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共诉天明

·看动画第五集而来的脑洞,就是维克多翘腿坐着,勇利攻气十足的那个画面!
然而不是原著向

·架空,古风,将军X清倌人

·虽然名字看着别扭,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就想看勇利跳舞,一定美炸了!就想看霸道维克多,一定苏破天际!

·继续抽风不更新!


       共诉天明


       明月高挂,月华洒落,夜色下的京城繁华拥挤,灯火如星。晚间虽有着些许的寒意,但也抵挡不住人们的热情,叫卖声与嬉笑声此起彼伏,不时有马车粼粼驶过,越过川流不息的街道。


       “怎么想着约我出来了?”


       “许久不见,作为你多年的友人,我自然要为你接风洗尘啊。”


       贾科梅蒂端起酒壶给前不久才从边疆归来的大将军倒上一杯,这是喜丰酒楼里最好的酒,名为醉仙酿,醇馥幽郁,浓烈芳香,只要品尝过一回,便会醉于它的甘美,仿佛置身于天上人间,与倾国佳人共寝沉沦。


       望着酒盅里纯净透明的液体,饶是它的味道再有多么醇厚绵甜,这位叫做维克多的大将军都不敢将其饮入腹中。


       对于贾科梅蒂,他甚是了解,两人的友谊自然不用多说,但约着出来酒楼的次数倒是稀少,想必他一定还掖藏着什么想要说的话。


       侧身看向了酒楼下的繁华光景,维克多微微一笑,湛蓝的眼眸里闪着光亮,似是一切都明了于心。


       “不止这些吧。”


       贾科梅蒂顿了顿,手里的酒盅在碰触到嘴的瞬间又离开了一些,酒水湿润了他的唇瓣,舌尖舔过,酒香溢满口中,确如其名的美味。


       “不愧是你啊。”


       贾科梅蒂放下酒盅,笑着对维克多道。位于他对面的男子文武双全,足智多谋,他一直是对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隐藏的小心思全都逃不过那双明亮的眼睛。


       “自然。”


       手指敲打在桌面上发出轻响,把好友的夸赞毫不谦虚地收下,不等贾科梅蒂将心里话说出,维克多不会饮下这杯含着请求之意的佳酿。


       “花满楼有一清倌人今夜首次登台亮相,咱们两兄弟何不一起去开开眼界?”


       听闻此话的维克多冷笑一声,手撑在脸边挑眉看向贾科梅蒂,眼里尽是不屑。


       “什么倾城美人是你这个王爷没见过的,竟然对一青楼清倌人感兴趣,我想不用去到那里,你已经让我大开眼界了。”


       “唉,这你就不懂了。”


       贾科梅蒂摇摇头,撇着嘴好似十分不满意维克多的回答,指着楼下的拥挤人流继而说道:“看到了吗?许多男人行色匆匆,大多都是前往一个方向的,而那边的尽头就是花满楼,你说是不是很吸引人?”


       见维克多依然不说话好像兴趣缺缺的样子,贾科梅蒂再次引诱着他,只为让他点点走近,最终掉入这个深不见底的陷阱中。


       “听说这个清倌人,可是个男人啊。”


       “哦?”


       拿起酒盅在鼻前一嗅,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再将色清透净的液体流入嘴里,入口微辣的口感更是给全身带来了一份说不清的燥热。


       常说美酒佳人,夫复何求。


       或许是如水的月色微茫了清醒的思绪,维克多在此时此刻是莫名的也有了这样的想法,去享受这一人间快事。


      “走吧。”放下酒杯,维克多起身对贾科梅蒂说。


       来到花满楼,这里俨然是摩肩接踵,台前坐着许多人,他们都是慕名而来只为一睹佳人的芳容,更甚者早已备好了重金,想要尝其滋味。


       好在他们来的还算得上及时,最后一排还空着一两个位子,贾科梅蒂拉着维克多径直走到座位上坐下,等待今夜的重头戏正式开演。


       撩人心弦的琴音在众人的喧哗声中乍然响起,谈论的言语霎时停止,所有人将期盼已久的目光转移到了舞台上,他们均不敢眨眼,生怕错漏佳人出场的一幕。


       只见红色水袖从屏风后挥出,恰似波浪卷起留下阵阵涟漪,清亮的笛声在此刻扬起,涟漪平静,一红衣男子迎着笛声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将众所期盼的容颜展露于此。


       及背的黑发被与衣同色的细线绾起,脸边落下两缕发丝微微遮掩着白皙的肌肤,眼眸虽是最为简朴自然的棕色,可在这一刻,兴许是舞台上烛火通明的照耀,竟也觉着闪闪发光,布满星辰。


       他的身型瘦弱,并不如同那些膀大腰圆的壮汉,红色的束带在腰间系起了结,将其优美的线条勾勒出来,美好的身段亦是让女子也黯然失色。

       唯一的缺点,应该就是这幅算不上多么姣好的面容,甚至可能会迷失在人群当中,不过幸运的是,在他出场之后,他用舞蹈让所有人都为他屏息凝神,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在这之中,自然也包括先前那位自视清高的大将军。


       琴笛合鸣,玉足轻点,衣袂飘飞,灵动的舞姿令众人目不转睛,恰似一杯醉仙酿,直教人如痴如醉。


       赤足自衣摆示出,步步生莲,水袖开开合合,宛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天人,不给世人看尽自身,好不沾染一丝浮华。


       青丝与红衣交错飞舞,忽然间,男子单手将水袖向前甩出朦胧了景象,他迅速地走入屏风内,而后又自另一侧出来,手里是多了一把锋利的宝剑,闪着渗人的寒光。


       如今,演奏的曲调从低沉柔和疏忽转换至高昂急促,宝剑像是与他连为一体,在男子的手上婉转流连,如疾风般快速挥下再刺出。这与前半段舞蹈不同,它带着男性的刚毅强劲,可亦有着一份女子的轻灵曼妙,而他的一颦一笑也在舞蹈中越发勾人,使之心跳不已。


       若说歌曲是高山上流下的一股清泉净透人心,那么他便是在山间飞舞的一只色彩鲜艳的蝴蝶,煽动美丽的翅膀,点缀郁葱的林间。


       实在是妙哉。


       观赏着男子的舞蹈,手指抚摸过薄唇,嘴角微微上扬,维克多若有所思。


       乐曲逐渐放慢减弱,在声音的悄然而逝下,男子舒出水袖,转剑置于身后,背对着众人以浅笑结束曼舞。


       花满楼里顿时掌声雷动,不少人从座位上站起拍手叫好,惊叹之声连绵不绝,只为感叹这短暂的惊艳一刻。


       老鸨提着裙摆从台下缓缓走至舞台中央,而这正是众人继舞蹈后最盼望的时间。


       若是喜欢,那便花钱拿下,这样的规矩不用明说,来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


       上了年纪的女子似是提醒着台下的人该到时候了,她轻了轻嗓子,目光流转台下四处。虽是中年,脸上生起了细纹,倒也还是风姿卓越,有着独特的韵味。


       “我出五百两!”


       一名坐在台下的男子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从袖中拿出银票重拍在桌面上,势必要先拿到这个头彩。


       “一千两!”


       “哼,两千两!”


       一时之间,多道喊价的声音混杂纷乱,老鸨笑容更甚,笑得是花枝乱颤,全然不顾身边红衣男子的满面淡然再到冷漠的神情,玉手捻着绢布在身前挥舞了两下。


       “花满楼就是花满楼啊,每次推出的新人都这么绝色。”


       刚才舞蹈的惊艳,就连看尽无数美人的贾科梅蒂都叹为观止,见身边的人沉默不言没有嘲讽半句,他疑惑地转头看向维克多,只见对方恰如沐浴春风,展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这家伙该不会是......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贾科梅蒂交叉抱臂频频点头,坐等临近的趣事。


       “大家是不是忘了什么,我这位可是清倌人啊。”


       女子好像是好意提醒着男子的身份,不过是起了相反的作用,在这之后是引起了台下人更激烈的争夺。


       “有钱不就行了,我就要他!”


       说话的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他是沈氏钱庄老板的儿子,丝毫不在乎这点小钱,就为了能够得到红衣男子,在今夜欲仙欲死。


       “呵,若是到了数,我可以考虑考虑。”


       红衣男子一听老鸨的话立即注视着她,眉目深锁,眼中带着愤怒的色彩,可对方显然不搭理他的不愿意,只顾着能否将金银财宝收入囊中,把他捧成一颗巨大的摇钱树。


       而维克多是与众人不同,把红衣男子的慌张与不安尽受眼底,不禁心疼起他来。


       清倌人的身份注定了他的一生不会风平浪静,唯有等待一人将他解救于水生火热之中,或许才能平安度过余生吧。


       可在那时,他的身心早已遍体鳞伤,不再是最初的模样了。


       喊价仍在持续,红衣男子的脸色也欲渐苍白,嘴唇在皓齿的紧咬下如同溢出鲜血染上了妖艳的赤色,愤怒之情无处宣泄。


       凝视着台上的人,维克多的笑意更浓,似是壮胆样的拿起桌前的酒杯一口饮尽,随后把话语穿透这扰人的噪音。


       “十万两。”


       顷刻间,喧哗静止,众人纷纷转头望去声源的方向,那是一位银发男子,气宇轩昂样貌不凡,老鸨一看便知他不是什么平庸之人。


       细微的人声在维克多的话语后响起,他们议论着维克多的身份,也对于自己的钱财不足及其懊悔。


       这位银发男子究竟是何人,出手居然如此阔绰。


       红衣男子与维克多目光交汇,棕色的眸子里盛满情感。但不是感谢他的救助之恩,而是与之前无异的怒火。毕竟对他来说,即便维克多一表人才,但与其他人并无差别。


       当听到这么大的钱数时,女子即刻发出了尖锐的笑声,笑着弯腰拍手惊呼,而后把红衣男子往前推了一下,想让维克多更能看清他。


       “十万两成交!这位客官,他的初夜,就是您的了!”


       终于得到了一个满意的数字,老鸨喜悦地将红衣男子拱手赠与了维克多,虽然她一开始答应了男子只让他做清倌,不过也仅是口头上答应,心里可不这么想。


       她明白此人的优异在哪儿,纵使容貌不是最上等的,可他的舞蹈和气质不会有第二人能比得上,仅这一日的亮相,他就能艳压群芳,成为花满楼的最佳招牌。清倌再好,也没有红倌人来得值钱,即便今日不成,她日后也要让他破了这处子之身,定是日进斗金。


       就在红衣男子感慨自己宿命的悲惨之际,维克多的一句话,却是让他、甚至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暗骂他的愚蠢行为。


       “十万两,只要你与我......”


       “共诉天明。”


          End.

——————————————————————————————

好像又写了没感情线的短篇,但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情节啊!我想了一天了!然而勇利的名字从头到尾都没出现惹!(被拍飞

红衣勇利一定美好到我要上天!说不出话了!

就不要笑那名字了,我曾经想把维克多换成韦克多的,后来我忍住了,还有贾科梅蒂,想换成贾科梅的_(:3 」∠)_

说白了是我不会写民国风和和风(つД`)。整天为自己找借口!

赶稿期间抽风摸鱼_(:3 」∠)_

后续嘛......就是两人共诉天明啊~你们懂的~就是叫(咳咳

November
05
2016
 
评论(18)
热度(291)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