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If I Ain't Got You 03

·这是一个千里追妻的故事

·最近迷上一首歌而来的产物 

歌曲:Alicia Keys——《If I Ain't Got You》(如果没有你)

·中篇待定,多甜少虐(大概),中期or后期有车!结局一定HE

·原著向半架空,在动画的基础上衍生,人物背景无差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后文链接: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链接:In Addition To You  The Past(上)  The Past(中)  The Past(下)


       第三章 Boundary

 

       寒风吹动窗帘摇曳,黑发青年坐于书桌前奋笔疾书,黑色的墨水占满了整页纸张,在上面的字迹若仔细看的话均是重复,那是一个人的名字,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与其说是在家中,不如说是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之前还会去冰之城堡滑冰,不过近期,胜生勇利是都没去过,因为害怕再次见到维克多,所以他根本不敢下楼一步。

 

       他不时地会在窗口望着维克多,那人经常会在外面凝视着他居住的房间许久,当两人目光交汇时,胜生勇利都会反射性地先躲避开拉上窗帘,但等过了一会儿,他又会拉开一些偷偷瞧上一眼。

 

       书桌上摆放的好几本笔记本都写满了维克多的名字,在胜生勇利无所事事的时候,他一直用这个方法来书写对那人的思念。写满每一页,每一本笔记本,直到笔芯的墨水见底,换了一只又一只。

 

       曾经,胜生勇利的房间里贴满了维克多不同时期的海报,那是他从憧憬维克多的那一刻起就做的事了,可到了现在,这些东西还有报道过维克多的杂志一起被他收在了床底。银发男子的身影只存在于手机里唯一保留下的一张照片,胜生勇利有想删除过,最后还是舍不得。

 

       照片里的两人看起来尤为亲密,他们互相搂着肩膀,头靠在一起,笑颜十分灿烂。

 

       “勇利,我把饭菜送上来了哦。”

 

       宽子的声音引起了胜生勇利的注意,回头看看墙上挂着的时钟,他感到奇怪。现在距离午饭的时间似乎有些早,因不想下楼的缘故,他请求父母为他把饭菜送上房间来,父母答应了这略为任性的要求,也问清了他为何这么做的原因,他们知道了维克多的存在,作为他的普通好友。

 

       为了不让宽子在门外等待太长时间,胜生勇利放下手中的笔便起身开门,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虽未看清来人的面孔,但眼见并非母亲的身影时,他就明白大事不妙。

 

       想要迅速关上房门,可对方是早已察觉到胜生勇利的下一步行动急忙用身体抵住,双方逐渐僵持不下。

 

       由于胜生勇利发现及时,因此在时间的推移中他也更占优势,眼看门即将关上就要宣布他的胜利,出乎意料的是,来人在门准备关上的瞬间把手卡在门缝中,胜生勇利见状惊讶得连忙退开些许不再压着房门,对方便顺势进到了屋内。

 

       全然不顾已被门夹得泛红的手背,维克多搂过胜生勇利的肩膀将他拥入怀中。怀里的人开始做起了强烈的反抗,尽管像是双手抱住了维克多,可手掌放于他的双臂上用力地拉扯,就能说明此刻的一切不是温情。

 

       实际上,胜生勇利想要推开维克多并不是抗拒,而是想要看看对方的伤势如何了,方才维克多的手被门夹住,如没有好好处理一定会红肿,不忍维克多受伤的他尽是心疼。

 

       是妈妈帮了维克多吗?

 

       之前呼唤他的确实是宽子没错,可站在门外的人是维克多,就透露了问题所在。

 

       这些天因为维克多经常会来温泉旅馆,宽子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问起他。或许是猜测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担心自己儿子不能很好解决问题的宽子就主动去找了维克多,她觉得两人应该要好好交谈,逃避不是有效的办法。

 

       “维克多,你的手......”自知挣脱不开的胜生勇利不再反抗,他享受着恋人久违的拥抱,无魇地将脸庞埋在他的肩膀上。

 

       “我没事的,勇利。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么?为什么要离开?”知道胜生勇利依然对自己格外关心,维克多感到非常高兴。抚摸着恋人的黑发,他温柔道。

 

       “这......这不关你的事。”

 

       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兴许是听闻这件事下意识的反应,胜生勇利又一次想挣脱维克多的拥抱,这一回,他成功了。

 

       “为什么不关我的事?我们可是......”

 

       “不是的!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不会告诉你。

 

       把最后一句话吞回腹中隐藏于心底,胜生勇利大声地打断了维克多,他不能把理由说出来,只要将原因说明,那么所有的事情又会变得异常混乱。

 

       他的恋人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看着隐忍话语的胜生勇利,维克多眉目深锁,眼眸深邃似大海。

 

       胜生勇利是一个会把疼痛藏在心间,不向别人求救默默承受的人,他会站在人群里把自己的光芒亲自熄灭,隐匿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作为恋人的维克多对他亦是相当了解。

 

       这是胜生勇利的怯懦和脆弱,但维克多依旧喜欢。

 

       因为,他并不是一个没有优点的人。他同样富有才华,有闪光点,心地善良,刻苦奋斗,即使受伤,内心滴血,他还是在持之以恒。

 

       维克多爱着这样的人,就连那常被人瞧不起的怯懦和脆弱也一起无可救药的爱着,只因此人的名字叫胜生勇利,非他不可。

 

       不能没有他。

 

       这是维克多在胜生勇利离开的第一天就意识到了这点。

 

       深吸一口气,银发男子一脸沉重,双手紧握至颤抖随后松开,声线低沉了几分开口道:“那么,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确定要离开我吗?”

 

       听到维克多这么说,胜生勇利顿时愕然,他鼓起勇气努力逼迫自己直视着维克多,睁大双眼似是瞪着对方,脱口而出的话语颤抖到了音调几乎走偏的地步。

 

       “没错,我确定。”

 

       这是最后一次的回答,维克多俨然猜到了这个答案,无奈的勉强牵起一丝笑容,他竟觉得就连简单的笑,都是一件疲累的体力活。

 

       “好,我们分手吧。”

 

       当两人达成统一的战线,也就意味着结束的倒计时此时终止。

 

       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不能在维克多的面前哭泣,如若是这样的话,就是变相承认了自己的心软,承认了自己不想离开维克多。

 

       即使在听到那人说分手时真的有松了口气,但扑面而来的还是令人窒息般的伤心难过。

 

       看着胜生勇利因忍泪而憋红的脸颊,维克多很想上前拥抱他,亲吻他,就像他们还是恋人的时期那样安慰他一整夜,可如今,已是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毕竟就在刚才,他亲手在两人的身前画上了一条红色的分界线。

 

       不去跨越,只是分隔两方。

 

       转过身去不再注视维克多,胜生勇利生怕再多看一眼,下一秒他就会流出泪水,刚想要说出请人出去的客气话,但对方突然的开口是让他蓦地又困惑不解。

 

       胜生勇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维克多见胜生勇利的不知所措,便重复了一次刚刚说过的话。

 

       “从今天起,就由我担任你的教练,我会让你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冠军。”

 

       还没来得及感叹这转变实在是快的如强势的龙卷风,胜生勇利断断续续地把话问出:“不,这到底......”

 

       “以前勇利不是和我说过吗,想要获得优胜。那么就由我来实现你的梦想,我们不再是恋人,我只是作为你的教练,仅此而已,不会越过这条界线。”

 

       维克多没了先前的愁眉不展,这时他笑的是轻松自在,好像根本不给人商量的余地就下了最后通牒,如同一位高高在上的国王。

 

       “你应该回去的!我不答应!”内心像是有火焰在熊熊燃烧,胜生勇利焦灼不安地眨着眼睛,视线随处游移。

 

       “我已经退役了,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这是我个人的意愿,不需要他人来插手,无论是选择当你的教练,亦或是爱上你,等待你,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就算是勇利你也不行。”

 

       收起笑意,维克多神色严肃地望着胜生勇利,他郑重地向对方宣布了他的想法,不容改变和抗议,一锤定音。

 

       “这样太自私了!”胜生勇利反驳着。

 

       “自私?”听闻这两个字,维克多像是嘲讽样的冷笑,继而摊手说道:“那么勇利呢?没有一句解释就离开了我的身边,这样的你,难道不自私吗?”

 

       眼见维克多的神情,胜生勇利立刻没了反驳的胆量,低着头凝视地面,整个人仿佛是堕入了无尽的深渊,在黑暗中奔跑的青年呼吸急促,周围的空气逐一稀薄,空间也愈来愈小,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来。

 

       是啊,就像维克多说的,其实他是个自私的人吧。当年虽不是自己主动靠近维克多,不过面对此人的求爱时他没有适时拒绝反倒是发展至今日的这种局面。其实,那时候他就心有贪婪,想要离维克多再近一些,成为朋友,甚至成为更加亲密的恋人。

 

       他做到了无数人只能幻想却不能实现的事,然后因为自己的懦弱和外界给他的种种压力退下阵来,畏怯抛弃。

 

       没有解释,不与对方倾诉,就表明他们即便是恋人也未敞开心扉坦诚相待。相爱之人的互相信任是最基本的原则,但他却做不到将心比心,什么都没告诉维克多。

 

       从这点上来看,他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恋人,并且还是一个极其差劲的人,所以,他不会要求改变现状,尽力挽回这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答应我,好吗?”

 

       维克多的话语如魔咒般使人无法摆脱,固然说过希望他回俄罗斯,可胜生勇利如故摇摆不定。

 

       为什么不能下定决心呢!就像几个月前逃跑一样,如果狠下心回绝的话,他也一定不会再有耐心来请求的吧?右手紧抓着衣服的边角攥在手里,思想恰似褶皱的衣服扭曲麻乱。胜生勇利暗自鼓舞,然而,他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想让维克多留下的那颗心。

 

       只要不越过那条线,就没有关系了吧?稍微抬眼看向面前的人,维克多从容淡定的模样与方寸大乱的胜生勇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刻,胜生勇利只觉得世界像是无处不喧嚣般纷扰着他的神经,但有一句话是突出重围,莫名如播放器一样不断回响在自己的耳畔。

 

       他是教练,仅此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

 

       Tbc.


——————————————————————————————

这一章的标题是分界线,维克多亲手在两人面前画出分界线,拉远了距离禁止靠近,大家可以猜猜他究竟所用何意呢?wwwww

如果喜欢的话请不要大意地戳心或是留评论吧~私心想要评论QnQ 过百的话我就会放出下一章哦(๑•̀ㅂ•́)و✧

October
21
2016
 
评论(21)
热度(575)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