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更了解一下

 

【エドぐだ♂】特别教学(上)

*现代AU

*看我这文名就知道我要搞事系列

*灵感来源于樱桃太太 @β-Al2O3 的图!法语老师X女子高中生(雾)

*伯爵x咕哒君(藤丸立香)

*OOC有,雷有,介意慎入


【エドぐだ♂】特别教学


课后的校园萦绕着稀疏的人声,从教学楼外传来的嬉笑谈论轻微得让人十分容易就将它的存在忽略去了,但此时,坐在教室里的某人却把这易被忽略的存在看得格外重要。仿佛是在担心害怕什么,那人在与发出声音的那些人隔得很远的教室里,握紧了手中的笔。


落日的橘红色光芒逐渐将整栋教学楼都燃成了和它相同的颜色,比起清晨和午后的耀眼,这时的校园更增添了一种柔和的气氛。任谁看来,坐在这间教室座位上的短发少女都是一副勤奋学习的样子,夕阳的余晖落在她的身上,远远看去,犹如自身散发着橙光一般令人觉得温暖。


但她似乎显得有些不自在。


奇怪,明明在这个时候,学校的学生几乎全部离开了,不会有谁再回来才是。


少女不知为何,用没有握住笔的另一只手将她脸庞的一边挡了起来,除此之外,只要站在她的旁边观察她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发现她拉扯裙子的次数颇多。本来在诸多少女看来不过是正常长度的裙子,可在她眼里就像是短至不适的程度。


即使再怎么遮掩,修长的双腿仍是暴露了一部分出来,这位少女的性格大概偏向保守,不喜欢这样子吧。


就在少女依然执着于裙子的长度时,忽然间,教室紧闭的大门从外面被人打开了。


少女在听到拉门声时下意识地收回了拉扯裙子的手,捂住了脸,摆出了不想给别人瞧见自己模样的姿态。打开教室大门的男人没有对她奇怪的行为予以任何评价和疑惑,仅仅是进入,然后关上教室的门,走到少女的面前。


只见他拿起少女桌上的一张写好的试卷,仔细阅读起来。


“这里又错了。”


把试卷放回桌面上,男人手指着其中的一题说道。他的嗓音有着些许的低沉,轻声道出话语时,极富有磁性,正如磁铁一样含着引力,吸引着别人。


“没有满分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回去的。”见少女毫无反应,男人继续说道。


“太过分了......”


男人说完后不久,另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


“嗯?你说什么?”


拉过少女座位前的一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装作没听见,男人嘴角的弧度愈发弯曲,余晖洒满他的全身,一双红色的眸子如同在这光芒下蕴育而生的艳红宝石。


“老师太过分了!”


这一回,对方的声音终于是完全的清晰了,男人不能再装作没听见。并且,由于这句话,少女甚至还告诉了别人一个让人震惊的真相。


那样的音色,并不是少女该有的,而是少年。


“我们约好的。这次法语测验没有拿到95分,你就要留下了补习。”


面对对方说的“过分”,男人没有反驳,只是坦然解释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补习当然不算什么,我指的是......”


“指的是?”


少女,不,穿着少女制服的少年因男人的茫然猛地站起身来,裙子也因这突然的动作抖动了几下。对于一个男孩而言,穿着短裙的感觉实在是不自在的难受,他迅速抓上了裙子,稳住抖动的裙摆继而拉扯向下,心里想着为什么不能再长一点。


至少要过膝盖啊......


“这也是我们当初约定好的。”单手撑着下巴,视线从少年羞红的面颊缓缓移至由他亲自挑选的裙子上,男人笑了笑。


“只不过是差了一分。”


“一分也不行。”


“爱德蒙你总是这样......”


面前的男人不止是少年在这所高中里的法语老师,还是他的邻居,虽说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在那时,他们彼此认识,爱德蒙的年龄要比他大上好几岁,因此还可以教导他做一些不会做的功课。爱德蒙的教学方式较为严格,立香的年纪小,思考不出来问题的时候往往会难过的撇着嘴,忍不住要哭鼻子。


“立香你也没变。”


“?”名为立香的少年听着爱德蒙的话愣了一下。


“粗心的毛病。”


本以为爱德蒙会说些好听的话,最终是落了个空。立香蹙起眉头,有点赌气地坐回位子上拿过试卷改起错题来。


“要是被学校的人看到了怎么办,你是在思考这个吧?没关系,这个时候不会有别人来的。”


爱德蒙的语气听起来相当轻松,好似即便有外人进来也没有关系。立香听得不满,嘟囔道:“恶趣味!”


“你自己提出的要求。”


“唔......”


立香被回击的哑口无言。的确如爱德蒙所说,是他自己主动和爱德蒙打赌的,要是这次考试没考上95分,就要穿上女生的制服。可他当时不过是随口一说,哪知道爱德蒙会如此较真。


虽然,穿上裙子的他并没什么太过违和的地方,只要不开口说话,应该是谁都难以想到他是男扮女装的。


改好了试卷上的错题,立香即刻递给了爱德蒙,他脸上满是自信的神色,蹙起的眉头已舒展开,或许也是为即将能够离开学校而期待高兴着。


“没有错误。”爱德蒙再度仔细检查了一遍后道:“如你所愿,你可以回去了。”


好不容易把题做对的立香松了口气,意识到爱德蒙要离开,在他还没走远之际,立香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


手才触上教室大门,尚未走出去的爱德蒙转头疑惑地看着立香。


“啊,我......”


少年欲言又止,眼神不断游移四处,爱德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像与自己心底深处的心声斗争了许久的话。


“我妈妈想请你去我家吃饭。”


“今天?”


“不行吗?”立香急切地问道,渐渐低下头来,想隐藏起自己眼眸里失落的色彩。


注视着立香的表情变化,爱德蒙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于是说着:“也不是不可以。”

出了校门,天色也暗了下来,街道两旁黄色的路灯明亮又稍显刺眼。


打开家门的立香没有听见平日里妈妈的问候,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立香赶忙和爱德蒙解释着自己记错了时间,妈妈上夜班去了,要很晚才能回来。不过家里的冰箱都备着新鲜的食材,依然能给爱德蒙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以前爱德蒙经常会到立香的家里做客,他的妈妈很喜欢爱德蒙,没少夸奖过。


两人作为邻居的日子不算太长,爱德蒙在搬到立香家旁边一年后就去了国外。今年,爱德蒙忽然从国外回来,后当了立香的高中学校的老师,他的父母没回国,所以这时是自己一个人住。他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亦不喜欢和同事一起在工作后聚餐,休息日也总是爱闷公寓里。


用完餐后的爱德蒙没有就此回去,他和立香来到客厅,享用起饭后的一杯咖啡。


“还记得当时我看见你走进我们班时,我还吓了一跳呢。”


坐在爱德蒙身边的立香捧起一本书遮挡住了自己的脸颊,回忆起当时的糗事,直到现在他都觉得不好意思。


那会儿,原本欣赏窗外风景兴起的立香听到有人开门后停止了神游,目光牢固在爱德蒙的身上,随后便是一声大叫,差点在下课后被班主任训了一顿。


爱德蒙去国外读书时走得匆匆忙忙,立香还没来得及和他道声别就收到了他出国的讯息。


“之前听妈妈说你要去很多年,为什么会突然回来呢?还当了我们班的老师......”立香小心翼翼地瞄了爱德蒙一眼。


“发生了很多事情。”


“很多事情?能告诉我么?”


话音刚落,遮挡脸颊的书在刹那间就被人夺了去。此时爱德蒙与立香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凝视彼此的眼睛,均能从中看出自己的脸庞印在了那里。


“那么你先告诉我......”


温热的呼吸如羽毛般清扫过立香的肌肤,似艳红宝石的眼眸是他这一刻转移不开的焦点。


“你为什么要说谎?”


“并非是你的妈妈叫我来你家,而是你自己想这么做的。你的妈妈今天本来就是要上夜班,你是知道的,对么?”


家里客厅墙上挂着的日历被人用红色水笔画上了圈,且在一个月之内,出现红圈的天数不止一次,应是立香的妈妈上夜班的日子。爱德蒙在进到客厅以后就发现了它,毫不委婉地戳穿了立香的谎言。


“嗯......”


被人揭穿谎言的立香无奈地回应。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立香不敢直视继续爱德蒙,侧对起他,双手放在腿上紧握成拳,“你回来以后,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在学校里那是什么姿态啊......确实你是老师没错,但是也不用对我这么冷淡吧?被一群女生围着就行,跟我单独说两句话,你就表现得像是很嫌弃我一样想走开,我......”


回忆着爱德蒙对自己过分冷淡的画面,立香越说越有些激动,声音止不住地增大,头头是道的模样。忽地,他顿了顿,缓了口气,又说道:“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啊......”


“你突然出国,没有音讯,我们这几年都没联系过,当然想知道你过的如何,是不是......早就把我的事给忘了,再或是......”


觉得我已经不重要了。


立香忘不去有爱德蒙在的那些时光。纵然他比爱德蒙小了许多,却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那时便让人觉得很难靠近,没几个朋友的爱德蒙。


以为没了机会能够再次见到爱德蒙的立香,对上帝给他的这份大礼自然欣喜万分,可对方的冷淡态度却宛若将他击至了深渊谷底。


宁愿让女学生围着,也不愿在学校里和他多说两句话,每次想到这,立香都释怀不了。


把头扭过去,立香仍赌气似的留了个后脑勺给爱德蒙,但他很快就转了回去。


有些强硬地双手捧起立香的脸庞,迫使他对上自己的视线,怕刚才的动作弄疼了他,爱德蒙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触碰到的肌肤。


“学校是个麻烦的地方,你明白么?”


学校的确是个麻烦的地方。假如令人看出自己对立香的态度和其他人不同,那些难听的闲言碎语肯定不可避免。


以立香的性格,他可能不会去在意,但是爱德蒙却在意。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脸上的表情虽无变换,但爱德蒙的内心尽是泛起了不平静的波澜。


立香只觉得那双夺走他所有注意力的艳红眸子更为与自己靠近,仿佛就要贴上,之后,他的唇间传来些微冰凉,又在片刻后变得微热。


“我之所以回来......”
“是因为你。”


TBC

——————————————————————————————

明天先更三十天恋人,这个我要好好酝酿一下!



June
09
2017
 
评论(23)
热度(240)
© 蕶E | Powered by LOFTER