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原创】传说之物 序章+第一章

沉迷搞事......尽量日更👌

茂智整天搞事组:

·这是一个一年前的脑洞23333

  

·搞事组蕶E,泽临,离尘三人联文 ,阿赤作画,会在一个月之内搞定,确定出本,参展8月魔都CP20.5和10月妖都PMO!(因此全部内容不会全部放出)

  

·原作设定,时间线为XY时期,剧情类,茂智清水暧昧向

  


  

序章  诱惑

  

 

  

明黄灿烂的灯光仿佛渲染尽了富丽堂皇的酒店宴会厅内的每一个角落,它虽似正午的朝阳般耀眼,却不会因此洒落半点的热度于这里。室内的冷气开得颇足,即使是高朋满座,从人们自身散发出的热度依然不足以温暖自己,坐在宴会厅内的有些人已经开始冷的直打哆嗦,眉头微微蹙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可就算是如此,这些人不曾把目光从前方舞台中央的一样物品上挪开过。

  

 

  

他们没有时间去顾及这冷得让人发颤的冷气,仅仅是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那个东西以及听着站在那个物品前、穿着熨烫得十分平整的西装的男人所说的话。在这高朋满座之下还能这般安静,唯有舞台上那人透过麦克风传来的响亮声音和底下偶尔传来的细声细语,到处都充斥着“严肃”二字。

  

 

  

如果自男人的那个方向看去,便会发现所有坐在宴会厅的座位上的客人并非平凡之人。因他们各个身着精美的礼服,佩戴着价格不菲的珠宝。各别几位在座人士还在男人道出言语的中间举起了写有数字的牌子,而男人的语气也在此时愈发高亢,彰显出了他激动澎湃的心情。

  

 

  

随着时间平稳且缓慢的流动,举牌的人亦是越来越少了,到了最后,只剩下两人仍在像竞争一样不断抬起手臂。

  

 

  

其实,他们即是在竞争。

  

 

  

两人不似平时参加普通聚会而出现的淡然或者喜悦,从他们的眼神中,旁人只能看出那里存在的是凶猛狠辣与想要获得最后胜利的渴望。两人就好像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瞥见了同一只猎物的两头雄狮,缓缓压下身子隐藏在密密匝匝的草丛里,神色锐利,时刻紧盯着猎物和对面的对手,抓住恰到好处的时机一举夺下猎物,毫不松懈,不给对方一丝的机会。

  

 

  

仍在竞争中的一位大腹便便的男子突然嘴角稍微上扬,那弧度似乎含着不屑嘲讽,他转头看向与他竞争的另一人,满脸的横肉在这一瞬间挤兑到了颧骨下方,他在那人举起牌子之后也是又举起了一次。然而这一回,对方竟然未曾跟随他,倒是停了下来。那人双手紧握成拳,牙齿恶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满是愤懑和不甘。

  

 

  

位于舞台中央,放置在玻璃盒内的那样物品于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熠熠生辉的光芒。切割得棱角分明的每一面均是红艳若秋季的枫叶、熊熊燃烧的火焰,天穹中的晚霞。这件物品其中的一边呈现出的笔直线条彷若勾引着人们或是某物去轻柔地触碰它,紧贴它,无不充满着诱惑力。

  

 

  

没有人不会被它的美丽所吸引,没有人不会不想得到它,可是,此刻能得到它的,却只会是一个人。

  

 

  

“宝藏,我终于要得到手了。”

  

 

  

 

  

第一章  旧友重逢

  

 

  

“......水。”

  

 

  

一道声细若蚊的声音在浩浩渺渺的沙漠上响起,尽管音量微弱,却也让人感到发出声音之人的期望,还包含着想要呐喊,但无力去付出一切的无奈心情。 

  

 

  

在少年头顶上方的烈日无情地烘烤着大地,脚下金黄色的沙子仿佛被这炽热的光辉照射发出了光芒。广袤无际的沙漠没有一丝微风吹拂而过,唯一向人袭去的是一股股热至灼肤的热浪。沙子静静地叠置在地上享受起日光浴且鼓成了许多沙坡,掩盖了土地,少年拿起头上戴着的帽子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随后又迈开脚步,向着似是永无尽头的道路前进。 

  

 

  

跟在他脚边的电气老鼠看起来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本是冰冷的沙子此时却是被阳光赋予了能够烫伤的高温,它迅速跑到主人的身边,爬上了少年的肩头,好休憩片刻,且躲过脚底高温的袭击。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不小心把水洒出来了。” 与少年一起同行的短发少女开口道。

  

 

  

她十分担忧地看着眼前蹒跚前行的人,感到非常自责。因为就在前不久,于休息的时候,她不小心打翻了唯一盛有水的水壶。要知道在沙漠中,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是他们现在却是缺少了这个能够救命的稻草,实在苦不堪言。 

  

 

  

长时间的奔走让身体的疲劳感愈来愈强,眼看面前的人就要支持不住摇摇欲坠,少女便赶紧开始翻找自己的包裹,企图抱有一点的希望。在她身旁的另一名少年和少女仅仅是摇头叹气,只能承认他们的命运是坎坷曲折的。 

  

 

  

“啊!糟糕了!” 

  

 

  

少女的忽然惊呼好似会划破天际,穿越过一望无际的沙漠到达水源充足的绿洲,然而这只能是毫无意义的盼望。她迅速地走上前想要扶住少年倒下的身躯,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对方同他的宝可梦一起跌落至了沙中,并且由于他们所在的是高坡的一处,少年居然是顺着坡度滚了下去,极其危险。 

  

 

  

“智!” 

  

 

  

众人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不过根本达不到任何的效果,就连少年的宝可梦也拉不住自己这位昏迷的训练家,只能任由他的身体继续在黄沙中滚落,犹如要被汹涌沙漠所淹没,覆上一层厚重的金色防护罩。

  

 

  

就在所有人以为少年真的会被沙漠给吞噬之时,或许是仁慈的上帝听到了三人的真诚祈求,滚下的瘦弱身躯竟是蓦地让一人给接住了。 

  

 

  

那人红褐色的头发在阳光的辉映下如同镀上了一层金光,俊朗的容颜令人目不转睛,眼里的那抹翠绿彷似他们在沙漠之中最为期盼见到的绿洲。 

  

 

  

 

  

*

  

 

  

头顶的太阳仍旧是艳丽至有些吓人的程度,瑟蕾娜抬手放在额前,好不让光芒刺伤自己的眼睛,稍稍仰头窥探起炫目的阳光,而后,她靓丽的面容上便盛满了发愁的神色。

  

 

  

看着半蹲在沙漠上,搂起昏迷的少年为他擦拭去额间汗水的那人,除了感谢的话语,瑟蕾娜再说不出其它的话了。

  

 

  

“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止是瑟蕾娜,从高坡上下来,奔跑到少年最终滚落停下的地方的希特隆和他的妹妹柚莉嘉也一并先道了声谢谢。他们观察了会儿自己的同伴,确认平安无事后,又开始观察起这位在沙漠中偶遇的好心人。

  

 

  

比之前更近距离的接触,不知是不是这灼热的高温逼人流下如河的汗水朦胧了视线,那人红褐色的头发在太阳长久的照耀下越发的火红起来。他听着三人的感谢,勾起唇角,弧度甚是柔和,就像是在这沙漠中难得刮起的一道微风那样柔和。

  

 

  

“不客气。”那人礼貌回答道。

  

 

  

随后,他先是放下自己背着的背包,从背包里拿出水壶放到少年的唇边将其湿润了些许,再来是瞄了一眼站在少年身边,依然盯着他呆愣了半天的电气老鼠,后两手握住少年的胳膊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腰部稍稍使劲,少年被他背了起来。

  

 

  

“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也有倒下的时候啊......”

  

 

  

这句话声音不大,倒也被其它三人听得一清二楚。电气老鼠眼看还昏迷着的训练家被人背起,竟没有像先前一样跳上他的肩头,反而是乖巧地跟在那人的脚边,不怕沙子传出的高温烫伤了它的小脚。它因顾虑到那人负担会太大,所以才没那么做。

  

 

  

“这家伙?请问你认识智吗?”

  

 

  

听那人的口气,希特隆立刻觉得他与他的同伴是旧相识了,不然不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嗯。”那人点点头,扭头望向自己背上的少年。

  

 

  

少年的下巴安稳地沉在他的肩膀上,额上止不住流下的汗水很快就汗湿了那人的衣服,但当事人觉得这倒也无所谓。他凝视了几秒少年的脸庞,在心里计算了下他们究竟有多少日子没见过了,然后视线才转向了身后的其它三人。

  

 

  

“我和智认识很久了。我叫大木茂,是他的幼驯染。”名叫大木茂的少年对希特隆等人这么说着。

  

 

  

“幼驯染?!”

  

 

  

果然,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迎来了众人的惊呼,三人均非常讶异,由于智并没在他们面前说过这事。不过皮卡丘可没表现出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它笑着指了指茂,表示对方说的话的确无误。

  

 

  

“没错。”茂回应了一句。

  

 

  

他和智不仅仅同是真新镇出身,自小一起玩到大的幼驯染,并且,他们还将对方视作劲敌,一生的劲敌。

  

 

  

当然,这些话在这时大可没有必要和希特隆三人说个明白。毕竟,别人没有问,茂也没有自己主动上去和别人说他们关系如何的习惯。

  

 

  

或许,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却有这种可能吧。不止是把智的事说个遍,甚至要调侃他的幼驯染一下,说说他出发时的糗事,再者是自夸上几句。虽然直到现在,他或多或少有着这个习惯,可他早已在失败与时间的磨练中成长改变了许多。想起那时还作为训练家的自己,茂就没来由地要苦笑一阵。

  

 

  

“为什么智的幼驯染会出现在这里呢?”瑟蕾娜小跑两步,紧跟上茂的脚步并问道。

  

 

  

他们四人之所以会走入这片渺无人烟的沙漠中纯属意外。原本是想前往下一个城镇进行道馆比赛,却是迷了路,走错方向误入了这片沙漠。等到他们想原路返回时,沙尘暴来的突然既狂猛,待沙尘暴停下后,他们就已不知晓原来进入这里的入口位置在何处了。

  

 

  

“这个嘛......”

  

 

  

茂只把话说了一半,令其他人好奇心更甚。他前行的速度徐徐变缓,最后停止,半眯起眼睛,将目光移至他的正前方,在被热度烘烤到扭曲变形的空间里,他似是在这时于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了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绿色的眼眸变得愈加深邃。

  

 

  

那可能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可能是如他一样莫名出现的人,还可能是他们最盼望见到的绿洲。

  

 

  

其他人也在茂的动作下纷纷朝那个方向望去,与此同时,他们听到了茂说的话。

  

 

  

“详细的情况等到智醒来以后再说吧。一时半会,我也不好说清楚。”

  

 

  

*

  

 

  

智醒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先前那些烦人的热气已脱离了他的身体跑了出去。尽管周遭的温度仍是比一般的地区热了点,但好在有阵阵大风吹过,将热气从中隔开,分至两旁,使他舒服了不少。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还觉得自己的脑袋是昏昏沉沉的。视线在起初朦胧不清,直到他眨了好几次眼,像是盖在眼睛上的那层纱布才逐渐褪去。

  

 

  

耳边传来风扇快速转动的声音,之后便是同伴们焦急的呼唤声。可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同伴。因为目光瞥到坐在他床边的那个人时,智不顾身体尚未恢复,兀地坐起身来,惊讶地望向那人。

  

 

  

“茂?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似是有东西在脑袋里翻滚,好比一条残破不堪的小船在大风大浪的海上行驶,智看着眼前多日不见的幼驯染,觉着脑袋里的那条小船起伏得更加厉害了。

  

 

  

茂见智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很满意对方的这个举动,他脸上的笑意渐浓,随后挑起好看的眉,微笑道:“怎么,不可以吗?当然是为了来看你在沙漠中倒下的糗样的咯。”

  

 

  

“什、什么?!”少年一听,即刻有点气急败坏的模样,几乎要自床上一跃而起,就要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诶?是这样的理由么?”柚莉嘉半信半疑地扯了扯自己哥哥的袖子,手半捂着嘴,小声问道。

  

 

  

“不太可能吧......”希特隆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面对两人之间的情况,他也不知该如何同柚莉嘉说个明白。

  

 

  

多日未见,那人依旧如此喜欢调侃自己,智对于茂的这个爱好向来不会给上一个好脸色看。他的右手紧握成拳,一副不甘心的表情,咬牙切齿地说:“茂你这家伙!”

  

 

  

还没来得及上前开口和幼驯染相约一场久违的对战,只听“嘭”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到了地面上,众人被这道自近处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他们所在的这间房屋安静了下来。

  

 

  

“不要在我药铺里大声喧哗!”

  

 

  

一名老人掀起隔开两处门帘,从里面走出来,他握着的那根木头制成的拐杖就是之前发出声音的声源。

  

 

  

药铺?

  

 

  

听闻老人的话语,智这才来了兴趣环视起遮挡住烈炎的房屋。

  

 

  

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这股味道来自此刻老人手里拿着的一个小碗,里面盛着药汤。实际上不止是从碗里发出来的香味。就在老人走过来前,房屋里的药香已是相当浓郁,它们来自一旁的大柜子中的各种药材。空气里附和着浅淡的苦味,一闻就知道它不会存在有丝毫的甜度,可它又是馥郁的,香的恰到好处,倒可以说是沁人心脾的味道,令人在闻到这味道之际就立刻清醒了些。

  

 

  

“抱歉......”

  

 

  

放低声音和老人道了歉,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而坐在一边的茂则是因智的道歉,情不自禁地侧过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笑了。

  

 

  

“中暑的症状已经缓解很多了,这是药,你把这个喝下吧。”

  

 

  

老人走到智的身边,没拿着药碗的那只手触碰了下他的额头。感受到智降了温,老人递过手里的药,让他把药喝下。

  

 

  

“啊.....这......”

  

 

  

智欲言又止,瞧着老人递过来的药汤着实为难。浑浊得呈现出黑色的药汤,纵然没有熏人的气味,不过智也了解这一口下去的味道有多么苦。

  

 

  

他不喜欢吃苦的东西,就算这是一道美食,他亦是难以下肚。但看到茂在旁边看着他,还有他嘴角的弧度,碍着面子,智咬咬牙,拧住鼻子一鼓作气把药汤全数灌到了肚子里去。

  

 

  

实在是有够难喝的......

  

 

  

将药汤吞下去的一瞬间,要不是智及时捂住了嘴,说不定进到他胃里的那些汁水就会从他的嘴里出来了。

  

 

  

把空了的药碗收走,老人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叮嘱着众人:“在塔克希尔城中暑的人有很多,要注意多喝水。这里水源稀缺,你们可要小心了。若是不习惯的话,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

  

 

  

“水源稀缺?”

  

 

  

“没错。即使塔克希尔是沙漠地带,但这里曾经也是水源充足的地方。”

  

 

  

水源充足?

  

 

  

回想起他们行走过的沙漠,顶端的烈日和一望无际的金沙,说是水源充足,又有谁会相信呢?

  

 

  

“难道是发生了旱灾?”希特隆问道。他觉得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

  

 

  

老人再度长吁出一口气,点点头,缓缓道:“已经很多年了,城里的人依靠着次数很少的降水才得以生存下来。”

  

 

  

上次的降水好像是在一个多月前了。当弥足珍贵的甘霖降落在这片土地上时,城里的人民惊喜万分,有的人甚至热泪盈眶。即便这场降雨非常短暂,转瞬即逝,可也寄留下了许多人的希望。

  

 

  

“啊,那个!”柚莉嘉的蓦然出声打断了老人的思绪。娇小可爱的少女见自己鬼使神差地出了声,微微羞红了脸,还挥挥手示意没事。

  

 

  

“你想知道那个吗?”老人笑笑,朝柚莉嘉特别好奇的屋子里的某样物品看去。

  

 

  

“之前来这里的时候,我看到有和这个一模一样的雕像,但比这个大很多。”

  

 

  

柚莉嘉举起手来指向桌子上摆着的两个人样雕像。刚才,她就是因这个物品而神游了片刻。

  

 

  

也难怪,这两个人样雕像做得非常精致,连人的神韵都雕刻的惟妙惟肖,难免无人不为其迷失。两个人样雕像的底座是连在一起的,它们互相背靠背,颇有将自己的背后交给对方的意味,犹如一切坎坷在他们面前,只须结伴同行,都可迎刃而解。

  

 

  

“那个雕像啊......是一个传说。”

  

 

  

把药碗放在桌上,老人坐到桌边,摸了下嘴边发白的胡须,声音苍老沙哑却沉稳得很。

  

 

  

“数年以前,塔克希尔城曾发生过一场很严重的灾难,就在塔克希尔城的人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奇迹出现了。拯救塔克希尔城的人民的是两名英雄,出身于平民家庭的他们从小相识,形同手足,一名智慧过人,另一人则勇敢无惧,眼看城危难,两人不怕艰难险阻,义无反顾地决定去寻找能够拯救城的方法,那就是借助神的力量。”

  

 

  

“神的力量?”茂听到老人这句话,奇怪地问道。

  

 

  

所谓神的力量,在这个世界应当会是传说中的宝可梦的力量。这本就是他来这里的其中一个理由,茂这时想快些知晓其中隐藏的秘密。

  

 

  

“嗯,那是另一个传说了。神的力量,实际上指的就是拥有神奇力量的两块宝石。传言,当他们合成为一块时,就会产生无与伦比的威力。”

  

 

  

“那他们找到了么?”

  

 

  

“当然。不然塔克希尔城早就不复存在了。两名英雄成功寻找到了两块宝石并把它们合成,拯救了塔克希尔城的人民。城里的雕像是塔克希尔的女皇特意下令为他们雕刻的,以此纪念两名英雄。”

  

 

  

“那......这个城有宝藏的消息是真的?”

  

 

  

此话一出,老人面庞上温和的表情顿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和谐的氛围处处穿插着紧张的气息,智等人注视着茂,不理解他的这句话究竟是何意。

  

 

  

“宝藏?你从哪里听到的?”老人一边嘴角挑起,冷笑道:“我可没说什么宝藏。”

  

 

  

不理会老人的话,茂一手触上下颚,做出思考的样子,继续说着:“塔克希尔城里藏有一份富可敌国的宝藏,外面很多人都如此传言。”

  

 

  

握紧了手里的拐杖,老人站起身来,“小伙子,别道听途说,外面的传言很多都信不得。”

  

 

  

正想往屋里走去,不再答复茂的问话,但老人如故走不到屋里,掀起帘子的手放了下来,直盯着有点咄咄逼人的少年看去。

  

 

  

“是这样么?塔克希尔城的传说假如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那两块宝石的下落在哪里呢?外面那些人传言的这里的宝藏,应该就是英雄寻找到的那两块宝石吧?拥有神之力量,也可以说是富可敌国的财宝了。”

  

 

  

“我都说外面的传言信不得了!”

  

 

  

又是“嘭”的一声,拐杖沉重地击打在地面上,老人听到茂的推理随即莫名的恼羞成怒,吼道:“哼,难道你也是来这里寻找他们所说的虚假的宝藏吗?没想到你这小伙子长得人模人样的,居然也会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

  

 

  

“......”

  

 

  

不过是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就得到老人这般的怒骂。茂本来还想要辩驳几句,可想到在对方心中他已经成为了这样的人,说再多也无济于事,他只好就此作罢,任老人去了。

  

 

  

“茂才不是这样的人!”

  

 

  

智在疏忽间的呐喊惊到了茂,他不光是被他的声音惊到,还被他为自己打抱不平而惊到了。茂有点欣喜。

  

 

  

老人不想听他人过多的解释,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甩甩手,就想把这些他认为贪慕虚荣的人赶出药铺。

  

 

  

“是不是这样的人我自己能看明白。不好意思,若是休息好了,你们就给我赶紧离开,好走不送了。”

  

 

  

远离吵闹的那几人,老人的耳根一下子就清净了。烦心的事每天都有,如今,他仅仅是想回到屋内好生休息半晌。

  

 

  

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老人走了进去。转身的那一刻,当他发现有别于明黄灯光的一处光芒在屋子里亮起来时,他手里的拐杖由于他的松手,掉落在了地上。

  

 

  

那道光芒,若隐若现,久未黯淡,是在这片沙漠中很难见到的颜色。

  

 

  

TBC

  


  

————————————————————————————

  

这文大概会更的特别勤快...

 
July
19
2017
 
评论
热度(217)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