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If I Ain't Got You 04

·这是一个千里追妻的故事

·最近迷上一首歌而来的产物 

歌曲:Alicia Keys——《If I Ain't Got You》(如果没有你)

·中篇待定,多甜少虐(大概),中期or后期有车!结局一定HE

·原著向半架空,在动画的基础上衍生,人物背景无差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后文链接: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链接:In Addition To You   The Past(上)  The Past(中)  The Past(下)


       第四章 Emergency


       初春的清晨尚存些微的凉意,被寒流席卷的长谷津更是冷如秋分。由于时间过早,路上见不到什么人流,只有一些年迈的老者在桥上握着鱼竿钓鱼,路过的车辆均十分稀少。

 

       青年穿着单薄的外套向着朝阳奔去,微喘气看向前面骑着自行车的银发男子,他微皱眉目,一言不发。

 

       那时,胜生勇利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维克多,对方担任他的教练已有好几天了。他觉得维克多好像特别放的开,自那天以后对恋人一事是只字不提,心里的失落感无不积少成多。胜生勇利拍拍脸颊想要让自己更清醒一些,毕竟他们说好了,只是教练与学员的关系,不会逾越,别再有那些痴心妄想了。

 

       每日的晨跑是滑冰之前的基础锻炼,那人在前面骑着自行车,而他尾随在后,就像当初他观望维克多那样,此时也依然紧跟身后。

 

       他们又回到了憧憬的距离,只是这一次,又多了不一样的关系。

 

       晨跑训练结束,两人一同坐在长椅上休息,这里是个不错的风景地点,一眼望去,能够看尽长谷津大大小小的自然房屋和高楼,长椅旁的大树高大雄伟,似是要遮掩所有从空中落下的阳光,它将自己的枝叶伸展向外,恰好落在了他们的头顶上。

 

       “勇利,那是什么?”维克多看着后方的日式建筑疑惑道,他向来对日本的文化非常感兴趣,此次前来这里,也是想深入了解一下。

 

       “这个......长谷津城堡,里面还会有忍者之类的。”不知道如何解释的胜生勇利凭着自己的印象随意说了出口。

 

       “真的吗?里面有忍者?”

 

       看起来对此是相当好奇,惊喜的表情布满英俊的脸庞,拿出手机递给胜生勇利,维克多拉着他到离建筑比较近的地方拍照留念。

 

       可是,就是这张被维克多上传到网上的照片引来了一个极大的麻烦。

 

       在宣布引退后,记者们无从知晓维克多去往了何处,他们不辞辛苦的去询问身为他教练的雅科夫,可均无所获。那人脾气暴躁且不说,更重要的是他口风很紧,若是想从中获取一些信息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因此,Ins上的照片就是记者们重大新闻的来源,他们通过照片的背景搜寻着准确的地点位置,最后,目标定在了日本的九州长谷津。

 

       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今天突然多了许多客人,并且还有不少外国人,但这些客人都是有备而来,众人扛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像是奔腾的骏马冲进了屋内。不仅仅是这里,还有长谷津的滑冰场冰之城堡也一并热闹非凡。

 

       正在整理冰鞋的优子和西郡看到记者们的到来是惊慌失措,宽敞的大门几乎都要被他们挤坏,你争我抢的进入到前台直接将手里的麦克风对准了两人。

 

       “诶,什么情况?”面对记者前仆后继的提问,优子不知如何回答,从胜生勇利那里,优子听说了维克多要当他教练的事情,但此事本人说过是必须保密,所以,她也不敢与记者透露半分。

 

       形势僵持不下不能解决,站在一边的西郡是干着急,而三胞胎姐妹们亦是出来帮忙阻拦着汹涌而来的记者。

 

       幸运的是,他们的救星终于来了。

 

       冰之城堡的大门打开,维克多镇定自若的从外面走进,记者在看到新闻的终极目标之时纷纷转移阵地包围起来,前台是被人群拥堵得水泄不通。

 

       “请问,您为什么会来日本?只是来度假的吗?您真的不再有复出的想法吗?”

 

       维克多对于不断伸往自己前方的麦克风毫不畏惧,他早就习惯了这种混乱不堪的场面,冷静开口道:“我不会复出。我来,是为了胜生勇利。”

 

       众人因维克多的回答愣住,他们开始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在认识到他同样是一名滑冰选手时,是激发了多种猜想。

 

       遗憾的是,维克多的这句话胜生勇利没能听见,他因害怕被记者采访而悄悄躲进了冰之城堡里,现在,他正在滑冰场内忧心忡忡,静静等候着维克多回到他的身边。

 

       维克多亲口承认了来日本的理由是由于他,如果他听到的话,失落的心情或许会即刻消失,对他的情感更是加深。

 

       解决掉麻烦的记者,维克多来到室内,他看着在冰面上心不在焉的胜生勇利若有所思,对方好像还没适应两人这降了不止一级的关系。

 

       “勇利,再不专心一点的话,我会认为是你在想我哦。”

 

       双手交叉抱臂,维克多在场外调侃起胜生勇利,青年羞涩的样子让他觉得十分有趣。

 

       “请......请不要这么说。”胜生勇利慌张地反驳着,身为专业滑冰选手的他,在刚刚是差点因为乱了分寸而向前扑去就要摔倒在冰面上。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已经不是那样了。”

 

       青年再次否认两人,这句话已不懂从他的嘴里说出多少遍了,每次维克多听见,都会感觉极其厌烦。

 

       他很讨厌这句话,即使他答应了分手。

 

       “是吗?那么在成为恋人之前,难道勇利就没想过我吗?”

 

       当然想过,胜生勇利尽力将这四个字咽了回去。

 

       在成为恋人之前,胜生勇利时时刻刻都想念着维克多,房间贴满他的海报,角落堆积着关于他的杂志,就连书桌上都摆放着不是自己的照片而是他的。维克多是他憧憬的对象,想要在同一赛场竞技,和他打招呼,合影留念,甚至是更多,总之,维克多的名字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就是了。

 

       在维克多意味不明的视线下,胜生勇利胆战心惊的开始了今天的练习。

 

       劳累的训练完成,胜生勇利前往更衣室换下有些汗湿的衣裳,此时,开门声乍然传出,本以为是维克多进来了,但在看到气势汹汹的来人时,他那怯懦软弱的毛病又在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

 

       年轻的金发少年提着行李箱大步走到胜生勇利的面前,他胡乱地甩手丢下行李箱,左脚抬高踢向了胜生勇利的一侧,被这力度强烈碰触的柜门发出响亮的声音,胜生勇利向后退了些,背部靠向了冰冷的柜门。

 

       他是......少年组的尤里·普利赛提!等等,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哼,维克多竟然是为你而来的。”

 

       什么?维克多?

 

       听到是有关维克多的事,胜生勇利顿时紧张起来,他因少年的话语胡乱猜测,身体不由自主的因这逼人的强大气势微微发抖。

 

       “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你可以自己去问他。”

 

       胜生勇利想起过往曾在后台见过两人交流,他们同是俄罗斯的选手,又师出同门,想必非常熟悉,且少年的语气分明是瞧不起他,尽管像是只温顺的贵宾犬,但此刻胜生勇利也张开了嘴,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尤里似是非常不满意胜生勇利的回答,他再次用力踹着柜门发泄不爽的心情,虽然身高不占据优势,不过他还是垫起脚尖上身凑近,怒瞪着胜生勇利。

 

       “我说,像你这种人......”

 

       “你们在干什么?”

 

       维克多出声阻止了金发少年接下来想说的难听话,他挑眉望着眼前的景象,然后迅速上前从一侧拉过胜生勇利搂入怀中,及时救下了被人呵斥的他。

 

       看着尤里盛怒的表情,维克多在刹那间变了脸色,从不悦到满面笑容仅仅是用了不到几秒的时间,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

 

       “尤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Tbc.


—————————————————————————————

Emergency,突发性。

本章字数好像少了点,但是觉得卡在这里刚好wwwww

金yuri终于出场了!三人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期待!

大家的爱心,评论还有关注都是我的动力啊,谢谢支持QAQ

October
22
2016
 
评论(14)
热度(474)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