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红线

·深夜摸鱼,看完第七集后炸了,这个官方我很服气

·短篇(我的文还没官方甜hhhhh)

·灵感来源于一首歌 mikito P的《アカイト》(红线)

·剧情和人物设定有参考歌中的内容,也就是一方为偶像(详情可看《离去之原》《四十七》《红线》这三首歌的PV)

·推荐BGM:いとえこうき - アカイト(个人最喜欢他唱的这个版本wwww)

视频链接:戳我



图By@我的名字是緑姆乾(微博)

    

       红线


       在这个寒冬的季节里,校园依然充满了银铃般的欢声笑语。学生们穿着厚重的衣服来到学校,呼出的气息犹如是在刹那被温度所冻结,依稀有了搭配它的色彩,脸颊上泛起的些许红色,更是给这个银装素裹的日子增添了一份活力。

       降落的细雪像是乘着带有歌曲的风,富有节奏地从天空飘下,有些还轻触在窗台或是透明的玻璃上,用自带的画笔给它们绘上一副美丽的图像。

       从耳机中倾泻而出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入耳中,磁性的男音带着魅惑的音色但又不失一丝歌曲中本该含有的忧伤,竟让人觉着他那有点慵懒的唱法不过是对命运的一种无力感慨罢了。

       (即便是这样,还是喜欢你啊。就算是再怎么肮脏的未来,我也无所谓。)

       “即便是这样......还是喜欢你吗?”

       望着窗外飘落的点点白雪,像是陷入了一片洁白的苍茫雪原,青年的思绪在时间的转动下如装上了一双翅膀在蓝天中飞驰翱翔,直到有人在远处呼唤了他,这才停下了扇动,落于地面。

       “勇利你也听维克多的歌啊?”

       扎着丸子头的可爱少女探头到胜生勇利的桌前瞧了一眼,当看到音乐播放器里显示的歌曲是她非常熟悉的名字之后,她便惊喜地开口说道。

       “啊?嗯......”

       因被人突然地打断思绪,胜生勇利呆楞了一会儿。在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他的心中似乎还有了莫名的慌张感,就连一句普通的肯定都变得很含糊,一点都不果断。

       拉开身边的椅子坐下,优子由于胜生勇利的回答神采飞扬,拍了拍手表现出她的兴奋之情,便和对方聊起了这位刚出道就人气旺盛的男歌手。

       “勇利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维克多的啊?我是在他今年出道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出道曲《离去之原》超好听!他真的是一名很棒的歌手呢!”

       得到胜生勇利同意的优子接过他递来的一边耳机戴上,开始于短暂的课间享受着她喜欢的歌手的歌声。每次听到维克多的歌声,优子都感觉自己似是被净化了一样,留恋那样的声音,想要把它永远的留在耳边迂回不止。

       《离去之原》是维克多的出道曲,这首曲子所讲述的既是一对交往中的恋人,在女方当上偶像后两人的恋爱终止,可男方依然深爱着她的故事。

        优子十分喜欢这首歌,从发行单曲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听到了现在。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吗?”

       听闻优子问话的胜生勇利迟疑了一下,他似乎是在这句话说出后做起了深思。只见他的眉目微皱,眼帘垂下,虽然阳光并不灿烂耀眼,可他的脸上仍然像是被投下了一层阴影,逐渐阴霾深沉。

       “......两年前吧。”

       如是感叹的呢喃,胜生勇利握紧了手里的音乐播放器缓缓出声。

       随着音乐的节奏在摇摆着身体的优子忽然停下,她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好友,有神的目光也因他的话语渐渐呆滞。

       “诶?”


       *


       急促的奔跑声在无人的走廊上响起,伴随着男性的喘息久久回荡。 
 
       殷红的霞光透过窗格不留余力地铺洒着,微风吹拂,窗帘摇曳,奔跑的少年被柔软的布料轻轻抚摸过身体,只存留瞬息的黑影。 
 
       脚步在到达目的地后放缓了些微,少年半弯下上身,扶着门边想要让自己缓和一阵,但心里的焦急已是不允许他这么做。 
 
      再度迈开步伐拖动疲劳的身躯,仅需要一个转身,他就能看见自己期盼的人了。 
 
      那人坐于琴房里的一张椅子上,银色的发丝在余晖中犹如泛起了温和浅淡的橙光,棱角分明的脸庞亦是在这个光芒之下温柔似水,令人目不转睛。 
 
       望着眼前的人,他逐步陷入了刻有那人身影的空间无限徘徊,少年站在了门口许久,竟是希望时间静止,不去打扰这美妙的一刻。 
 
      “勇利,你来了!” 
 
       发现杵在琴房外的少年后,银发男子欣喜若狂。他放下手里的吉他摆置在一边,而后就快步上前拉近了与胜生勇利的距离。 
 
       “是......成功了吗?” 
 
       胜生勇利因对方的接近回了神,可能是残阳如血色般的红,脸庞被光芒照耀,也浮现了一片可爱的红晕,眼里好似闪着仅能在夜间见到的星光,深焦糖色泽的眼眸璀璨若明珠。 
 
       “嗯!” 
 
       张开双臂拥抱住面前的人,仿佛想将他的身体融入自己似的,银发男子紧紧搂着胜生勇利,让他觉着呼吸都开始变得紊乱困难。 
 
       不过,他却是心甘情愿地被对方抱着。 
 
       “我的梦想实现了。谢谢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清淡的香味充斥于鼻中,宛若空气里均弥漫着这样的气味。 
 
       回抱着银发男子,胜生勇利把脸庞埋于他的颈间贪婪地嗅着这个使他安心的味道,内心掠过一阵名为幸福的暖流。 
 
       然而在倏忽间,清晰的意识在此刻丧失,眼前的画面徐徐扭曲且被抹上了浓厚的墨汁。他只能听到那人关切的话语尤其急躁,在胜生勇利的耳畔反复轰炸,但声音却是愈来愈弱小。 
 
       如同他与银发男子远隔天涯,离着无垠的大海,再也见不到人,触碰不到彼此的双手。 
 
       即使是声音,也传递不到对方的那头。 
 
       “胜生同学,请醒一醒!” 
 
       女教师忍下了自己熊熊燃烧的怒火,推了推趴在桌上沉睡的青年,现在正是上课的时候,居然有人在她的课上睡觉,她自然是非常生气的。 
 
       被人推了一下的胜生勇利像是给噩梦惊醒,他迅速坐起,上身挺得笔直望向了对他动手的女教师,脸上尽是惊恐的表情。 
 
       环顾四周,几十道目光朝他投射过去,随之而来的就是对他的小声嘲笑,极其刺耳难听。 
 
       困窘的氛围在他的周身萦绕,胜生勇利羞红着脸低下头,同女教师表达了自己真诚的歉意。在对方的提醒之下,他最终被宽恕了。但在这节课上,他还是沦陷进了如沼泽般的回忆之中。 
 
       他们之间,已经有两年没见了啊...... 



       *



       走在大街上,身边不断绕过匆忙走过的行人,脚下是一层厚厚的积雪,身后踩踏出的脚印如若是编织成了长条的锁链。 
 
       街边小巷中不乏有商人的嘹亮吆喝声,胜生勇利忽然停下了脚步,可他并非因此驻足,而是在左侧商店橱窗里贴着的海报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这是维克多的最新单曲《红线》的宣传海报呢。” 
 
       少女站在胜生勇利的旁边为他解释道。优子最近搬了新家,因为他们居住的地方是在同一个方向,所以两人便经常在放学后一起回家。 
 
       班上的同学在看到此情此景后都有调侃过优子和胜生勇利的关系,但全部都被当事人否定了。毕竟优子对胜生勇利的感情只会是友情,而胜生勇利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只不过,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即便优子是他的好友,她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对方只是和她说了他有一个喜欢了两年的人。 
 
       闻言的胜生勇利微微点头,可他没有看向优子,而是一直将目光落于橱窗中的海报,然后情不自禁地抬起了手,想要触摸被玻璃隔着的纸张上的那人的名字。 
 
       雪花在指尖碰触到玻璃的那一瞬间像是不甘心只落于坚硬的地面,想要感受到一丝柔软,它挤进了指腹与玻璃的微小空间里,受到暖和的温度融化成了冰冷的水珠,水迹沾于面上,有些朦胧了字迹。 
 
       明明仅仅是些许的涵盖,胜生勇利却觉得眼前的名字越发的模糊。仿佛是一处温泉泉眼不断地涌出清澈的温热水流,视线里的画面逐渐变得不清晰,整个人好似堕入了深海之中,沉溺进那一抹无尽的蓝色里。 
 
       “你怎么了?” 
 
       疑惑地看着一言不发的胜生勇利,优子凑到了他的前方就想把他的神情瞧个彻底,但是胜生勇利在这时是急速的反应了过来。似乎是想要遮掩着什么,他立刻把头扭过一边不让优子看见,手指抹了一下眼睛,之后才慌张地吐露出话语。 
 
       “没......没事。” 
 
       见胜生勇利说着自己没事,优子亦不去过问太多,说起了一个让她兴奋的话题。 
 
       “下个周末维克多会来这里开握手会,我们一起去吧!” 
 
       一想到维克多回来这个城市举行握手会,优子就激动不已。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天起她就夜夜失眠,导致最近在上课时都容易打着瞌睡,学习也静不下心来。 
 
       “握手会?” 
 
       胜生勇利对此很是惊讶,他看了下优子,又回头看着海报上的那人,全身的血液沸腾燥热,心跳加速至稳定的身躯都有了颤抖。 
 
       “嗯!一起去吧?” 
 
       “......好。” 
 
 

      


       屋内纯白的墙壁上贴满了多张彩色的海报,在四周角落里还堆积着很厚的多打杂志报刊。 
 
       这些无一例外的,都是与那人有关的东西。 
 
       多套衣服被胡乱地丢在了床上或是挂在了椅子上,胜生勇利拿起一件衣服站在镜子前比了比,然后他不满地摇头叹气,又一次把手中的衣服甩到了一边。 
 
       不好看,这些全都不好看。 
 
       在平日里很少对穿着讲究的胜生勇利,此刻竟是做起了挑选衣服的工作。他从衣柜里拿出了不少衣服,但没有一件是令他满意的。 
 
       想要以自己最好的模样去见维克多,这对于胜生勇利来说相当重要。 
 
       胜生勇利与维克多相识的那年还是在读中学的时候。他和维克多虽不是同一个班级,却因为共同喜欢音乐而熟络了起来。 
 
       维克多很喜欢唱歌,会演奏多种乐器,也会作曲。而胜生勇利的文采不错,有时会帮他写一些文字,作为维克多原创歌曲的歌词来用。 
 
       在校园的文化祭上,维克多的表演获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不仅仅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貌,还因为他的才华横溢。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歌手,在音乐界上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胜生勇利很支持维克多,经常陪着他一起钻研音乐,两人也渐渐成为了交心的好友。 
 
       可是,在这些快乐的时光中,胜生勇利却有了烦恼。 
 
       毕竟,他对维克多的情谊从友情转变成了爱情,这当然会成为一种困扰。 
 
       他有想过和维克多表明,可若是告白了,维克多会有如何的反应呢? 
 
       胜生勇利不敢去思考那样的后来,他很害怕两人的友谊会因他毁灭。 
 
       维克多对他的感情是否会变成那样? 
 
       对于胜生勇利而言,维克多的美好依然是泡沫般的幻影,转瞬即逝。 
 
       当听到维克多被唱片公司看中之际,胜生勇利确实是高兴的,但在那瞬间的感动之后,他却是溢出了悲伤之情,不过是被他隐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 
 
       他们因梦想不再见面,胜生勇利单单是凭借着电视和杂志上报道的消息知晓维克多的情况。 
 
       而在维克多出道前的那一年,消失匿迹的他更是使胜生勇利如发狂一般的书写下了对他的思念。 
 
       从书桌底下拿出一个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均是一封封信件,多达几十。 
 
       这里全部都是胜生勇利在维克多杳无音信的那一年写下的。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用光了多少支笔,多少张纸,只是有一个声音在他的心里告诉着他,他需要写下去。 
 
       既然话语无法到达,那么文字呢? 
 
       可惜的是,胜生勇利还是没有成功。 
 
       维克多离开了原本居住的地方,也转了学,每次拨通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回复胜生勇利的依然只有冰冷的女声。 
 
       写下对他的思念的信,没有填写任何的地址亦是寄不出去,所以它们仅是安然地躺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渴望自己被拆开的那一天。 
 
       是时候了吧? 
 
       将箱子里的信件全数放进了一个大背包里,胜生勇利打算在握手会的这一天将它们带给维克多。 
 
       只要这一次,一次就好。 
 
       把他的任性贯彻到底,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他们,在遥远的彼端相望,灰白的烟雾缭绕,两人于雾中缓缓隐匿了身影。 
 
       在出门之前,胜生勇利摸了下右手上戴着的一条红绳,这是在中学时他亲手用多根红线编做的,并且他还赠予了维克多一条,希望他在星途上大红大紫,充满好运。 
 
       这也意味着两人之间会被这根红线紧紧相牵,尽管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存在,可仍是不断。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留着? 
 
       这样想着的胜生勇利即刻又跑到了衣柜前翻找起里面的东西,最后,他终于是在最里面的一处找到了他想要的那件衣服。 
 
       这是他读中学时的校服,纵然穿上或许会显得小了些,不过他还是选择了换上。 
 
       中学时代,是他与维克多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因此胜生勇利再度穿上了中学时的校服,希冀维克多能够在阔别两年后一眼就能认出那年模样的他。 
 
       他......应该不会忘记自己吧? 
 
 

       *


 
       在胜生勇利和优子到了握手会的地点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冗长的队伍。上百位女性丝毫不惧怕这个冰冷的季节,早早就来到这里排起了队。 
 
       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的心情已经超越了畏寒的心理,像是被点燃的炽热火花流窜在体内,她们只感觉而今是火热的,内心激动澎湃。 
 
       优子在排队的时候也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整个人来回晃悠,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维克多了。在看到胜生勇利异常淡定的表情之时,她瞬时茫然了片刻。 
 
       “勇利,别那么紧张嘛!” 
 
       大力拍了下胜生勇利的肩膀,优子猜测着他是大概是要见到偶像所以过于紧张得不知所措,就想要他放松身心,不要那么束手束脚的。 
 

       胜生勇利被优子的举动吓得叫了一声,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随后和优子解释着自己并不是紧张。


       他只是在担忧,但不会和优子说明原因。

 
       在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终是轮到了他们。因为胜生勇利排在了优子的前面,所以他比优子先进到了那里。 
 
       双手紧握着背包上的背带,胜生勇利走向了维克多所在的位置。 
 
       与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的有所不同,当真实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时,胜生勇利只觉得有些难以置信,那人恰似是发着看不见的光辉,尤为耀眼。 
 
       先前还和优子说着自己并不紧张,可到了如今却是成为了一句谎言。缓慢地走到维克多的面前,胜生勇利由于紧张而低下头来,脸部被围巾遮掩了不少,使人几近看不清他的样子。 
 
       维克多在看到来人后表情有了一些微小的变化,诧异的神情停留在了他的脸庞上,不过仅仅是短短几秒,他就又恢复了迷人的微笑,对着这一位想要和他握手的人说了句...... 
 
       “你好。” 

 
       看着对方主动伸过来的右手,胜生勇利的面容有点失色,白皙的手腕上空空如也,只是被衣服包裹着,温暖了身体。 
 
       熟悉的声线所说出的话语也是那么的陌生,就连简单的一句“好久不见”都说不出口。在这个喧嚣的环境里,这个问候亦如刻意放大了声音提高了音调长久地环绕在胜生勇利的脑海之中。 
 
       身后的人群在看到失神的胜生勇利后起了骚动,她们似乎是不悦他不理会维克多的行为,纷纷皱眉议论起来。 
 
       优子焦急地扯了下胜生勇利的衣袖,示意他赶紧回过神来。认知到不对劲的胜生勇利马上清醒了许多,带着沉重复杂的心情握上了维克多的手。 
 
       他们最终触碰到了彼此,在两年后的这一日。 
 
       “我很喜欢你的歌!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在道完这句话时,胜生勇利感觉到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又紧了几分,且在放开后,那人的手指像是有意一样地划过他的手心,致使他面上一红生起了热气。 
 
       “谢谢。” 
 
       笑意在脸上渐浓,维克多说出了对胜生勇利的感谢,湛蓝似海的眼眸好像缀满了星辰,愈发光亮。 
 
       但胜生勇利没能看到维克多眼里的明亮。在同维克多握完手后,他便转身跑离了那里。 
 
       “勇利,你不是要送他信吗?” 
 
       少女朝着胜生勇利离开的方向大声吼道,可对方依旧是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沉重的背包在奔跑之下于各个方向在青年的背上稍微晃动着,银发男子目送他远去的身影,笑容亦是在这一刻被渐远的距离擦掉了痕迹。 



       *


 
       昏黄的路灯在夜间下寂寞不堪,宛如要给这寂寥的墨色添上色彩,洁白的雪花又于空中飞舞落下。 
 
       寒了温度,也寒了人的心。 
 
       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胜生勇利打开背包拿出了里面的一封信件,看着信上早已被泪水模糊的字迹,他还是不争气的在现下让眼里清晰的画面再次变得朦胧。 
 
       从那以后,他和维克多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呢? 
 
       那只是一个无限增加的数字。 
 
       永远不会停止前进的跳动,也永远没有尽头。 
 
       回忆起今天的握手会,胜生勇利不禁为维克多感到高兴,但不可否认的,他的内心也有了抹不去的忧伤。 
 
       维克多已经是个明星了,他实现了梦想,不再是一个普通人。 
 
       他是那么的耀眼,亲手推开了崭新的大门,去往了另一个世界,而自己,却总是站在老旧的这边,一尘不变。 
 
       因此,像那样毫不起眼的东西,他也不会再戴在身上了吧? 
 
       亦如毫不起眼的他一样,只会随着空白时间的流逝,被维克多遗忘。 
 
       果然......他还是不记得了呢。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你啊......” 
 
       自嘲地拉开嘴角,胜生勇利在这样的笑容中流下了颗颗泪珠。 
 
       扬起头部望向飘雪的夜空,他深呼吸一口气,想让眼泪不要掉下。 
 
       他不想再哭泣了。 
 
       如今,胜生勇利在心里有了这样的决心。 
 
       站起身来走向了长椅的一侧,那里放置着一个垃圾桶,胜生勇利决定将这份寄不出去的情感埋葬,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 
 
       握着信封的手还在颤抖,好几次想丢进垃圾桶里,却是因手抖找不准入口而把信掉在了地上。 
    

       捡起了一次又一次,胜生勇利鼓励着自己不能后悔,左手握上了右手的手腕希望它不要再抖动。这一回,他是准确无误的把信伸入了入口。


      “再见了,我最初的人。”

 
       如蚕吐丝的轻言慢语从嘴里流出,就在他即将把信从手里松开的时候,一人的喘息声突然近至胜生勇利的耳畔,手掌被人牢牢抓住,松开又变成了紧握,信件亦没有自他的手中滑落,掉于肮脏的桶内。 
 
       “那些信,能给我看看吗?” 
 

       将视线慢慢移至银发男子握着他的左手上,仅见他手腕上戴着的那条红绳在这漆黑的夜间如旧鲜艳夺目,艳了眼眸。


       无论距离有多么遥远,未来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两人,他们都只是被那命运的红线紧紧缠绕,永不切断。 



       ——无数次地恋上你,又无数次地怨恨你 

              紧紧相连的线,温柔地束缚着我

              所以必须说出口

              即便这样,我还是喜欢你啊

     

              End.

——————————————————————————————

感谢かぜ桑对本文的长评解析!!!:

文中两人的设定与原剧情有些不一样,维克多是偶像,而勇利才是那个陷入相思之苦的人。

维克多与勇利在初中时候认识,两人一起做音乐,然后直到维克多当上了明星,两人分开没了联系。有一年维克多杳无音信,勇利说的两年前指的是杳无音信的一年再加出道的今年,文章时间线为年底。优子问勇利什么时候喜欢上维克多的,他说了两年前,优子很惊讶,因为维克多是今年才出道的。

关于维克多戴没戴红线,实际上他是戴着的,有一个细节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吧?wwwww还有就是维克多认出了勇利,只不过因为在公众场合,他不能同他道一句好久不见。

因为很喜欢这首歌,所以写了这篇文,希望大家会喜欢~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你啊。”一直觉得这句话很美,就像勇利对维克多那样,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即使他忘了自己,维克多都是他最初喜欢的人,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额......我还要说什么来着???被官方炸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这周官方搞事,我也要去搞事了!具体请期待《我们结婚了》后续!


November
17
2016
 
评论(38)
热度(494)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