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争执

·原著向,短篇,HE

·时间线为:大奖赛结束,维克多和勇利正式交往,处于高度甜蜜时期

·今天的我又没填坑,这真的不是刀子

·起名废又开始任性了

    

     争执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嘹亮的怒吼声在房间里响起,青年的肩膀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着,双手亦是止不住的颤抖。他一改往日的平静,变得尤其暴躁,而导致他这样的罪魁祸手就是此刻站在他对面的那个人。

 
       前一秒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于胜生勇利的话语吼出之后,像是耀眼的朝阳被云层遮住,大地缺少了阳光的洒落,骤然间乌云掩盖了蓝天,颜色逐步灰蒙。维克多蓦地神情严肃,脸上霎时阴沉了不少。 
 
       “为什么?”维克多凝视着眼前的人说道。 
 
       他没想过胜生勇利会一直拒绝他。想起以前对方就有不听他话的情况,但是从来都没有像这一次严重过。 
 
       心里的痛苦与无奈交织错乱,似是搅乱的丝线团一般解不开,最终打成了多个死结。 
 
       他的恋人会不会没有想走到那一步,或是有可能在以后离开他的身边,这样的猜想于维克多的脑海里乍然浮现。 
 
       整个人犹如在昏暗的空间里迷失了方向,无限地徘徊,因为找不到出口而心慌不安。此时的维克多有些惶恐那样的事情会发生,即使那只是微小的几率。 
 
       素来自信的心理在这一秒已是没了防护的保障,假如胜生勇利再做出些什么不可预料的行为,那就极有可能像是摔在地上的玻璃杯支离破碎。 
 
       “......反正就是不行。” 
 

       咬紧牙关,望着维克多渐渐复杂的表情,胜生勇利没想过退步。因为在这一次,他认为自己做的并没有错,所以他不会妥协。

 
       无论维克多问他多少次,他依然会这么回答。 
 
       “你在害怕......” 
 
       “我没有!” 
 
       打断维克多想要说的话,胜生勇利又一次抬高了音调,视线随处游走。他的话语如若在旁人听来一定是坚定真诚的,可在维克多听来,却不过是为了遮住他内心的恐惧而做的一种掩饰罢了。 
 
       有时候,胜生勇利就是这样。他只是用这种方式一味地逃避,逃向那就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远方,一个人躲在角落默默地承受着。 
 
       “勇利,维克多,来吃午饭咯。” 
 
       宽子的声音于门外传出,恰好给这紧张的气氛得到了些微的缓解。不过两人的怒火并没有消失,依然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心底的最深处旺盛迸发,找不到清冷的泉水将它浇灭。 
 
       胜生勇利听到母亲的声音顿感获得了救援,他不想再和维克多僵持下去。于是,他便走过了维克多的身边,打开房门下了楼去。 
 
        * 
 
      身材胖乎乎的妇女看着坐于她对面的两人,不禁觉着很是稀奇。客厅里正弥漫着一股叫做尴尬的氛围,明明是温暖的春季,却也感觉冷如寒冬。 
 
       仿佛又是一次寒流袭卷了九州长谷津,让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披上了美丽冰冷的银装。 
 
       在平日,两人在饭桌上通常是有说有笑的,可如今,他们竟是沉默不语。 
 
       虽然还是照常的吃着饭,也不是有了没心情进食的症状,不过宽子还是认为这两人之间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胜生勇利的表情是再明显不过了。他的神情淡漠到像是变了一个人,相当陌生,就连作为母亲的宽子都有点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这不像是他平时的模样。 
 
       “我吃饱了。” 
 
       “你要去哪里?” 
 
       及时出声询问着想要离家的胜生勇利,宽子对他投以了关切的目光。 
 
       胜生勇利在听到母亲的问话后并没转头直视着她,仅仅是低下头,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就轻声说道:“去散散心。” 
 
       说完,他就关上了客厅的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 
 
       “你们......是起了争执吗?” 
 
       意识到自己不能从儿子的口中得到半点讯息,宽子只好从维克多的身上下手。 
 
       身为胜生勇利的教练,两人的关系极其亲密,甚至在一些时候,宽子还会产生他们已经相恋的错觉。 
 
       维克多放下手中的碗筷,盯着瓷碗上的纹路许久,如同是将上面的条条细纹都数清了之后,他才缓缓于嘴角拉出一个弧度,笑意浮上面容。 
 
       “怎么会呢。” 


       *

 
       步伐不疾不徐,胜生勇利行走在人烟稀少的大桥上,眼中盛着波澜不惊的湖泊,只想把紊乱的思绪一一抚平,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再回去面对维克多。 
 
       “你怎么也跟来了?” 
 
       俯瞰着跟在他脚边的棕色贵宾犬,胜生勇利深深叹了一口气。 
 
       维克多养的这只贵宾犬一贯喜欢跟着他,就好比是它的主人一般紧抓着他不会放手。这让胜生勇利好几次都以为这其实是他的小维,而不是维克多的马卡钦。 
 
       蹲下身来与马卡钦平视,胜生勇利揉了揉它毛绒绒的脑袋,随后把它抱于怀中,想要以此来安慰自己。 
 
       “其实......我也想和大家说啊。” 
 
       尽管他清楚马卡钦只是一只贵宾犬,但胜生勇利还是对它倾诉了自己的心里话。 
 
       他和维克多在方才吵了架,这是毋庸置疑的事。而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维克多想要向众人公开这段原是秘密的恋情。 
 
       这件事早在一个月以前维克多就已经穷追不舍了,他不断的向胜生勇利提起,却总是在对方的身上吃了瘪,全部被拒绝。 
 
       就在今天,维克多又和恋人说起了此事,实在是忍无可忍的胜生勇利便失礼地吼了维克多,希望他不要感情用事。 
 
       同世人公开他们的恋情不是过家家样的轻松简单。两人的性别相同,还都是世界上知名的花样滑冰选手,这从根本上就和别人有了差异,更何况他们的爱情是禁忌的。 
 
       胜生勇利和维克多是在半年前确定关系的,那时候正好是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结束,他在维克多的教导下成功取得了优胜,拿到了属于他的第一枚金牌。 
 
       而在那之后,他就和维克多表白了。 
 
       于训练的日子里,胜生勇利的憧憬之情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最初,他只认为是自己太崇拜维克多而有的错觉,但当想到维克多在比赛结束后大概会离开,他就有了如海水淹没至窒息般的难过。 
 
       祈求他不要离开,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即使他会成为一个自私的人,胜生勇利也想要维克多只因他驻足。 
 
       在大奖赛开始之际,胜生勇利已经知道他从全世界人的手里抢走维克多了。 
 
       那么,就让这个时间永远持续下去又未尝不可呢? 
 
       就让他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好了,带着沉重的枷锁,背负着洗不去的重罪。 
 
       这样的他,甘之如饴。 
 
       胜生勇利不是没有想过会有恋情公开的那一天。 
 
       但每次一想到他们公之于众后的未来或许会变得艰难险阻,他就急忙打消了这个念头,不去有过多的奢望。 
 
       维克多经常会把两人的合照放在Ins上,虽然有不少人只是觉得他们的友谊很深,不过还是有些人察觉到了什么,在维克多的Ins下留言问着他们是不是交往了。 
 
       纵然这不是恶意的言语攻击,可看着这样的字眼,胜生勇利便惶惶不安,一整日都心神不宁的。 
 
       “马卡钦,你说我这样做对吗?” 
 
       实际上,胜生勇利也不知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毕竟维克多看起来很不高兴,这是他们头一次争执得如此厉害。 
 
       棕色的贵宾犬并不能回复胜生勇利的提问,它可不会说人话。单单是用湿润的舌头舔过他的脸颊,想要带走他的悲伤。 
 
       “要是觉得我做的对的话,马卡钦你就叫一声,要是觉得不对的话,你就摇尾巴吧。” 
 
       兴许是胜生勇利一时之间也不知所措,他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来判断着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 
 
       马卡钦用黑如耀石的圆眼盯着胜生勇利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嘴里哈着气,摇摆起了自己的尾巴。 
 
       “唉。” 
 
       果然是那个人的宠物,想想都明白它不可能会站在自己那边。 
 
       胜生勇利感慨道。放开了马卡钦,他起身走向了回家的方向。 
 
      或许......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


       与马卡钦一同回到了家里,在路过宴会厅之时,胜生勇利停了下来。他望着紧闭的大门踟蹰了片刻,最后,他还是没有去找维克多交谈解开两人的误会,反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马卡钦,你怎么还跟着我?” 
 
       不解地看着依然围着他转的马卡钦,胜生勇利疑惑道。 
 
       可这只贵宾犬就是不为所动,照旧站在他的身边,还时不时地用嘴拉扯着他的裤脚,似乎是想让他去一个地方。 
 
       “发生了什......!” 
 
       话语还未说完,左侧的房门便猛然打开了。胜生勇利惊讶地看向突然敞开的门,这才认知到有人在他的房间里。 
 
       一只手从门里迅速伸出,抓着胜生勇利的手腕就把他拉了进去,马卡钦叫了两声,但好像是发现了那是他的主人,便仍是乖巧地不去理会,趴在了胜生勇利的门外,闭上眼睛休憩起来。  


(后续走微博,给LOF跪下了!不过是个熄火小破车而已!)

  微博链接:戳我


——————————————————————————————

看了这两周的更新后,忽然觉得勇利其实也有很要强的一面。特别是在他与维克多的关系更亲密了以后,逐渐地他就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坚持,会去不听维克多的话,似是一种反抗。

那么在两人成为恋人之后,肯定也会如此吧,即使他们可能很少吵架,但是难免的也会有一次很严重的争执。

本文两人争执的原因是维克多想公开恋情,觉得不需要去理会别人的目光,想要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向世人宣布这就是他的恋人,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而且他也会保护勇利,并不光是满足自己。


但是勇利就害怕维克多会受到伤害,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很爱维克多,不想他被任何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想要他一直完美,一直是他心中的神之形象,因此,这就是他的固执。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只要维克多在身边,什么样的困难,他感觉都能挺过去。


反正维勇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俩的好啊!

以及马卡钦说,它为这两人操碎了心,求安慰wwwww

(厉害了LOF!还能自动检测他们干了什么吗!想要评论慰藉我受伤的心灵,倒地不起)

November
14
2016
 
评论(28)
热度(607)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