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If I Ain't Got You 06

·这是一个千里追妻的故事

·最近迷上一首歌而来的产物 

 歌曲:Alicia Keys——《If I Ain't Got You》(如果没有你)

·中篇待定,多甜少虐(大概),中期or后期有车!结局一定HE

·原著向半架空,在动画的基础上衍生,人物背景无差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后文链接: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链接:In Addition To You   The Past(上)  The Past(中)  The Past(下)


       第六章  Struggle


       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的宴会厅此时是异常拥挤,数十个大纸箱几乎占满了这里的整个空间,只留下不多的缝隙供人行走和铺着柔软的被褥。


       胜生勇利将最后一个纸箱从玄关处搬进屋内放好,因大量运动导致的薄汗于他的肌肤上渗出,刚想要用手抹去额头残留的汗水,然而背后却突感压力。惊慌得身子向一侧扭过,手肘一并往后甩去,只听有人吃痛惊呼一声,胜生勇利这才看清了来人。

 

       “维克多?你怎么会在这里?”

 

       银发男子似乎是刚沐浴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未擦拭干的些许水珠还附着在他白皙的肌肤上,穿着的旅馆衣服是松松垮垮的,可能只要稍微一动,衣服就会从肩膀处滑落。

 

       “这是我的房间啊。”

 

       维克多左手拂过刘海,先前被青年赠与的疼痛他毫不在意,理直气壮的回答着胜生勇利。

 

       “不,我是说......为什么在我身后?”

 

       上前想要去帮维克多检查一下,刚才他的手肘应该是打到了对方的那张俊脸,胜生勇利不由自主地摸上维克多的脸颊,完全没意识到他的动作逾越了什么。

 

       他的双脚即将跨越过身前的红色分界线,只要再上前一步,就会被他踩在脚底。

 

       靠近对方确认没有受伤后,胜生勇利放下了摸着维克多脸颊的手。现在他已经把行李全部搬到了宴会厅,任务总算完成,是该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况且,再不走的话,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样想着的胜生勇利拉开了和维克多的距离,他同眼前的人道了声晚安就想离开,可好像是验证了他的预感,真的有不好的事发生了。

 

       不得不说,从某些方面来看,胜生勇利是个直觉很准的人。

 

       那人的眼睛微眯,眸子一沉,抓过青年的手就轻松把他放倒在地。单手握住两只手腕高举过头顶,维克多意味不明地瞧着胜生勇利。

 

       维克多的力气很大,尽管只是单手束缚着人,胜生勇利还是没能挣脱开来。

 

       没了双手的加成反抗,身子左右扭动着,但当身上的人压下时,胜生勇利没有勇气再多动半点,他慌张地看着愈渐放大的面容,想要说出的话语都变得十分凌乱。

 

       “别担心,我不会像以前对你做那种事的。”

 

       记忆匣子在旁人的引导下悄悄打开。他在那人的身下喘息着,疼痛还有海水般汹涌的快感遍布全身,身上被留下一个个粉红的印记,最后两人一起沦陷在情欲的漩涡中。

 

       看着胜生勇利涨红的脸颊,明白他必定是忆起了两人过往的情事,维克多继续故意调侃道:“勇利还记得吗?”

 

       这肯定不用问,胜生勇利记得一清二楚,别说是这种会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就是有关维克多的一件小事,一句话,他都全部记在心里。

 

       他很喜欢维克多,以至于只要是与这个名字有关,他就像是记忆力爆发的天才,所有事情都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面上的热气更甚,胜生勇利自知情况愈发的危险,他不安分的再次想要逃开,因为再不这么做,就真的无处可逃了。

 

       “好像是不记得了呢。要不要我再帮勇利回忆一次?”

 

       明知胜生勇利的反应是怎样的回答,可维克多仍是故意说着反话,他在身下人的耳边留下自己的话语,薄唇轻扫过颈部的肌肤,惹的对方身体一阵颤抖。

 

       “不是说好的吗?我们已经......”

 

       终于是有勇气开了口,但说出来的却是令人十分讨厌的一句话。

 

       在此话中失神片刻,维克多的眸子里霎时浮出了伤感。

 

       是啊,我们已经......

 

       感觉到手腕失去了禁锢,胜生勇利微张着嘴困惑地看向阴沉了脸的银发男子。

 

       温柔的凝视身下的人,随后维克多在对方的额头上留下一吻。这应该是礼貌性的亲吻,因此胜生勇利并没拒绝,反而是接受了它。

 

       “我是开玩笑的,睡吧。”

 

       嘴角挂上开心的笑容,没有人知道此刻的维克多心里究竟是有着何种程度的苦涩。搂过胜生勇利一同落入铺好的褥子中,拉过棉被盖在两人身上,维克多将人拥入怀里闭上了眼睛。

 

       “一......一起?这......”

 

       由于身体依然被维克多紧紧抱着,胜生勇利勉强地抬头望着那人,头稍微一扬起,嘴唇差点就要碰上对方的下巴,意识到这点的他急忙缩了回去,在维克多的胸口前说着对立的话。

 

       “不要动,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睡,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毕竟,我只是勇利的教练啊。”

 

       磁性的声线要比以往更低沉几分,没了轻快的腔调,仅仅是透着悲伤,胜生勇利不忍心维克多如此,所以也没再挣扎,他主动承认了自己被维克多抱着时是特别安心的。他们仿佛回到了在底特律热恋的那时候,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在维克多温暖的怀抱中,渐渐地,胜生勇利徐徐睡了过去。

 

       清晨,一丝微凉的惬意偷跑进沉睡之人的心窗。睁开惺忪的睡眼,因有好长一段时间处于黑暗中,还未适应光芒的胜生勇利下意识地想要钻进某人的怀里,但在感到周围空空如也后,顷刻间感到有些失落。

 

       维克多不在了。

 

       认知到这点的胜生勇利伸手摸过放在一边的眼镜,撑起身体强迫自己迅速清醒,他环视附近,最后察觉到似是有人在背后望着他,即刻扭头看向了后方。

 

       “早上好,勇利。”

 

       耀眼的朝阳透过镂空的窗格照射进房间内,那人背对着阳光,银色的头发在光芒的辉映下好似镀上了一层闪亮的淡金色,浅浅的笑意也被这光衬托得越发温柔。

 

       维克多一直起的很早,每当两人在夜晚相拥入眠,第二天醒来之际,他都能看到维克多用饱含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只不过如今,维克多不再以拥抱等待他的清醒,而是远远地坐于一边,依旧如故。

 

       “早上好,维克多。”

 

       *

 

       因为已经举行了发布会,所以冰之城堡近期是处于不开放的状态,滑冰场只为三人所使用,许多想进去获取情报的记者们都被隔离在了外头。

 

       婉转柔和的旋律伴着缓慢悠长的节奏响彻冰之城堡,宛若是一人的心灵初次有了悸动,懵懂的恋爱情感纯洁无暇,晶莹剔透,在苦涩和甘甜的混合中寻找指引他正确方向的终生伴侣。

 

       尤里眉目深锁,微咂舌,好像相当不满这充满纯情的曲调,摊手说道:“我就讨厌这种曲子,透着一股天真无辜的感觉直让人想吐。”说完,他还做了一个想要呕吐的动作。

 

       对于尤里厌恶的行为,维克多也不在意,他笑笑,随即按下手里的遥控器按键,切换了这首曲子。

 

       慢板戛然而止,随之响起的是紧张和短促的节奏,氛围瞬间转变,它的音调较高且力度很强,充分散发出了一种热情奔放的感觉。这和前面的那首曲子不同,完全相反的意味,尤里在听到开头后立即对维克多说道自己想要选择它。

 

       “第一首曲子是《爱即Agape》,主题是无偿的爱,然后现在这首是《爱即Eros》,主题是性爱之爱。这有着两个互相对立主题的曲子,希望你们分别各滑一首,那么曲子分配就是......”

 

       无视尤里的反应,维克多解释着这两首曲子的含义,然后即将说出自己分配的想法。两人紧张地期待着他的回答,但维克多这回又是做出了令人大跌眼镜的举措。

 

       胜生勇利惶恐地挠着脑袋,在他身边的尤里则是再次如火山喷发,暴躁地怒吼着:“这跟我们形象差太远了吧!我不要滑Agape!”

 

       “就是要和大家想象中相反才行,不然怎么会使人吃惊呢?我说过了,这场比赛的主题就是谁能更为让观众惊喜。在这一周以内,如果不能达到让我满意的水平,我是不会给你们任何一个人编舞的。你们两个都憧憬着我,所以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办到的吧。”


       维克多说的头头是道,再加上他还拿出了“编舞”这一杀手锏利器,是让人不得不服,就连很难搞定的尤里都被他说得服服帖帖的。

 

       “我知道了,我就滑那个Agape,毕竟这关系到我成年组的首战,到时候你定要给我一个必定获胜的编组啊!”


       金发少年激动地冲到了维克多的面前,如同非常确定他能赢一样,就想着让维克多给他编舞。

 

       “如果你赢的话。”

 

       单手叉着腰,维克多抬起一些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尤里,眼眸里尽是挑衅的意思。尤里因维克多的回答怒气加剧,冰鞋在冰面上大力一踢,蹭起了冰渣,手指向了胜生勇利。

 

       “如果我赢了这家伙,维克多你就跟我回俄罗斯,然后当我的教练,这就是我的愿望!”

 

       少年的话语大声响亮,底气十足,这让站在他旁边的胜生勇利听来都觉得他肯定会获胜一般。毕竟比起自己,尤里年轻还富有才华,他才是更值得维克多这般的人指导才对吧。

 

       “可以哦。”

 

       当听到维克多答应了尤里的提议后,胜生勇利感到心口一凉,仿佛长于枝头的碧绿叶片瞬间枯萎变黄,被风轻轻一吹就掉落在地,凄凉萧瑟,不止飘往何方。

 

       “勇利,如果你赢了这场对决,你想要什么?”

 

       见胜生勇利低头沉默不语,维克多便知晓了他此刻在思及什么。出声叫着他的名字,就是想让他拿出自信,有去竞争的想法。

 

       无论如何,胜生勇利和尤里的比赛,都是为他而战。

 

       双手握拳,紧咬着下唇,胜生勇利万分纠结,在须臾过后,他艰难地开口道:“我会赢下比赛,就是这样。”

 

       “是吗......”

 

       没能听到青年赢下比赛后的愿望,维克多极力隐藏起自己的沮丧,转身前往趴在场外的贵宾犬身旁,摸着它毛绒的脑袋,以此消除哀伤。

 

       “那么,我拭目以待。”

 

       Tbc.


————————————————————————————

Struggle,挣扎

这好像和说好的有些不太一样......

应该......不算虐吧......

反正《Three Kisses》全是糖!(๑•̀ㅂ•́)و✧

关于两人以前的事情,会在这场比赛结束后写到,也就是他们在底特律相识相爱,在这里提前预告底特律篇是有车的哦~

October
24
2016
 
评论(22)
热度(441)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