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一日限定

*烦心时候来放飞一下

*很短的小甜饼

*女装梗←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OOC有,雷有,介意慎入  

*世界第一好看的咕哒君,从者们的梦中情master(雾)


【エドぐだ♂】一日限定

 

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复仇者——爱德蒙·唐泰斯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来回观望起四周来。他十分确信他已经于一天前回到了迦勒底,而不是灵子转移出现了什么差错,被困进了某个特异点里还未逃脱。

 

在爱德蒙面前的是一家咖啡厅,他觉得应该是的,但这家咖啡厅却又和格调优雅的那些咖啡厅迥然不同。

 

比起在普通咖啡厅里普遍能见的暗沉深色调,这里则多是......准确的说是全部被粉嫩如花般的暖色调围绕,是极度充满温柔可爱的女性味道的色调。

 

确实,这里是个极度充满温柔可爱的女性味道的地方。因为,在这里的多名爱德蒙所认识的女性从者们,她们都穿着彰显自身靓丽娇俏的不同款式的女仆服装,而这些服装也十分符合她们的性格。

 

比如亚瑟王——阿尔托利亚·潘多拉贡,她的款式就偏为保守传统一些,不像容貌与她大同小异的罗马帝政的第五代皇帝——尼禄·克劳狄乌斯·凯萨·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本该身着的长裙变为了短裙,曼妙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片黑与白的交错在布置得唯美梦幻的空间里自然极其引人注目,无论是哪一位,这些女性从者都可以称的上是男性的梦中情人。此时站在门口的复仇者还发现,那里已有几位特别喜欢女性的男性从者坐在里面了。

 

原本想就此离开,不管这里发生任何事都不期待去踏进一步的爱德蒙不知为何放下了欲抬起的脚。他突然很想抽上一支烟,因为只有这般,或许才能让他冷静的面对接下来的情况。

 

“欢迎光临!”

 

“Master?”

 

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复仇者的御主,全名藤丸立香,未成年的少年,正穿着和那些女性从者相差无几的服饰朝他走来,甚至还对他做起了服务客人的工作。

 

黑发少年的脸颊止不住地发红,宛若周边浅淡的粉色也将其感染,语气稍带着羞涩,但平日里的活泼倒没少有,嘴角扬起的笑亦是毫不犹豫。

 

莫名感到双腿如铅重,挪不开半步,爱德蒙实际上需要时间去消化他所见着的这一切,仅仅是需要稍微一会儿就好,可他应当是身体主动的反应,他并没开口询问他的御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打扮成如此,反而是一手解下披在身上的深绿色披风,试图把它套在少年的身上。

 

他希望遮住对方未被衣服完全掩盖的修长双腿,双臂以及胸口。

 

说实话,假如不是担心他的御主可能会被闷到,爱德蒙很想将他整个人都用披风盖住,抱起他离开这个地方。

 

“这位客人,在门口和我们的店员谈情说爱可不好哦,还是请您先进来入座吧。”

 

披风还没盖在少年的身上,对方的右手忽然让其他人拉住,往旁边一带,刚好使爱德蒙的动作落了个空。

 

在粉发女性头上的毛茸茸的尖耳随着她的言语微微动了几下,即使不明说,爱德蒙也看得出来其中有着得逞的意味。她护在藤丸立香的面前,恰好阻止了爱德蒙的举措,只见爱德蒙神色一转,眉头紧皱,严肃的令人有些惶恐。

 

不过,玉藻前可不会怕这位复仇者。尽管她开始有了会被黑炎灼烧的觉悟,而且已隐隐约约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她明白,只要有身后的御主在,对方动不得她一丝一毫。

 

眼见此刻的情况颇为焦灼,藤丸立香绕过玉藻前,上前一步拉扯了下爱德蒙的袖子。

 

最后,爱德蒙仍是坐进了不懂何时在迦勒底建造起来的这家咖啡厅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直到藤丸立香走进厨房,逐渐在爱德蒙的视野中消失,爱德蒙这才把视线转向周围,仔细环顾着。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女仆咖啡厅。这是Master为了犒劳常常加班劳累的你们想出来的点子哦,只有今天一日限定,好好享受吧,复仇者先生。”玉藻前拿出菜单放到爱德蒙的面前,兴奋道。“难道,你不喜欢Maste的这身打扮吗?”

 

“......”

 

见爱德蒙无言以对的玉藻前即刻捂住嘴,极力忍住了笑意。

 

就在几日前,藤丸立香来到迦勒底的周常派对,说希望让日常加班的从者们好好放松一阵,却不知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玉藻前听闻,眼睛一转,立刻道:“女仆咖啡厅如何?”并且,在同一屋内的其他从者纷纷同意玉藻前的提议,再加上有卫宫这位大厨坐镇,自然在食物味道上不会差到哪里去。

 

看大家都异口同声跃跃欲试的样子,藤丸立香也点头答应了下来,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也要打扮成女仆,与平日在迦勒底休闲过日子的从者们共同从事。

 

聪明的玉藻前当然不会把全部实情告诉给爱德蒙听,但她觉得自己说的也没有错。

 

“那是什么?”

 

在爱德蒙对面的墙壁上挂着几幅照片,是几位从者的,不过也有御主,从左往右看去,藤丸立香排在最前面,且在他和从者的旁边,都分别贴着一张纸,纸上则有星星状的小贴纸。不去回应玉藻前的问题,爱德蒙扭转话题,问到它的含义。

 

“那个是人气排名。客人每买一样我们咖啡厅的东西就可以获得一次投票机会,票数第一的人将会在今日咖啡厅营业结束后穿上一套由我提供的精美礼服并出一本写真集。现在,Master排在人气排行榜的第一位,第二是阿福。虽说他们人气均很高,但还是相差了二十多票,不出意外的话最后应该是Master获胜吧?毕竟是Master呢。”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玉藻前转身看向了吧台的方向,藤丸立香刚好从厨房走出来去到那里,玉藻前开心地同他挥了挥手,藤丸立香回应了她,然后,他瞄了爱德蒙一眼便低下了头,做着手头的工作去了。

 

目光依然锁定在藤丸立香的身上,良久都移不开,爱德蒙单手抵在下巴上,像是在思虑什么,片刻后开口道:“我要一杯咖啡。”

 

“好的,请稍等,马上为您送上。”边在本子上记下客人点的东西,玉藻前边说道。

 

“我出三十倍的价格,把票投给阿福。”

 

“诶?”

 

*

 

如果这时有从者经过伽勒底的走廊,而且方向正好是前往御主的房间,那么,他们有一定几率能够看到他们的御主穿着可爱的女仆服饰走在路上。

 

但......他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的样子。

 

一日限定的女仆咖啡厅工作结束后,藤丸立香就一直在生闷气。在玉藻前宣布营业结束,他连衣服都没换下就快步走回了房间,扑腾倒在了床上,俨然忘了他身着的依旧是会使男性感到羞耻的裙装。

 

他会如此生气,是由于他没有拿到人气排行榜的第一名的缘故。

 

其实他对于这种没什么意义的排名并不在乎,亦不想去穿什么精美礼服和拍写真集。他真正恼火的是在这个排名的背后,爱德蒙所做的事。

 

听玉藻前说,他竟然出了三十倍的价格买了一杯咖啡只为给阿福投票。也就是爱德蒙的这个做法最终使他获得了第二名。

 

喜欢的人没有把票投给自己,还出了三十倍的价格投给别人,藤丸立香可不是圣人,不可能没一点脾气。当时,他把咖啡端给爱德蒙后,全然没了先前的笑容,瞪了眼爱德蒙离去后就再也没服务过他的那桌。

 

房间里的灯光未关,光线充足,纵然闭上眼睛,他亦是能感知到存在于空间里的光芒。忽的,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随后,藤丸立感觉到位于他上面的光线被遮挡住了。他知道来人是谁,却不睁开眼,反而猛地转身,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把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你怎么来了?”

 

久未听到对方主动开口,藤丸立香忍不住率先把话说出口,还有困扰他至今的疑问。

 

“你为什么把票投给阿福?”藤丸立香停顿了一下,双手把枕头的两边拿起,企图用边角将整个脑袋蒙起。

 

爱德蒙仍旧一言不发,右手穿过藤丸立香的腰身,强硬地把他拉了起来。

 

这个动作很突然,突然到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毫无预兆。温柔的呼吸交织在一块儿,彼此的鼻尖几近触碰。

 

“你难道......不想看我穿吗?”藤丸立香难过的撇撇嘴,这闹别扭的表情令爱德蒙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嘴角。

 

解下披风披在藤丸立香的身上,爱德蒙终于做到了先前没能完成的那个举措。

 

“当然想。”

 

“但是,我只希望立香你单独穿给我看。”

 

End

July
05
2017
 
评论(24)
热度(245)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