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不离

 ·《虚伪》《交易》《无人倾听》后续,血猎X吸血鬼 

 ·架空向,短篇

 ·接化沙结局的HE向后续

·前文链接:虚伪  交易(车)   无人倾听

·好多人怨念那个结局,所以我就写了wwww

·前情提要:勇利因组织给他下了禁药堕落而被维克多杀掉了,本文时间线为很多年后。这个真的是HE~


          不离


       “哇......臭死了!”

 

       推开房门,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捂着鼻子走进里面,尤里被这味道熏的直想作呕。

 

       屋内非常昏暗,唯有稀少的亮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着些许地方,尤里走近窗台拉开遮挡的布料,刺眼的阳光弄得他很是不适,在稍微适应了过后,他才发现这里是有多么的凌乱。

 

       客厅内堆积了许多空了的酒瓶子,东倒西歪地随意跌落在地上,还有一些揉皱成团的纸张安静地趟在一边。

 

       捡起一个纸团打开来看,这竟然是一幅画,上面画着一个穿着花魁服装的人,乌黑的发丝被一根簪子绾起,面容虽然只能算得上清秀,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起初,他以为这画上的人是一位女性,但等到后来,他才认知到这画上的其实是个男人,他是从此人平坦的胸部上看出来的。

 

       又从地上捡起了其它的纸团想要瞧个究竟,尤里发现它们都是一模一样,画上的内容均没变过,毫无例外的都是这位身着花魁服装的男人。

 

       带着满腹疑团,尤里拿着其中一幅画便走进卧室,去寻找他要找的人。

 

       “快醒来,你这个酒鬼!”

 

       一名有着银色长发的男子正睡在卧室里的沙发上,他的手里握着一个酒瓶,似乎在昨天也是酩酊大醉了一场,这里与外面同样是酒味四溢。极其讨厌这个味道的尤里抬腿踹了一下睡在沙发上的银发男子,他想要让他赶紧醒来,因为时间已是不早,他们必须要出发了。

 

       “嗯?尤里,你怎么会来?”

 

       银发男子因这一重击醒来,但还是很迷糊的状态,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只能从那头夺目的金发和较矮的个子分辨着眼前的人是谁。

 

       “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今天你要和我去泰拉斯小镇执行任务的。”

 

       前些日子血猎组织得到了消息,在泰拉斯小镇有吸血鬼出没,所以特此派了尤里和维克多一起前往那里执行清扫任务。

 

       尤里是今年年初进入到血猎组织的,年龄只有十八岁,才刚成年就做着这么危险的事,自然要有个搭档才可保证生命的安全。而这也是近年来血猎组织一直推崇的方式,两人一组,效率也会高些。

 

       “是吗......你也知道我的记性向来不是很好。”

 

       将手里的酒瓶子放在地上,维克多艰难地撑起身子,把挡着脸庞的银色长发撩于脑后,或许是因房间内的光线非常昏暗,那双蓝色的眼眸也显得格外黯淡无光。

 

       “喂,你的东西。”

 

       把手里的画递给面前的银发男子,尤里本是好心的把他收拾起来,怎料想到对方竟然一点都不领情。

 

       “丢了吧。”维克多看了一眼尤里拿着的画,冷漠地说道。

 

       “什么?”

 

       尽管无论哪一张都像是被人糟蹋了一样揉成一团,并且还有酒水泼洒在上的痕迹,可它们都是出色的作品。这是维克多画的没错,不应该就这样浪费丢掉。

 

       “小孩子不懂。”

 

       “我已经成年了好么!”

 

       听到维克多说自己是小孩子,尤里就气急地反驳着他。组织里的所有人都把他当一个未成年人来看待,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他也可以一个人外出做任务杀掉吸血鬼,而不是只能等待有人跟他搭档或是呆在组织里做整理资料的无聊工作。

 

       “因为讨厌,所以才要丢掉啊。”

 

       “讨厌?”

 

       “会做噩梦的。”

 

       无视尤里的愤怒,维克多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他好像喝了很多,步伐踉跄,在前往洗漱间的路上是差点摔倒了好几次,尤里在心里担忧着他到底能不能行,想着干脆还是找上头说明情况,换个人算了。

 

       “一定是喝懵了。”

 

       听着维克多所说的话,尤里不解地嘟囔着,他站在卧室里等了好一会儿,然后终于在等的不耐烦的时候看见了那人从门里出来。

 

       简直是判若两人。

 

       此时的维克多梳起了原先披散的头发,穿着黑色的西装,外面套着长款风衣,干练十足。看着眼前的人,尤里有些不敢相信在几十分钟前他居然是那副令人讨厌的鬼样子。

 

       “你以前是这样的吗?”

 

       从血猎组织成员的口中,尤里有简单的了解过维克多的一些事。

 

       听说他在十多年前就是组织里的一员了,是个厉害的人物,执行任务从来不用与人组队,可以一人深入敌方巢穴杀掉很多吸血鬼。不过在十年前的某一天,他就从组织里突然消失了,很多人认为他是被吸血鬼杀死所以才失踪的,可让人没想到的是,他却在两年前又在组织里露面。

 

       众人纷纷猜测是上头分给了他一个重要的任务,他会消失就是由于此事,且当他归来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不是受了什么过大的刺激。

 

       并非是变得冷漠,而是和别人相处的更加友好亲近,但这样的维克多就会让不少人产生疑惑。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忽然开窍了吗?

 

       不仅如此,他还开始喝起了酒,随身带着酒瓶,还有画画,他的绘画技术相当不错,像是专业级别的,可据说他永远都在画相同的内容,像是对前一张的不满意而练习了成千上万次,只为追求最完美的作品。

 

       想起客厅里如同复制一般的张张画像,尤里亲自证实了这个据说的真实性。

 

       听到尤里的问话,握住门把手想要扭转的动作停下了,维克多沉思了片刻。

 

       “是啊......我以前是这样的吗?我也记不清了呢。”

 

       留下一句话,维克多的身影便逐渐消失在了耀眼的光芒中。

 

      *

 

       两人来到任务地点的泰拉斯小镇,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恰是春意盎然的时节,即便不是什么特别发达的地区,但从人们面带笑意的脸上不难看出他们的生活是快乐的。一想到有吸血鬼残害这里的居民,尤里就眉目深锁满脸怒容,一路上都在骂着吸血鬼的可恶。

 

       而维克多在这时单单是摇头笑笑,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不顾尤里还在原地生着闷气就自己挨家挨户地问线索去了。

 

       从居民的口中得到了部分线索,那个吸血鬼的作案地点常常是在小镇西南方向的一片树林里。那里时不时地会有人进去采摘新鲜蔬果,或许就是看上了它是个隐蔽的好地方,吸血鬼才会对前往树林里的人下手吧。

 

       获得情报的两人决定即刻赶往那片吸血鬼出没的树林,在临走前,当地的居民尤其关切着维克多和尤里,让他们一定要小心,还热情地送上了些食物,解决了温饱的问题。

 

       尤里不禁被他们的淳朴善良所感动,发誓定要杀了那个可恶的吸血鬼。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过仍有彩霞不舍地留在了上空,洒下朦胧的橙光。

 

       一进到树林里,维克多就闻到了那令他尤为讨厌的味道,看来那个吸血鬼杀的人还不少,浓重的血腥味在林间飘散,在他们前进了一段距离后,这个味道亦是愈发的浓烈。

 

       掏出银色的雕花手枪拉下保险栓,维克多示意尤里也拿出武器小心应对,在此时,他有一个危险的猜想,那就是这个吸血鬼正在前面不远处杀着人。

 

       维克多向来对味道特别敏感,尤其是鲜血的味道,尤里还因此曾怀疑过他实际上是一名吸血鬼,毕竟他对血液的味道已经敏感到了一种奇怪的程度了。

 

       果不其然,正如维克多猜测的那样,在两人走了不到五十米之后,他们看到了这起案件的凶手。这是一名男性吸血鬼,他正抱着一位已经停止呼吸的女子,尖锐的牙齿刺入了她颈部的肌肤,吸食着诱人的血液。

 

       眼见此情此景的尤里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吸血鬼,给他来了一个背后突袭,始料未及的吸血鬼只好勉强避开,就在这时,枪声响彻林间,在吸血鬼逃避攻势的那一刹那,维克多以精准的枪法射中了他的头部,吸血鬼最终化沙死去。

 

       被抢了风头的尤里回过身去瞪了维克多一眼,然后又看向了被吸血鬼杀害的女子,双手合十,虔诚地为她祷告,希望她能在来世平安的度过一生。

 

       “什么声音?”

 

       祷告完的尤里正想离开此地,却听见从一旁的草丛里传来了动静,他掏出手枪时刻警惕着,而后去拨开了草丛堆,用枪指着发出声音的那东西。

 

       “人?”

 

       一个看似仅有十岁的小孩躲在了草丛里面,他的脸上布满了泪痕,眼睛通红地像只可爱的小兔子,泪珠不停地从眼角落下,身体也因抽泣而一直打着颤。

 

       在看到尤里之后,小孩从草丛堆里跑了出来,他来到死去的女人身边扑在她的身上哭泣。这个女人好像是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牺牲了自己,自愿死在了吸血鬼的手下。

 

       缓缓走到小孩的一侧,尤里安慰起因失去母亲悲痛哭泣的小孩。

 

       小孩的脸上满是土灰,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一头黑发也乱糟糟的,实为一个落魄可怜的小家伙。尤里把他轻轻抱起,毫不在意弄脏自己的衣服便用衣袖擦干净他的脸蛋。

 

       没有了灰尘的沾染,小孩的脸颊上是粉嫩的颜色,尤里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孩子,打算和维克多说着带他回去。

 

       然而在此刻,维克多却像是看见了什么万分震惊的东西愣在了原地,凝视着他怀里的孩子。

 

       “喂,你怎么了?”

 

       尤里叫了维克多好几声,可对方都没有回答。依旧是一直盯着他怀里哭泣的小男孩,就算有了反应,也只是从他的手里抢过小孩把他抱着,轻拍他的背部。

 

       嘴角微微抽搐,对于维克多的行为,尤里很想跟他大吵一架,不过眼下是没有那个闲工夫让他做这种事情,他唯有站在一边看着维克多好生安慰着那个孩子,再次抢走了自己的风头。

 

       “你叫什么名字?”

 

       手指拭去小孩眼角的泪花,维克多温柔问道。

 

      “胜生......勇利。”

 

       稚嫩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小孩哽咽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肩膀由于抽泣是一下又一下地耸动着,让人特别心疼。

 

       修长的手指梳理着乌黑的发丝,维克多低头在小孩的额间落下一吻继而凝视着他,湛蓝的眸子里尽是尤里看不清的深情厚意。

 

       那是他在此人身上从未见过的表情,而如今,他却对一位从未谋面的孩子展露了出来。


       只听维克多这样对怀里的小男孩承诺道:“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并且,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End.

——————————————————————————————

失去勇利的维克多在组织里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wwwww

回来以后就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借酒消愁,画着勇利的样子,睹物思人。

然后这个结局就是三十多岁的维克多碰到了转世后的人类勇利~

软萌软萌的勇利逃不掉维克多大叔的手掌心了!(๑•̀ㅂ•́)و✧

后面就是萌娃养成剧情啦 (´▽`♡ƪ)

今天在点文里有亲说想看长发维克多X幼年勇利,这就是哦~我双向满足(*^▽^*)~

   @ Umego梅子

  @ Flora

November
06
2016
 
评论(11)
热度(372)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