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Three Kisses 01

·这是一个傻白甜的故事,保证一定不虐!

·篇幅不定,架空,HE

·因一个综艺而产生的灵感

 后文链接: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一章


       临近夜晚,天空褪去了浅淡的蓝色增添起较为浓郁的灰,青年绕过行走的人群急速奔跑在街道上,身上的单肩背包随着大幅度的动作是被甩在身后上下摇摆着。在跑动的途中,他也不忘观看四处,生怕错过了自己想要到达的目的地。

 

       最终,他在一家门面奢华的餐厅前停了下来。青年拍拍胸脯喘着粗气,看向手上戴着的手表,时间为下午五点五十分,距离和那人约定的时间已经是超过二十分钟了。

 

       一脸难为情的看着眼前的餐厅,青年在心里直报怨起那个只在家享受的母亲。

 

       青年名叫胜生勇利,今年二十三岁,是一名刚从大学毕业的初入社会者,本来还是处于为了前程担忧的年纪,没料想到的是母亲竟然在昨天通知他要去相亲,并且还是个男人!

 

       忙于去多个公司面试的胜生勇利惊讶的是眼镜都要掉在了地上,他上前拉住母亲询问,可对方只告诉他,年纪不小了,该找恋人了。

 

       可是......这未免也太早了吧。他下意识的反驳着中年女子,自己的年龄虽说算不上多年轻,但这正是该努力工作的时候,而不是早早结婚,增加更多的负担。

 

       况且还是个男人!胜生勇利不得不佩服他的母亲宽子的能力,竟然能找个男的跟他相亲。上大学的时候,宽子就经常问起他有没有交女朋友,无意之间,他把自己不喜欢女孩子的事情透露了出来,当时,胜生勇利十分害怕宽子会生气,结果中年女子是点点头,只回了他一句原来如此,之后就把相亲这麻烦的差事丢给了他。

 

       观察了下这家餐厅,胜生勇利仍是以平复心情为由,慢慢悠悠的晃到了大门前,站于门口的礼宾员看见了他,好奇的问道:“请问您是?”

 

       “哦......我是有预约的。”

 

       礼宾员再次对胜生勇利投向奇怪的目光。也难怪,今天他即使是来相亲,可穿着的也是非常朴素的休闲套装,跟餐厅奢华的风格是格格不入,再者他是满头大汗,奔跑导致了头发凌乱,没把他当成进来闹事的人都算不错了。

 

       看了下胜生勇利手机信息里显示的预约桌号,礼宾员把他请了进去。轻缓柔美的小提琴音乐悠扬溢满餐厅,里面的灯光较为昏暗,但又给人一种柔和神秘的美感。当胜生勇利进入到内时,他这才发现,餐厅里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位男子正坐于窗边欣赏着即将到来的夜景。

 

       这还是位外国人?

 

       眼见那人的头发不似亚洲人的黑与棕,胜生勇利猜测着他实则来自西方国家,果不其然,待他走到那人的身边之际,回过头来的瞬间是让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这名男子的长相可谓是相当英俊,他的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在看到胜生勇利走到他面前时是笑意更甚,而胜生勇利却是因他俊朗的面容羞红了脸还呆滞在原地。

 

       “你终于来了。”银发男子说道。

 

       起身越过胜生勇利帮他拉开对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这绅士的风度是让胜生勇利对此人的第一印象就打上了满分一百的分数。

 

       “......谢谢。”

 

       尴尬地笑笑,这在对方看来是有些傻气的模样,男子说的话让胜生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会这么说,就表明或许是等了很久而产生了不耐烦的心里吧。

 

       这是他的第一次相亲,他熬夜做了很多的功课,所以对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

 

       “我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俄罗斯人。”银发男子坐回座位上同胜生勇利介绍起自己,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日语,感觉像是在日本生活了许久。

 

       “您好,我是胜生勇利。”面对如此帅气的人,胜生勇利还是有点不敢直视,再加上他是个不礼貌的迟到者,估计好感早就没了吧。

 

       “勇利?很好的名字呢,这么说来,你应该是个很有勇气的人吧。”

 

       维克多拿起放在桌上的红酒酌了一些,颇有深意的看向眼前的青年,毕竟对他来说,与他有约还敢迟到,那倒真是勇气可嘉。

 

       “没......没有。”

 

       胡乱地挥手拒绝对方给他带上勇气两字的标签,胜生勇利只觉得背后都冒出了冷汗,紧张的心情瞬间浮起,就连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与其说是有勇气,倒不如说是希望有勇气呢......”

 

       在意识到自己把失落的感慨都大方的表露给相亲之人后,胜生勇利又赶忙作出了掩饰,他挠着脑袋,视线不知该移向何处。

 

       恰好的是在这时服务员乘上的菜肴解救了这困窘的局面,维克多似乎也认知到胜生勇利的窘迫,适时切换了话题以免他难堪。

 

       在用餐期间,他们聊了许多,比如维克多的家乡,年龄与学历等等。胜生勇利在得知维克多是比他大了四岁的高材生之后便于心中起了些许的自卑感。

 

       作为一个平凡普通的大学毕业生,还没找到工作的他,真的能被这人看上眼吗?不过这只是母亲硬塞给他的相亲,并不要求一定要成功吧......思虑着这些,他开始心不在焉了起来,直到维克多问起了他关于面试的事情。

 

       “勇利现在有工作了吗?”优雅地切下一块牛排放入嘴中,吞咽下后维克多问道。

 

       “我正在面试。”

 

       “在哪家公司呢?”

 

       “YOI公司。”

 

       不知是胜生勇利说了什么不对的话,维克多握着刀叉切牛排的动作忽然停滞了几秒,抬头凝视起胜生勇利,继续把想要获取的剩余信息慢慢套出。

 

       “我昨天才刚去投简历,也不知道能不能过,毕竟是家大公司。”

 

       不自信地回答维克多的问题,胜生勇利快速解决掉了自己的食物,想起昨天心惊胆战的面试,至今都让他很是担忧。

 

       他虽是名牌大学毕业,但资历较浅,再加上面对考官时说话都不是特别利索,本来能很好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然则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好。

 

       维克多好心的安慰起这位在他看来十分有趣的青年,心想他的母亲还是给他找了个不错的人选。

 

       结束用餐时,夜空中缀满了繁星,两人走到餐厅外又交谈了一会儿,维克多说要送胜生勇利回家,可对方是直接拒绝了。被拒绝的维克多也没采取强硬的态度,他把胜生勇利送到车站,看着他坐上了公交车。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对胜生勇利做了一个极其令本人吃惊的举动。

 

       “勇利。”

 

       “嗯?”

 

       左脚刚踏上公交车的胜生勇利因维克多的呼唤又退回停下,他疑惑的看向维克多。只见对方缓缓上前一步靠近他的脸颊,灿如浩瀚大海的眼眸近距离的停在他的面前,呼出的气息交错,下巴似乎被人稍微抬起,唇上也有了温热的触感。

 

       维克多吻了胜生勇利,在公交车司机和乘客诸多的目光下。

 

       “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交往一段时间。”

 

       如若不是维克多搂着胜生勇利的腰,此时因亲吻而腿软的他一定会跌坐在地上被人看起笑话。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公交车的,迎着司机的怒视还有乘客羡慕的眼神,跌跌撞撞地坐在了隐蔽的后排。

 

       耳边回响着维克多温柔的华语,胜生勇利把周遭的嘈杂声统统无视,他看着手机里刚存下的电话号码笑颜逐开,脸庞逐渐升温,但在刹那间,他又猛甩着头试图遗忘掉占据内心的帅气身影,喃喃自语着。

 

       “我喜欢上他了?”

 

       不,这不可能。

 

       他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如果这样就喜欢上,实在太过草率,并且相亲对象这般大胆,要小心谨慎才对。他不抗拒亲吻,但也不意味着能接受。如今,他只要回家把今天的情况全部同母亲禀报就好,然后睡一个好觉等待面试的结果才是最为重要的。

 

        Tbc.

——————————————————————————————

这个其实就是我之前说的想开的傻白甜架空坑~

篇幅没有《If I Ain't Got You》那么长,当然我也写不了那么多QnQ

文名是有意义的哦~

估计和《If I Ain't Got You》交叉着更新

尝试换下口味风格,我不能老写虐......

October
22
2016
 
评论(24)
热度(343)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