,在叫我吗?”


看到皮卡丘点点头后,智笑了。虽然一张花猫脸看起来很傻气,但这个笑容却让皮卡丘记在心里。一记,就是一辈子。


 


这时天空传来的鸣叫声让他们不禁抬头望去。只见一只飞鸟缓缓飞过,浑身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像是披着一件金色的霞衣。它迎着风而飞,一直飞到天边的彩虹深处,最后消失不见。


 


这当然不是什么飞鸟,智再笨也知道那是一只宝可梦。可当他想知道那是什么宝可梦的时候,图鉴却没有帮他解除疑惑。


 


“没有资料。在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宝可梦尚未被发现……”


 


那是一只没有资料的宝可梦。


 


尽管心里疑惑重重,智还是没有继续追查下去。他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把皮卡丘送到常磐市去治疗。他略微收拾了一下,抱起皮卡丘,踏着泥泞的道路,继续朝常磐市的方向赶去。


终于,当他看到那座被落日的余晖笼罩着的城市时,心里几乎欢喜得要发疯。低头看看皮卡丘,皮卡丘似乎也知道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也松了一口气。它勉强撑起身子,轻轻地舔了一下智的下巴,对他笑笑,表示自己没什么事,他可以走慢一点,因为他身上也有伤。


智没有耽搁,将皮卡丘紧紧地抱在怀里,开始朝那座城市跑去,他早到一秒,皮卡丘就能早一秒得到治疗。


皮卡丘被他抱在怀里,看着他急切的脸庞,心里却十分平静。其实它并不是不会与人类相处,它只是在等一个可以让它值得追随的人。而它的运气很不错,这个人有点笨,有点傻,但它还是要说:


 


“你是我的训练家,以后请多多指教。”









March
03
2017
 
评论(2)
热度(119)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