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维勇】If I Ain't Got You 02

·这是一个千里追妻的故事

·最近迷上一首歌而来的产物 

歌曲:Alicia Keys——《If I Ain't Got You》(如果没有你)

·中篇待定,多甜少虐(大概),中期or后期有车!结局一定HE

·原著向半架空,在动画的基础上衍生,人物背景无差


 前文链接:第一章

 后文链接: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链接:In Addition To You  The Past(上)  The Past(中)  The Past(下)


      第二章  Find


       阳光收起灿烂的金色使天空披上了紫红的薄纱,道路两旁的路灯逐渐亮起了明黄的光芒,像是以天空的尽头为终点而去,人们朝着各个方向缓慢行驶。

 

       平复好因奔跑带来的喘气,胜生勇利走进了冰之城堡的大门内,映入眼帘的是多年不变的大厅,放眼望去,在前台忙碌的亦是他熟悉的那位女子。

 

       外貌秀丽,扎着丸子头的女子甚是可爱,在整理冰鞋的她因有些脱不开身是匆匆扫了一眼进来的人,所以,她没能在第一眼就辨认出来人是谁。

 

       “你是......勇利?”优子惊奇道。

 

       “嗯!好久不见,优子小姐。”

 

       “好久不见!叫我小优就好了啊!”

 

       见来人是胜生勇利,本想说店面打烊拒绝客人的优子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看着五年未见的好友,霎时激动万分。

 

       优子是胜生勇利从小就认识的玩伴,同样是滑冰的爱好者,而他会喜欢上维克多,若真要说的话,还是托了优子的服。

 

       她告诉了胜生勇利很多有关维克多的事,那人的比赛,日常的爱好,甚至是在饲养的贵宾犬等,许多的事情都是透过她才知晓的。

 

       胜生勇利曾经喜欢过优子,如果在那一年,没有维克多的出现,或许直至现在,他都还在暗恋着这名朝气蓬勃的女子。

 

       不过,眼下早已回不到过去,时光不会逆转,他也庆幸自己和维克多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至少,那是他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美好回忆,亦是令他伤心的回忆。

 

       “要滑冰吗?我会帮你看门的。”

 

       满怀期待的目光朝胜生勇利射去,优子欣喜的笑道。面对五年未见的好友,她十分想再次看到胜生勇利在冰上起舞,因为她所知道的青年,非常优秀,尽管外面关于他的报道多是负面,但她依然对此深信无疑。

 

       “谢谢。”

 

       室内的气温与外面只有微小的差异,可当靠近冰面时,就能感到一丝冰凉的气息包裹人的全身。脱下眼镜交给优子保管好,他刻不容缓地滑至场地中央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演出。

 

       “这是?”

 

       当音乐响起时,优子立马起了疑惑,即刻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维克多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的旋律,不仅是歌曲相同,就连动作均是一模一样。眼前的青年模仿着维克多的表演,一时之间,优子竟然觉得心脏几乎都要停止了跳动。

 

       虽然只是模仿,优子却认为此时在场地内舞动的青年仿佛就是那位冰上王者本人,可以说,甚至要比维克多更适合,更出色的完成了这支编舞。可能这么说会有点奇怪也对不起维克多本人,可她依然坚定自己的这个想法。

 

       又一个四周跳圆满完成,紧张的握住双手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优子不敢置信却又必须相信,她想要冲上前抱住青年或是放任的尖叫只为赞扬这奇迹般的表演,她难以想象自己是怎么忍住到最后才放声大赞的。

 

       在维克多的身上,她看不到那种说不清的感觉,而在胜生勇利的身上就可以看到,他的痴情、悲痛,深深感染了自己。那人尽管只是滑出优美的动作,没有文字的解说也没有如电视剧般多一人的言情上演,只是胜生勇利一人就足够了。

 

       但此刻的优子又有了困惑,她的好友是否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毕竟在她看来,如果没有亲身经历的话,根本不会让人感到那种沉重的悲伤,为了情爱的揪心之痛。

 

       这,是只有真的体会过才能有所感触的吧。

 

 

       *

 

 

       三月,应是个春暖花开的好季节,可在俄罗斯却还是寒的渗人。呼出的温热气息在墨色的夜间瞬间转为冰冷,也依稀有了微弱的颜色。银发男子拖着行李箱神情淡漠的走在道路上,直至一人的呐喊阻止了他前进的步伐。

 

       “维克多!你要去哪里,给我回来!”

 

       教练雅科夫在身后焦急地追赶着想要离开的维克多,他气急败坏地指着对方,好似有一肚子怒火无法宣泄,周围寒冷的氛围都会愈渐火热起来。

 

       “去日本。”

 

       清冷的声线不似平常,此人的淡漠让雅科夫忽感慌张,暧昧的浅色灯光微微照耀着两人,不过还是不能让人看清他的表情。

 

       “你难道真的要......”

 

       随之而来的结果打击着雅科夫,他看着眼前的爱徒欲言又止,不甘与愤怒的情绪一下在身体中无限翻涌,他想不到自己要说什么话才能挽留对方,只叹息有些事情他没能成功阻止。

 

       不管是他,还是那个青年。

 

       如果能更早一些察觉到,是不是就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以自我为中心,完全不考虑他人。”

 

       留下一句话,雅科夫返身走上了与维克多相反的方向。他们相处多年,他不会不知道维克多的性子,若是有了想法,他就一定会付诸行动,这是一种优点,也是一种缺点。而现在,这个缺点就在无限放大,就算是天塌下来了可能都不会让他动摇,更何况他离开的理由还是因为那个人。

 

       就当是放弃了吧。

 

       曾经同行的两人,最终背道而驰。

 

 

       *

 

       朝霞染红了天边,鸟儿悦耳的鸣叫声打破了短暂的宁静,在客厅摆放的电视机里传来了天气的消息,位于屏幕前的人们在听到报道后是连连叹气,本是赏樱的好时候,但由于突然席卷九州的寒流而作罢。花朵再度被冰雪覆盖隐匿了踪迹,整个长谷津地区是银装素裹。

 

        温度骤降,刚从温暖被窝中起身的胜生勇利不禁打了个颤,他被宽子叫醒,需要到温泉旅馆门外做扫雪的工作以便客人的进出。在出门前,他的余光扫到了桌上放着的手机,打开看着那个被他拉入黑名单的号码许久,心里还是没有恢复的打算就下了楼去。

 

       拿着铲雪的工具准备开门前往,才刚把手放在门把上,门就自动打开了,是有人从外面开了门。胜生勇利因正盯着手上的手表看时间而没注意到前方有人,在察觉到门自动开启后还稍微讶异了一会儿,开门的人似乎也没意料到有人站在门口,所以,两人是刚好撞个满怀。

 

       对方的身高要比胜生勇利高出不少,且没有预先的警告,这突发性的事件必定会有一人多吃一些亏。手上的工具被撞得掉到了地上,胜生勇利没有站稳脚跟导致身体向后倾斜,他害怕的闭起双眸迎接着疼痛的到来,但在等待了几秒后,他居然是被带进了那人的怀抱中。

 

       “勇利......”

 

       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鼻子里也充斥着那让他喜欢到几乎痴迷的味道,那人的银色发丝轻扫过胜生勇利的脸颊,弄得他有些微的瘙痒,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歪至一边,胜生勇利也因此对自己的视觉都产生了不小的怀疑。

 

       他希望这是幻影,可这却是真实的。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细若游丝的声音从胜生勇利的嘴里发出,并非说给对方听,这是他的感慨。胜生勇利没想到维克多会找到这里,他从来没有跟此人说过自己的家乡在哪,只是在过往谈及过父母开了一家温泉旅馆罢了,并且,他还特地请求他的教练,如果维克多问起他去哪里,千万不能告诉他。

 

       既然都已经把事情做的如此决绝,那又是为什么呢?

 

       “放开我......”青年小声开口道,但是非常果断。

 

       “我不会放手的。”

 

       维克多抱紧了胜生勇利,他很明白,假如一放手,怀里的人就会逃开自己的身边。

 

       身体大幅度的扭动起来,胜生勇利做出了激烈的反抗,用手撑开紧靠他的胸膛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可维克多就是不为所动。他挣脱不开这人的怀抱,与其说是不能,倒不如说是心中还存在着不想,既是这个想法让他们在玄关门口纠缠不休,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勇利,发生了什么事吗?”

 

       宽子的问话从走廊上发出,若是被看到自己的儿子和一个男人在家里拉拉扯扯,胜生勇利并不知道要同他们如何解释。维克多看来也是被那道问候给惊住,原本抱着人的力气在这时稍有放松,趁着对方失神的一刹那,胜生勇利使劲全力推开了他跑上了楼。

 

       见胜生勇利逃跑,维克多急忙追了上去,可还是晚了一步让他关上了房门。

 

       “勇利,开门!”

 

       起初,维克多还是轻轻的敲着房门,不过在过了一会儿后,这敲门的声音愈发洪亮,直教人猜测他要破门而入。

 

       胜生勇利没有说出任何阻止他的话语,他的内心极度慌乱,吼不出一字一句。明知道锁了门对方是进不来的,然而他还是抵着门怕那人猝然闯进。

 

       渐渐的,敲门声停止了。

 

       青年开始暗骂自己没有骨气,发誓不能和他再有瓜葛,但现在反而是想去了解他的情况。

 

       他为什么不说话了,为什么不敲门了?

 

       是不是离开了,还是对自己失望了?

 

       与他相隔的银发男子会不会露出使他心疼的伤心表情呢?

 

       每次维克多的脸上显现出那样的表情时,胜生勇利都无可奈何。

 

       好想看看他,只要一眼就好。

 

       就在方才见到几个月未见的维克多后,他意识到自己从未如此想念过一个人。似是一种强烈的情感死卡在了咽喉中无法发泄,只能用行动来表达。胜生勇利握上了门把手想要扭动,他把锁打开,才刚转动一些,他又速即伸出另一只手抓住想要开门的手腕。

 

       急促的喘息声响彻寂静的屋内,除此之外,还有门外传来的那人的话语。

 

       “我会等你的。”

 

       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溢出,忍着抽泣的声音在胜生勇利自己听来是极为刺耳难听。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个很有勇气的人,他主动推开了憧憬的人、喜欢的人,况且还是两次。

 

       两人的距离,仅是一扇房门的厚度,他们的心扉,仍未完全敞开。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右手抚上房门,手掌触及,仿佛能穿透它看见、摸到对方。此时被拒绝在门外的维克多宛若是感应到门内人的动作,同样触上没有温度的房门。

 

       倚靠着门坐在地上很长一段时间,外头早已没了动静,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胜生勇利虽是停止了哭泣,不过忧郁的表情还是充满他的脸庞。抬起一点头看到桌上的手机,他灵光一闪,忽地站起身来。

 

       那人为什么会有时间来这里?

 

       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上网搜索着维克多的名字,网络上关于他引退的消息一条条的跳出占满他的视线,胜生勇利不敢相信,深爱着滑冰的维克多竟然宣布退役了!维克多今年已有二十七岁,可即使这样,他依然能在世界上绽放他全部的光彩,打动他人。

 

       而不是像他这般,堕落消沉,被人诟病。

 

       维克多是为了他才引退的吗?

 

       这个大胆的想法在胜生勇利的脑海里浮现,惊喜,却又害怕。他惊喜维克多能为他来长谷津,却也害怕是自己痴人说梦,原因并非是他。

 

       他顿时感觉到自己十分自私,自私到可以让人唾弃厌恶。明明得到了那人的爱但还不知足,结果还导致他退役来寻找自己,伤了无数人的心。

 

       他会为他做到这种地步吗?

 

       不,这不会的。

 

       向来不自信的胜生勇利否决了他的惊喜猜想,伤感和些许嫉妒即刻溢满身心。

 

       泪水又一次从眼眶滴落至手机屏幕上模糊了讯息,胜生勇利找到了维克多最新发布的一条Ins,内容是他承认引退宣言的事实。手指颤抖地在手机键盘上输入字句,青年艰难地打出留言且转发了这条信息。

 

       “我会一直支持你。等你重回赛场的那一天。”

 

       这是胜生勇利特别申请的一个小号,关注只有维克多一人。在两人交往以前,他就常常用这个号转发维克多发出的话,为他加油打气。

 

       他不想维克多止步于此,想要他回到属于他的世界。

 

       若是这样,名为胜生勇利的青年便可以回到过去,变成当时憧憬的少年,在背后远远的观望他就好。

 

       出到旅馆外久未离去的维克多抱着他的爱犬欣赏起和他国家有所不同的美景,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贵宾犬,没有了胜生勇利,唯一还陪在他身边的,就只有它了。

 

       揉着贵宾犬毛绒的脑袋,沉于口袋里的手机骤然发出清脆的叮铃声,维克多拿出瞧瞧,在看到后,他的眼眉瞬间从忧伤化为了温柔,暖暖的笑意挂上嘴边。


       “这样的你,我怎么舍得放开......”

 

       维克多知道胜生勇利有一个专门关注他的小号,因为他也是如此,只不过,他关注的同样是对方的小号,以此来偷窥他的动态。

 

       合上手机,维克多转身注视着胜生勇利所住的地方,随后拉着行李箱同贵宾犬一起离开了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

 

       他不会离开,但也不会让胜生勇利为难。目前,他需要找一个地方长久的住下,之后再从长计议。

  

       Tbc.


————————————————————

这章到底写了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了QnQ

如果喜欢的话请戳心或是评论,这样下次更新估计就会在本周末哦XD

October
17
2016
 
评论(27)
热度(673)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