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原创】传说之物 第三章

持续更新中!!!下一章茂智要组队打比赛了

茂智整天搞事组:

  

·这是一个一年前的脑洞23333

  

·原作设定,时间线为XY时期,剧情类,茂智清水暧昧向

  

·搞事组蕶E,泽临,离尘三人联文 ,阿赤作画,会在一个月之内搞定,确定出本,参展8月魔都CP20.5和10月妖都PMO!(因此内容不会全部放出)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选定之人

  

 

  

“所以就如您所言,传说是真实的。”双手抱臂倚靠在墙边,茂说道。

  

 

  

他来塔克希尔城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传说中的宝石,看看它究竟是不是传说的宝可梦的化石,亦或是犹如超级进化石一样,拥有能使指定的宝可梦进化成特殊形态的力量。现在传说成真,他此行的目的已达到一小半了。

  

 

  

然而,宝石被人偷走,这是个大问题。

  

 

  

“我可没说它是假的。”眼睛瞪大,老人郑重其事道。

  

 

  

虽然他一直在和别人说他讲的故事是传说,可从未与别人着重提过传说的“真”与“假”。这到底是真还是假,全权由听故事的人自行分辨,他不想去干涉别人,因为他觉得,说多了也没什么意义。

  

 

  

不相信传说的人始终不相信,相信传说的人无论嘴巴说干,嘴皮子说破,他们也不会相信它是假的。

  

 

  

“为什么宝石会在您这里呢?”

  

 

  

希特隆终于问出了关键所在。老人明明只是一位药铺的老板,不过是个普通人,为什么会拿到传说中拥有神之力量的宝石,这即是当下的疑问。

  

 

  

老人艰难地用手臂撑着身子坐起,瑟蕾娜看到,立刻上前扶了他一把。老人背靠着床头,脑袋微仰,望向天花板似是回忆着什么。

  

 

  

“两名英雄在得到宝石,拯救塔克希尔城的人民之后就将它交给了塔克希尔城的女皇了。然后,两块宝石就成为了女皇家族世代相传的宝物。”

  

 

  

老人摸了摸发白的胡须,挑起眉,一副十分自豪的样子道:“别看我这样,我当年可是第六任女皇的侍卫。”

  

 

  

“不太像......”

  

 

  

柚莉嘉盯着老人歪了歪头,一脸不敢相信。

  

 

  

“嗯?”

  

 

  

少女的声音很小,可老人似乎听见了她的嘟囔,又瞪大眼睛,想将质疑他的人用目光瞪得对方说不出来话来。

  

 

  

“啊,没什么!”

  

 

  

希特隆察觉到老人开始存储的怒意,拍了下妹妹的肩膀提醒她别乱说话,后帮她解了围。

  

推了下眼镜,希特隆咳嗽几声,清清嗓子继而问道:“那女皇为什么要将宝石交给您呢?您只是个侍卫啊,还有,您所说的一块宝石......怎么只有一块了?另一块是还在女皇的手里吗?”

  

 

  

老人抬起手来,示意希特隆不用多说,对方的意思自己都明了,他黯然失色道:“实不相瞒,早在许多年前,两块宝石的其中一块宝石就被人偷走了,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年来,放置于塔克希尔城皇宫中的另一块宝石也缕缕有人来偷盗。为了保护宝石的安全,以免再被人盗去,第六任女皇便将宝石交由我保管。”

  

 

  

理应无人知晓的宝石隐藏地点,如今却有人获得线索把其成功偷到手。看来敌人是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而来的。

  

 

  

“宝藏呢?”

  

 

  

“小伙子,你怎么又问宝藏的事,就这么喜欢钱吗?看你的样子也不贫困啊。”

  

 

  

这老人已是迟暮之年的人,一眼看上去弱不经风的,没想到竟是在口才上下足了功夫。茂本来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但不希望和七老八十的人计较从而吃了亏。虽然被老人这么一说心里有些火,方想辩驳一番,不过他最后仍是沉住了气,不去斤斤计较这些。

  

 

  

“宝石的确有,但宝藏......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老人说完话,屋里顿时静了下来,无人插上一言半语。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第六任女皇的声音,那是她曾和自己说过,塔克希尔城藏有宝藏的事。

  

 

  

“我和你说哦,塔克希尔城里,有宝藏。”

  

 

  

那时,女皇和自己如此说道。

  

 

  

可是,他又怎么会相信呢?

  

 

  

塔克希尔城久留下来的传说不管是经何人之口,都没有一个人会提到宝藏,这其中的真实程度还需人们斟酌判定。他当了皇家侍卫这么多年,除了女皇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外,就丝毫没听过有人提起,只是外面的人将宝石传成了宝藏,因此他始终为半信半疑的状态。

  

 

  

他明白女皇所说的宝藏和宝石不是同一个物品,由于女皇自己也反复强调过多次,但眼见为实,他而今没看到,没有消息,也就不好与人说清楚了。

  

 

  

话说回来,宝石确实能说是宝藏。无论它是否蕴含着神的力量,单是从金钱来衡量,那也是十分珍贵的宝石,更不用说它的的确确有着力量,还关系到塔克希尔城。

  

 

  

“多年前,其中一块宝石被偷盗之后,塔克希尔城的水源便逐年减少,最后落至今天的地步。”

  

 

  

当年两块宝石的一块缺失时,他还是刚懂事的年纪。他只记得母亲那会儿拼命地打了好几桶水放在家中,一点一滴都用得比过去以往节省。街道两边不乏有因中暑干渴倒在地上的人,药铺前扎堆了许多人,全都是为治这些病而反复奔走。

  

 

  

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茂有些震惊。

  

 

  

完整的宝石若有残缺,居然会让塔克希尔城陷入灾难中。那在传说中,塔克希尔城之前没有宝石,发生的灾难又是怎么一回事?

  

 

  

茂思虑了片刻,百思不得其解,随后决定先把这线索记下,等晚点时候联系上山梨博士后,再与他探讨。

  

 

  

而就在茂思考的时候,智却有了表示。

  

 

  

“既然如此,我们帮忙就帮到底,帮您把宝石找回来吧。”

  

 

  

在少年肩头的皮卡丘叫了一声,它自己也很同意训练家的这个做法。希特隆,柚莉嘉还有瑟蕾娜三人也果断点头,下定决心要帮助老人把宝石找回来。

  

 

  

那人塔克希尔城的宝物偷走就算了,竟然还放火烧了药铺,殃及他人性命。乐于助人,满怀一腔热血的智当然看不惯那人的行为,势必要将宝石夺回,再让警察把人给抓回去。

  

 

  

“你们......真的愿意帮我夺回宝石吗?”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我们当然愿意。”

  

 

  

红棕色的眼眸里饱含坚定,少年扶正头上的帽子,绽放的微笑就像是照耀塔克希尔城的太阳那般灿烂。少年的意气风发让老人看得思绪飘忽,之后他回过神来,苍老的面庞上尽是满意的表情。

  

 

  

交于自己保管的宝石会发出光芒,其不无道理,而是大有含义在。

  

 

  

如果是这名少年的话......

  

 

  

能够拯救塔克希尔城的人民的英雄,终将要在此刻出现了。

  

 

  

“我要带你们进皇宫去,见见塔克希尔城的女皇。”

  

 

  

*

  

 

  

塔克希尔城的皇宫是城里最庞大的建筑物,不管从城的何处望去,有着最高尖顶的,就是皇宫的所在地。

  

 

  

塔克希尔城里的普通房屋肯定比不上皇室居住地的豪华。还没踏进里面,众人仅仅是站在皇宫的门口,隔着城墙,就被外围的奢华表面震慑到,杵在了原地。

  

 

  

城墙由若黄沙色的片瓦砌成,皇宫也是同样的颜色,在塔克希尔城里,如沙的黄色可谓是此地随处可见的色彩了。但皇宫与其它地方存在差异的地方就在于,它不止是在面积上更加庞大而已,并且建筑外部与内部的装饰和雕刻更为美丽。

  

 

  

水晶算得上是在皇宫里一种着重突出的特点。欣赏着它美丽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一点。走在皇宫里,每隔十米不到就能观看到一样水晶制成的装饰品被放在柱子的两旁,外加就是顶端的吊灯也用水晶制成,不禁让人觉得他们前往的并不是皇宫,而是水晶博物馆。水晶装饰品样式丰富,就如城外那些雕刻在墙上的花纹一样栩栩如生,令人主动为之驻足。

  

 

  

“阿西木爷爷,好久不见了!”

  

 

  

推开一扇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皇宫的殿堂。一位身着华丽精致衣服,头戴金色皇冠的靓丽女子站在台阶的最上层,面带欣喜的笑容望着前来的老人。

  

 

  

见到老人后,她即刻就快步走下台阶来到老人的面前,看得出她与老人的关系甚好,他们就似是真正的爷爷与孙女一样,而非女皇与侍卫的上下属关系。

  

 

  

“您没事吧?”

  

 

  

一小时前,她听到消息说阿西木爷爷的药铺着火了,就心急如焚,在皇宫里等待着其他侍卫找到他报个平安。现在亲眼见到他平安无事,她心里悬着的那颗石头这才放下。

  

 

  

她自幼没了父母,唯一的祖母在好几年前也去世了,对她来说,阿西木就是她的家人,没有血缘也胜似有血缘。

  

 

  

“这几位是......”女皇困惑地看着智一行人。

  

 

  

“我没事,克瑞斯特尔公主。”老人先对着塔克希尔城的女皇鞠了一躬,再转身介绍他们。他习惯性地叫女皇为公主,因为就算她当上了新一任的女皇,可在他眼里,她依然是那个年纪尚轻的人,况且,他也叫习惯了。

  

 

  

“这几位是帮助了我的人。”

  

 

  

“原来是阿西木爷爷的救命恩人!几位,快请就坐。”

  

 

  

即使身为女皇,她倒是一点架子都没有,还亲自招呼智一行人就坐,让他们有点不好意思。

  

 

  

待所有人都坐下后,老人便继续说着他来皇宫的理由。

  

 

  

“克瑞斯特尔公主,我有件事想跟您说。”

  

 

  

“什么事?”端起桌前的一杯热茶轻抿一口,克瑞斯特尔微笑问。

  

 

  

视线直接从克瑞斯特尔的身上转到直立在殿堂两边的其它侍卫,老人好像欲言又止,有口难言。女皇并非愚昧,只需一眼就看出来了老人的意思。她马上令侍卫退下,只剩下他们还在殿堂内。

  

 

  

“能够拯救塔克希尔城的英雄,我找到了。”侍卫一离开,关门的声音还未在殿堂内回响完毕,老人就迫不及待开了口。

  

 

  

“阿西木爷爷,您在说什么呢?”

  

 

  

此时,克瑞斯特尔的笑容仿佛僵硬了些许,她放下手中的茶杯,表现出自己听不懂的样子,再问了老人一次。

  

 

  

老人见女皇不理解他的话,便重复且解释道:“我想,这位就是能够拯救我们塔克希尔城的英雄。”

  

 

  

手指向坐在他对面的墨绿发少年,老人肯定说道。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所以他把人带来同女皇介绍,就是想让他们得到女皇的认可,寻找宝石,拯救塔克希尔城。因为唯有拿到女皇的认可,在塔克希尔城里才好办事,甚至能在皇宫里自由出入,还能知晓以前的历史。

  

 

  

被这么突然一指的智满脸迷茫状,连同他的同伴一起,因老人出乎意料的发言发出了惊呼。

  

 

  

“莫非,在阿西木爷爷您那里的宝石已经......”

  

 

  

“我很抱歉。”老人低下头,伤感道。

  

 

  

“是吗......”

  

 

  

得到如此回答,克瑞斯特尔就已猜到了结果,应该就是在这场可能会殃及性命的火灾中发生的偷盗事件。低头凝视着桌上的一处,克瑞斯特尔双手交叉握紧,深深叹息,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那么......我相信您的选择。”克瑞斯特尔说道。

  

 

  

“你们一定很累了吧?我这就派人安排好住处,你们先休息一下,晚点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克瑞斯特尔的话刚说完,原本在殿堂外的侍卫就开门而入,领着他们走出了殿堂,去到休息的地方。目送这些对克瑞斯特尔而言极为陌生的人,在她的身旁仅有熟悉的阿西木,克瑞斯特尔上扬的嘴角顿时下垂,毫无先前几秒的好脸色。

  

 

  

“阿西木爷爷,我看您老眼昏花,选人都看不清了。”

  

 

  

像是料到克瑞斯特尔会在五人走后这么说,阿西木一点都不生气,而是苦口婆心道:“公主,这回我一定没看错!”

  

 

  

原来,阿西木早已不是头一回向克瑞斯特尔推荐拯救塔克希尔城的人选,可没有一次是成功过的。次数一多后,在克瑞斯特尔眼里,这自然就成为了一种不可信的笑话。

  

 

  

更何况......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信那个传说。”

  

 

  

克瑞斯特尔从来都没相信过塔克希尔城人民流传下来的特有传说,她至始至终都认为它虚假骗人,压根不存在什么两块宝石合成一块就有无与伦比的威力,或是其它什么关于神的力量。

  

 

  

没错,纵然她的祖母从小就和她念叨传说,还有塔克希尔城有宝藏,可她就是铁了心不信,旁人说得口干舌燥也说不动她。

  

 

  

这都什么年代了,她只愿意相信科学的力量,固然不肯相信一个无依无据的传说。

  

 

  

“公主啊......您的祖母......”

  

 

  

“阿西木爷爷,您就别跟我说这个了。”克瑞斯特尔挥挥手,表现得很不耐烦的模样,和先前智一行人在这里的时候截然不同。那会儿,她的样子应该全是装出来的。

  

 

  

“传说真不真实我们先不谈这个,就说您选的那位英雄,他可是未成年的小孩!这样的人有能力当英雄吗?”克瑞斯特尔补充道。一想到阿西木这次选的英雄是个未成年人,她就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不屑地笑笑。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公主,您不能这么看人。”阿西木走近克瑞斯特尔,继续劝说她。

  

 

  

“好,既然是阿西木爷爷说的,我照做就是了。”看在阿西木的面子上,克瑞斯特尔只好再答应他一回。“明天就是塔克希尔城一年一度的传统双打比赛了,让您选中的人参加即可,如果他能取得最终的胜利,那我这次必然无话可说。”

  

 

  

塔克希尔城有一个传统,就是每逢夏季最炎热之时,必定会举行一场大型双打比赛,每人都可报名参加,为的就是选拔出塔克希尔城优秀的训练家,作为英雄的后备人选。皇室之人坚信,只有获得比赛冠军的两人,才有资格成为拯救塔克希尔城的英雄,并给予他们至高无上的荣耀。也只有获得比赛冠军的两人,才有资格触碰到那两块宝石。

  

 

  

然则,最终的优胜者实际上并非人人都能发挥出两块宝石的威力。他们虽能触碰到宝石,但宝石在传说中会选择自己承认的人成为英雄。据说在触碰到宝石时,它被承认者拿着,就会放出绚丽夺目的光忙,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这么多年以来,克瑞斯特尔从来没见过宝石放出过一次光芒,每一年优胜者的失败,她对传说的可信度除去怀疑,亦只能怀疑。

  

 

  

“他要是不能取得比赛的胜利,那可怎么办?”克瑞斯特尔撇撇嘴,注视起阿西木来。

  

 

  

“要是他连这关都不能过,那就不是我阿西木看上的人选了。”

  

 

  

这么自信?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TBC

  


 
July
22
2017
 
评论
热度(117)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