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If I Ain't Got You 番外 The Past(中)

·本章无节制性大力撒糖,只为撒糖!

·讲述两人的过去,底特律篇终于来了!

·这是一个千里追妻的故事

·最近迷上一首歌而来的产物 

歌曲:Alicia Keys——《If I Ain't Got You》(如果没有你)

·中篇待定,多甜少虐(大概),中期or后期有车!结局一定HE

 ·原著向半架空,在动画的基础上衍生,人物背景无差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链接:In Addition To You   The Past(上)

后续链接:The Past(下)


       The Past(中)

 

       晨光在透白的冰面上任意流淌,随着动作的起伏,银色的发丝在空中飘忽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就如喜好歌舞的精灵般,乘着装音符的微风,在自然茂密的林间轻点过碧绿的嫩叶,流下颗颗闪亮的光点。


       绕着场地滑行一段距离,随后轻踮起脚尖,起身跳跃稳当落地,这在别人看来都是完美无缺的动作,此刻却是给滑冰者存有了一丝急躁。


       不对,还是不对。


       虽然整支舞蹈他均能毫无失败的完成,但他依然感觉到有些微的瑕疵夹杂在了其中。


       这就好比是在洁白无暇的纸张上涂留微小的黑点,即使反复擦拭,可还是会有痕迹残留,改变不了已被脏了的事实。


       “维克多,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大声训斥着人,从维克多淡然至冷漠的表情上,雅科夫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


       最近维克多的状态似乎不是特别好,尽管他每天都能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但还是像有不易被发现的小疙瘩一样堵塞着他,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没什么。”


       装作若无其事,维克多笑着对雅科夫隐瞒了事实的真相,鞋上的冰刀于他的出声后是在冰面上又增添了几条明显的划痕,还带着摩擦的声音。


       好想去找他。


       维克多说着这样的话,不过仅仅是在心里。


       想要见到那个人。


       只要想到他在面对自己时常常惊慌的模样,维克多的嘴角便情不自禁地向上挑起,原是冷漠严肃的神情也越发柔和了起来。


       冰雪沉埋的情感逐渐被乍然而现的火光融化,即便它的火苗是那么的微弱,稍被寒风吹过就可能会熄灭再度进入黑暗之中,可在时间的推移和自身的坚持不懈下,它还是成功了。


       去找他吧。


       停止的步伐再次迈开,但维克多并非想要继续他的训练,而是......


       “维克多,你要去哪里!”


       “我受伤了,要找人治愈。”


       径直走过雅科夫的身边,亲吻指尖做出一个飞吻的动作,维克多无视对方的质问理直气壮地回答着。


       “受什么伤?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快给我回来!”


       怒指着维克多,雅科夫只感觉自己的血液不停向脑子里涌上去,怒目圆睁,苍白的发丝仿佛都因怒火而飞扬。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了......


       注视着维克多离开的方向,雅科夫脸色铁青,深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沉思。

 

       *

 

       气候仍是寒冷的冬,坐在暖气四溢的咖啡厅里,维克多无聊地望着窗外的景色等待着。

 

       街道上有好几对情侣走过,他们十分甜蜜,全然不顾旁人嫉妒的眼神,在冷冬时节用一条长围巾连接着两人的爱意。

 

       似乎是看着街上的情侣出了神,直到有人的声音响起,维克多这才发现了对方的到来。

 

       青年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脸颊爬上了红晕,可能是因寒冷冻红的,也可能是因兴奋而起的,维克多觉得它格外好看,强压下了伸手去触碰的念头。

 

       “维克多怎么会突然叫我出来?”

 

       深棕色的香浓液体在银色匙子的搅拌下来回打转,被白色瓷杯包围着的漩涡在空气中卷起白色的热气,坐在维克多的对面,捧起他为自己点好的咖啡,青年戴着的眼镜镜片被热气熏染,浮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因为我想勇利了。”

 

       左手撑在脸边,维克多坦诚地回答了胜生勇利。他说的话可不是假话,自然是因为想他了,所以才叫他来这里的。


       他们已经成为好友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时地会约着彼此一同到市中心游玩。

 

       方才想将香浓的液体送入口中,胜生勇利却由于维克多的惊人发言咳嗽了一声。咖啡被这声咳嗽吹起了小浪溅出了些许,胜生勇利手忙脚乱地擦拭这滴落上咖啡的桌面。

 

       “维克多......是有什么心事吗?”

 

       “嗯?”

 

       他竟然看出来了?

 

       “该不会是关于编舞的事吧?”

 

       啊,猜的完全正确。

 

       青年就像是一位占卜师,拿着剔透的水晶球窥探他的内心,在他的眼睛下什么都隐藏不了。

 

       确实,维克多由于无法突破自我,在这段时间内非常烦恼。

 

       能在第一眼就看出来他有心事并且猜中的,胜生勇利还是第一个人。

 

       眼见维克多的眉目微皱,好像带着点生气的意味,周围的气氛在刹那间产生了一股说不清的尴尬。

 

       在低头盯着旋转的棕色液体深思了一会儿后,胜生勇利忽然开口道:“我们去游乐园吧!”

 

       “现在?”

 

       维克多对胜生勇利突如其来的要求很是不解,况且,他现在没有想去游乐园玩的那种好心情。

 

       但是,如果是为了他的话......

 

       “嗯,一起去吧,好吗?”

 

       *

 

       “维克多喜欢玩什么?”

 

       抬头问着身边的银发男子,胜生勇利手拿着进门时工作人员赠与的地图在他的面前比划起来,他好像非常兴奋,对游乐园里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期待。

 

       看着胜生勇利犹如璀璨繁星的眼眸,维克多就感觉到他无法拒绝此人,下意识地说着让他做主就好的这般话。

 

       环视着周围的人山人海,虽然心里的烦躁更甚,但维克多还是没说出伤心的话,陪着胜生勇利一起来了这里。

 

       “那我选择维克多喜欢的。”食指轻挠着脸,胜生勇利不好意思地望向维克多,有点傻里傻气的姿态。

 

       真是败给他了。

 

       无奈地摇头笑笑,维克多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起胜生勇利手里的地图,好不让他失望。

 

       “鬼屋?”指着地图里的某一处,维克多对胜生勇利说道。

 

       明显地感觉到身边的青年顿了顿,脸色亦是变得比原来苍白,刚想改口的维克多却被对方捷足先登,没了改变的机会。

 

       “那......我们去吧。”

 

         即使有努力地稳定声音,但胜生勇利的回答只会让维克多愈发顾虑着他的状况,在心里疑惑着这样是否能行。

 

       最终,他们还是去了鬼屋,在胜生勇利的坚持下。

 

       而正如维克多所想的那样,才走离入口一些,胜生勇利便冷汗直冒,浑身发抖,像是在寒风中行走的无助者。

 

       “勇利,你没事吧?”

 

       拍拍胜生勇利的背部,维克多问着他的情况。他看起来已经变得很僵硬,若想前进一步都非常艰难。

 

       “没事,我们......啊!”

 

       指着前面的一片黑暗就想装作没事继续走进去,刚一转身,胜生勇利就被面前可怕的雕像吓得几乎是魂飞魄散。

 

       胜生勇利一直很怕鬼,就连长相可怕的生物他都有些受不住。每次父母带他来游乐园玩的时候,他都不敢去鬼屋这样的地方,就是害怕自己惊讶过度晕厥过去。

 

       惊呼一声返身扑向了维克多,胜生勇利恐慌地把头埋在了维克多的颈部蒙蔽了双眼,他着实害怕鬼之类的东西,即便那不是真的。在小的时候,同班同学也没少嘲笑过他的胆小怯懦。

 

       抚摸着怀里人的脑袋,维克多抱紧了扑向他的胜生勇利,瞥向那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可怕的东西,是竟有了想要踢翻它的冲动。

 

       “我们出去吧。”

 

       抱着胜生勇利缓缓走回到入口处,迎着工作人员投来的诡异目光,两人终止了这两分钟都不到的鬼屋探险,前往了能够休息的一处地方。

 

       握着对方送来的温暖饮料,寒了的手心被热度逐渐恢复,叹了一口气,胜生勇利满脸困窘,不知如何同维克多解释着先前的糗样。

 

       “抱歉......”

 

       耳边传来道歉声,维克多怔了一下。

 

       “勇利不用道歉啊。”

 

       本来维克多的选择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他虽不害怕去鬼屋玩,但也没有到喜欢的程度,甚至是游乐园他都不想来。维克多单单是想和胜生勇利一同坐在咖啡厅里闲聊,时不时地调侃几句,能让眼底尽收此人有趣的表情。

 

       “那......维克多还想去什么地方呢?”

 

       闻言的胜生勇利突然直视起维克多,又一次怀着满心的期待问着维克多想要去何处。

 

       维克多对此感到相当惘然,为什么他一定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呢?

 

       难道,他该不会是?

 

     “对不起,没能让维克多开心一些。”

 

       沮丧地垂着脑袋,此时,胜生勇利的眼角似是因失败的意见和惊吓的缘故而湿润发红了些许。

 

       提议来游乐园,原本是想让维克多抛开心事,忘记烦恼,可他却由于害怕鬼,在憧憬之人的面前闹出了笑话,看着维克多那依然心事重重的样子,胜生勇利愈发失落。

 

       维克多明白胜生勇利对他的感情。在两人成为好友之后,他一直会对自己的话语踟蹰不定,惊慌失措,也不会反驳。像是没有主见的人,完全听从一人的安排。

 

       无论何时,胜生勇利都是小心翼翼地靠近着他,生怕他会有一丝的不悦,做任何事情、说任何话,都会在大脑里思考着无数次才敢于付出行动。

 

       但维克多不清楚那样的憧憬之情,能不能转变成喜欢。

 

       他很忧虑这一点。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他真切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眼前的人了。

 

       这份感情,可能是在与他初遇之时就已沉淀于心底,只是需要一个时机来爆发罢了。

 

       凝视着伤心的胜生勇利,维克多拉住了他的手腕,将人带入了怀中。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唇瓣被人紧紧地压迫着辗转厮磨,胜生勇利迷失在了维克多湛蓝似海的眼眸里。


       手中握着的饮料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但他没去捡起,只是呆愣地盯着维克多。任他在自己的唇上妄为。

 

       维克多用两人的友谊下了一场赌注,只为将憧憬的距离拉近,使他们升级成更亲密的关系。

 

       不过,要是走错一步,便会满盘皆输。

 

       维克多希望这个赌注会赢,眼下,他向神明祈求不要发生那微小的几率。

 

       这是他的第一次主动,也是最后一次。

 

       牙齿轻轻咬过那人的上唇存留些微的痛感,维克多以这样的方式让对方相信这一亲吻的真实性。

 

       怕是引起众人的围观,维克多不舍地放开了胜生勇利,当注意到他面颊的赤红和眼眸里不断闪现的惊喜后,维克多既是知晓了赌注的结果。

 

       毫无意外的,他赢了。

 

       Tbc.


——————————————————————————————

感觉自己不适合写纯糖向,磨蹭了一晚上_(:з」∠)_


November
02
2016
 
评论(6)
热度(326)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