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9

·现代AU,总裁X学生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只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

·咕哒君性格自设有,年龄操作有

·各种ooc,放飞自我,一份巨难吃的腿肉

前文链接:                   

后文链接: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9


所处的这片空间不再是静谧无声,少年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声音,那似乎是一个人在他耳边的私语,又似乎是无言,只有启唇后即将倾诉的气音。

 

他感到周边的温度越来越低,低得让身体有些不适。在黑暗中的少年拼命向前奔跑,没过多久,宛若自己的希望传达,畏寒的身体不知不觉中也逐渐暖和了起来。

 

但他仍然不满于现状。少年不想处在他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方,因此他努力睁大了眼睛,希冀看清一切。

发动着的机器在瞬间停止运转,又在片刻后恢复高速转动,如今的藤丸立香终是有了这般的感受。突然闯进视线的事物令他的大脑顿时停止思考,又在片刻后慌张焦虑地思索为何会如此。

 

男人的下巴抵在藤丸立香的头顶上,呼出的气息轻轻喷洒在上面,藤丸立香都能感知到那里的发丝好似在微微飘动着。睁开眼的刹那间,男人的胸膛也映入他的眼帘,男人微开的领口露出了一小片白皙的肌肤,藤丸立香直盯着它,几近是忘记了呼吸。

 

这是什么情况?

 

他为什么会和爱德蒙先生睡在一起了?

 

惊慌失措的藤丸立香不敢有半点动作,生怕自己稍微动一动就会惊扰到爱德蒙。他发现自己的身上没有盖好被子,梦中感觉到的寒冷也是因为这样,而暖和温度则是来源于爱德蒙的胸膛。

 

藤丸立香还不想他们两人在早晨就尴尬的面面相觑,于是,他开始在心里考虑起了三种方案。

 

一,不继续睡觉,看着爱德蒙先生直到他清醒为止。

 

二,假装睡觉,等爱德蒙先生先起来,他再起床。

 

三,一脚把爱德蒙先生踢下床去。

 

虽说第三种方案略显粗暴,但这却是人常有的反应。毕竟藤丸立香不仅仅是跟爱德蒙睡在同一张床上,甚至还枕着他的手臂,爱德蒙的另一只手也搂住了藤丸立香。

 

这会儿的天还是刚刚亮的时候,房间里的光线尚未充足,藤丸立香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身子向后仰去,似乎想要看一看搂着自己的那人睡着的模样。

 

俊朗的面容宛若雕刻过的美玉,阴影洒落在爱德蒙的脸上,莫名增添了一种深邃感。其实从藤丸立香的这个角度望去,是根本无法看清爱德蒙的,所以他只是尝试性的偷瞄了一下,就放弃似的缩回到了爱德蒙的怀里。

 

昨天......我们喝了酒,还有......

 

回忆着昨天发生过的事,他与父亲的见面,夜晚和爱德蒙的酒会,只是在方才饮下第一杯酒的时候,藤丸立香的记忆就已被无情地掐断。

 

而就在藤丸立香想要忆起两人昨晚一同喝酒的场景时,可能是先前的尝试性偷看失败,即便再怎么小心翼翼,依然免不了弄醒了对方。

 

爱德蒙清醒的那一刻,看到的便是藤丸立香满脸惊讶的样子,随后,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藤丸立香猛地推开,拉开了一段距离。但由于藤丸立香的这一推太过猛烈,自己也不断往后退去,导致他差点跌下了床。

 

眼见少年要翻滚下去,爱德蒙即刻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人拉了上来。

 

“大清早就这么精神?”

 

松开藤丸立香的手腕,爱德蒙坐起身来,神情仍旧冷峻。长时间被人枕着的手臂有点酸疼,爱德蒙握着一边肩膀活动起手臂,望着藤丸立香。

 

“为什么......我们......”藤丸立香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没把话说完,就扯过一边的被子把自己蒙住。

 

看着那鼓起的一团,爱德蒙轻吁,“昨天你喝醉了。”

 

“我知道!”从被子里传来的声音有着些微的朦胧沉闷,不过这一声却是十分响亮。

 

“我只是想问......我们为什么会睡在一起......”

 

忽然,爱德蒙浅笑道:“你太重了,我抱不动你。”

 

“怎么可能抱不动我?!”

 

迅速掀开被子,爱德蒙的这句玩笑话即刻使藤丸立香大声反驳。

 

爱德蒙的笑意更浓,可他并不想把藤丸立香缠着他不给他走,还强吻了他的事实说出来。

 

情不自禁的抚摸着昨晚少年亲吻过的唇瓣,对方充满未知诱惑力的蓝色眼眸历历在目。爱德蒙凝视着此刻羞红了脸的藤丸立香,昨夜在他眼里的那些东西早已不见,仅剩原本的清澈。

 

见爱德蒙不回答自己,像是为了掩饰羞涩的样子,藤丸立香赶忙下了床,站到离爱德蒙非常远的地方去。

 

“昨天的事......”

 

尽管醉酒后的事藤丸立香记不清了,但他明白,不论是不是记得清楚,总该要去了解自己做了什么。

 

“我记不清了。”

 

爱德蒙这样回答,藤丸立香疑惑地看着他。

 

“我记不清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因为我也有些醉了。”

 

放学后的社团活动格外热闹,临近一年一度的校园文化节,就算是在平常,有部分社团人员稀少氛围冷清,这时也会变得活跃不少。

 

拒绝了爱德蒙要他请假在家的要求,酒醒后的藤丸立香自是没有一个良好的状态,他不止是被酒醒的后遗症困扰,而且还想着他是否对爱德蒙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更何况,今早下楼后,爱德蒙祖母看他们两人的那种眼神,也弄得他浑身不自在。

 

究竟是说了有关父亲的事,还是自己对他的个人评价呢?

 

如果只说了第一个,藤丸立香觉着那倒还不成问题,不过要是说了第二个,那他在这几天讲不定就没好果子吃。

 

可看今早爱德蒙的反应,还跟他开起了玩笑,不像是听了自己说他坏话的样子。

 

“立香,你在想什么呢?”

 

达芬奇社长拍了拍恍惚的少年。她发现藤丸立香最近常常会在社团活动时间发呆,听玛修说,就连在校园里走路时,他都会,让她不禁好奇藤丸立香到底怎么了。

 

“没、没什么。”

 

拾回意识的藤丸立香拿过摆放在一旁的书,假装阅读。

 

“你书拿反了。”

 

“诶?”

 

“骗你的。”

 

拉过藤丸立香旁边的椅子坐在他的身边,达芬奇微笑着凝视起慌乱的藤丸立香,“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见你老是在走神。”

 

“没......”

 

“真的没有?”

 

有,当然有,而且比以前更多。

 

藤丸立香不敢把话说出口,摇摇头,只好把它憋在心里。

 

达芬奇见藤丸立香仍是不肯说,不打算为难他,转了个话题继续道:“文化节准备来了,你知道吧?”

 

藤丸立香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每个社团都要出一个节目,我们话剧社自然也要有。”

 

“已经定下剧本和演员了吗?”藤丸立香问到达芬奇。

 

“剧本我和副社长已经定好了,但是演员还未定下。”达芬奇叹了口气,像正为这事烦恼着。

 

“的确是要慎重考虑的。”

 

“不,其实我们都在心中有了人选,但还没有问那个人是否愿意去演。”

 

这还有不愿意的吗?

 

藤丸立香困惑道:“我想,社员应该都是愿意的吧?”

 

“你确定?!”

 

达芬奇讶异道,好像对藤丸立香的回答感到十分意外。

 

因为对他而言,能够在文化节上出演节目是挺光荣的一件事。不理解达芬奇为何会如此惊讶,藤丸立香再次点头,然后,他便看到达芬奇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他,并开口道:“那么就麻烦你了,立香。”


TBC

——————————————————————————

我有一个新脑洞,不知该写不该写

June
22
2017
 
评论(8)
热度(159)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