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If I Ain't Got You 05

·这是一个千里追妻的故事

·最近迷上一首歌而来的产物 

 歌曲:Alicia Keys——《If I Ain't Got You》(如果没有你)

·中篇待定,多甜少虐(大概),中期or后期有车!结局一定HE

·原著向半架空,在动画的基础上衍生,人物背景无差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后文链接: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链接:In Addition To You  The Past(上)  The Past(中) The Past(下)


       第五章  Incontrollable

 

       “当然是来让你跟我回俄罗斯的啊!”

 

       那人居高临下的姿态丝毫影响不到金发少年,他依然扩散自己的强势气场,如一只还未成年却也初露锋芒的雄狮威风凛凛,极力放大他的声音,只为加重语气强调,脸上尽是怒意。

 

       “看你的表情,我是不是忘记什么约定了呢?”

 

       维克多思考了一会儿,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对于忘记尤里的事好像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与其说是无意,倒不如说是有意而为,这下,年轻的易燥少年更是火冒三丈。

 

       “你答应过我要给我编新的舞的!”尤里怒气横生,甚至连较为矮小的身体都因大声的说话而微微发颤。

 

       “抱歉,这件事我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你也知道我的记性向来不是很好。况且,我已经是勇利的教练了。”

 

       被维克多搂在怀里的胜生勇利茫然不解地将视线在两人之间游移,当听到尤里说维克多曾答应过他要给他编舞时,一股细微的酸楚感掠过他的心口。目光向上触及维克多,那人对他回以一个微笑,直教人安心。

 

       “啊?这个软弱的家伙?”尤里不礼貌地用手指着胜生勇利说道。

 

       对于胜生勇利的事,尤里是知道一些的。青年在去年大奖赛决赛上退赛的新闻他在网上看了不少,而这也是尤里最为唾弃的地方。明明是进入决赛的家伙,却还要退赛,这在他个人看来就是对比赛的尤为不尊重。

 

       胜生勇利感觉到握着自己肩膀的手更重了几分力道,他看向维克多,对方因尤里的话再次神色肃穆,似是有黑色气体环绕着他,令人有些害怕。

 

       “跟我来吧。”

 

       维克多放开了怀里的青年,他留下一句话给两人,转身离开了更衣室,胜生勇利和尤里也连忙跟了上去。

 

       换上冰鞋,不顾胜生勇利和尤里投来的迷惑眼神径直进入了滑冰场内。虽没有优美音乐的伴奏衬托,但维克多还是富有节律的在冰面上起舞。隐藏的旋律因舞姿而悄然在观众的心中产生,是极其热情的,或是轻缓柔和的,它在不同人的脑海里亦是有了不同的节奏和情感。

 

       “实际上,他已经准备好了下个赛季的编舞了。”

 

       金发少年站在胜生勇利的身边喃喃自语,看着在冰面上滑动的男子,心情也被那使人震撼的滑冰技巧一一带动起伏着。

 

       听闻尤里的言语,胜生勇利注视起他。如果维克多已经准备好了下个赛季的编舞,那又是为什么要说出引退宣言呢?满腹疑团的胜生勇利注视起现身为教练的维克多,握紧拳头,心乱如麻。

  

       “喂,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尤里问道。

 

       胜生勇利对于尤里的提问不敢出声。想起那一年和维克多初识的美好回忆,再想到如今维克多的退役,心脏一阵隐隐抽痛。

 

       果然......是我错了吗?

 

       但若是不答应的话,自己是不是又变回了自私的人呢?

 

       维克多说的没错,他们已经不被爱情的红线连接,是毫无权利互相干涉彼此意愿的。

 

       尤里见胜生勇利沉默不语,不知怎的,在看见那人忧郁的表情后,在这时也没有去多加追问。

 

       动人的无声表演渐渐终止,做完最后的结束动作,维克多来到两人的面前。手托着下巴沉思片刻,胜生勇利和尤里也不打扰他的思考,静静等待他说出想要说的话。

 

       “决定了!从明天起,我会用我准备短节目的曲目给你们两个人编舞。”

 

       语出惊人,维克多一直是这般,青年和少年纷纷大吃一惊。

 

       “是要用相同的曲目吗?”胜生勇利紧张地问向维克多。

 

       “其实这首曲子有很多个不同编曲的版本,我正在纠结不知道用哪个才好。当然,我会考虑给你们不一样的编排的”维克多向胜生勇利解释,随后又不顾眼前人的拒绝表情,是直接下达通知“一周后举行个发布会吧,比赛你们谁能让大家更惊喜。”

 

       慌乱地想要阻止维克多的可怕举动,不过还是为时已晚,当维克多决定一件事情时,所谓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就算是神明施了言灵咒术,估计都会被他强行解除。

 

       胜生勇利希望维克多冷静一些,再加上说道比赛,指不定输的一方就要有什么惩罚。比如维克多会跟尤里回俄罗斯之类的,想想他都觉得难熬。

 

       等一下,假如输了的话,岂不是更好吗?

 

       此刻,心里的小恶魔又突然闪现在胜生勇利的耳边,而在那邪恶的小人出来后,另一边又是可爱的天使竭尽全力的劝阻着他。

 

       不让维克多回俄罗斯和让维克多回俄罗斯,这两种想法在脑海里不停交错着,是快要拧成一条麻绳将他的思绪全部捆绑起来。

 

       “维克多要对赢了的人言听计从,这样的话我就愿意。”

 

       尤里兴致高昂的同意了维克多提出的比赛,并且也加上了自己的想法在内。胜生勇利在一旁听着心想,如若是这样,或许也不错。

 

       实际上,他是个很讨厌输的人。对于滑冰事业,他十分热爱,想要竞争和想要赢的念头不可能会在一个运动员的身上不体现,因此,胜生勇利随即也答应了此事。

 

       毕竟,他要是赢了的话,维克多就会对他言听计从,到时候两人再慢慢交谈,没什么不可以的。

 

       维克多会提出比赛的事并非突发奇想,而是要让尤里心服口服的回去只能用这个方法。他很清楚尤里的水平,也了解胜生勇利的真正实力,如果对方能克服怯场心理的话,那么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且能赢下这场比赛。

 

       他忆起了那年在底特律初次遇见胜生勇利的场景,那人在冰面上起舞,模仿着自己的动作。也就是在那时,维克多怦然心动,有了靠近他,碰触他的奇妙想法。

 

       然后,他真的做到了。

 

       看似荒谬的一天过去了大半,胜生勇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本想是去泡个温泉缓解一下这一整天的大起大落,可才刚进门,那个不是特别想听见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只见尤里拉着行李箱,绕过胜生勇利走到了温泉旅馆内。

 

       “等一下,你这是......”

 

       “这还用问?既然要和你比赛,当然是住在这里啊!”

 

       这句话在胜生勇利听来仿佛有点道理,他差点无法辩驳对方,不过也阻止不了人了。宽子见有客人到来,立即上前盛情款待,胜生勇利可谓是有苦难言。

 

       然而,接下来是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为什么连你也来了!”

 

       胜生勇利看向站在门口也拉着行李箱的维克多,急躁的几乎是要发疯。棕色的贵宾犬走到他的身边舔着他的手背,但还是没能让青年冷静下来。

 

       银发男子满意地看着贵宾犬的动作,自觉地把自己的行李拿进温泉旅馆中,他拍了下胜生勇利的肩膀,一脸写满“我有充分理由”六个字表情的他,开口道:“因为比起尤里,作为你的教练,我才是最有资格住进来的人吧。教练和学员之间,应该要有深入的交流沟通才对,否则的话,又怎么能更好的指导你呢?”

 

       这回的理由比起金发少年是更加过分,胜生勇利实在是苦闷不堪,但他也只能任由维克多住进了他家,过起了仅作为教练和学员的看似简单的生活。

 

      胜生勇利虽没说出口,但他依旧认为尽管是教练,也没有人规定双方必须要住同一屋檐下吧?

 

      可他没想到的是,维克多就在今时今日,强行拟定了这个奇怪的规矩。

 

       Tbc.


——————————————————————————————————

Incontrollable,失控

终于让维克多有充分的理由住进勇利家去了,然后他们就要展开一段不可描述的甜蜜生活(雾)wwwww

接下来的剧情会变成撒糖向~反正虐的部分应该是少了没错^_^ 

如果喜欢的话请戳心或是留下评论或关注我哦,十分感谢!♪(^∀^●)ノ


October
23
2016
 
评论(17)
热度(461)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