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8

·现代AU,总裁X学生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只是一个超级狗血老套的故事

·咕哒君性格自设有,年龄操作有

·各种ooc,放飞自我,一份巨难吃的腿肉

前文链接:                  

后文链接:  


【エドぐだ♂】三十天恋人/Chapter.8


藤丸立香已经在爱德蒙的家里住了将近两周了,他每天都承受着被爱德蒙祖母询问何时订婚的压迫,似享受又不似享受一般的在这过着剩余不多的日子。很多时候,他常常对接下这笔烂生意感到后悔,好几次与爱德蒙祖母的谈话中他都几乎要漏出了马脚,幸好爱德蒙在一旁圆了谎话。可是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后悔药吃,也没有时光机再坐回去。


这一天,从学校回爱德蒙家的藤丸立香接了个电话就出门去了,前脚才迈出大门一步,正好自公司回来的爱德蒙见他要出去,于是就问他要去哪里,可以再送他一程。只不过,藤丸立香忽地莫名面露难色,欲言又止,似乎是在思考如何回答,低着头在原地站了片刻后,说了句自己要去咖啡厅,就飞速跑离了爱德蒙的身边。


望着藤丸立香离去的身影,爱德蒙眉头微蹙。

今天并不是藤丸立香要去到咖啡厅打工的日子,因此娜莎·丽塔莎见到他推门进来后愣了愣。藤丸立香在进到咖啡厅之后没有立刻与娜莎·丽塔莎解释说到他为什么会来这里,而是环顾着四周,后视线定在了坐在角落里的一位中年男子的身上。


“娜莎姐,麻烦帮我送两杯热茶,谢谢。”


说完,藤丸立香先付了两杯热茶的钱然后走到中年男子的对面位置坐了下来。


说是蓬头垢面,但也还没达到那样的程度,只能说是即将如此,当藤丸立香还没坐到中年男子的对面时,仅仅是准备走近,那股扑鼻刺激的酒味便猛地袭来。他的双手很粗糙,肤色也比以前黑了不少,因醉酒引起的脸上发红在黝黑的肤色遮盖几乎要看不出了。


就在藤丸立香开始打量着中年男子之际,娜莎·丽塔莎也端来了茶水放到桌面上,可中年男子这时竟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酒瓶,喝了一口。


“怎么来这里了?”等中年男子饮完酒,藤丸立香这才开口。


“来看自己的儿子也不行吗?”


是立香的父亲?还没走至远处的娜莎·丽塔莎耳朵敏锐的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对于中年男子是藤丸立香的父亲的一事感到吃惊。不过,她亦只是回头望了一眼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你不应该......”


“不知道你的号码和住处吗?我去找过你妈妈了。”藤丸立香摇了摇头,无奈道,却被对方打断了话语。


父亲又大喝下一口酒,叹了口气道。


“你去找过她了?”藤丸立香惊讶道,随后神情紧张地注视着他的父亲,“你别再去找她了。”


“怎么?我们是夫妻。”


“你们已经离婚了。”


“虽然我们是离了婚,但是来看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儿子也不行吗?”


或许是酒瘾犯了上来,又或许是与久不相见的儿子之间仅剩下这般焦灼的气氛,中年男子拿着酒瓶的手止不住地抖,口感辛辣的液体从瓶口溢出了许多,洒在了中年男子的衣服上,他用手随意擦拭了一下,好像丝毫不在意衣服上的那大片水渍,就连桌面上放有的纸巾他都没想过要用。


藤丸立香记得父亲以前十分注重自己的衣着打扮,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


他改变了太多,自己也未能够理解太多。


安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此时突然响了起来,藤丸立香恍惚的思绪瞬间被这铃音拉回。


是爱德蒙的电话。


“接电话吧。”父亲说道。


“没事。”想了想,藤丸立香还是挂断了爱德蒙的电话。


“好好找一份工作,不要再去打扰妈妈了。”


将随身携带的两张银行卡递给了自己的父亲,那是爱德蒙给他的报酬和自己打工的薪水。藤丸立香不希望父亲再继续这样下去,作为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即使有千万般恨,最终仍是要软了心,不禁心疼。


见儿子递过来的银行卡,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终是收下它,随后离开了咖啡厅。


在座位上发呆了半晌后,藤丸立香也有了回去的打算。刚打开大门,一辆熟悉的豪华轿车进入了自己的视野里。

在回去的路上,藤丸立香对于爱德蒙的提问始终没给出回答,只是对爱德蒙来接自己说了声谢谢。爱德蒙明白他的烦恼,没有过分的强求他要告诉自己实情,没有谈论他挂断电话的行为。


对方出门的时候就是一副令人担心的模样,如今更是。手撑在车窗边,观看窗外的风景,但爱德蒙却是毋庸置疑地想着藤丸立香的事。


对方的这幅样子,他实在是觉得看不下去。


回到家的藤丸立香依旧失魂落魄,跟爱德蒙和祖母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就关起了房门,从未出来。

抬头望去,夜幕上繁星点缀,美不胜收,夜间的微风亦没寒得刺骨,温度正好,只是留久了也会感觉稍凉。藤丸立香打算转身回房,在这时,耳边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


“哇!”


藤丸立香见有人擅自进入他房间自是被来人吓了一跳,讶异过后,他盯着爱德蒙手里的钥匙只觉不满。凝视着藤丸立香,爱德蒙认为,现在的藤丸立香才是原来的他。


他不喜欢看见少年先前的那副模样,与其一脸忧伤的被人同情可怜,爱德蒙更喜欢看藤丸立香表露出勇敢的一面,获得别人的欣赏。就像是当时在咖啡厅里,他敢于出手帮助那位女服务生一样。


即使受阻碍,那双蔚蓝的眼眸也从未减少过清澈明丽。丝丝犹豫和迷茫的色彩不会在那里出现。
爱德蒙没理会藤丸立香对他提出的擅闯别人房间的迫问,而是笑了笑,道:“其实,有个好方法能迅速驱赶烦恼,你要试试吗?”

对方所说的驱赶烦恼的好方法即是喝酒,起初,藤丸立香想拒绝,他想到了自己那位在而今常常喝得酩酊大醉的父亲,可后来他又想着确实有人说过一醉解千愁,他亦是含着不安点点头,答应了爱德蒙。


藤丸立香没感受过喝醉是什么样的滋味,因为他从来都不喝酒,也不胜酒力。当爱德蒙已经饮完一瓶啤酒之际,仅喝了半瓶的他就脸颊发红,艳如落日余晖。蔚蓝眼眸中的神色无比涣散。


总说酒后吐真言,倒也真是那么一回事。明明爱德蒙这一刻什么都没问,只字未提,藤丸立香便望向前方,喃喃自语起来,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出口。


藤丸立香开始向爱德蒙说起今天那名中年男子是他的父亲,他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经常吵架,父亲的性格顽固,在职场上无法升职和遭人看不起后便酗酒无度,随后脾气越来越暴躁,只因一点小事就争吵个不停。后来,他的父母终于决定分开,自己则跟母亲在一起生活。


他和母亲一开始就只靠着父亲的工作生活着,离婚后,两人过的非常拮据。


“所以我才害怕......”


“害怕?”


注视起藤丸立香的侧脸,爱德蒙发出疑惑。


“害怕恋爱啊。”


就像是极度害怕般,藤丸立香一手握住酒瓶,一手捂住眼睛,把自己埋进黑暗中,以此逃避那些对他来说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你想笑我,爱德蒙先生。”深吸一口气,藤丸立香顿了顿,又说:“可没办法......只是每当自己回想起父母吵架的画面,就会思考人这样的感情是否真的会维持得长久,甚至直至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虽然我常常安慰娜莎姐,说她总会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不过实际上,我没抱多大的希望。并不是说我有着过分的幻想,而是觉着,这确实很难办到吧。”


那份在这世上可被称之为最美好的感情,在藤丸立香的心里却是犹如阴影的存在。因为父母给他带来的伤害,他已是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我没有想笑你。”


听闻爱德蒙这么说,藤丸立香即刻放开手,目光投向他。


“总会遇到的。”


伸手想拿过藤丸立香手里的酒瓶,爱德蒙考虑到时间有些晚了,且他明显的醉过头,就想结束这场吐露心声的解愁酒会。无奈对方就是不肯松手,牢牢抓住他。喝醉的少年甚至还抱住了爱德蒙,爱德蒙把他认定为在发酒疯,决定推开他,此时藤丸立香顿然仰起头,双方的呼吸瞬间交错,些许瘙痒难耐,爱德蒙不由得向后退些,可对方仍然逼近,还微笑开口道:“怎么可能会有。”


爱德蒙忽然觉得这个笑容极具魅惑力,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藤丸立香绝对为属于对他而言相对普通的类型。可是,在这个瞬间,他却被藤丸立香的笑容迷得有些神魂颠倒。


确实是神魂颠倒。他的视线离不开藤丸立香,对方的呼吸声好似逐渐放大,每次一吸一呼,他均听得清清楚楚。


太慢了。


爱德蒙似乎对这个呼吸频率感到很不满意。他希望它加快速度,短暂的,变得急促起来,甚至还想听到其它一点声音。


例如少年的声音。


不是平常的那种音调,是同样短暂急促,又有些微的拔高,令人情不自禁兴奋的音色。


藤丸立香发酒疯的程度比爱德蒙想象的更严重。他以后绝不再让他碰一滴酒了。应该说,是在他们还是恋人的三十天内。


不胜酒力的藤丸立香感到浑身燥热的很,就连嘴唇的温度都是热的让爱德蒙感觉自己都要被融化。


藤丸立香先是小心翼翼的触碰着爱德蒙,然后像是在炎热的夏季前往了一家刨冰店,店主给了他一杯刨冰,口感冰冰凉凉的,带有美味的甜度。


冰进入口中也渐渐融成了液体,藤丸立香不断吮吸着,可它多得几近要从唇边溢出。他不由得张开了口,伸出舌头继续撷取那些。


他觉得这冰里一定掺了什么别的东西,麦芽的香味,十分特别。他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若陷入了一个安静的空间,没有任何声音传到他的耳朵内。

TBC

——————————————————————————————————————

打JJC太入迷了,差点忘记更新......



June
11
2017
 
评论(17)
热度(159)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