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谎言

·原著向,短篇,使劲撒糖

·本文的梗来自好友 @这是一只野生的凹凸喵  的提供

·没有驾驶证的我也就只好写写甜文啦,拼了老命在撒糖XD

·时间线衔接上一篇文:Good Night Kiss


       比起这个国家的其它地区而言,九州的长谷津可以说是一个较为清净的地方。没有大城市的喧闹繁华,反而是安静闲适,耸立的高楼在这里并不常见,更多的则是被自然清雅的小楼替代。

 

       乌托邦胜生温泉旅馆在当地还算有点知名度。虽是不大,但周边的自然风光以及室内温馨的摆放设计也让一些人爱上了这里,并且,由于一位世界名人的到来,近期又是热闹了不少。

 

       日渐黄昏,残阳余下的热度依旧给寒冷的冬季带来了些许的温暖,柔和的霞光涂抹均匀本是湛蓝的天空,只想将自己最后的美丽展现在世人的眼前,直至黑夜降临。

 

       温泉旅馆内,一名银发男子正手拿酒皿,轻酌杯中盛满的清香酒水,他似乎是有些微醉,红晕在白皙的肌肤上泛起,眼神也愈渐恍惚。本就拥有英俊外貌的他,在这个状态下更是散发出了一种独特的诱惑。

 

       “我们家勇利一直以来都麻烦你照顾了。”坐在对面与他一同共饮的中年男子拿起酒壶为已空的酒皿续满酒水,随后笑着道。

 

       “请别这么说。我已经把伯父伯母当成是自己的父母看待了,所以照顾勇利也是应该的。”维克多接过胜生利夫的好意,又将一杯会致人晕醉的液体饮入腹中。

 

       坐在一旁唯一没有喝酒、只是观望着两人的胜生勇利很是着急,在听到维克多这么说后他是惊慌失措。本来不想参与其中,不过可能是为了遮掩内心的紧张与羞涩,他也突然拿起其余的酒皿倒上一杯,一口饮尽。

 

       即使酒精的度数并不高,但后劲仍然存在。胜生勇利不是个很会喝酒的人,他的思绪在此刻忽然有些凌乱,看着面前的憧憬之人,竟觉得仿佛有道道重影在对方的身上闪现。他甩甩头,努力抛开这个愚昧的想法,当余光瞄到自己左手上的伤口时,他顿时沉思起来。

 

       这是胜生勇利在今天下午练习的时候不小心摔倒而留有的伤口。那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脑海里在思考些什么,只是在看到维克多站在一边对着自己微笑后就心里一阵慌乱,随即摔在冰面上,手腕擦破渗出了鲜血。

 

       身为胜生勇利的教练,维克多在他跌倒的一瞬间便跑进了场内。他显得十分焦急,眉目深锁,在看到透白的冰面微微沾染上鲜红的血液后是一言不发的就把人带至外面。

 

 

       “我没事的。”胜生勇利小声地对维克多说道。见维克多小心翼翼地帮他包扎伤口,他感到很高兴,但对方神情严肃,仿佛溢出黑色怒气的模样,又让他心生害怕。

 

       “怎么会没事呢!”

 

       似怒吼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起,这是维克多所说的话。

 

       作为一名运动员,除了不能自我超越外,身体上的伤病往往是他们最担忧的事情。因为,或许只是一次偶然的意外,就有可能导致才刚起步的辉煌人生就这样带着遗憾与不甘结束。

 

       原来,这个人也会这般发火。胜生勇利想。

 

       虽然在当他的教练期间,维克多就说过不少会让人伤心的打击话,但从未对他用过这种语气。平时的他都是一脸平静,嘴上含着笑意,而此时,却是不同。

 

       “抱歉。”

 

       注意到自己弟子惊慌的表情,明白是被吓到了,维克多赶紧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没......没关系!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

 

       黑发青年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主动承担起这一切都是他的责任。

 

       “不用这么着急。”

 

       尴尬的氛围在骤然之间巧妙的被人化解,不知晓维克多究竟是何意,胜生勇利疑惑地望着他。

 

       凝视起青年的脸庞,让蓝色的眼眸中充满他的身影,维克多徐徐拉近两人的距离,伸手抚上对方的发顶,温柔的开口道:“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意识像是飞一般的迅速回到当下,略为嘈杂的欢声笑语打断了胜生勇利的记忆回放,渗出血液的伤口早已不再疼痛,而是带着轻微的瘙痒,拨动他的心灵。看着同父亲欢快畅饮的维克多,胜生勇利不禁笑颜逐开。

 

       这场酣畅淋漓的酒会在几近深夜结束,胜生利夫和维克多都醉倒在了屋内,只能依靠别人的搀扶勉强回到自己的卧室。

 

       人在昏迷之际,全身肌肉会处于高度松弛的状态,身上没有一处支力点,因此,即使维克多身材极佳,胜生勇利也很难完全支撑起他,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一个身高比他高出许多的人。

 

       一路上晃晃悠悠地将人带进卧室,青年轻柔地把银发男子的身体放好,当听到有节奏的呼吸声在屋内悄悄响起时,胜生勇利是小小松了口气。帮维克多盖上被子,他就想离开这里,可跪坐着的双腿撑起还没站直,就觉着身后有一股力量拉扯住他衣服的后摆。胜生勇利失去重力跌了回去,随后手臂给人向后一拉,整个人被扑倒在地上。

 

       只有暗黄灯光照亮的房间透露出暧昧不明的气息,宛如屋内的两人,无论是从他们方才的行为还是眼下静止的动作来看,都无不令人遐想。

 

       不知是否是因为饮下的酒水带来了些微后遗症,这双蓝色的眼眸中饱含深情,犹如能窥探心灵,势要将他的所有一一看遍。胜生勇利在火热的视线下面色一红就想要推开此人,胸膛下的心脏正在飞速跳动,几乎是要跃出这具肉身。

 

       他不能再任由对方这么继续下去了,否则,会发生什么样的惊天大事,那是胜生勇利连想都不敢想的。

 

       然而,维克多还是出乎了胜生勇利的意料。

 

       银发男子压下身体与人接触,用手撩起青年挡在额前的一缕发丝,在上方印下一吻。

 

       这是维克多近期以来的习惯,每次他们在夜晚道别前,他都会这么做。

 

       胜生勇利曾深思过他的行为,甚至怀疑过维克多对他的情感其实是和自己一样的。但转念一想,他还是很不自信的否认了这个答案。

 

       他想,这不过是这位外国人在平日里的一种惯性热情罢了。

 

       今天,维克多照旧给予了胜生勇利一个晚安吻,但还是有些不相同。

 

       在亲吻完胜生勇利的额间,维克多稍微起身继而注视着他,嘴角拉开弧度,扬起了一个诱人的微笑。柔软的唇瓣再度覆上了胜生勇利,不过这一次的位置,却是他的嘴唇。

 

       胜生勇利因维克多突如其来的亲吻怔住了,带有浓郁酒香的唇瓣紧紧贴着他,柔软的舌尖一点点舔舐着他有些干燥的下唇。

 

       维克多带走了他的初吻,这是事实。

 

       可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胜生勇利不得而知。

 

       在此刻,他做了几十,不,甚至上百种的猜想,最后,他得出了一个最值得他肯定的结论。那就是对方喝醉了,并且醉的不清。

 

       嘴唇离开,维克多紧搂身下的人,脸颊蹭着他柔嫩的颈部,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上,弄得胜生勇利霎时绷紧身体,很是瘙痒。

 

       “维克多,快放开我,你喝醉了。”

 

       “嗯?我没醉。”

 

       话语的尾音在醉酒的状态下都变了音调,带点软糯撒娇,却依然磁性动听,甚是撩人。不仅仅是在滑冰和外貌上,就连维克多的声音,胜生勇利都相当喜欢。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尝试性的问着维克多,胜生勇利的内心如小鹿乱撞。

 

       “不是我家的贵宾犬吗?”

 

       果然喝醉了。

 

       胜生勇利非常失望的证明了他的结论。

 

       下定决心用力推开抱着自己的维克多,不顾那人的反抗是把他硬塞回了被窝里。这次胜生勇利的态度很坚决,面对维克多的喝醉举措,他很生气。

 

       现在,他也有了去醉酒一场的想法,用刺激的酒精掩饰悲伤与愤怒,还能产生令他满意的幻想,只为忘掉这该死的意外事故。

 

       “别走。”

 

       那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胜生勇利回头望去,维克多已经半坐起身,拉住了他那只受伤的手好不让人逃之夭夭。

 

       只见他握住青年的手,在对方困惑且讶异的目光下莞尔一笑,低头亲吻起被纱布包裹的掌心。

 

       细碎轻触的吻,从掌心顺着方向缓缓移到修长的指尖。

 

       “我真的没醉,勇利。”维克多再次说道。

 

       看来,事实的真相并非胜生勇利所想的那样。

 

       维克多对他撒了谎,只不过,这却是一个充满善意与爱意的谎言。

 

       End.


——————————————————————

听说亲吻掌心,意味着珍视与在意,最深情的问候 ~

真的没想到维克多会有腹黑毒舌的属性呢wwwww

这文里实际上维克多是在装醉wwwww

October
13
2016
 
评论(27)
热度(660)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